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歷史知識,說出來你自己都不相信?

有哪些歷史知識,說出來你自己都不相信?

文:張嶔 

比起歷朝歷代那些「 奇特」的軍事政治大事來,古代一些看上去不起眼的經濟生活類典故,卻也常叫人有「 說出來自己都不信」之感。驚訝之後,更有多少回味在其中。

一、洋人種地太「 費牛」

曾經有一段時間,「 漢朝羅馬誰強大」的話題,讓多少中外「 歷史愛好者」們吵得口水滿天飛。其實,這事兒只需要問一句話,就足以「 秒殺」所有的爭議——請問羅馬那邊,種地需要幾頭牛?

秦漢時期的中國,一個重要的進步,就是農業生產中的「 費牛」問題。由於自春秋戰國年間起,中國生鐵冶煉技術的成熟,外加農具和農業生產方式的不斷進步。漢代的中國,已經實現了「 二牛三犁」的生產模式——三個漢朝農民操縱兩頭牛拉犁勞作,就能完成「 畝產小麥120斤」的強大產量。而在一千多年後,即11世紀的歐洲,英國的小麥畝產量,也不過70斤。

歷史知識

但對於秦漢同時代的歐洲人來說,最大的差距還不是畝產量,卻是效率:當時的歐洲農業,既沒有生鐵技術(十四世紀才有),用的又是粗笨的「 阿得犁」(沒有犁壁),耕作效率十分低下。所以也只能「 犁不行,牛來湊」。漢朝人「 二牛三犁」完成的耕作量,歐洲人何止產量不在一個檔次?更需要動用六至八頭牛才可完成。直到17世紀,荷蘭海員從東方帶回了正宗的中國犁,歐洲農業才從此脫胎換股。至於之前?一直都是這般「 費牛」操作。

「 核心技術」帶來的差距,「 數一數牛」就很清楚。

二、「 泡壺好茶」不容易

多年前的《新三國》的「 正劇橋段」裡,曾有諸葛亮給關羽張飛「 泡茶喝」的搞笑一幕。但如果三國歷史上真有這事兒,北方人出身的「 關張二將軍」,沒準要吐得翻江倒海——三國時期的茶,可不好喝。

三國時代,確實是中國人「 喝茶」風氣越發熱鬧的時代,「 飲茶」的習俗正從西南向北方擴展。無論對於諸葛亮還是劉關張來說,「 喝茶」其實都是個新鮮事兒。但那時的茶,可不是今天的喝法——通常是把茶葉同蔥薑蒜茱萸等摻和在一起,有時還要加上油水飽滿的米粒。這麼一堆東西「 大鍋煮」出的茶,其味道恰如唐朝人陸羽所說:「 斯溝渠間棄水耳」,也就是「 陰溝水」的味道。 「 暴脾氣」的「 關張二將軍」真來一口?接下來的場面可以想。

也同樣是從唐朝開始,中國人的喝茶方式,才漸漸正規化:當時還不是「 泡茶」,而是「 喫茶」,往往都是把茶葉蒸熟搗碎做成茶餅,「 吃」的時候先把茶餅碾碎,篩去雜質後煎茶粉,中間還要加上鹽姜薄荷等佐料。這種「 吃法」,就是今天日本「 抹茶」的前身。

宋朝時,「 喫茶」又變成了「 點茶」。茶粉不再煎了,而是放在茶碗裡調成糊糊,加水後用茶筅攪動,讓茶末上浮成粥面。極懂享受的宋徽宗,還把「 點茶」形容為「 疏星攪月,燦然而生」。好看是好看,喝一口卻依然麻煩。

喝茶

直都明朝年間,中國人的飲茶風俗,才完成最後一步:直接把炒青後的茶葉用熱水沖泡,即我們今天熟悉的「 泡茶」。這種簡單方便的操作,終於可以「 盡茶之真味」,卻也是經過多少技術進步才終於實現。 「 喝茶」變「 方便」的過程,亦是茶葉身價增長的過程,曾經「 斯溝渠間棄水」的茶葉,從唐代起成了中國歷代熱銷產品,茶葉貿易不但是歷代王朝財政的「 大頭」,17世紀起更遠銷歐洲,以當時歐洲學者的統計:每一個英國人一年至少消費一磅茶。

這麼簡單一句統計,就是古代史上,多少財源滾滾。確實:「 吃法」簡單了,「 吸金」自然也簡單。

三、宋朝和尚賣豬肉

在多少野史迷看來,古來的寺廟該是「 清修之地」,理論上應「 不問俗事」。但北宋汴京城的大相國寺,從來都不這麼想。整個北宋年間,大相國寺不但是「 佛門聖地」,更是商業中心。其名下坐擁大量田產莊園店鋪,單是其名下的店鋪,就是「 每一交易,動即千萬」。每月的初一、十五以及逢八的日子都是「 廟市」,整個汴京的商旅全匯集在此,簡直是「 四方珍異之物,悉萃其間」。但其中最奇特的一景,卻是一常見行業——賣豬肉。

賣豬肉

其實,「 賣豬肉」這事兒,放在北宋也不算稀罕。和漢唐年間不同,豬肉在宋代已是重要的生活消費品。單是每天晚上在汴京城外等待驗查的豬肉販子,天天就得有上萬人。買豬肉吃豬肉,早就是汴京市民的日常生活。但大相國寺的「 豬肉消費」卻最奇特:賣肉的居然是和尚。

葷腥不沾的和尚,居然操持起豬肉生意?還真是:大相國寺的高僧惠明,最擅長烹飪豬肉食品,而且每次都是大手筆,一做就是五斤豬肉。如此獨家技術,也叫僧人們找到了商機,乾脆成立了一個「 燒豬院」,買賣火遍全汴京。宋真宗年間的名臣楊億(抱怨宋朝官員工資低的那位),別看錢包不富裕,卻常常牙縫裡省出錢來打牙祭。吃得高興了還給出合理化建議:「 燒豬院」不雅,還是叫「 燒朱院」吧,是為北宋汴京「 金子招牌」。

廟裡買賣,和尚賣肉,奇特一幕,卻是北宋那如夢般繁華的城市商品經濟,十分生動的縮影。

四、大米當水泥

古代科技條件落後,「 建築材料」也就成了大難題。沒有現代水泥的情況下,怎樣建成堅固的樓房道路?商周年間時,主要用「 蜃灰」,也就是蛤殼燒製的石灰,量少又金貴,主要是修墓時才用。秦漢起又出現了「 三合土」,即石灰、黃土、沙子混成的建築材料,成本也是奇高。比起歐洲人用火山灰做「 建築材料」的景象來,古代中國顯然沒有這個「 便利條件」。但從魏晉南北朝起,一種新的建築材料脫穎而出——大米。

大米當水泥

大米能當建築材料用?確切說,這種「 新材料」叫「 糯米灰漿」,即用黃土加糯米加楊桃汁,就能製成堅固的「 糯米灰漿」。宋朝人評價這種建築材料「 堅固如石」。而以國外許多學者的觀點:中國的糯米灰漿,就是古代建築材料的最高峰。

當然,雖然糯米灰漿好用,但從南北朝誕生起,它的應用並不廣。由於農業生產條件的限制,歷代王朝都沒有充足的大米「 做水泥」。直到宋代年間起,隨著三季稻的推廣和中國農業畝產的高速提升,「 糯米灰漿」的成本門檻才越來越低。於是,也就有了一系列令現代人嘆為觀止的建築奇蹟。

大米當水泥

比如建於宋代的泉州古塔,憑著「 糯米灰漿」的加固,成功抵住了十七世紀初的七點五級地震。南京明代徐氏墓葬,由於採用了糯米灰漿技術,發掘時竟能扛住推土機的衝擊。明代南京、商丘、西安、荊州等古城牆,同樣都是糯米灰漿砌成,今天依舊巍然不倒,特別是荊州古城,因此有了「 鐵打荊州」的美譽。更值得一說的,還有明清年間的盧溝橋河堤與餘杭大石塘,幾百年的變遷裡,這堅固的建築一次次扛住風浪考驗,護住一年年風調雨順。

沒有「 火山灰」的中國人,埋頭苦幹的中國人,哪怕從土地的莊稼上,都能開發出「 糯米灰漿」這樣的神器。這種智慧造就的,不止是一座座偉岸的建築,更是中華文明堅強的筋骨。

看懂這樣的奇蹟,就能看懂中華文明一次次在風暴裡巍然不倒,欣欣向榮的奧秘!

參考資料:看北朝《漢朝與羅馬到底誰強?從農業角度看羅馬與漢代人口比較》、張經緯《博物館裡的極簡中國史》、楊寬《中國古代冶鐵技術發展史》、趙家三郎《微歷史:宋朝人》、虞云國《宋代的大相國寺》、楊富巍《以糯米灰漿為代表的傳統灰漿:中國古代的傳統重大發明之一》

  來源     朝文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