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也要實名制?

馬斯克大舉入股 Twitter 是要做甚麼?

文:西奈山峰

馬三立有個相聲,說有個叫張二伯的人欺負小孩子,擋在胡同口跟小孩子要冰棍吃,小孩子把冰棍藏在身後,張二伯說:倒霉孩子,你要倒霉你信不?你信不?
怎麼想起這段呢?是比爾蓋茨讓我想起來的。針對馬斯克收購推特,比爾蓋茨說:你要有麻煩你信不?

前幾天,馬斯克收購推特,要把它變成一個私人公司,「施行完全的言論自由」,說得大家很興奮,連美國參議員克魯茲都說這下好了,馬斯克可以保證我們的自由了。堂堂的美國國會參議員,自己的言論自由竟然要靠資本家保護,您做為一個立法者是幹啥吃的?

然後這事兒熱熱鬧鬧就幹起來了,諸多以前被推特封殺的帳號陸續複活,其中就包括因為致力於揭露大選舞弊而被封號的大名鼎鼎的「枕頭哥」林德爾。

圖片

圖片

不過在保守派普遍歡呼的同時,馬斯克說要在推特搞一下「實名制」,大家質疑那豈不跟那些一樣了?

其實,推特實名制應該是一個好現象。它和左派搞的疫苗護照不一樣,因為真正的公民社會權利和責任必須得相當。川普總統那次競選,許多的所謂選民都沒有資格,卻因為權責不清而稀裡糊塗被陰謀家們一錘定音了。

民主黨現在還在推進選舉不用實名,因為那樣作弊就無法查證了。

不論是選舉,還是言論,這些事上必須保障權利,但也必須責任分明。當初的羅馬崩潰,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給了公民太多的不必擔負責任的權利,和現在左派們的選票政治一糢一樣。

亞裡士多德把政體分為六種,其中的民主政體被其視為最壞的政體。並且還是在假設民主政體中的每個公民都是負責任的態度之下,就是在權利和責任匹配的狀態之下,仍然是最壞的政體。何況現在民主黨把權利賜予黑墨綠及非法移民的這種情況之下?

推特如果能把實名制落實下來,對於遏制美國左派操縱非法投票來說,應該是有效果的。因為那樣會留下更多的不可推卸的證據給法官們。

實名制在美國那樣的地方是好的,並且這還真不是件小事,有可能成為逆轉左派那種亂倫民主風氣的一個大的措施,比法律還要管用。

川普肯定是實名的,支持川普的那些人也不怕實名。只有那些用謠言來禍害川普的人,他們才不喜歡實名。

都說美國是民主的燈塔國,其實這座燈塔的基礎——憲法,其誕生並不怎麼民主。現代國家的憲法,必須要經全民通過才算合法有效,而當時美國整個制憲會議正式代表74人,最後實到55人,會議開始後,因種種原因中途退場的又有13人,堅持到底的只有42人。在這42人中,又有3人拒絕在憲法文本上簽字。所以最後在憲法文本上簽字的代表,只有12個邦的39名代表,而這其中亞历山大·漢密爾頓還沒有表決權,只能以個人名義簽字,不能代表紐約州簽字。整個會議,羅德島至始至終都沒有派代表參會,所以在憲法文本上簽字的,準確的說只有十一個邦。

當然,即使是把這樣的憲法一直貫徹下來也不錯,畢竟是傑斐遜、富蘭克林這些當時精英們長期討論的共識,可是它以後不斷的出現修正案,而每一個修正案,就把美國憲法給拆解了一次。

比如規定了總統任期的1951年3月的第22條修正案。

本來美國總統是沒有任期的,法律上是沒有這個規定的,一個好總統,他可以無限連任。而1951年出臺的第22條憲法修正案,反倒限制了美國更好更可持續的政策連貫性。

這與實名制有關系嗎?有關系,那些反對實名制的左派說,實名制不利於民主。而他們的「民主」最終是讓刁民惡民亂政,讓最壞的人、最沒有信譽胡亂許諾的人當政。

洛克是社會契約論的先驅,但他是反對民主的,他提倡的是君主立憲,這是一種既能保持一個國家的道統,又能平衡庸眾心理的政體。

回到推特的問題。馬斯克前些日子把他的星鏈提供給烏克蘭使用,但同時又拒絕屏蔽俄羅斯的信號,理由就跟他弄推特一樣,要「絕對的新聞自由」。

比爾蓋茨為甚麼要說馬斯克要有麻煩呢?就是因為如果馬斯克敢在推特實行「真正的自由」,比爾蓋茨和他的後臺老板們這些年來做的那些事就都會曝光,那樣的話,馬斯克的麻煩恐怕十倍於阿桑奇都不止。阿桑奇引渡後可能要被判175年。

圖片

現在,被之前的推特封殺的一些帳號複活了,最其名的人物就包括文初說的那位「枕頭哥」。不過,「枕頭哥」的帳號恢複後,只發了一句「我回來了」,然後就又被封了。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