副總統辯論:不接近女人的人VS早年靠當小三上位的人

副總統辯論:不接近女人的人VS早年靠當小三上位的人

今天姍姍來遲,關於美國這次的副總統競選,我相信大家都已經了解很多了。

不出所料,拜登的副總統候選人哈里斯一敗塗地,我在8月的文章《對手竟然是個天線寶寶,特朗普可以高枕無憂了》裡面,就已經說過哈里斯不堪一擊。

辯論一開始,哈里斯就說川普政府是美國歷史上最失敗的政府,這個恐怕不見得,我相信我的讀者們都有自己的判斷,大家都知道誰做得最差,恰恰是一位民主黨總統。

在辯論中,哈里斯臉上始終有一股邪魅的微笑,那種笑容,是矯揉造作的笑,是皮笑肉不笑。哈里斯似乎是想通過笑容來為自己打氣,為自己加分,但是恐怕適得其反了,那種笑容太膈應人了。

她的那句「I’m speaking, I’m Speaking」,是在向拜登的「shut up, man」致敬嗎?她的這句話是想凸顯出彭斯的無禮,但辯論中搶話說是常有的事情,彭斯的表現,無愧於「有原則的保守派」這個自稱。

彭斯在整個辯論中則目光堅定,深沉,鎮定自若,語調也擲地有聲。畢竟曾經做過10年左右的電台節目主持人,主持人職業曾是彭斯的主業,而不像川普那樣,是圖個樂子,客串一下。

當哈里斯說如果川普政府告訴人們要打疫苗,那麼她不會打疫苗。她將疫苗這件事政治化了,而疫苗是挽救人們生命的重要手段,哈里斯這樣說確實是個錯誤。

拜登和哈里斯先前曾表示,等他們贏了選舉,他們要將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數增加至15人,但是在辯論中,哈里斯卻拒絕回答他們是否會將大法官人數增加至15人。先前的表態是為了穩住左派,現在拒絕回答,是因為無論如何回答,都會兩面不討好。

回答要增加大法官人數的話,則會流失中間選民,回答不增加大法官人數的話,則會降低左派的投票率,還會立即招致彭斯關於其撒謊的反擊。

寫到這裡,我倒是有點佩服川普。川普在辯論中和在辯論前的表態,始終是一致的,即使是那些明顯會對其產生不利影響的表態。比如他拒絕表態無論如何都會承認大選結果。

辯論所討論的問題大家應該都了解很多了,畢竟辯論已經過去一段時間了。關於稅收、關於外交政策等等,就不再贅述了。

 

我們還是先來講一講彭斯這個人。

彭斯這個人,看起來似乎是謹小慎微的一個人,但實際上,這是一頭猛虎。

他出生在一個信奉天主教的民主党家庭,他的家人都是民主黨的支持者,彭斯早年也是這樣,但是在他的成長過程中,他慢慢發現:民主黨的綱領,是不符合常識的。

他出生於1959年,1980年大選時,他21歲,把票投給了民主黨的卡特,而不是共和黨的里根。但是後來,他卻說:「里根的保守主義常識改變了我」。在里根執政的那段時間裡,彭斯再也不相信民主黨了,變成了一個堅定的共和黨人。

川普說自己最敬仰的總統是里根,但是他恐怕還遠遠比不上彭斯對里根的敬仰程度。

1988年,彭斯在白宮與時任總統里根見面

在大學裡,彭斯還放棄了天主教信仰,成為了一個再生基督徒,這讓他的母親非常失望。

1986年彭斯拿到了法學博士學位,而後在1988年與1990年兩次參與眾議院競選,但都失敗了。後來他成為了一名電台節目和電視脫口秀節目主持人,這不是川普的那種脫口秀,而是政治類的,他在節目中宣揚保守主義的價值觀。

彭斯做節目主持人一直做到1999年,而後辭職全身投入到國會眾議員的競選中,並在2000年11月贏得選舉,此後一直到2013年,他一直都是眾議員。

2013年到2017年,他擔任印第安納州的州長。他的政策,明確地表明他是一位強硬的保守主義者。比如他簽署限制墮胎的法令,規定不能以殘疾、種族、性別為由而進行墮胎。比如他從來不和別的女性單獨就餐,也從來不在沒有妻子在場的情況下喝酒。

正因為如此,彭斯也被左派媒體譏諷為不接近女人的人

彭斯的妻子:Karen Pence

他自稱是「有原則的保守派(principled conservative)」,他的確非常有原則,這與他的競爭對手哈里斯形成了鮮明對比,哈里斯的私生活非常混亂,比克林頓還亂。克林頓至少還是靠自己上位,而哈里斯的早年政治生活,則是寄生在別人身上的,用中國話來說,就是「靠當小三上位」。

有原則的保守派彭斯VS早年靠當小三上位的哈里斯,勝負已分。

來源:寰宇大觀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