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錫山對蔣介石的「貿易戰」

閻錫山和蔣介石

文: 孫琨 

民國時期的山西,閻錫山統治了三十八年。蔣介石在「統一」中國後,閻錫山採用各種手段,阻止蔣介石的中央軍進入山西。將國民黨黨部逐出山西。時人把山西稱為獨立王國,把閻錫山稱為土皇帝。是有一定道理的。閻錫山正是把山西當做一個國家來治理,用他的話來講,就是以治國之策治理山西。在山西對山西以外的貿易政策上,就典型的表現了這一點。

閻錫山在留學日本時,在接受孫中山「三民主義」思想時,耳聞目睹了資本主義的文明。回國後,看到山西民窮財竭的落後狀況,「山西人民生計貧困,幾達於極點」。認識到「欲整頓晉省之財政,當先籌補晉民之生計,而籌補生計之法,不外別辟生利之土」。為此,閻錫山於1917年提出「六政三事」。 1919年制定了一個以振興山西經濟為主的「厚生計劃」。 1932年,編訂了「山西省政十年建設計劃案」。開始在各方面全面推進。

在全面建設的同時,閻錫山開始執行他保守的貿易保護政策。對於山西自己已經形成的產業,採用封閉型的貿易保護。用輿論引導、價格刺激來保護山西產業。對於尚未形成壟斷或還不能滿足山西需要的產業,則採取類似於關稅壁壘的牌照政策,變相的對山西地方產業進行保護。

山西自31年開始,開始大搞經濟建設,實行統制經濟,對減少貿易輸入,採取了各種手段。九一八事變後,全國抵制日貨。閻錫山利用這個機會,在晉綏兩省推行「服用土貨」。對於土貨則明確定義為「晉綏兩省生產的貨物。」首先出版小冊子廣為散發,緊跟著在報刊上廣泛宣傳。


當時山西關稅不能自主,不能直接從事進出口貿易。閻錫山制定了有利於「土貨」生產銷售的法規,以及公務人員禁用洋貨和民眾要服用「土貨」「國貨」的條例。對於山西的西北實業公司各廠,要求所需物品「自產、自用、自足」。能自己生產的就不進口,能使用替代品的就不用「洋貨」。專門成立了「經濟統制處」,負責山西地方產業的推廣。時任經濟統制處處長的張之傑以身作則,頭戴綏遠產的呢帽,身穿潞綢或澤綢,或西北毛織廠的呢絨嗶嘰,抽晉華卷煙廠出的紙煙,並親自帶領職員到大專各校進行宣講。一時仿效成風,服用土貨不僅光榮,還成為時尚。

當時的「土貨市場」

同時在開化市場北口設立土貨市場,吃、穿、用,應有盡有。全是土產物品,該場賣貨不收現金。該土貨市場發行一種「土貨券」,總額五十萬元,收貨用券發出,售貨憑券收進。閻錫山宣傳這樣貨券相符,永遠不會貶值。土貨券在民間以貨幣交換,久而久之,在市面也開始流通。

在輿論宣傳同時,西北實業公司從輕工業到重工業,全面發展。

西北實業公司

西北實業公司專門辦理西北特產輸出的「西北貿易商行」,在經營中發現了羊毛貿易的商機。羊毛是西北的特產,山西產單毛的縣很多,但羊毛當時在國內沒有甚麼用途,完全輸出國外。但羊毛的收購掌握在資本主義國家洋行手中。中國各大商埠都有外國洋行收購羊毛。國外洋行在綏遠、包頭一帶設棧收購羊毛,價格和數量完全由洋行掌控。假若哪年洋行不收購羊毛或少收購,我國的羊毛即滯銷積壓如山:若是洋行壓低收購價格,則毛商和農民相連破產。 1932年發生了寧夏毛商運羊毛到綏遠,羊毛價格不足運費,毛商丟棄羊毛逃跑的事件。另一方面,當時毛織品在國內開始流行,需求與日俱增。毛織品和毛料布料成為時尚用品。當時我國有豐富的羊毛原料,但沒有毛織廠,(當時全國僅北平有一清河織呢廠,且只織軍毯和軍用呢。)不得不輸出國外。而我國又是銷售市場,因為沒有毛織工業,不得不依賴外國的毛織品。西方國家用我國的羊毛,織成毛織品,又輸入中國,輸入量年達四千萬元。

經過一番調查,西北實業公司在建廠之初,即決定投資建設西北毛織廠。機器設備這種「硬技術」從國外引進。利用省內出產的羊毛,開始了加工織造。產品全為民用。西北毛織廠生產的毛暱、毛毯、毛衣褲等首批進入「土貨」名錄和「土貨市場」,逐漸行銷於南京、上海、北平、天津、濟南、開封等地。


對於高稅利的卷煙,閻錫山亦開始整合山西小卷煙廠。 1929年南京政府對卷煙實行統稅,客觀上為外煙開辟銷路。國內小煙廠,倒閉許多家。英美煙草公司生產的卷煙在山西大量銷售,山西新興卷煙企業的規糢不大,產量有限,無法與之抗衡。閻錫山知道卷煙的稅利之高,決定恢複晉記業務。閻錫山更換當時的晉華卷煙廠經理,將私人資本全部退還,把晉華卷煙廠變成了完全公營的一個企業。不久南京政府命令晉華卷煙廠遷往天津或上海,否則限期關閉。閻錫山採取拖延對策。當時卷煙盤紙中國不能制造,一律進口。對於「財政部不批準,不能購買卷煙紙」的規定,晉華卷煙廠則由自己出資15萬元,由西北實業公司成立西北造紙廠。閻錫山命令蘭邨造紙廠加快建設進度,同時祕密向日本購買卷煙紙設備。為遮人耳目,設備由日本商人從東北經熱河運至綏遠無人草原,閻錫山再派人從草原運回。蘭邨造紙廠試制卷煙紙成功。同時制造了大批道林紙,交西北實業公司印刷廠,先印制紙煙裝潢。這樣不僅解決了卷煙紙的問題,而且省了許多向津滬印裝潢的費用。

卷煙的設備、技術解決之後,,面臨的就是原材料的供應。當時,晉華卷煙廠面對的主要競爭對手是英美煙公司。因其經濟力量雄厚,加上煙的質量較高以及人們多年的吸食習慣,占有很大的優勢。英美煙草公司用各種手段脅迫南京國民政府對晉華卷煙廠實行各種刁難。國民政府有關部門規定了「在河南許昌、山東濰縣買的煙葉,天津、上海印的裝潢,火車不予起運。」晉華卷煙廠一方面派出人員,長駐河南。在許昌火車站60裡以外,僱大車分批從小車站運輸。另一方面晉華卷煙廠經過考察調研,在本省選定太穀、孝義、汾陽、文水、曲沃、臨汾、襄陵等7縣,試種煙葉。為確保成功,晉華卷煙廠出資從河南請來一些技術農工,傳授種煙和土法烘烤煙葉。對種煙葉的農民給予各種優惠。

英美煙為擠垮晉華卷煙廠,動用大量資金,將英美卷煙大量傾入山西,低價銷售,接近於白給。閻錫山這時否決了競銷的辦法。規定山西境內銷售紙煙,必須向政府領取牌照,由政府配給紙煙,縣長對銷售卷煙有提成,每銷售一箱還有手續費。同時提倡服用國貨、土貨,抵制洋貨,提倡吸山西晉華卷煙廠紙煙。 「晉華卷煙廠以15萬元向山西省煙酒事務局把紙煙牌照稅包到。照稅章規定,銷售紙煙商販,每年四季交稅換領牌照,無照者不得賣煙。晉華廠包到牌照稅後,又通知各縣監銷藥餅(戒煙藥餅)委員兼辦按期發照事務,並責成委員嚴查,無照銷外煙者送縣重罰。因此,領照者日少,省煙暢銷,外煙減銷。英美煙雖價低,但沒有代銷商,晉華卷煙市場得以維護。」


山西歷來是輸煤大省,閻錫山自然也是非常重視煤炭業的受益,所以閻錫山也是想盡辦法降低採煤賣煤的成本。抗戰前,山西煤礦已大部採用機器採掘,成為山西主要財源。山西省內的煤炭市場不大,主要的市場都在省外,所以運輸煤炭的鐵路就成為山西煤業發展的關鍵。但當時鐵路運輸只有正太、平綏和同蒲。當時正太、平綏歸鐵道部管理,運價偏高。同時各礦又是自行經營銷售,煤炭輸出受到影嚮。當時山西省採取雙管其下,一方面向鐵道部交涉,並動用報刊聲援,要求降低煤炭運價;一方面對省內各礦實行「分採合銷」政策,在大同組織同煤總銷處,陽泉組織晉煤總銷處,對省內煤礦採取分採合銷,這個山西最早的煤運總公司統一山西煤炭外銷。從價格和運量統一計劃,極大地提高了運輸效率,增加了山西的收入。

對於已經形成生產規糢的廠礦,如洋灰廠,則明確規定,山西需要使用「洋灰」的,必須購買西北實業公司洋灰廠「獅頭」牌洋灰。

這種種務實的政策,保證了山西產品的銷售,保證了山西投資建設的產業盡早盈利,及早收回投資。在民國時期,閻錫山的這種貿易保護,將山西經營成了一個能獨立運作的封閉社會體系,使山西的經濟建設一舉走在了全國的前列。

來源  太原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