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的囂張程度,取決於他的保護傘大小

水滸傳
文:齙牙趙
眾所周知,我的主業是讀宋史,有時候也喜歡讀一讀跟宋代歷史相關的小說,比如說《水滸傳》。

我一直覺得,這部小說最大的價值,不在於它的文學性,也不在於它的思想性,而在於它的「市井」兩個字。跟其他三部並稱「四大名著」的小說相比,它把更多的筆墨著眼到了我們能夠接觸到的市井。比如說,從裡面的小混混的描寫,我們就知道,作者是非常有生活感悟的。

在這部小說裡,小混混們的囂張程度,是跟他們的保護傘勢力成正比的。

沒保護傘的,只能吃屎

圖片

這是一幫混跡於酸棗門附近的混混,人數很多,足有二三十個,從領頭的兩個人的綽號裡,大家就能看出他們是甚麼檔次:過街老鼠張三,青草蛇李四。

這幫人沒甚麼保護傘,主要生活來源就是賭錢,輸了就去相國寺在酸棗門外的菜園子裡偷菜換錢。大家夥兒想想,寺廟不殺生,連家禽家畜都不養,雞都沒有一只,小混混就靠偷些蘿卜白菜過日子,生活檔次能到甚麼程度,可想而知。

這幫人也就是仗著出家人不怎麼跟他們計較,所以才能頻頻得手,真要遇到下手狠的,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你看魯智深去了以後,作為一個最低等的「菜頭」,都能毫無顧忌地把他們往糞池子裡扔,既不敢還手,也不敢報複,連狠話也不敢撂一句,最後還得在自己本來就拮據的費用裡面湊錢出來買酒買肉給魯智深賠不是。

沒保護傘的混混,就只能是遵從最殘酷的叢林法則,打不贏就只能認栽。

知縣當保護傘,可以在縣裡通殺

圖片

陽穀縣的大財主西門慶,大家耳熟能詳了吧。其實他以前也是一個破落戶,家底比小混混強一些,但是也強不到哪裡去,開了一個生藥鋪勉強維生。

自從跟知縣勾搭上關系之後,突然就開始發跡了,變成了陽穀縣屈指可數的大財主,甚至能參與到縣裡的人事安排、案件審判中去,一來二去,生意紅火了不說,連社會地位也非常高,滿縣人都禮讓他三分。

這樣的人,可以囂張到甚麼程度呢,肆無忌憚地毒殺武大郎,還能讓負責驗屍的何九叔不敢造次。

哪怕知縣的親信都頭武松帶著人證物證去告狀,知縣都能拒絕立案,並且還把武松訓斥了一頓,逼得武老師只能自己動手報仇。

所以說,對西門慶這樣的人來說,攀上一個知縣當保護傘,就能橫行縣裡,財色雙收。

團練使當保護傘,可以壟斷經營

圖片

孟州城東門外十四五裡的一個名叫「快活林」的集市,位置非常當道,山東、河北的客商都要來這裡做買賣,再加上百十家大客棧、二三十家賭場、當鋪,生意非常興隆。

但是這裡只有一家酒店壟斷經營,老板就是孟州城的小管營金眼彪施恩,自然掙得盆滿缽滿。

結果孟州城來了一個新的張團練,看上了這門生意,於是就讓自己豢養的混混蔣門神去強占了這個酒店。

有了團練使這樣軍方官員作為保護傘,蔣門神在快活林混得風生水起,把這家壟斷經營的酒店從當地的地頭蛇手裡強搶過來。雖然不過是團練使的白手套,但是他在快活林的社會地位、經濟收益,都是普通人可望不可及的。

每天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看不慣就揍人,惹毛了就砸店,時不時還能和張都監同桌吃飯,對他自己來說也算是人生最高境界了。

開封府尹當保護傘,可以橫行京城

圖片

開封城內有一個很神奇的潑皮牛二,看上去江湖人稱「沒毛大蟲」,也就是沒毛的老虎。

他的神奇之處就在於,看上去毫無背景,但是在京城赫赫有名;他在天子腳下撒潑行兇、碰瓷訛錢,但是連續幾場官司開封府都把他無罪釋放了;開封城的大戶、商家、平民等普通百姓,包括節級、推司等底層官吏,都對他深惡痛絕,但是又拿他毫無辦法。

原因很簡單,他的保護傘是開封府尹。(關於牛二的背景,我以前寫過一篇作文,歡迎複習》》》《水滸傳》裡的官養潑皮牛二:一條誤以為自己是人的狗

有了這麼大的一把傘,牛二這樣的人才能在開封城裡橫行無忌,誰都惹他不起。楊志喊價三千貫的一把寶刀,他一分錢不給就想拿走,要不是遇上楊志這樣的硬茬子,他真把這件事辦成了。

你看看,就這麼一來二去就能掙三千貫(按照購買力折合成今天的人民幣大約六十七萬元),牛二的日子豈不是比所謂的中產舒服多了?

所以我才說,《水滸傳》最大的價值就在於「市井」,它把裡面這些混混的層級關系捋得非常清楚,靠山多厲害,混混就多厲害。

不信你看看相國寺的張三李四,遇上一個有編制的僧人,就慫得跟龜孫子一樣,真要惹到了官府,那還不分分鐘團滅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