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6)

戈培爾

「歷史猶如層迷霧,遮掩中現暖味弔詭。多少人假正義之名,借人民之手,編織彌天的謊言……」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原則】

戈培爾的原則,就是把所有報紙、雜誌、廣播等完全統制起來,一致造謠,使人民目中所見,耳中所聞,全是法西斯的謠言,毫無例外。到了戈培爾手裡,報紙發生了與其原意相反的變化,謠言代替了真實的消息,人民看了這種報紙,不但不會聰明起來,而且反會越來越糊塗。——《新華日報》1946年1月11日

【破四舊】

1966年8月17日,北京第二中學的紅衛兵擬就《最後通牒——向舊世界宣戰》,宣佈要「砸爛一切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即「破四舊」。8月18日,毛澤東在天安門接見紅衛兵之後,「破四舊」開始,昔日育人的大中院校成為紅衛兵打人的第一現場,在「紅八月」期間,北京有1772人被打死。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顧炎武《日知錄》卷十三「正始」一條說:「有亡國,有亡天下。亡國與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號,謂之亡國;仁義充塞,而至於率獸食人,人將相食,謂之亡天下。」(亡國是指專制王朝的更替與覆滅;亡天下是指民族在極權統治下的滅亡。)

【犧牲】

1959年7月5日,在廬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要求加強糧食徵購,可以犧牲農民。他在批示糧食部副部長陳國棟的報告指出:「……告訴農民,恢復糠菜半年糧,可不可以呢?苦一年、兩年、三年,就翻過身來了。多儲備,少食用,以人定量,糧食歸戶,食堂吃飯,節餘歸己,忙時多吃,閒時少吃……」

【承諾】

抗戰爆發後,陳辛仁與19歲妻子房紀分開,陳到新四軍軍部工作,房紀去寶雞擔任地下黨的工作。組織承諾,房紀的工作一旦能脫手,可立即調到新四軍。不久,音信全無。幾年後,陳辛仁才從饒漱石處得知,房紀去了革命聖地延安,被中宣部副部長凱豐看上,凱拋棄了髮妻、女紅軍廖似光,與房木已成舟。

【少兩根】

紀登奎的兒子紀坡民曾回憶,林彪事件審理結案時,紀向毛澤東提議,李雪峰、鄭維山應當區別處理。毛聽了以後,莫測高深地說:「紀登奎啊,你這個人呀,少兩根白頭髮。不像我們這些人,」他用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總理和葉帥,說:「不像我,還有總理、葉帥,不像我們一樣,老奸巨滑。」

【魚與水】

「還有一首歌,叫做《大海航行靠舵手》,其中說:魚兒離不開水呀,……人民居然成了『魚』。其實人民已經存在很久了,而中國共產黨的產生則是最近幾十年的事。如果黨是『水』,那麼1921年以前,幾萬萬人民豈不是都變成干魚了嗎?」——李洪林(中國歷史博物館黨史研究室主任)1979年1月26日

【推銷員】

在國宴上,周和我彼此用茅台來祝酒。那是一種烈性的米酒,有人曾幽默地說過,如果誰喝了過多的茅台,餐後點起一支煙卷就會爆炸。周告訴我,在長征的特殊場合,他一天之內喝過25杯茅台,我聽後真是驚訝不已。他帶著烈酒推銷員的眼光對我說,在長征途中,茅台曾是種「靈丹妙藥」。——尼克松

【崛起與將傾】

中日甲午戰爭前,時東西方有不少人看好中國即將崛起,堅信中國「成為世界最大強國,雄視東西洋,風靡四鄰,當非至難之也。」而日本海軍省間諜,「中國通」宗方小太郎卻看法相反。他認為這是「見其形而下未見其形而上者」,天朝全民喪失信仰,風氣江河日下,人心腐敗已達極點,大廈將傾。

【海棠村掘屍案】

1931年8月,中共中央特科紅隊科長王世德被中統捕獲,招供。中統特務會同法租界警務人員在法租界海棠村十一號,掘得顧順章全家大小八具屍體,全市為之震驚,這就是轟動上海乃至國內的「海棠村掘屍案」。1931年11月29日的《申報》上,刊登了《顧順章懸賞緝拿殺人凶手》的啟事——長微博

【吃豌豆】

紅學家俞平伯愛吃豌豆,可這愛好在文革中就不容於世。當時不僅紅衛兵四處揪人批鬥,連鄰居間都互相監視舉報。俞平伯想了個辦法,晚上蒙著被單剝豌豆,然後把豌豆殼搓成碎末,摻在爐灰裡,第二天一早倒掉。誰知還是被檢查垃圾的人發現,又挨批鬥,罵這個反動學術權威還敢過資產階級生活 。

【四S】

1967年,潘光旦病重,卻得不到任何治療。為了尊嚴,他選擇回家。 葉篤儀去看望他。潘說:「我的生活,從前一直實行三個S的原則——Surrender投降、Submit屈服、Survive活命。」葉說:「那就繼續投降、屈服,從而繼續活命。」潘說:「我的三個S政策要變成四個S了。這第四個S是Seccumb滅亡。」

【鬣狗】

「對國軍只要有任何機會,伏擊、偷襲、攻堅、分化、掠奪人槍資源,從不放過。如鬣狗禿鷹,凶殘獵食,群攻死咬,受殘缺物化主子的精神奴役而不能自主。黃橋、曹甸後,自有孟良崮、碾莊。民國軍人抗戰衛國的武德,從此籠罩在此惡靈屍腐之下。」——周劍岐《民國軍人抗戰衛國的武德與其凶殘病變》

【日記】

他的新工作是撿糞。因為飢餓,糞越來越少了,他需要站在別人邊上,等著人家拉完。衣服上全是糞…1959年秋冬的河南,勞動隊三餐是紅薯葉子,在他眼裡「已經是天堂」,顧准日記記錄了他每天找吃的,甚至偷的東西。他難以掩飾自己的卑微之感:「人變得下流了」——柴靜《中國經營報》2011-12-7

【財產公示】

1860年,林肯在參加總統競選中,被選民問及財產問題時,他進行了 「財產公示」:「我有一個妻子和三個兒子,都是無價之寶。此外,租有辦公室,桌一張,椅子三把,一個大書架,架上的書值得每個人一讀。我本人既窮又瘦,臉蛋很長,不會發福,我沒有甚麼可以依靠的,唯一可依靠的就是你們」

【歌曲】

他畢業於北平師範大學音樂系,抗戰時曾加入八路軍西北戰地服務團,1941年因被懷疑是共黨分子被捕入獄3年。1949年,他隨四野進入新疆,任職於新疆軍區歌舞團。1960年,被指控為馬步芳的音樂教官,加之歌曲《薩拉姆毛主席》的諧音是「殺了毛主席」,被定反革命罪獲刑15年,他是西部歌王王洛賓。

【逼上樑山】

1958年12月,鋼琴家傅聰在波蘭公派留學畢業後,移居英國倫敦,是著名的「叛國分子」。文革中,傅雷自殺。傅聰在1980年說:「我在波蘭聽到了很多關於他的事,那年我留學畢業,如果我回來,勢必就是父親揭發兒子,兒子揭發父親,可是我和父親都不會這樣做。所以,當時我是被逼上樑山的!

【海防之戰】

1945年9月23日,中國第一方面軍在河內舉行了受降儀式,盧漢將軍接受了北越日軍代表土谷將軍的投降。越南民眾視中國軍隊為解放者,中國軍人所到之處,均受到了英雄般的歡迎。11月28日,在英國的支持下,12艘法軍軍艦在越南海防港企圖強行登陸。國軍第60軍在曾澤生將軍的指揮下,將其擊敗。

【世界四強】

1921年以前,是「中國國際地位日益下降的階段」,以後則是民族覺醒、國權漸復的階段,終於在今天「使中國一躍為世界四強之一,而獲得了今日不平等條約之廢除與平等新約之簽訂」。當然我們還必須打敗日本,贏得抗戰勝利,才能取得民族解放的徹底實現。——延安《解放日報》1943年2月4日社論

【吃雞】

林斤瀾回憶說,「文革」中,有一次他去買扒雞,交完錢,售貨員突然高亢地說:「翻身牢記共產黨!」他一時反應不過來,售貨員馬上露出鄙夷的神情。好在他很快明白了,馬上大聲答道:「吃雞不忘毛主席。」

【下場】

楊炳章的《小平大傳》裡有一樁舊事。鄧小平與黨政幹部們一同收看了處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齊奧賽斯庫的記錄片。看著齊夫婦被拖出來槍斃倒下的鏡頭,沉寂了。不知是誰說:「不鎮壓反動分子,我們就會落得這個下場。」鄧說:「如果我們不改革,不好好為人民服務,我們的下場也會這樣的。」

【複製品】

1958年,安徽合肥東鄉當地人民公社挖墳取寶、興辦工廠,李鴻章的遺骸被從墓地掘出。狂熱的人們用繩子拴著「賣國賊」的遺體,掛在拖拉機後面遊街,挫骨揚灰。今天的合肥人,開始打「李鴻章」牌。故居陳列館裡,有一件長長血跡的黃馬褂,是李鴻章與日本馬關談判遇刺時所穿,但這是複製品。

【俠女】

1966年9月3日,傅雷夫婦自縊身亡。與傅家毫無瓜葛的江小燕,自稱是傅雷的乾女兒,在萬國殯儀館冒死保存傅雷夫婦的骨灰,轉送到永安公墓寄存。文革結束後,傅家不忘她當年的正義之舉,總想找機會報答。她卻說,「我與傅家毫無關係」!退避三舍,淡然處之。葉永烈為其作傳,她也要求不准拍照。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