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寅時 即將破曉!川普本是超級大勝

川普

前言

大選過程跌宕起伏,已至寅時,即將破曉。這個關鍵節點,各方信息峰涌而至,本文作一個階段性的小結。

  我的二點誤判

今年8月份本號預計老川大勝,後來有次討論,問什麼算大勝,我說總得票率與選舉人票數都超過2016年,具體估計在330-390票之間。之所以有60票的波動性,是考慮了驢黨的作弊問題。

前二天看到Lin Wood大律師的發帖,他的判斷是川普得票在400以上。今天看到消息,OAN採訪選舉委員會負責人之一時也提到,投票原始數據已經恢復,老川的選舉人票多達400票。

他們有更多的一手信息,看來我還是犯了二點錯誤:一是低估了川普的業績和受歡迎程度,二是低估了驢黨的作弊水平。選舉人票超400,說明加州都翻紅了!

前幾天傳的沸沸揚揚的德國服務器事件看來可信度極高,那裡有一個投票數據備份服務器,有網友提供了資料,證明Scytl公司撒謊了。這次突擊行動後面會爆出更多細節,但無論如何,CIA和FBI是不能參與的。

這半年多關注大選,從思路的連貫性和邏輯的自洽性來看,本號判斷的大方向沒有問題,總體能夠打75分。

回顧2020大選超級舞弊

  質疑的理由

這是19號Fox的截圖,看看拜登有多牛,接近8千萬張選票。看看這二人的人氣。

有人說,怎麼右媒Fox也報Biden贏了?我回了一句,誰說Fox是右媒的,只不過有幾個主持人而已。現在OAN的新聞比較靠譜。

這麼一個在家裡躲了大半年的、公事私事醜聞纏身的、記不清地名、數字、事情的老年痴呆症早期患者,竟然打敗了人氣高漲的對手躺贏,還創了美國歷史記錄了,實際生活比紙牌屋更精采。

關於異常,想了不完全的幾點:

1、死人票湧現;

2、加州有人收割8000選票;

3、某地選票大大超過註冊選民數量;

4、某地對拜登支持率高達99.9%;

5、計票工作在一方領先時突然停止;

6、某一時間點,出現巨量的單一投票;

7、阻止對方人員參與監票;

8、某地區的投票率/支持率突變;

9、總統與議員投票結果的巨大差異

10、精準的領先率設定

通常來說,只要發現1-2條就可以合理的懷疑了。問題是,上面的10項都出現在拜登一方,而且是到處泛濫。

今年的投票舞弊真的讓人嘆為觀止,從傳統的假票、收割、毀票、塗改,到新技術下的統計、操縱軟件舞弊,真是百花齊放。人們從電視直播票數,都能發現神奇的數字篡改,這活幹得很隨性了,看來前些年干過不少。

博弈論告訴我們,當一項大工程涉及很多人,那麼做假的難度遠遠高於做真。

現在成千上萬涉及拜登的舞弊案冒出來,已經可以有個明確的判斷。這方面的信息,大家可以自行搜索。

  要實錘的人

關於作弊的正常討論,有一些人馬上衝出來,你有實錘嗎??

這種腦子,我也是服了。什麼叫做實錘?只有經過司法嚴格確認後,才能夠這麼說。如果都有實錘了,那大家還需要討論嗎?從質疑到收集證據到訴訟,這是一個司法過程。

這樣要實錘的人,他們永遠能說出自己的道理來,這邊批評一下,那邊評論一下,但沒有自己的是非判斷,通常稱為理中客。直到某個權威告訴他答案,他的心裡就放心了。一旦沒有權威的聲音,那是不行的。

比如,有些人假定「主流媒體」是權威的,更代表正義。因為主流媒體不報道Hunter電腦門,所以電腦門是假的,魯迪·朱利安尼說的是假的,拜登是個好父親,Hunter是個不吸毒不嫖娼的好青年。

比如,有些人假定美國投票肯定是公正的,而且主流媒體不報,所以作弊門是假的。主流媒體都報道了,所以拜登贏了。

正常人的思維方式,是先事實後結論。而這些人是倒置的,先結論後事實。這樣的思維習慣,我也不能強迫改變。但是,還有很多邏輯可以推理:

1、自稱領先的一方對公正無視。大選前,一直被媒體和民調報道領先是拜登,一直吶喊要求關注選票舞弊的卻是川普;

2、媒體完全無視法律製造假新聞。大選進入司法流程後,主流媒體徹底墮落,製造拜登已經當選的假新聞欺騙民眾;

3、誰阻止表達,誰就在說謊。川普質疑舞弊的聲音被主流媒體掐斷/封鎖,被網絡巨頭標註為不實信息;

4、投票舞弊的投訴集中在拜登一方。在主流媒體一邊倒的情況下,川普方面投票的負面信息基本沒有。而且,很多舞弊訴訟並非由川普團隊發起,而是由各地民眾自行提告;

5、自稱獲勝一方卻極立阻止調查。驢黨議員AOC公開威脅不承認假新聞的像黨議員,聲稱要清算。而Bill Pascrell更是要求明年拜登上任後清算整個川普團隊。

6、主流媒體不斷製造川普準備承認失敗的假新聞。從第一夫人梅尼亞,到伊萬卡、庫什納,假新聞被多次打臉。

7、舞弊調查的聲音不同。川普方面,從彭斯到律師團每天都在發表聲明,說明調查進展,呼籲民眾關注。但驢黨從拜登到佩洛西到律師團,都未見多少回應,普遍保持沉默。

這些都是事實。

有人一討論就跳出來要實錘,其實他是需要一個權威。那麼我告訴你,你如果相信官方,那麼川普就是現任的總統,至少到1月20日還在任。你如果相信主流媒體和拜登,那就等著1月20日交接就是。

現在信息很多,每個人可以自行作出判斷。

本週最新消息

川普既然號稱排干沼澤,很多重要事務需要保密策劃,外界無法詳細解讀,但我們可以從蛛絲馬跡中,看看這次鬥爭有多激烈。

老川律師團隊受到威脅,而Lin Wood大律師更是自爆他的安保級別已經提到了高級。

投票舞弊鬧劇,傳出來的信息一波三折。

密歇根州的Wayne縣有超出70%的選票完全對不上,四名選票理事中二名共和黨人拒絕認證本次選舉有效性。底特律是驢黨老窩,多年舞弊重災區,二個驢黨理事辱罵他們是Racist,還以他們的孩子和學校威脅,社交媒體更是一片暴力聲。僵持二小時後,共和黨人在現場以「展開獨立調查」為條件妥協。

但今天,驢黨州務卿賴皮說不一定調查,而二位共和黨理事以受威脅為由撤銷了昨晚的投票,並保留刑事訴訟的權利。Wayne縣拒絕認證投票結果,老川獲得大勝,這將產生多米諾骨牌效應。

參議院再次進行社交媒體審查聽證會,兩黨多數立法者同意推動修改《通信規範法案》230條款。這條原來用來保護網絡平台發展的條款,現在被平台用來限制民眾的聲音。修訂計劃,除了涉及暴力/恐怖活動的帖子,禁止平台審查內容。看看推特CEO多西現在的造型,大家聯想到什麼。

明尼蘇達州二位資深民主黨人宣布退出了自己所在的組織,包括前驢黨領袖TomBakk。暴風雨即將來臨,在這個樹倒猢猻散的時刻,早點跳船還來得及。驢黨快散了。

川普解僱了網絡和基礎設施安全局(CISA)局長Chris Krebs,此人完全無視嚴重的投票舞弊現象,還說這是有史以來最安全的一次選舉。擺明了,這位是Deep State的鼴鼠。從外表來看,油頭粉面的有點像加州的Gavin Newson。

上週川普解僱國防部長埃斯伯,代理國防部長克里斯托弗·米勒。這位類似前幾年被驢黨陷害的福林將軍,是多年的職業軍人加反恐經歷。新部長上任燒了第一把火,宣布直接管理特種部隊USSOCOM。

USSOCOM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是美軍九個聯合作戰司令部中唯一一個直接由國會立法成立的聯合作戰司令部,其職責是統一協調、控制、指揮各軍種諸兵種的特種作戰,其上級為美國政府國防部。這支小而精的特種部隊,非常適合執行國內外的治安和平叛任務。

綜述

任何文明,都會有個難題。遇到流氓怎麼辦?司法不公怎麼辦?現在驢黨及其背後勢力全面舞弊,完全無視法律,已經掀桌子,怎麼辦?

現在不是談具體票數的問題,現在是談投票規則問題。現在不是談大選結果的問題,而是談抽乾沼澤的問題。

決戰時刻,不可能輕易分出結果,這是考驗勇氣、信心和實力的鬥爭。正如林伍德律師所說:「很多人對不確定性越來越厭煩,沒有耐心等待真相。請保持堅強和信念,相信真相。Deep State計劃的一部分就是限制和控制信息,並使我們感到厭倦」。

困難,是動搖者和懦夫掉隊回頭的便橋;但也是勇者前進的腳踏石。大選結果即將破曉,抽乾沼澤,露出來的都是超級怪獸。對此,老川早就用一句fight to death表明了戰鬥到底的心跡,鼓舞了無數人。

很多人看了三國演義,總喜歡諸葛亮的神機妙算。但四兩撥千金,屬於夢想愛好者。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花裡胡哨的計謀都沒有用。看看華盛頓的成長經歷,就知道他之所以能夠帶領一幫土民兵戰勝大英帝國正規軍,是從青少年期開始長期磨練的結果,他有著鋼鐵的意志力和卓越的領導力。

美國的力量並不在於其強大的軍事力量,也不是發達的經濟和科技,而在於英美傳統的保守主義觀念。英美的自由民形成了自由的社區,自由的社區形成了自由的州,自由的州組成了美利堅。當保守力量的復興,將顯出外部無法理解的力量。

那些認為川普會退縮的人,根本不了解信仰的力量。那些認為川普會失敗的人,根本不了解美國社會。

川普在作二手準備。一手司法準備,一手武力準備。霹靂手段,菩薩心腸。

重點是,重點是,重點是,川普目前的這些做法,都是在現在法律框架內進行,這可以使社會轉型的動盪和成本降到最低。

有些文章,作者看了羅馬史,就喊著渡過盧比孔河。羅馬帝國屬於於大陸帝國,英美屬於海洋國家。華盛頓沒有盧比孔河,川普也不是凱撒。如果美國和羅馬一樣,那麼二戰之後,歐洲都應該是美國的領土了。現在呢,老美還出錢出人,去給歐洲站崗放哨,傻不傻。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這就是英美特色的保守主義。當我們凝視惡龍,但自己不能變成惡龍。對方作弊,自己不能作弊。從歷史來看,無論是獨立戰爭,還是南北戰爭,都是基於原有的法律體系進行的改良。所以,憲法還是那個憲法。

寅時已到,曙光初現。

來源: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