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機選的失敗與川普衛國戰爭的勝利

文:聶聖哲

對於這次美國大選,很多大咖、著名學者,一般吃瓜群眾……都紛紛上陣,表達自己的觀點。川粉、川黑,拜粉、拜黑相許撕咬,幾乎亂成一團,各類觀點就像一塊嫩豆腐掉進爐灰裡,還被捏了兩把,實在無法釐清。

我要講的是,這一次美國大選已經不是一般意義的大選,是一場網絡作弊與反作弊的戰爭,這個戰場的意義絕不亞於二戰時的諾曼底登陸、莫斯科保衛戰、中途島戰役,只是決勝的武器變了,沒那麼血腥了。因為,這次的武器是網絡,子彈是數據。所以我把這次美國的大選稱為「拜登的機選與川普的衛國戰爭」。

有許多學者認為川普的行為太不符合一個政治家的范兒,不按照常規出牌,更不像美國總統的做派,修養甚至連一個大學生村官都不如。我恰恰認為這正是川普最難能可貴之處。

美國當年的立國,本身就是異類,那些當年為美國立國耗盡心血和智慧的先賢,建立的國家架構,就現在看來都是極為另類、智慧和先進的。但是,任何偉大的先賢,都有時代的局限性。美國的國父們無法想像今天的交通便利與通訊的及時性,更不會預料到,再過幾年還會有完全的仿真人出現(帶指紋)。

美國大選之所以選定在每年11月第一個星期二,純粹是基於經濟考慮,和政治無關。原因是這樣的:

美國當時還是農業社會,一切以農民作息為優先考量。春天農民忙著播種,夏天忙著灌溉除草,秋天忙著收成,冬天下雪不利出門。因此十一月初,農作物收成完畢,雨季已過,雪季未來,被認為是舉行選舉最恰當時間。首先就排除星期日。因為星期日民眾要上教堂。而由於當時的交通工具是馬車,鄉下居民坐馬車長途跋涉到城裡投票,往返通常要花兩天時間,因此星期六和星期一也被排除,因為如果星期六選舉,民眾可能無法在星期日趕來回上教堂。如果星期一選舉,又因星期日上教堂,而無法在星期一抵達城裡投票。星期三是許多城鎮每週固定的市集日,民眾忙於參加市集,不適合舉行選舉。星期四則因為前一天是市集,跟民眾星期日必須上教堂一樣,無法於第二天趕到城裡投票。星期五是一週的最後一個工作天,也不適合舉行選舉。因此,一個星期中,就只剩下星期二最適合舉行全國性選舉。11月份的第一個星期二就被定為投票日。

但是,時代變了。現代化已經把社會變得面目全非。上面這個選擇11月第一個星期二的理由,就像個遙遠的溫馨故事。但今天的社會發生了徹底的變化,這就是時代的局限性。

交通的極為便捷,移動互聯網的巨大功能,既給我們帶來方便,也給我們帶來了無窮風險,就像燃料會帶來爆炸、電力會帶來觸電身亡一樣。

投票的網絡認證、電子錄入、各類投票、計票軟件系統、數據庫、服務器、駭客……這裡面每一個環節,都可能會被操縱。

當時,美國的先賢們,出於對每個公民的投票權的尊重而設立的缺席投票制度,也被宅男宅女惡意利用……(疫情只是一個理由而已)

2020年美國大選,正值各種勢力爭鋒的白熱化期,也是移動互聯網幾乎無所不能的應用普及期。如果這次選舉被某股勢力惡性操縱,美國的立國框架和法治將毀於一旦。

2020的美國的大選告訴我們,對互聯網工具的無所不能要保持高度的警覺,絕不能讓這個極為重要的大選變為是互聯網與傳媒極其背後的黑手勾結各路權貴操縱而「機選」出來,要給每個選民有一個透明的交代。

這次美國大選,拜登玩的是「機選」,必定失敗;川普的越戰越勇、不依不饒,進行一場偉大的衛國戰爭,勝利是毋庸置疑的。

我堅信,川普獲勝後,必定會對當今社會的各種危險性做出評估,然後會出台行政令或通過國會出台系列法規,對這個社會的運作方式進行改造(也就是補丁程序),法規估計會涉及多方面:

《媒體公平立場評估法案》《缺席投票限制法》《國家電子投票監察法》《中小學教學底線言論法》《政治正確限制法》《高等教育言論特殊自由法》《准恐怖組織警告與解散法》……還要對針對自媒體制定特殊的反壟斷的方法,「非死不可」到了一定的規模,必須拆分出一個「非活不可」,「推特」到了一定的規模,就要拆分出一個「拉特」,對主流媒體採取「評估團」裁決的手段,今天你是主流媒體,如果沒有新聞立場,明天你就是「下流媒體」……

我好不掩飾我對2020美國大選的判斷,結論是:

拜登的機選必定失敗,川普的衛國戰爭一定會取得勝利!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