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名泰坦尼克號幸存者的故事揭示了悲劇的真實情況

11名泰坦尼克號幸存者的故事揭示了悲劇的真實情況

從欣喜到悲劇,泰坦尼克號幸存者的這些故事在船沉沒一個多世紀後仍然是他們的噩夢。

1912年4月15日,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並沉沒時,船上估計有2224名乘客和船員,其中約1500人在北大西洋刺骨的冰水中死亡,僅有700多人生還。而以下這些,都是泰坦尼克號幸存者最有力量的生存故事。

泰坦尼克號

弗雷德裡克·弗利特

英國水手弗雷德裡克·弗利特Frederick Fleet在泰坦尼克號上工作時,只有25歲。他是五個眺望者之一,正是這個眺望小隊發出了著名的稱呼:「冰山!就在前面!」

4月14日晚上22:00,他和他的搭檔雷金納德·李Reginald Lee一起來到了寒冷的眺望臺,上一輪輪班的團隊提醒他們要註意水中的少量冰塊,在這樣烏雲蔽月的晚上,這是一個艱巨的任務。

晚上23:39分,弗雷德裡克的輪班還剩二十分鐘,他突然發現船頭的冰山,頓時驚慌失措。

他按下了鈴,通知了船員,當他的班次在午夜時分結束時,人們已經蜂擁到救生艇上。

他被命令到6號救生艇劃船。

盡管弗雷德裡克在眺望臺上看到了冰山,然而他的角色在沉沒事故中有著很重要的地位,所以他也不斷地受到質詢。

全世界都想知道那次災難是否是可以避免的,弗雷德裡克一直堅稱,如果當時有一個雙筒望遠鏡,他本可以防止這次災難的,然而泰坦尼克號的值班人員一直拒絕提供。

隨著年齡的增長和長期的心理壓力,他患上了抑鬱癥,並最終於1965年自殺。

弗雷德裡克·弗利特,攝於1912年

細野正文

細野正文是泰坦尼克號上唯一的日本人,在幸存下來之後他一直受盡自己同胞的鄙視,因為他占領了救生艇的一席之地,沒有隨著泰坦尼克號沉沒。

當撞擊發生的時候,細野在他的房間裡睡覺,然而他被猛烈的敲門聲和腳步聲所驚醒。

他後來表示,船艙外的景象十分恐怖和混亂:有幾道白色的強烈光芒在頭頂照亮,甲板上的乘客來回地奔跑著,船組人員正在設定緊急照明彈。

當他到了救生艇時,被船員拒絕上艇,因為他是外國人,應該在下層甲板上等待。

但是當那名船員轉過身的時候,一艘救生艇上的船員喊出「還可以容納兩名乘客」細野看到一個男人跳了進去,他開始糾結:他覺得自己應該隨著游輪沉沒,但是他還想再次見到自己的妻兒。

他和那個人一起加入了救生艇,當救生艇駛離時,溺水的尖叫聲在他的耳邊回蕩。

據報道,細野在回到日本之後失去了在政府的工作,在媒體上受到鄙視和嘲笑,盡管細野在1939年已經去世,但是1996年,美國一家機構打算於1997年8月在東京舉辦「泰坦尼克」拷貝品展覽會,該機構的代表無意中發現了乘客名單中細野的名字。出於研究需要他找到了細野晴臣和細野的孫女百合子。百合子承認她保存有祖父的日記、信件和明信片。

細野的日記是在慘案發生後馬上寫下的,可謂及時,且不失真實和公正,再現了那一悲慘的歷史場面,也證實了船員將三等艙的乘客阻在最底一層甲板上,使他們沒有機會生還。商家希望細野的日記能為他們的影片或展覽推波助瀾,但對細野的家人來說,這又是一種難堪和羞恥。

細野正文

查爾斯·萊托勒

救生艇下水時,二等軍官查爾斯·萊托勒Charles Lightoller積極遵守「婦女和兒童優先」的規定,以至於他有時讓救生艇進入水中時仍有座位空著,也不願讓任何人占據。

無論人們在悲劇發生後對萊托勒有何評價,然而這些評價裡面永遠不會包含「偽君子」萊托勒本打算和這艘船一起沉沒,而且也幾乎做到了。

當所有救生艇都離開了,泰坦尼克號沉入水中,他的腳被困在爐排裡,也正在隨著爐排沉入水中。然後在水底的鍋爐爆炸,所引發的沖擊波把他震回水面上。

之後他游到了漂浮在水面上的一艘翻轉的可折曡船,在那裡約有30個人都正在緊抓著船體。他加入了他們的行列,並向他們展示了如何轉移重量,以防止沉船上的大浪淹沒他們的小艇。

他們一起在那寒冷的夜裡幸存下來,而萊托勒是最後一個在黎明時分踏上救援船的幸存者。

在悲劇發生後的詢問中,大家發現萊托勒的救生艇政策並非如此不近人情。他擔心吊艇架的強度不足,打算在救生艇到達水面後再填滿艇上的空位。

然而被指派去下層打開逃生門的人溺亡了,無法打開逃生門也無法指揮乘客在下層逃上救生艇,故有些救生艇是帶著空位駛離的。

災難發生之後,萊托勒提出了不少建議,希望能完善安全措施和法規,以防止將來發生類似的災難。他的許多建議都被採納入海商法,至今仍在使用。

查爾斯·萊托勒(右)

阿奇博爾德·格雷西四世

阿奇博爾德·格雷西四世Archibald Gracie IV是一位富有的美國乘客,以他的軼事和友好的舉止在泰坦尼克號上廣受歡迎,是這場災難的無名英雄。

他感覺到了船與冰山的相撞,並在上甲板時知道出了點問題:引擎不再運轉,船開始向水線傾斜。

他沖到甲板下抓起救生衣,然後護送他遇到的所有婦女和兒童到救生艇上。他留在沉沒的泰坦尼克號上,幫助上文提到的查爾斯·萊托勒Charles Lightoller,直到每艘救生艇都離開為止。然後,他與其餘船員登上了可折曡船。

然而,阿奇博爾德的可折曡船幾乎在下水的時候便翻倒了,他們必須整夜在光滑的船底上堅持著,以免滑入寒冷的水裡。有好幾個人都無法堅持而掉入水中,阿奇博爾德得以幸存。

然而,因其身體狀況本來便不是很好,在可折曡船底上度過了漫長的一晚導致體溫過低。他在泰坦尼克號沉沒的8個月後就因病去世了。

但他為事故提供了最詳盡的描述。

阿奇博爾德·格雷西四世

莫莉·布朗

瑪格麗特·莫莉·布朗Margaret Mollie Brown從泰坦尼克號沉船災難中存活下來,她幫助了救生艇的撤離,在艇上劃了槳,並敦促救生艇返回並拯救更多人。她的敦促遭到了負責6號救生艇的船員軍需官的反對。經過幾次嘗試促使船員返回後未果,莫莉一時生氣,更威脅要把船員扔到船外。

盡管歷史上對於她是否成功讓救生艇返回的記錄有點糢糊,但是她的勇氣卻被人們記住了。

船沉沒時,她努力地讓盡可能多的乘客登上救生艇。事後,莫莉與其他頭等船票幸存者一起成立了幸存者委員會,該委員會致力於確保第二和第三等船票幸存者的基本生活必需品,甚至提供非正式咨詢。

瑪格麗特·莫莉·布朗被表彰在災難中的表現

哈羅德·布萊德

哈羅德·布萊德Harold Bride是泰坦尼克號上的一名初級無線官員,是負責向附近船只發送SOS消息的兩個人之一,從而使卡柏菲亞號能夠於泰坦尼克號沉沒後2小時後到達現場,並救出多名幸存者。

當時他們瘋狂地工作著,直到愛德華·史密斯上尉來告訴他們停止工作,那時泰坦尼克號幾乎已失去了動力,而且只剩下兩艘救生艇。

他們在甲板上狂奔著,但當波浪席卷甲板時,哈羅德和上翹著的船身一同翻滾入大海。

哈羅德和另外15個人一起在海上等待,直到其他救生艇返回把他們送到卡柏菲亞號上。

當登上了卡柏菲亞號之後,哈羅德重新返回工作崗位,開始幫助該船的無線官員替泰坦尼克號幸存者發送消息。

卡柏菲亞號停泊後,哈羅德需要被人攙扶著回到岸上,因為他在跌入海中時一只腳扭傷了,另一只腳在大西洋的冰水中凍傷。

哈羅德·布萊德(中)

永不沉沒的維奧萊特·傑索普

泰坦尼克號是三艘著名豪華客船中的一艘。

一是不列顛號,是三艘游輪中最龐大的,於1916年遭受爆炸而沉沒;另一艘是奧林匹克號,曾經歷兩次撞擊但沒有沉沒,最終是被公司解體的。

一位名叫維奧萊特·傑索普Violet Jessop的女性不幸地都曾登上這三艘遭遇災難的船。

維奧萊特是一名遠洋郵輪女侍和護士,1911年,奧林匹克號發生首次撞擊事故時,她是船上女侍,盡管船體損壞,但奧林匹克號仍安全返回港口修理。

1912年,24歲的維奧萊特登上泰坦尼克號擔任女侍。海難發生時因為很多乘客不懂英語,無法聽從船員們的指示和安排,她被海官要求登上16號救生艇,給乘客作帶頭示範。

1916年,她登上了不列顛號,由於無法解釋的爆炸,不列顛號在愛琴海沉沒。當不列顛號正在下沉時,船尾的螺旋槳吸住了救生艇,維奧萊特不得不跳下救生艇,導致頭部受傷,不過幸存下來。

之後維奧萊特繼續在航運公司工作,也曾登上過別的船只,但再無遭遇災難。

維奧萊特經常被外界稱為「永不沉沒的女士」,她於1971年5月5日因心肌梗塞去世,享壽83歲。

維奧萊特·傑索普

露西爾·卡特

露西爾·卡特Lucile Carter和她的丈夫、孩子、幾個僕人一同登上泰坦尼克號

盡管露西爾有著貴族般的成長經歷,但她並不害怕弄髒自己的雙手,並參與劃槳,幫助將其中的一艘救生艇帶到安全地點。

然而她丈夫威廉在警告了妻子和孩子「這艘船正在下沉」之後,便消失在人海中。直到第二天,露西爾卡柏菲亞號上發現丈夫奇跡般地重新出現了,而且毫發無損。

露西爾來到卡柏菲亞號時,威廉已經在船上了。根據露西爾的說法「他只來跟我說了一句話,他吃了一頓我做不出來的美味早餐」。

兩年後兩人離婚了。

露西爾·卡特

諾爾·萊斯利

伯爵夫人和慈善家諾埃爾·萊斯利Noël Leslie,人稱羅蒂斯夫人Lady Rothes,在災難中她掌管了一艘救生艇並幫助將其轉向安全地點。

她安排船上的人參與劃槳,自己也劃了一個小時以上,安慰了剛失去丈夫的新婚妻子,在深夜的航行中領導同伴們高歌來度過大家一生中這個最黑暗的夜晚。

即使在乘客登上了卡柏菲亞號之後,她也沒有停止照顧他們,尤其是婦女和兒童,她甚至為嬰兒縫制衣服。

回到岸上之後,羅蒂斯夫人躲開任何宣傳和贊頌,但大家仍宣稱她是這場災難的英雄之一。

她與負責救生艇的船員湯姆·瓊斯保持了定期往來,他們交換信件,直到1956年羅蒂斯夫人去世。

諾埃爾·萊斯利

納芙拉蒂爾孤兒

當年幼的米歇爾·納芙拉蒂爾埃德蒙·納芙拉蒂爾Michel and Edmond Navratil於1912年登上泰坦尼克號的時候,因其父母戲劇化的離婚和醜聞而引人註目。

而跟他們一起上船的是他們的父親老米歇爾·納瓦拉蒂爾Michel Navratil Sr.,因他與妻子馬塞勒·卡瑞托Marcelle Caretto剛分開,當時老米歇爾仍沉浸在痛苦當中。

妻子馬塞勒贏得了孩子們的監護權,但她允許他們在複活節假期探望老米歇爾老米歇爾認為妻子對婚姻不忠,沒有資格成為兩個孩子的監護人,於是他決定利用那個周末與孩子們一起搬到美國生活。

他在泰坦尼克號上買了二等票,在船上他自稱鰥夫路易斯·霍夫曼Louis M. Hoffman,他把兩個兒子成為洛洛Lolo和摩門Momon。

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之後,老米歇爾把兩個兒子送上了最後一艘救生艇。

泰坦尼克號最後一艘救生艇

小米歇爾當時只有3歲,但他記得當他們上救生艇前,父親給他們的最後一句話是:「我的孩子,當母親來找你時,請告訴她我深愛著她,至今仍然如此。」

——這是老米歇爾的遺言。盡管他死於災難,但他的兒子們都幸存下來了,他們不會講英語,幸好有一位說法語的幸存者一路照顧著他們。

泰坦尼克號沉沒的消息傳遍全球,納芙拉蒂爾兄弟的照片出現在全世界的報紙上。他們在法國的母親在看到報紙上的照片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一對兒子遇到了海難。

一個多月後她來到紐約和納芙拉蒂爾兄弟團聚,三人返回法國。

納芙拉蒂爾兄弟,攝於1912年

艾麗薩·迪恩

艾麗薩·迪恩Eliza Dean感到非常榮幸,她既是泰坦尼克號沉沒事最年幼的乘客,又是世界上最後一個過世的幸存者。登上這艘船時,她才兩個月大。

艾麗薩和她的家人從沒打算登上泰坦尼克號,他們最初是預定了另一艘船前往美國的,但罷工迫使他們改乘豪華班輪。

他們是三等艙乘客,艾麗薩的父親救了他們。

在撞上冰山時父親正在甲板上,他看到出事了。

他急忙回到船艙內和妻子一起給孩子們穿上衣服,一起到甲板上,因為行動迅速,使他們成為了第一批到達救生艇隊伍的人。

在母親懷抱裡的艾麗薩以及哥哥

作為三等艙乘客,在分配救生艇時對他們很不利,但是艾麗薩、她的哥哥和母親都上了救生艇,然而父親卻未能登上任何一艘救生艇。

此後,他們不再繼續前往目的地美國堪薩斯州,於是這個破碎的家庭與其他泰坦尼克號幸存者一起登上了亞得裡亞號回程英國。

在那陰沉的航行中,年輕的艾麗薩成為了船上的名人,她仿佛是希望的象徵,其他幸存者看到小嬰兒能存活下來都感到非常高興,大家輪流抱抱她、和她合影,後來這些合影出現在報紙上。

艾麗薩安靜地度過了餘生,但是在老年時,隨著幸存者人數的減少,她再次成為了眾人矚目的焦點。她收到了無數邀請參加訪談、大會和紀念活動。

艾麗薩於2009年去世,她的骨灰撒落在南安普頓碼頭上,泰坦尼克號在約100年前就在此船塢出發的。

艾麗薩·迪恩,攝於1999年。

這11個小故事都是這11個人人生中最黑暗的經歷,他們有的勇敢、有的怯懦,然而在面對生死的那一瞬間,我們自己會做出如何的抉擇,自己也難以控制吧。

我們不在那個情形裡也無法想象,當我們親眼看著那些絕望的眼神,聽著那些悲涼的哀嚎,在人群中四竄逃生,死神就在自己眼前等待。

災難時刻都在發生,人情時刻都在改變,希望我們都能保持最善良的心,在關鍵時刻都能不背叛自己的心靈。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