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護士在透明防護服裡只穿內衣遭到處分,結果得了內衣模特的工作!

Nadia來自俄羅斯,今年23歲,在梁贊州立醫學大學就讀,前陣子在圖拉地區臨床醫院做護士。

這兩天她的一組照片在社交媒體上火了,因為照片裡的她只穿著內衣,套著透明防護服在病房裡工作……

 

拍攝照片的是男性病房裡的一位新冠病人當這兩張照片傳到網上時,自然是引起了軒然大波……

在許多網友調侃的同時,也有很多人譴責她沒有遵守醫用服裝規範,不務正業,沒有做醫護工作者的樣子……

Nadia暫時還沒有就此事進行回應,但是據報道,在早些時候她曾經跟醫院解釋說,這樣穿是因為,「太熱了」。天氣越來越熱,塑料防護服太悶了,穿著很不舒服,為了方便就乾脆只在裡面穿了內衣,

而且忙起來她也沒發現,防護服居然這麼透明……最後為了能儘快工作,就沒管那麼多。

但這樣的解釋很明顯沒能說服她的領導,面對網上的輿論,圖拉醫院迅速採取了措施,他們表示,對於Nadia違反著裝規範的行為已經給予了她「紀律處分」,但是並沒有具體說懲罰是什麼。因為這件事受到的處分,Nadia感覺很委屈……她覺得不是自己的問題,希望醫院可以收回處分。同時,她也得到了大量來自醫院同行和病人們的支持。

不少圖拉醫院的同仁表示,圖拉醫院物資短缺,Nadia這麼做是因為沒有收到應該穿在防護服裡的護士服,而且她現在穿的這個透明的防護服太薄了,根本無法抵禦病毒。俄羅斯現在應該做的,不是嘲笑她,而是為醫護人員配備合適的個人防護裝備,以確保他們不會因工作過熱。

Nadia工作的男性病房的病人也表示,對於Nadia的著裝「沒有任何抱怨」,只有「些微的尷尬」。

一位醫院同僚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新聞曝光之後,Nadia的壓力非常大,「她處於震驚之中,並且很擔心自己會失去這份工作。」

另一位護士表示,她不想多說,害怕傷害到Nadia。「在圖拉其實事情非常簡單的。現在(網絡上)大家都開始霸凌她了。」她表示會發生這種事情,是因為穿在防護服下的醫用制服短缺。「一般情況下,我們會被提供個人防護用品,但有的時候東西用完了……」

還有一位名叫Oksana Drybo護士表示,了解「為什麼會這樣」很重要——因為照顧新冠病人的醫護人員根本沒有足夠的一次性或可重複使用的內衣穿。「醫護們根本不想穿透明的防護服,但是沒有選擇。」「有的人甚至連透明的都沒有。」

醫生聯盟的負責人Anastasia Vasilyeva博士一直以來都在批判俄羅斯對於新冠疫情的反應,在得知這件事之後,她表示為Nadia撐腰,認為Nadia不應該因此受到懲罰。

「如果她求助於我們,我們會保護她。」「服裝的質量不符合標準這件事是管理的問題,而不是護士的問題。」「從圖片看起來,她穿的就是塑料布。」

「我們需要關注的不是她的內衣,而是她的防護服根本沒有達到防護標準。」「首先,防護服永遠都不會是透明的,它也完全不應該是塑料的。」「她沒有違法法律,而且如果不是因為太熱了,她為什麼要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呢?」

還有不少議員也為Nadia發聲。Nikolai Valuev議員敦促患者寫信給當局,展示出對Nadia的支持,雖然他的理由有點怪怪的,「我們希望護士的出現能引起男性患者對生活的渴望。讓他們有更多的力量來抵抗疾病。通常,良好的情緒總是有助於康復。」

另一個名叫Vitaly Milonov的政治家表示,「不應該對她進行紀律處分……她沒有惡意……我敢肯定她自己也很尷尬……。「我強烈反對對這個女孩進行處罰……」

參議員Vladimir Krugly則表示,Nadia的行為的確違反了規定,但是不應該因此受到報復。還有不少人對亂拍醫護人員照片,並且隨意發在網上的那位病人進行譴責。

護士Oksana Drybo就很直接,「如果病人能夠拍照片而且網上發的這麼歡快,說明他們要麼是沒病,要麼是被治療得很好,可以回家了。」「康復的病人應該對治癒他們的醫護人員充滿感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眼看Nadia可能會因此失去工作,一家內衣公司順勢說,妹子乾脆別做護士算了。

這家品牌的負責人Anastasia Yakusheva公開表示,願意聘請Nadia,「我們希望圖拉的護士小姐可以成為我們內衣品牌的模特。」「我們正在準備交付幾個獨家新產品系列,在未來我們希望能夠和她簽年度合同。」

嗯……突然得到了一份內衣模特的全職工作……這個發展,也是讓人有點意外啊……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