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48)

泰坦尼克號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泰坦尼克號的真實人性

那瓦特列,法國商人,他把兩個孩子送上了救生艇,委託婦女代為照顧,自己拒絕上船。細野正文,日本鐵道院副參事,男扮女裝,爬上了滿載婦女和兒童的10號救生船逃生。回到日本被立即解職,他受到所有日本報紙輿論指名道姓的公開指責,他在懺悔與恥辱裡過了10年後死去。

兩廂廝守

過去江南大戶人家,若生女嬰,便在家中庭院栽香樟樹一棵,女兒到待嫁年齡時,香樟樹也長成。媒婆在院外只要看到此樹,便知該家有待嫁姑娘,便可來提親。女兒出嫁時,家人將樹砍掉,做成兩個大箱子,並放入絲綢,作為嫁妝,意「兩廂廝守(兩箱絲綢)」

各國「長壽企業」

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日本有3146家,為全球最多,德國有837家,荷蘭有222家,還有196家在法國。而在中國,最古老的企業是成立於1538年的六必居,之後是1663年的剪刀老字號張小泉,再加上陳李濟、廣州同仁堂藥業以及王老吉三家企業,中國現存的超過150年歷史的老店僅此5家。

春秋戰爭的五不規則

1)不斬來使,否則會被鄙視。2)不鼓不成列,對方沒擺好陣勢不可以打別人。3)不二次傷害,如果一個人中間受傷,不能再打第二次。4)不擒老人,如果你頭髮白就不可以被抓為俘虜。5)不逐北,如果對方逃跑不可以追趕,追也可以,最多五十步。

宋襄公守禮

公元前638年宋軍與楚軍戰於泓水,宋軍已佔有利之地,在泓水北岸列陣待敵,右司馬公孫固向宋襄公建議:「彼眾我寡,可半渡而擊」,宋襄公拒不同意,說仁義之師「不推人於險,不迫人於阨」。楚軍渡河後公孫固又建議趁其立足未穩擊之,宋襄公說這不道義。結果宋軍大敗。宋襄公卻認為:「古之為軍,臨大事不忘大禮」。

刺殺

抗日年間,北平淪陷,時有兩名天皇特使來華,經過皇城根,突然有一輛自行車直衝到特使前面,亂槍齊發,當場擊斃一名特使,另一名重傷。日軍警衛上前救護,卻被另一名刺客擊退。刺客為軍統特務麻克敵,邱國豐,兩人不久殉國。此案震驚世界,軍統以烈士供奉,而如今香火久已斷絕。

膽識

湖南女工劉桂陽,於1960年進京,找到了中南海北門,在牆壁上刷下大字標語:打倒人民公社,剷除消滅人民公社……警衛嚇得半死,當即報告,將其抓捕,判刑5年,但4個月後,劉少奇吩咐將她釋放,結果等到劉少奇被打倒,劉桂陽又加刑判了10年……任何時候都有人在說話,只是我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

皆難逃

莫興齡,北京教會醫院院長兼孤兒院醫生,54年被以「反革命」罪名逮捕,因常為外國使館人員看病,外國外交官向外交部副部長章漢夫求情,回答是:「不要干涉中國內政。」68年章漢夫亦被以「叛徒」罪名逮捕。69年莫死於獄中,其墳頭僅有一犯人號碼176。72年章死於秦城監獄,死時週身衣物不全。

路線問題
58年大躍進,報紙報導水稻等「畝產萬斤」,中科院植物生理所所長羅宗洛公開聲稱「不可信」,被貼大字報一百多張,當做右傾白旗狠批,羅仍據理力爭,中科院領導讓其好友轉達警告:這是黨的政策與路線問題,不是一般農業生產問題,就此收場,不可頑抗到底。羅默然,不再申辯。文革中遭迫害。

圍剿麻雀
55年毛澤東在農業十七條中將麻雀、老鼠、蒼蠅、蚊子列為必須消滅的四害。58年大躍進,全國掀起了全民消滅麻雀運動的高潮,文聯主席、科學院院長郭沫若帶頭響應,在《北京晚報》發表詩作《咒麻雀》,到11月全國捕殺麻雀19.6億只。視頻:1958年記錄片《圍剿麻雀》http://t.cn/aBvWjr。

中科院生物研究所所長朱洗通過解剖力證麻雀是益蟲,反對滅雀。58年全民消滅麻雀運動,捕殺麻雀19.6億只,59年全國病蟲害爆發,朱洗的呼籲終被採納。文革中,此事卻被批成是借麻雀之名反對大躍進反對毛,已在62年去世的朱先生被紅衛兵掘墓揚灰。

懲罰麻雀
1958年中蘇分歧日深,毛澤東為拉攏朝鮮,不僅為56年指責金日成清洗「延安派」道了歉,還答應給金大量援助。此時正值中國「全民消滅麻雀」運動高潮,金為了迎合毛,也在朝鮮制定了一個「懲罰麻雀三年計劃」,中朝關係回暖,此後中國對朝援助,包括糧食,即使在三年大饑荒期間也沒有中斷。

往事
1957年全國農潮,浙江多地農民進城「圍攻」領導、縣政府、公安局,要求退社。當年下去調查的中央農工部處長霍泛回憶:「車出錢塘在蕭山到上虞的路上,就看見成隊的農民打著各式的旗幟,浩浩蕩蕩迎面而來」。浙江省委書記江華提醒:「不要坐小臥車,目標太大,坐吉普車,儘量躲開,免生麻煩」。

批金
1965年莫斯科3月會議後,中蘇關係徹底破裂,接受中國大量援助的朝鮮徹底倒向蘇聯。66年文革爆發,緊跟蘇修的朝鮮成了批判對象,67年2月紅衛兵張貼大字報批判「修正主義者金日成」,7月紅衛兵包圍朝鮮使館高喊:「打倒金胖子!」金隨即報復,下令搗毀志願軍陵園,在中朝邊境架設高音喇叭回罵。

革命群眾法庭
68年江西用「群眾辦案、群眾定性、群眾判刑」搞三查運動。瑞金一理髮店三名師傅,兩人說自己是革命群眾,另一人是現行反革命,這兩人就成立一個「革命群眾法庭」,根據《毛主席語錄》判處另一人死刑,殺死後在門口貼張佈告即可。運動中瑞金殺了300人,興國殺了270人,於都殺了500人。

「內人黨」案
1968年,北京軍區副司令員滕海清在內蒙古發動「挖肅」運動,通過極其殘酷的刑訊逼供,將34萬幹部、群眾打成「內人黨」(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其中3/4為蒙古族,有16222人被整死,87180人被打成終身殘疾。運動還造成了內蒙幾百萬畝草原的沙化和畜牧產量的急劇下降。

趙健民案
1968年1月,康生指控雲南省委書記趙健民是叛徒,並捏造了一個「國民黨雲南特務組」,整個雲南省大抓「執行趙健民國民黨雲南特務組計劃」分子。全省有138萬人被牽連,17000餘人被打死、逼死,61000多人被打殘。僅昆明地區就死了1473人,打殘9661人。——《歷史的審判》群眾出版社 1986年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