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烏克蘭陷入內亂,文明會如何一步步崩塌?

烏克蘭

1、兩國交戰階段——錢財難保

頭腦簡單的人會覺得戰爭就是一個角鬥場,就是哪個國家贏了,哪個國家輸了。但是置身於戰亂的國家,所遭受的困境會複雜很多。

戰爭一開始,這是兩國交戰。你所見到的,是國家和國家之間的戰鬥,兩邊的政府大體上完整,政府對軍隊和本國公民都有控制力,雖然經常死人,社會秩序依舊存在。

戰爭需要巨額開支。戰爭一開始,民眾就會進入對自己財產的驚慌狀態。如何在戰爭中保留自己的資產,變成很現實的問題。

存款多的人會到銀行把錢取出來。會把錢換成外國貨幣。政府會限制民眾的擠兌銀行的行為,也可能監控兌換外幣,必要的時候可能沒收財產。

烏克蘭頒發了戰爭徵用令,公民的汽車、房子以及各種財產,隨時可以被國家徵用。一旦被國家徵用,你覺得以後國家會賠償你嗎?哪個國家能夠在大戰之後還有錢賠償被徵用的房產呢?從歷史看,基本上徵用以後就沒有了。

即便是國家跟你借錢,借物資,發債券,也是沒用的。你不知道戰爭之後上臺的是哪個統治集團。比如說現在的烏克蘭富豪借給國家一億美元,幾年後上臺的是親俄派的另一個總統,他去跟國家討債時,得到的可能是這樣的回答:

「你當年拿大筆錢資助澤連斯基這個納粹賣國賊,這筆賬烏克蘭人民要跟你清算」。

他不僅拿不到錢,還可能被槍斃。

今日的民族英雄,換一個朝代就可能變成「人民公敵」。這個道理,正如米洛舍維奇一旦變成戰犯,支持米洛舍維奇的人也會跟著倒霉。

如果你不了解米洛舍維奇,或許可以了解一下1946年作為抗戰民族英雄的蔣介石,他在四年後就變成中國人民聲討的敵人。

圖片

在基輔,有很多套房子的人以四分之一的價格拋售房子。這些房子原價大約200萬人民幣,開戰的第一天就有人以50萬人民幣的價格出售。

有人說,房子炸了原地重建,一平方花不了多少錢。但是富人會看得更遠。

擁有很多房子的人,他首先考慮的是幾個方面的問題:1、因為房產多會被視為富人而被政府逼捐。2、房子會被政府徵用。3、換個新政權就不會承認房子的產權。

在俄羅斯,房價不僅不跌,反而上漲了。這是甚麼原因呢?因為盧布跌了。盧布與美元的官方兌換率跌到122,黑市甚至高達500。你用盧布計算會覺得房價漲了三分之一,用美元計算發現房價跌了一半。

這時候國際形勢也是隨之巨變,股市期貨玄妙莫測。俄羅斯幹脆停止了股票市場。面臨各種制裁,俄羅斯的經濟未來可想而知。

在戰爭還是「兩國戰爭」的階段,你在電視裡看到各種戰爭慘相,但是戰爭的影嚮還只是剛剛開始。雖然雙方死了幾千士兵,大多數平民還健康活著。死亡的平民數量低於士兵。日常有吃有喝,生病還能看醫生。

2、多政府分裂階段——內戰之中,錢財刮空

戰爭一旦到了更深入階段,形勢就會變得複雜。國內開始分裂,更多地方開始「獨立」,軍閥開始割據,某些軍隊開始「起義」,代表不同群體利益訴求的各路政客,在各種勢力的支持下輪番登場,但是大多數曇花一現——也就是魯迅說的「城頭變幻大王旗」。

烏克蘭如果戰敗,也會很快進入這種「多政府」狀態,各路豪傑彼此內戰,都譴責對方是賣國賊、納粹、法西斯、叛徒、劊子手、人民的敵人。那時候不僅克裡米亞、頓涅茨克、盧甘茨克有「獨立」政府,還會有很多個新政府和各路「義軍」。這些政府和軍隊,有時候聯合,有時候廝殺,合合分分,普通民眾根本搞不清他們之間的關系。

面對這麼多政府和各路軍人,民眾無所適從,他們只知道一件事:任何一個政府或軍隊來了,都會要他們捐錢、納稅。戰爭年代與和平年代不一樣,要錢是不需要法律的,只要一個命令你就得給錢,否則就有殺身之禍。

戰爭是巨額開支,這些政府和軍隊都會相信他們是「為了烏克蘭人民的利益」,他們都相信自己「為了一個更好的烏克蘭」而奮戰。

這些政府和軍隊輪番幾次,民眾的財產會被刮得幹幹淨淨。這時候民眾已經不再思考他的股票期貨、房產權、銀行存款,因為已經沒有人把錢存銀行,各個政府都有自己的鈔票,越印越多,都會要求民眾把美元、黃金跟他們交換紙幣。

歷史上的烏克蘭的各片土地,歷來就是被「各國政府」輪番占領。雖然現代烏克蘭疆域得到各國承認,但是一旦內戰開始後,內部各個政府和軍隊的混戰,就會和前南斯拉夫解體後的狀態差不多。「今天是保護我們的國家軍隊,明天就變成和我們作戰的敵人」,這是內戰常態。

對於普京而言,最合適的做法是趕緊占領烏克蘭,扶持一個親俄政府,滅掉所有其他反俄勢力。但是從目前的情況看,這個目標遙遙無期。

一旦政治強人謝幕(比如袁世凱去世),再加上國家經濟困境,很快就會陷入四分五裂。俄羅斯是個比烏克蘭更複雜、更依賴於強人政治的國家,它包括22個共和國,好幾個自治州,面臨極其艱難的經濟困境和外交困局,所以有可能比烏克蘭更容易進入多政府分裂階段。

3、兵匪一家階段——但求保命

分裂內戰如果持續很久,各路人馬都會缺錢,生活沒著落,很多勢力就會直接搶劫民眾,首領會睜只眼閉只眼,甚至直接鼓勵搶劫。

一些戰敗的流兵無法謀生,也會變成土匪。

窮苦民眾若是沒錢沒糧,無法維持生計,這時候他們能想得到的謀生之道,就是加入土匪一起搶劫,或者自己拉起一支武裝隊伍,誕生一支新土匪。

民眾為了自保,也會組建地方民兵力量。但是這些民兵也是新土匪的來源 一旦本地物資不夠,就會到別處去搶劫。

圖片

這時候,各種各樣的「政府」依然在,但是這些「政府」的號令完全沒人理睬。

這時候,法幣已經沒用,很多交易都是物物交換。那時候的地攤市場的交易可能是這樣明碼標價:五斤豬肉換一瓶阿奇霉素,一桶汽油換一箱泡麵,一只瑞士機械表換十斤米粉,一張紅木桌子換一包淨水片。

但是,黃金和美元依然會是堅挺貨幣,可以買到面粉、罐頭和香煙。

這是無政府年代,地方的治安如何,要看民眾的自治組織能力,以及他們擁有的武器和物資。一個小區、一個邨就是一個自治區。

如果你讀過《波西尼亞戰爭生存報告》,就會清楚這是怎樣一種狀態。那時候,人民戰戰兢兢,不知道自己哪天會死。家族團結在一起,把家修建成堡壘,囤積武器彈藥和各種生存物資。很多平民死去。

類似的狀態也出現在索馬裡。索馬裡多年戰亂後,進入了一個無政府狀態,遍地都是海盜,十來歲的孩子就得拿槍,無論保護自己,還是搶劫別人,都需要槍。

中國也出現過遍地土匪的時代。上世紀40年代,河南省到處都是土匪,全省土匪至少40萬。所謂土匪,其實就是吃不飽飯的民眾,他們除了拿槍搶劫,也沒別的活路。

如果發生核大戰,戰爭之後的大部分世界應該也是這樣。因為生產無法恢複,物資缺乏,就是暴力搶劫物資求生存的世界。

4、無節制大屠殺階段

戰爭最糟糕的結局,或許是導致族群大仇殺。經典的例子是盧旺達大仇殺。

這時候任何政府都失去了控制力。殺人不再是為了搶食物搶錢。就是為了殺人而殺人。民眾的怒火變成莫名其妙的仇恨,見了「對方陣營」就要殺。

原來關系不錯的鄰居、同事、親戚,這時候都變成敵人。

在烏克蘭,歷史上曾經有過沃倫大屠殺。有興趣的人或許可以看一部老電影。

戰爭會改變產權。二戰以後,在中國,汪偽政府的鈔票被蔣政府強制以遠低於市場價兌換。烏克蘭也可能面臨這種巨變。戰爭不僅僅改變是戰爭,還可能改變統治者。如果戰爭持續多年,誰能預料到未來的統治者是哪一派,誰能知道自己的財產還在呢?當然,普通人本來就沒有多少財產,不怎麼擔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