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嫖娼」面前的男明星們,後來怎麼樣了?

文:令頤

10 月 21 日晚,北京朝陽警方通報了李雲迪嫖娼事實,曾經的鋼琴王子即將鋃鐺受懲。在李雲迪之前,演員黃海波和導演王全安也因嫖娼受到了法律的懲罰。今天,壞姐姐梳理了黃海波和王全安這些年的經历,在沸騰著的互聯網的群嘲和狂歡中,他們的經历中,有很多值得我們每個人去思考的部分。 

黃海波   一場 「無期徒刑 」

2019 年,在最火網劇《長安十二時辰》裡,黃海波扮演了崔六郎。只不過,在不到 5 分鐘的表演裡,黃海波真臉先是被做了糢糊化處理、甚至利用 AI 技術來了個大換臉。在演員表中,也沒出現黃海波的姓名。

這不是黃海波第一次試圖重回熒幕,也並非他第一次感受到複出失敗的滋味。

2014 年 5 月 15 日,北京警方根據群眾舉報在北工大建國飯店內以其涉嫌嫖娼的名義將他和一名在場的女子當場抓獲。隨後,警方又從涉事飯店的樓下和另一房間抓獲了兩名為客人搭線賣淫的女子。

黃海波最終因嫖娼被判 15 日行政拘留,後來又被判收容教育 6 個月。

事發時,曾經在《激情燃燒的歲月》中飾演黃海波父親的孫海英在微博表示惋惜並向觀眾們道歉:「 黃海波在戲中是我兒子。他出的問題是他自己的問題,也是我沒有教育好。石光榮的扮演者向觀眾正式道歉!

《激情燃燒的歲月》全家福。 

在他被拘捕、收容的半年時間裡,伴隨著懲罰,黃海波也經历了徹底的 「 社會性死亡

有不少曾經被黃海波演技圈粉的劇迷紛紛倒戈,在貼吧、微博等社交平臺斥責他 「 三觀盡毀 。黃海波的個人助理也在這件事發生後被公司開除。

他被列入劣跡藝人的行列中,廣電總局在 2014 年 9 月 29 日正式下發 「 封殺劣跡藝人 的通知。「 吸毒 「 嫖娼 行為被明確點名,由 「 劣跡藝人 參與制作的電影、電視節目、網路劇等被要求暫停播出。黃海波的演藝之路停滯了下來。

在這之前,黃海波是人人熟知的 「 國民女婿 ,憑借《媳婦的美好時代》《永不磨滅的番號》《咱們結婚吧》這幾部電視劇,他在短短兩年時間裡先後拿下了飛天獎、白玉蘭獎的最佳男主角獎。

黃海波和高圓圓共同出演了《咱們結婚吧》。 

被警方抓捕時,他和張靜初正在出演曹盾執導的電視劇《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剛開拍兩個多月,劇組就不得不發布聲明稱準備 「 因不可抗力因素 暫時中止拍攝。

11 月,在湖南衞視金鷹節的頒獎晚會上,孫海英在上臺頒獎的時候向他喊話:「 黃海波,你給我聽好了,你做錯了事情,你就把它改過來。你改好了,我還演你父親,呂麗萍還演你媽!站在一旁的另一位嘉賓海清背過身哭紅了眼圈——黃海波和海清都是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 97 級的同班同學。 孫海英的這場發言被當時的媒體稱為 「 新石光榮訓子

黃海波和海清在演完《媳婦的美好時代》後國民度飆升,他們也一起登上了春晚的舞臺演繹小品。 

半年收容期結束之後,黃海波和當時的女友曲柵柵一起去了美國。黃海波還發微博致歉稱自己給大家做了錯誤示範,會用很長的時間來反思和沉澱自己,並要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回報社會。赴美後不久,黃海波穿著西裝被網友拍下來發到網上,網友質疑他說:「 你都那樣了,怎麼還穿西裝?

2015 年 3 月,黃海波被媒體拍到已經回到國內。複出演藝圈無望,主攻幕後的同時他參加了不少公益活動。

他去北京周邊的福利院或者小學,給孩子們送些學習用品,一次性給福利院的孤兒們捐了 3 萬多片尿不濕。

在西藏一個叫曲麻萊的地方,黃海波資助了 12 名青少年,每人每年 4000 元,一直補助到他們考出曲麻萊。截至到 2019 年,七人考入大專院校、五人即將從職業技術學校畢業。其中仁真巴絨還以阿壩州高考第二名的成績考取了中央民族大學。

他拍攝了致敬老兵的紀錄片,卻拒絕通過娛樂新聞版面出頭宣傳,央視制作公益短片的導演勸黃海波:「 總得宣傳啊,不然拍了沒人看。「 卻無功而返。網上播出的那部《一脈 1945》的 3 分鐘短片,他沒有露面,甚至連署名都沒加上,除了配音了幾句旁白,沒人能猜到這是黃海波牽線的作品。 

2019 年 6 月,他去福利院看望兒童的畫面在央視《朝聞天下》播出,這似乎成了黃海波將要成功複出的微弱信號。但事與願違,不到一個月後,他參演的《長安十二時辰》還是因為審查問題,沒有露出他的真實正臉。後來有記者採訪到他,讓他談感受,他只能無奈地說:「 大家都是為了幫我。

黃海波在《朝聞天下》露了一臉。 

黃海波的妻子曲柵柵在接受採訪時回憶過剛回國的時候,黃海波一直很頹喪。說的話更少了,以前面對媒體能嘚吧嘚開好多玩笑,現在就是問一句說一句。談工作之類的事情,只要對方是女士,一定會要求有第三方的人在場。這是保護自己和對方最起碼的方式。

演員寒青一直陪著黃海波,他感受過黃海波此時的落寞和重回熒幕的渴望。

接受採訪時,寒青說:「 他想拍戲,但卻沒法出來。有時候我們一起在家裡看個電視,你感覺到他還是想趕緊工作。有時候片子看著看著,他會突然說,先換個臺吧。有時候看到網上又有新片上線,我就這麼說一句,他就不說話了。

沒有新的影視作品敢啓用黃海波,這對黃海波造成的最大的影嚮就是收入驟減。

與黃海波有過多次合作的導演劉江,將黃海波後來的生活形容為 「 無期徒刑 ,「 他已經快揭不開鍋了,現在靠父親的養老金生活,他父親要是走了就沒有收入,他除了演戲幹不了別的。我每次拍戲只能用他老婆,但拍小角色她也賺不到甚麼錢,他老婆除了拍戲,還在外面兼職打工。「

後來,黃海波澄清了自己只是幫父親帶領養老金。但他沒有否認的是,他賺不了那麼多錢了,家裡的積蓄只能維持基本的開銷。

2016 年 8 月,黃海波重新現身《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劇組,繼續拍攝兩年之前的劇集。早年在黃海波嫖娼事發後,以導演曹盾為首的劇組就堅定地表示,自始至終他們都認為黃海波是這部劇男主角的最佳人選,不會更換:「 正如本劇講述的故事一樣,每個人都會有弱點,都會犯錯誤,但只要有勇氣面對,去修正,就會有成長!」

只不過,原定的上映日期從 2018 年推遲到 2020 年又推遲到了 2022 年,兩年又兩年。重做演員的路子備受阻礙,黃海波準備做導演,第一部劇《我的世界剛剛好》已經在劇本創作階段。

同時他和幾個演員朋友們一起開工作室,教年輕演員們演戲技巧,有網路爆料稱人均一期課程在一萬元上下,生意還很不錯,已經開過十多期課程了。

黃海波在表演課。 

在他的表演課上,他幾乎是全身心投入到授課的過程裡,要麼就是在監視器面前給學生挑問題、做示範,要麼就激昂朗讀臺詞,全神貫註。

在短視頻平臺,黃海波也有 100 多萬粉絲,拍拍日常、和粉絲們嘮嗑,當然也少不了直播帶貨。去年 6 月,他和妻子開始直播,首秀有 4 萬人觀看,當時,還有人用 「 複出 」二字刷屏。黃海波看到後說,再等等。

王全安 :低調拍片,上映無望

2011 年 4 月 15 日,張雨綺發微博曬出了一枚價值 600 萬元的 8 克拉鴿子蛋鑽戒。她寫道:「86.8.8 是我的生日。8.688 也是我手上這枚戒指的重量。當一個男人把一個跟我生命如此契合、獨一無二的戒指拿到我面前時,他的這份愛意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我要帶著這份暖意和他好好的安靜地生活 ……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默認和當時的男友、第六代導演代表王全安訂婚。

三天後,二人火速在西安領證結婚。

在採訪裡,張雨綺形容她和王全安的這段婚姻是盡興的。2012 年,張雨綺生日的時候,王全安送詹姆斯 · 卡梅隆導演來給她慶生。倆人在西班牙旅行,一天到晚就玩,各種館子躥,去極圈做直升飛機看冰川,等好幾天一定要進去,花十幾萬看一次弗朗明戈的演出。「 有個人可以帶你進入這個世界,你又很喜歡這個世界的事情,你願意選擇人生更深刻一點。」 張雨綺說。 

熱烈婚姻持續的時間不長,2014 年 9 月 15 日,王全安就因為涉嫌嫖娼被北京警方抓獲並拘留審查。

王全安被抓獲時,張雨綺正在美國出席時裝周,剛完成自己的壓軸走秀。

王全安被抓獲時,張雨綺正在紐約走秀。 

經過警方調查,王全安是通過行動電話招嫖資訊聯繫到了呂某。當晚 6 點多,二人在王全安的工作室進行賣淫嫖娼活動,之後王全安付給了呂某某 800 元現金作為嫖資。

警方還查明,王全安在張雨綺遠赴紐約後,立刻在 8、9、10 日連續三次嫖娼,其中 9 日他同時與兩名女子進行賣淫嫖娼活動。

面對王全安嫖娼被捕,張雨綺沒有推脫,發微博稱:「 首先非常感謝大家對我和我家庭的關心。我現在的心情很複雜。這個事件對公共秩序的傷害我相信執法部門會有公正的處理。這個事情對家庭的影嚮我們倆會坦白面對,共同承擔。」

事發後,王全安所在單位西安電影制片廠(西部電影集團有限公司),對他進行了廠內處分。中國電影導演協會會長李少紅則再次借機強調稱對吸毒和嫖娼的導演將一視同仁—— 「 敦促涉毒從業人員改過自新、絕不再犯,並創造條件幫助他們認識錯誤改正錯誤。」同時也呼籲電影制片人和導演禁止屢教不改的從業人員參與創作。

盡管王全安嫖娼事發後張雨綺的回覆極具體面、有禮有節,但這段婚姻還是走到了盡頭,王全安出獄後不到兩個月,張雨綺在 2015 年 7 月發微博官宣離婚。

《白鹿原》算是王全安和張雨綺的定情之作,電影還沒拍完,他們就中途領證、結婚。但在《白鹿原》後,王全安已經有超過 5 年沒出過一部導演作品。

二人共同出席了《白鹿原》的開映儀式。 

2017 年 1 月,王全安受邀擔任第 67 屆柏林電影節主競賽國際評委。現場有記者問他沒有作品卻能重回柏林電影節的心情如何,王全安自嘲道,「 以往來我都是拿著熊回去,今年來是我頒熊給別人,我長大了。」

當時根據外媒《Variety》的報道,王全安正在籌劃拍攝電影《卡爾 · 馬克思:最後的旅程》,但國內幾乎無人知曉。時至今日,報道中的這部影片仍然是查無此片的狀態。

直到 2019 年,王全安導演的新片《恐龍蛋》,重新提名了柏林電影節金熊獎。電影在電影節第二天放映,映畢,獲得了場刊 2.8 分的高分,在所有參賽電影中排名第三,其中就包括王小帥的《地久天長》。

但王全安的這部電影始終沒能在國內公映,看過該影片的國內影評人洛倫佐這樣評價這部王全安的複出之作:《恐龍蛋》之所以能讓外國記者交口稱贊,或許在於它打開了一個未曾被人們關註的世界。在遼闊的原野上,牧民的生和死,愛與恨因它躍然屏上,成了大銀幕上的一段奇觀。這不常見的關註和凝視,讓作品十分風格化。然而,畢竟王導早在 07 年就已經拍出了《圖雅的婚事》。12 年後,他似乎依然還癡迷於宏大的自然背景,卻沒有給鏡頭前的蒙古人足夠的人文關懷。《恐龍蛋》或許在王全安的創作之路上做了延展,然而或許對於挑剔的觀眾和評論人而言,它還遠遠不夠。

《恐龍蛋》劇照。 

繼新作品之後,王全安的生活也有了新的變化。

2016 年 10 月,風行攝影師在北京拍到他和一名年輕女生約會,兩人全程牽手摟抱親吻,非常親密。後來經過查證,發現這名女生是某直播平臺力推的 90 後網紅左燁,二人相差 27 歲。她在微博寫到過兩個人相識於王全安的較艱難的時期,除了彼此喜歡,其他問心無愧。

但一年不到,左燁就在微博上表示跟王全安完全沒有關系,更是直言根本沒跟他在一起過。而關於去年慶生時親密照片,則被她以 「 微博被盜 」 為理由搪塞過去。 

對此,王全安本人都沒有再做過回應。如今再想搜尋王全安,了解一下他的近況,出現的最早的新聞標題是《人生贏家王全安,談 6 位美女女友,最後卻身敗名裂》。

李雲迪嫖娼被查後,微博隨即封禁了他的個人賬號,《披荊斬棘的哥哥》下架了前七期節目,又在後期把最新節目打碼、消音。李雲迪代言的商品也紛紛與他割席。截至 22 日晚 10 點,包括勞力士手表、美嘉數碼鋼琴在內的 11 個品牌都刪除了李雲迪的相關物料,只剩 B&O 沒有回應。

與此同時,他很快就被中國音樂家協會除名,並被中國演藝行業協會抵制。四川音樂學院迅速摘掉了李雲迪工作室的門牌,一些學校走廊裡掛著的與他相關的人像照也全部被撤下,丟到了垃圾桶中。李雲迪的前緋聞女友香港豔星彭丹連發兩條微博 「 慶祝 」,說道 「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 」。

無論是公眾人物還是普通人,違反了法律勢必將遭到懲罰,沒有人可以僭越法律,無論是李雲迪、黃海波還是王全安,他們理應受到法律的懲罰,一切也都是咎由自取。尤其是公眾人物,他們的一舉一動有非常大的社會示範效應,因此更應該嚴於律己。

在法律的懲罰之後,他們將面對甚麼樣的社會懲罰?他們作為演員、導演、鋼琴家的身份所創作的作品、和他們作為普通人所犯的錯誤是否應該被分開看待?他們將如何繼續之後的生活?公眾又將如何面對經過了法律制裁、想要革新自我的他們?比起簡單粗暴的唾棄、咒罵,這些問題或許值得我們每一個人好好思考。

2000 年,第 14 屆肖邦鋼琴比賽後,當時的新聞頭條,李雲迪斬獲金獎,被譽為 「 中國肖邦 」。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