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18)

閻錫山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還原81】有人說民治主義不能實行,是人民程度不夠的緣故,我問他甚叫程度?他答有真知識是程度。我又問,明白是非曲直是真知識抑是知道條文法理是真知識?……試看今日之堂前,是非曲直,反不若民間之真,即是人心上之是非曲直,為條文法理之是非曲直所遮蔽,程度愈高距人情愈遠者何貴乎?——閻錫山

閻錫山

【還原82】1974年,湖南、山東、江西等歷史上三大名窯所在地的省革委會接到了中央的光榮任務,為毛主席特製一套生活用瓷。1975年1月起,在江西省公安廳現場24小時監製下,景德鎮官窯用了近一年的時間完成了「7501工程」。共生產了100套近萬件瓷器,從中精選出6套近千件,送呈中南海,其餘就地全部銷毀。

【還原83】楊尚昆同志說,我們知道四川死人的情況嚴重,但詳情得不到證實,四川始終未報。民政部說是400萬,中央不相信。然後又找公安部,公安部說是死了800萬。中央依然不相信,你說說四川究竟死了多少人?我伸出一個指頭說,是一個指頭的問題,死了1,000萬人。是從省委正式文件上來的。——廖伯康

【還原84】1922年7月「中共二大」通過的《中國共產黨加入第三國際決議案》指出:「中國共產黨……正式加入第三國際,完全承認第三國際所決議的加入條件21條,(中國共產黨為國際共產黨之中國支部。)」——《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文獻資料選輯(1917—1925)》

【還原85】1985年,台灣人黃順興(1923年-2002年)赴中國大陸旅行,被北京官方延攬為全國人大代表,並做到常委。1988年3月28日,他在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公開發表反對意見,這是全國人大歷史上首次公開出現了反對票。1992年,他為了三峽大壩工程,要求在人大會議上發言而受阻,於是憤而退席。

【還原86】「蘇聯劫走東北輸電線路新式發電機器一百萬千瓦以上,使亞洲最大電力網陷於支離破碎之狀態。世界著名的鋼鐵廠鞍鋼,擁有九座規模宏大的煉鐵爐。蘇俄竟將其中七座的主要機件全部劫走。飛機坦克制造廠主要機件及附屬設備,全部被蘇聯洗劫一空。」——吳相湘《俄帝侵略中國史》

【還原87】1961年2月2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批發了一個「總後勤部關於全軍浮腫病防治工作情況的報告」,羅瑞卿在批示中指出:「全軍浮腫病患者,比我們原來設想的要嚴重!」這一報告披露:自1960年10月到1961年1月的僅3個月中,軍隊人口中新發生的浮腫病患者為「32,650人」。

【還原88】有一次,我到街上辦事,見一批戰士正在沒收店裡的東西。我一打聽,原來這是南洋華僑巨商陳嘉庚先生開的一家鞋店。部隊向鞋店籌款,他們沒有把錢交出來,戰士們就到鞋店裡沒收財產。……陶鑄在任漳屬特委書記時,帶人用一枝小手槍,綁了一個地主的孩子,獲贖金三千多元。摘自《曾志回憶錄》

【還原89】1942年,聖雄甘地提出了英國「退出印度」的口號,準備發動第四次不合作運動,被英印政府逮捕,蔣介石多次呼籲和平和解。1944年,由於甘地絕食,生命垂危,蔣公致電在美國的宋美齡,要她「面商羅斯福總統,從速設法切勸英國政府立即釋放甘地先生,以確保聯合國為民主、為人類作戰之信念。」

【數字】楊繼繩先生在《1958-1962—中國大饑荒》中披露,1961年下半年,據當年的糧食部辦公廳主任周伯萍稱,他和國家統計局局長賈啟允、糧食部長陳國棟做了一個電話調查,得出一個中國三年大饑荒死亡人數的數字,送交周恩來總理審閱,周恩來審閱後要求將調查數字銷毀了

【人海戰術】他們會在前線擺出一千人,但空間只有幾百碼寬,通常只能容下一個連。你會想:這些人不傻,他們只是瘋了!但讓我問你:你可以砍殺多少人呢?四百、五百或甚至六百?你把這些人打成碎片,可是這些人的後面還有數百人在那裏。相信我,他們絕對可以收拾你和你的機關鎗!——黃仁宇《黃河青山》

【變遷】1941年12月30日,國民政府在重慶都郵街廣場,建造了一座像征中華民族奮起抗擊日寇精神的建築物,定名為「精神堡壘」。1946年10月9日,重慶市政府決定在原「精神堡壘」的舊址上,建立「抗戰勝利紀功碑」。 1950年10月1日,西南軍政委員會決定改為「人民解放紀念碑」,現在我們只知道它叫解放碑。

【中央軍】1937年忻口戰役,中國第2戰區部隊中央軍、晉綏軍和八路軍攜手作戰,李默庵任中央軍第14軍軍長,與敵苦戰兩週。九十年代李默庵撰寫回憶錄,委託協助者前去山西省忻口核實史料,有年老村民回憶,當年中央軍駐紮前沿村莊時,將不能逃難之老人和病婦藏於地窖,直到撤守,每日送飯,照顧有加。

【追思】1963年12月,《毛主席詩詞》出版,郭沫若、藏克家們爭著吹捧、唱和。在獄中的林昭寫下了《血詩題衣中》,逐句批判毛詩《人民解放軍佔領南京》,「雙龍鏖戰玄間黃,冤恨兆元付大江。蹈海魯連今仍昔,橫槊阿瞞慨當慷。只應社稷公黎庶,那許山河私帝王。汗慚神州赤子血,枉言正道是滄桑。」

(待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