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羽和張飛沒有拜師學藝,為何武功卻是天下名列前茅?

文:張嶔

在古典名著《三國演義》裡,關羽和張飛這對兒「異父異母的親兄弟」,也是多少讀者公認的「武力強人」。比如關羽「過五關斬六將」的威風,張飛「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的神表現,都是從此在民間流傳數百年,收了一代代無數膝蓋。

而放在真實歷史上,關羽張飛的武力水平,雖然沒《三國演義》裡那麼神,卻也強到嚇人。以《三國志》等史料記載,關羽雖不曾「過五關斬六將」,但「斬顏良」卻是實實在在,而且是「策馬刺良(顏良)於萬眾之中,斬其首還」,過程比小說裡還簡單粗暴,不靠赤兔馬的速度優勢就「幹完活兒」。張飛也不差,雖說沒有「戰呂布」等熱血橋段,但他在當陽長板「據水斷橋」,曹操的武將們竟「皆無敢近者」,足見戰鬥力之強。

更讓好些「武打迷」疑惑的是,無論野史《三國演義》還是正史《三國志》,對關羽張飛這二位「武力強人」的習武過程,乃至「師承何家門派」,竟都是隻字不提。彷彿這二位強人,是天生就有了這麼強本事。其實,這麼件奇怪的事兒,如果結合歷史深扒一下,答案就不難找。

首先需要明確一個事實,在古代戰場上,一個橫掃千軍的武將,到底需要什麼樣的「絕世武功」。

這事兒,明朝年間打出「一生不敗」戰績的民族英雄戚繼光,就是感觸良多。在他看來,那些民間看上去眼花繚亂的「絕世武功」,都「皆是花法,不可學也」。為什麼呢?因為戰爭是「開大陣,對大敵」,講究的就是千軍萬馬嫻熟的戰術配合,所謂「神功」「神技」,放在這戰場上不但白白送死,而且還拖累部隊。所以戰場上的強者,只有把射箭、刀槍棍棒、相撲等基本技能練好,才有可能打勝仗。

所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兩宋年間的民族英雄岳飛,最拿手的不是「神功」,而是「射箭」「腰弩」「槍術」等技能,而他「挽弓三百斤」的強大武力,也讓兇悍金兵聞風喪膽。而從唐代到明清年間,那匯集全國「武術人才」的「武舉」「武進士」考試,根本不考什麼「拳腳套路」「神功」,就考「步射」「拉弓」「舉石」等硬核技能。想練好這類「硬本事」?絕不是去江湖「拜師學藝」就可以的。

明代如此,放在關羽張飛生活的漢末三國時期更如此,當時的「戰場武藝」,既有射箭、射弩等「射技」,也有刀、斧、劍、棍、戟等器械格鬥技能。這些基本功,如果想靠去江湖「拜師學藝」來學習?那隻能越學越跑偏,只能在軍營裡勤學苦練,然後在一次次生死搏殺裡歷經考驗。

而放在關羽張飛生活的年代,只要看看他倆的籍貫,就更可知他們為何能打?關羽是東漢河東郡解縣(山西)人,張飛是涿郡(今河北保定涿州市)人。這兩個地方在東漢年間,都曾是邊防要地。兩漢本就尚武成風,西漢年間時為了防備匈奴,更採取了移民實邊的政策。那些居住在邊地的百姓,除了日常勞作外,還要積極習武備戰,處於「兵農不甚分」的狀態。嘉峪關的魏晉城磚畫像上,就描繪了邊地軍民耕種戍邊的景象。

而且到了東漢年間,雖然東漢取消了西漢時期的兵役制,但邊境依然不太平,一旦出現常備兵力不足的情況,就要從邊地百姓裡「招募」「徵發」士兵,所以邊地百姓的武備也一直不敢放鬆。到了東漢的最後幾十年,特別是漢桓帝、漢靈帝等「昏君」在位時,東漢內憂外患加劇,因此也高度重視武備,多次在邊境舉行「閱兵」「講武」活動,有時還是皇帝親自主持,漢王朝的邊境地區,因此也引發了一撥撥習武熱潮。

只要看看關羽張飛同時代的幾位「熟人」,就知道漢末三國時期的「尚武」風氣有多火爆。比如生活在河西地區的董卓,不但有一身力氣,而且還能「左右馳射」,曹操、曹丕爺倆不但有文採風流,而且還能「上馬橫槊」。曹丕本人還「八歲而能騎射」。甚至,在野史裡常以「文弱書生」「老好人」形象示人的東吳名臣魯肅,放在真實歷史上,他最為出名的,恰是一身騎射硬功夫……

畢竟魯肅是周瑜之後的下一任都督(圖片來自網絡)

總體來說,在漢末三國這個尚武的時代裡,如關羽張飛這樣,在尚武的邊地長大,又在一場場殘酷廝殺裡建功立業的男兒,那真是想不能打都難。

不過,比起各類野史裡對武將「武力值」的各種神話,放在真實的古代戰場上,想要確保軍隊打勝仗,只靠武將個人的武勇還不成,更重要的是一支軍隊整體戰鬥力的提升。放在「三足鼎立」的三國時代裡,各方都以嚴格的條令,確保軍隊的訓練效果。比如東吳就有專門考核軍隊訓練的「簡日」,曹魏則制定了《步戰令》《船戰令》等殘酷法令。一統三國的晉武帝,每次檢閱部隊長達七八天,檢閱中要進行各種戰術推演和演習……

也正是這樣的演進過程裡,中國古代的冷兵器,也悄然發生著變化。雖然評書演義裡,常充斥著各種光怪陸離的「神兵器」,但真實歷史上的兵器演變,卻是更簡單實用。比如在三國魏晉南北朝亂世裡,隨著騎兵戰術的革新,曾經看似不起眼的棍棒兵器就異軍突起。魏晉時期就有了「人馬逼戰,刀不如棒」的共識,南北朝時期「葛榮起義」等大戰,參戰各方都大量使用棍棒。到了隋唐時期,騎兵的長槍,更基本取代了三國時期的長戟……

所以,許多野史裡的「偃月刀」「八蛇矛」等奇特裝備,放在真實的戰場上,其實是大大的走樣。

而且更需要指出的是,古代一支軍隊的戰鬥力,不止指的這支軍隊的「武將武力」和「士兵武力」,最重要的是戰術執行力。就以薩爾滸戰役裡的明軍來說,倘若真要如野史裡那樣「叫陣」「單挑」「單打獨鬥三百回合」,明軍裡的杜松、劉鋌等名將,確實是誰都不怵。可整個明軍已經文恬武嬉,以明朝當時許多官員的話說,基本的作戰戰術,他們只是「襲其形似」,也就是站隊擺個樣子,結果也是不出意外,被對手「我就一路去」打垮……

這樣擺樣子的軍隊,不管是關羽張飛,還是其他勇冠三軍的猛將,也都是救不了。關羽張飛們「為什麼能打」的話題,既是漢末三國社會風貌的見證,又藏著古代軍事多少真實的學問。

參考資料:《中國古代體育文化史》《中國武術史》《兩漢軍事訓練研究》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