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照:被遺忘的天才

聽冰

鮑照,一個歷史上近乎湮沒無聞的詩人,人們對於他的了解,似乎僅僅是老杜的那一句「俊逸鮑參軍」。

在他的周圍,是謝靈運、陶淵明、康樂和彭令的赫赫聲名,使得鮑照彷彿在映襯下失去了光輝,然而只有細細讀過鮑參軍的詩集才知道,他是一個湮沒在歷史中的天才,在杜甫之後,他終究是被遺忘了。

平事

鮑照,字明遠,本上黨人,遷東海,因為東海人,出身寒族。

晉安帝義熙十年甲寅(414)一歲

鮑照出生於東海郡。

 

宋武帝永初元年庚申(420)七歲

這年六月,劉裕即帝位,東晉的門閥政治結束了,然而高門依舊固守著自己的高貴血統,甚至有加於前,寒族的鮑照未來會怎樣呢?

 

宋文帝元嘉四年丁卯(424)十一歲

這一年,陶淵明在自己的家鄉去世了。

孔子說自己十有五而志於學,這年鮑照十四歲了,是否開始學習了呢?還是在陪著父親耕作?

 

宋文帝元嘉十年癸酉(433)二十歲

這年,鮑照成人了。

隨著鮑照的成長,陶淵明和謝靈運都去世了,這是否意味著一個新的時代的來臨?我們不得而知。

是年,剛剛弱冠的鮑照作《擬行路難》十八首。

其一   押侵韻 

奉君金卮之美酒,玳瑁玉匣之雕琴。七彩芙蓉之羽帳,九華蒲萄之錦衾。紅顏零落歲將暮,寒光宛轉時欲沉。願君裁悲且減思,聽我抵節行路吟。不見柏梁銅雀上,寧聞古時清吹音。

其二

洛陽名工鑄為金博山。千斫復萬鏤。上刻秦女攜手仙。承君清夜之歡娛。列置幃裡明燭前。外發龍鱗之丹彩。內含麝芬之紫煙。如今君心一朝異。對此長嘆終百年。

其三   押藥韻

璿閨玉墀上椒閣,文窗繡戶垂羅幕。中有一人字金蘭,被服纖羅蘊芳藿。春燕差池風散梅,開幃對景弄禽雀。含歌攬涕恆抱愁,人生幾時得為樂。寧作野中之雙鳧,不願雲間之別鶴。

其四

瀉水置平地。各自東西南北流。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嘆復坐愁。酌酒以自寬。舉杯斷絕歌路難。心非木石豈無感。吞聲躑躅不敢言。

其五

君不見河邊草。冬時枯死春滿道。君不見城上日。今暝沒盡去。明朝復更出。今我何時當得然。一去永滅入黃泉。人生苦多歡樂少。意氣敷腴在盛年。且願得志數相就。床頭恆有沽酒錢。功名竹帛非我事。存亡貴賤付皇天。

其六    押職韻

對案不能食。拔劍擊柱長嘆息。丈夫生世會幾時。安能蝶躞垂羽翼。棄置罷官去。還家自休息。朝出與親辭。暮還在親側。弄兒床前戲。看婦機中織。自古聖賢盡貧賤。何況我輩孤且直。

其七

愁思忽而至。跨馬出北門。舉頭四顧望。但見松柏園。荊棘郁樽樽。中有一鳥名杜鵑。言是古時蜀帝魂。聲音哀苦鳴不息。羽毛憔悴似人髡。飛走樹間啄蟲蟻。豈憶往日天子尊。念此死生變化非常理。中心惻愴不能言。

其八

中庭五株桃。一株先作花。陽春夭冶二三月。從風簸蕩落西家。西家思婦見悲惋。零淚沾衣撫心嘆。初我送君出戶時。何言淹留節回換。床蓆生塵明鏡垢。纖腰瘦削髮蓬亂。人生不得恆稱意。惆悵徙倚至夜半。

其九    押寘韻

剉櫱染黃絲。黃絲歷亂不可治。昔我與君始相值。爾時自謂可君意。結帶與我言。死生好惡不相置。今日見我顏色衰。意中索寞與先異。還君金釵玳瑁簪。不忍見之益愁思

其十

君不見蕣華不終朝。須臾淹冉零落銷。盛年妖豔浮華輩。不久亦當詣冢頭。一去無還期。千秋萬歲無音詞。孤魂煢煢空隴間。獨魄徘徊繞墳基。但聞風聲野鳥吟。豈憶平生盛年時。為此令人多悲悒。君當縱意自熙怡

其十一

君不見枯籜走階庭。何時復青著故莖。君不見亡靈蒙享祀。何時傾杯竭壺罌。君當見此起憂思。寧及得與時人爭。人生倏忽如絕電。華年盛德幾時見。但令縱意存高尚。旨酒嘉餚相胥燕。持此從朝竟夕暮。差得亡憂消愁怖。胡為惆悵不能已。難盡此曲令君忤

其十二

今年陽初花滿林,明年冬末雪盈岑。推移代謝紛交轉,我君邊戍獨稽沈。執袂分別已三載,邇來寂淹無分音。朝悲慘慘遂成滴,暮思繞繞最傷心。膏沐芳餘久不御,蓬首亂鬖不設簪。徒飛輕埃舞空帷,粉筐黛器靡復遺。自生留世苦不幸,心中惕惕恆懷悲。

其十三

春禽喈喈旦暮鳴。最傷君子憂思情。我初辭家從軍僑。榮志溢氣干雲霄。流浪漸冉經三齡。忽有白髮素髭生。今暮臨水拔已盡。明日對鏡復已盈。但恐羈死為鬼客。客思寄滅生空精。每懷舊鄉野。念我舊人多悲聲。忽見過客問何我。寧知我家在南城。答雲我曾居君鄉。知君遊宦在此城。我行離邑已萬里。今方羈役去遠征。來時聞君婦。閨中孀居獨宿有貞名。亦云悲朝泣閒房。又聞暮思淚沾裳。形容憔悴非昔悅。蓬鬢衰顏不復妝。見此令人有餘悲。當願君懷不暫忘。

其十四

君不見少壯從軍去。白首流離不得還。故鄉窅窅日夜隔。音塵斷絕阻河關。朔風蕭條白雲飛。胡笳哀急邊氣寒。聽此愁人兮奈何。登山遠望得留顏。將死胡馬跡。寧見妻子難。男兒生世轗軻欲何道。綿憂摧抑起長嘆。

其十五

君不見柏梁台。今日丘墟生草萊。君不見阿房宮。寒雲澤雉棲其中。歌妓舞女今誰在。高墳壘壘滿山隅。長袖紛紛徒競世。非我昔時千金軀。

隨酒逐樂任意去。莫令含嘆下黃壚。

其十六  押寒韻

君不見冰上霜。表裡陰且寒。雖蒙朝日照。信得幾時安。民生故如此。誰令摧折強相看。年去年來自如削。白髮零落不勝冠。

其十七

君不見春鳥初至時。百草含青俱作花。寒風蕭索一旦至。竟得幾時保光華。

日月流邁不相饒。令我愁思怨恨多

其十八

諸君莫嘆貧。富貴不由人。丈夫四十強而仕。余當二十弱冠辰。莫言草木委冬雪。會應蘇息遇陽春。對酒敘長篇。窮途運命委皇天。但願樽中九醞滿。莫惜床頭百個錢。直得優游卒一歲。何勞辛苦事百年。

 

宋文帝元嘉十六年己卯(439)二十六歲

是年四月,臨川王劉義慶為衛軍將軍,江州刺史。

鮑照向臨川王劉義慶獻詩,被拔擢為國侍郎,秋天,鮑照奔赴江州。

這年,鮑照作《解褐謝侍郎表》、《登大雷岸與妹書》、《游思賦》、《佛影頌》等。

 

宋文帝元嘉十七年庚辰(440)二十七歲

十月,臨川王劉義慶為南兗州刺史。

鮑照跟隨著劉義慶東還京都,省家,道出京口,赴廣陵。

是年作《潯陽還都道中》、《還都道中》、《發後渚》等詩篇。

【潯陽還都道中】

昨夜宿南陵,今旦入蘆洲。客行惜日月,崩波不可留。

侵星赴早路,畢景逐前儔。鱗鱗夕雲起,獵獵晚風遒。

騰沙郁黃霧,翻浪揚白鷗。登艫眺淮甸,掩泣望荊流。

絕目盡平原,時見遠煙浮。倏忽坐還合,俄思甚兼秋。

未嘗違戶庭,安能千里游。誰令乏古節,貽此越鄉憂。

 

宋文帝元嘉二十一年甲申(444)三十一歲

正月,劉義慶去世,鮑照上書世子,自解侍郎,四月,為劉義慶服喪滿,秋天,回到了家鄉。

是年作《通世子自解啟》、《重與世子啟》、《臨川王服竟還鄉里》等。

【臨川王服竟還鄉里】

送舊禮有終。事君慚懦薄。稅駕罷朝衣。歸志願巢壑。尋思邈無報。退命愧天爵。捨耨將十齡。還得守場藿。道經盈竹笥。農書滿塵閣。愴愴秋風生。戚戚寒緯作。豐霧粲草華。高月麗雲崿。屏跡勤躬稼。衰疾倚芝藥。顧此謝人羣。豈直止商洛。

 

宋文帝元嘉二十二年乙酉(445)三十二歲

衡陽王劉義季都督豫州梁郡,遷徐州刺史。也許是劉義慶的推薦,鮑照被衡陽王徵辟,到了梁郡,接著到了徐州。。

是年,作《見賣玉器者》、《從過舊宮》等。

【見賣玉器者】

小序見賣玉器者。或人欲買。疑其是珉。不肯成市。聊作此詩。以戲買者。

涇渭不可雜。珉玉當早分。子實舊楚客。蒙俗謬前聞。

安知理孚采。豈識質明溫。我方歷上國。從洛入函轅。

揚光十貴室。馳譽四豪門。奇聲振朝邑。高價服鄉村。

寧能與爾曹。瑜瑕稍辨論。

從詩裡來看,也許是有人看不起鮑照了吧,懷疑他是假的玉器,然而瑚璉之器,又怎會被埋沒呢?

 

宋文帝元嘉二十三年丙戌(446)三十三歲

是年作《代苦熱行》。

【代苦熱行】

赤阪橫西阻,火山赫南威。身熱頭且痛,鳥墜魂來歸。

湯泉發雲潭,焦煙起石圻。日月有恆昏,雨露未嘗晞。

丹蛇逾百尺,玄蜂盈十圍。含沙射流影,吹盅病行暉。

瘴氣晝熏體,菵露夜沾衣。飢猿莫下食,晨禽不敢飛。

毒淫尚多死,度瀘寧具腓。生軀蹈死地,昌志登禍機。

戈船榮既薄,伏波賞亦微。爵輕君尚惜,士重安可希。

 

宋文帝元嘉二十四年丁亥(447)三十四歲

衡陽王卒,始興王劉濬為揚州刺史,引鮑照為國侍郎。

是年作《河清頌》、《拜侍郎上書》、《和王丞》等。

【和王丞】

限生歸有窮,長意無已年。秋心日迥絕,春思坐連綿。

銜協曠古願,斟酌高代賢。遁跡俱浮海,採藥共還山。

夜聽橫石波,朝望宿岩煙。明澗子沿越,飛蘿予縈牽。

性好必齊遂,跡幽非妄傳。滅志身世表,藏名琴酒間。

 

宋文帝元嘉二十六年己丑(449)三十六歲

這年十月,劉濬為南徐州兗州刺史,出鎮京口。鮑照跟隨。

是年有《征北世子誕育上表》、《奉始興王白濘舞曲》、《蒜山被始興王命作》等。

 

宋文帝元嘉二十七年庚寅(450)三十七歲

這年冬天十二月,北魏太武帝南侵,兵至瓜步。鮑照作《送別王宣城》等。

【作別王宣城】

發郢流楚思,涉淇興衛情。既逢青春獻,復值白蘋生。

廣望周千里,江郊藹微明。舉爵自惆悵,歌管為誰清。

潁陰騰前藻,淮陽流昔聲。樹道慕高華,屬路佇深馨。

 

宋文帝元嘉二十八年辛卯(451)三十八歲

正月,魏兵退,始興王屯兵瓜步。鮑照跟隨北上,侍郎任滿辭職,未到達江北而南返。

 

宋文帝元嘉二十九年壬辰(452)三十九歲

鮑照回到建業,作《瓜步山揭文》、《和王義興學陶彭澤體》、《和王義興七夕》等。

 

宋文帝元嘉三十年癸巳(452)四十歲

始興王造反,不久伏誅。是年鮑照作《侍宴覆舟山》等。

 

宋孝武帝孝建元年甲午(454)四十一歲

鮑照任海虞令。

 

宋孝武帝孝建三年丙申(456)四十三歲

顏延之去世了,謝靈運和顏延之是兩個常常拿來和鮑照比較的人,顏延之曾經不遺餘力打壓鮑照,如今他也去世了,鮑照會飛黃騰達麼?

是年鮑照升遷太學博士、中書舍人,出為秣陵令,作《月下登樓連句》,《代放歌行》等。

【代放歌行】

蓼蟲避葵堇,習苦不言非。小人自齷齪,安知曠士懷。

雞鳴洛城裡,禁門平旦開。冠蓋縱橫至,車騎四方來。

素帶曳長飆,華纓結遠埃。日中安能止,鐘鳴猶未歸。

夷世不可逢,賢君信愛才。明慮自天斷,不受外嫌猜。

一言分圭爵,片善辭草萊。豈伊白璧賜,將起黃金台。

今君有何疾,臨路獨遲回。

 

宋孝武帝大明二年戊戌己亥(459)四十六歲

鮑照客居江北,作《蕪城賦》、《日落望江》等。

 

宋孝武帝大明六年壬寅(462)四十九歲

是年寫有《登翻車峴》、《登黃鶴磯》、《岐陽守風》等。

【登黃鶴磯】

木落江渡寒,雁還風送秋。臨流斷商弦,瞰川悲棹謳。

適郢無東轅,還夏有西浮。三崖隱丹磴,九派引滄流。

淚竹感湘別,弄珠懷漢游。豈伊藥餌泰,得奪旅人憂。

 

宋孝武帝大明七年癸卯(463)五十歲

鮑照在荊州,寫有《石帆銘》、《與伍侍郎別》等詩文。

【與伍侍郎別】

民生如野鹿。知愛不知命。飲齕且攢聚。翹陸歘驚迸。傷我慕類心。感爾食苹性。漫漫鄢郢途。渺渺淮海徑。子無金石質。吾有犬馬病。憂樂安可言。離會孰能定。欽哉慎所宜。砥德乃為盛。貧游不可忘。久交念敦敬。

 

宋孝武帝大明八年甲辰(464)五十一歲

鮑照為臨海王參軍,掌管內命。

 

宋明帝泰始元年乙巳(465)五十二歲

鮑照是年作《代蒿裡行》、《代門有車馬客行》、《代輓歌》等。

【代蒿裡行】

同盡無貴賤,殊願有窮伸。馳波催永夜,零露逼短晨。結我幽山駕,去此滿堂親。虛容遺劍佩,實貌戢衣巾。斗酒安可酌,尺書誰復陳。年代稍推遠,懷抱日幽淪。人生良自劇,天道與何人。齎我長恨意,歸為狐兔塵。

 

宋明帝泰始二年丙午(466)五十三歲

臨海王被賜死,八月,荊州治中等勒兵入城,鮑照死於亂兵。是年有《代東門行》等。

【代東門行】

傷禽惡弦驚,倦客惡離聲。離聲斷客情,賓御皆涕零。

涕零心斷絕,將去復還訣。一息不相知,何況異鄉別。

遙遙征駕遠,杳杳白日晚。居人掩閨臥,行子夜中飯。

野風吹秋木,行子心腸斷。食梅常苦酸,衣葛常苦寒。

絲竹徒滿座,憂人不解顏。長歌欲自慰,彌起長恨端。

 

編後記

《詩品》裡鍾嶸評價鮑照說:「總四家而擅美,跨兩代而獨出」。

朱熹也曾經評價說:「鮑明遠才健,李太白專學之。」

雖然明遠才高詩好,就算是李白杜甫也曾學習模仿,然而最終還是湮沒在歷史中,總覽他的一生,也是不得志到了極點,即使是命途多舛的摩羯座男孩韓愈和蘇軾,也要比他強一點,甚至鮑照都沒能得到一個正常的死法……嗚呼悲哉,可能鮑照也是摩羯座的吧。

參考資料:

《鮑參軍集注》上海古籍出版社

《宋書》中華書局《文選》中華書局影印清胡克家刻本

《東晉門閥政治》(田餘慶)北京大學出版社

來源:菊齋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