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法橫行,只因巨嬰遍地!

文:漫天霾

01

8月1日,美國「租客保護令」到期,美聯社刊出新聞:「租客保護令」過期,數百萬美國人可能將面臨被趕出家門!


媒體總是喜歡聳人聽聞、吸引眼球,並把自己營造成一幅為民請命的形象。看到這個標題,無數人會立即腦補出窮人流落街頭、食不果腹的悲慘景象,無數房東黑心冷血的形象躍然紙上。

事實情況是怎樣的呢?

去年新冠疫情爆發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為防止更多人流落街頭導致疫情擴散,於9月份引入「租客保護令」, 禁止房東在疫情期間驅逐無力支付房租的租客。這個禁令在多次被延長後,本應於6月30日到期,拜登政府又再次延長至7月底,並且在一些民主黨議員和租客們的施壓下,意欲再次延長。

這引起了房東團體的強烈不滿,他們將政府告上了法庭。聯邦最高法院做出了裁決:CDC無權頒布此類禁令,「租客保護令」宣告終結。

媒體借機大肆渲染:650萬戶、超過1500萬人拖欠房租,虧欠房東的款項總額超過200億美元,讓他們用甚麼還?聯邦政府既然能發錢幫助人們度過疫情難關,為甚麼不趕緊管一管?

可是,住人家的房子,應該掏房租,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怎麼拖欠房租、不履行達成的契約反倒有理了?

聯邦政府可以向全國發布「租客保護令」,美國到底還是不是聯邦制國家?一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為甚麼可以對房屋市場發號施令,為甚麼能夠法力無邊地單方面宣布租住雙方自願達成的契約無效?

恰恰是美國政府的不斷擴權,侵犯財產權的立法,無微不至濫發福利,讓經濟衰退、失業增加,並培養了一批巨嬰,讓他們養成了坐享其成、凡事伸手要的思維。既然不工作就能領取高額福利,為甚麼要去辛勤工作呢?既然有政府撐腰,不交房租你也不敢將我趕出去,那我為甚麼要交呢?

租客保護令的到期,將使絕大多數人補齊房租,他們並不會流落街頭,而是會重新踏上工作崗位,社會將重新回歸契約自由的正常狀態。這才是事情的真相。

這世界上最卑劣的謊言,不是直接對你撒謊,而是只告訴你一部分真相。

02

所有侵犯財產權的法令都是「惡法」,「租客保護令」就是其中的典型。它的出臺使一部分人的受益以另一部分人的受損為代價——這是政府所有管制措施的通病和必然結果。因為自由交換必然雙方受益,聯邦政府的介入,就是規定強制交易。這種法律並不是法律,而是披著法律外衣、以警察力量保障其實施的行政命令。

最樸素的道理是殺人償命、欠債還錢、誠實信用、我的財產我做主。這些人類千百萬年來通過理性認知形成的行為規範,才是真正的法律。房東的房子,是他自己的私有財產,他對此享有完整的占有、使用、收益、處分的權能。自己的房子,憑甚麼自己說了不算,這還是不是自己的財產?租房的時候雙方形成了合意,現在卻不交房租,是不是無賴?是不是欺詐?新聞媒體的標題為甚麼不是「租客保護令到期,數百萬無賴再也無法張狂」?法律為甚麼不去保護人的財產權和誠實交易原則,卻去保護無賴?

並不是經公布的、成文的法條就一定是法律。法律無外乎人際關系,它根植於人的內心中。人類社會並不需要汗牛充棟的成文法條,就可以在「看不見的手」的指揮下自發執行,並且形成良善的規則秩序。所有人為立法,都必然意味著強制。因為它意味著通過和平的說理論證無法達到目的,因此必須通過立法強制的手段迫使人們服從。所以,不論是多數人對少數人的強制,還是一個人對所有人的強制,都沒有本質不同,前者也並不比後者更正義。

試圖通過人為立法的形式強制性改變人類行動的規律,透射出極端無知的致命自負和權力膨脹的任性與傲慢,他們不過是為人們的自由套上枷鎖,為自由選擇織密網路,讓人們無處可逃而已。那看起來的秩序井然,不過是墓地般的死寂。
要知道,自由乃秩序之母,而不是秩序之子!

那麼,通過這種人為立法的形式,能不能達成幫助特定群體的目的呢?

不能。

用腳趾頭都能想明白,房東租房子,要繳納房產稅和各種稅收、要買保險、要交物業費、要維護,他之所以將房子租出,就是預期房租收益會覆蓋這些成本。現在,收不到房租,卻還要繼續支付這些成本,這是虧本的事情,那他為甚麼還要租呢?住進來就走不了,請神容易送神難,不請了還不行?

所以,一項旨在幫助人們租到房子的管制措施,只會讓更多的人租不到房子。

這就是政府幹預的結果,它是手段與目的的背離,只會制造連那些幹預者自己都不願意看到的景象,只會造成比不幹預更不可取的事態,只會使人們的處境變得更差。

03

羅斯福新政以來,「免於匱乏的自由」遺毒甚深。所謂「免於匱乏的自由」,無非就是「合法劫掠的自由」。我沒有吃的,你得給我;我沒有住的,你得給我;一切不靠個人努力,只靠伸手要。殊不知,一個人並沒有劫掠他人的「自由」。政府並不生產財富,當你伸手向它要這要那的時候,必然意味著國家權力擴張,占有更多的社會資源,徵稅更多,否則它拿甚麼給你呢?事情發展到最後,就是聯邦政府控制一切,讓所有人成為匍匐於它腳下的奴僕。

資源是稀缺的,用到這裡就用不到那裡。當政府控制越來越多的資源時,意味著用於滿足人們迫切需求的目的無法實現;徵稅同樣是抽走社會資源,它會打擊人的生產積極性,導致企業萎縮和破產,最終造成失業和經濟衰退;用稅收補貼特定群體,就是將一部分人辛勤勞動的果實強制性地再分配給不事生產的階層,實際上就是合法搶劫,它鼓勵人們失業,摧毀人的奮鬥精神,敗壞社會道德。

這還不算另一個大殺器:信用擴張。它稀釋人們手中的財富,打擊節儉和儲蓄行為,是一種隱祕的稅收。然而社會經濟進步的唯一可行途徑就是儲蓄和投資。只有從儲蓄轉化而來的投資,才能推動技術進步,提高勞動生產率,增加產出,降低物價,提高實際工資。通貨膨脹還會使財政部、政府項目承包商、裙帶企業獲益,使工薪階層受損,是窮人補貼富人的祕密的財富轉移。

如此種種,無不是在打擊生產、打擊社會上最聰慧、最會創造財富、最會服務消費者的一群人。一個社會,怎麼可能依靠打擊它最優秀的人群而變得繁榮和富裕呢?

所以,這些錯誤的經濟政策,才是美國經濟衰退、人們失去工作、交不起或者不願意交房租的根源所在。唯有更開放的市場,更少的補貼和福利,更低的稅收,更少的信貸擴張,更自由的貿易,更小的政府,才能從根本上改變這種局面。

錯誤的經濟政策,是觀念敗壞的結果。那些「我窮我有理,越窮越光榮」,對他人的財產主張權利的美國人,忘記了他們的先輩最為可貴的自我奮鬥和冒險精神。他們在指責他人貪婪和冷血的時候,為甚麼不回答托馬斯·索維爾的質問:「為甚麼設法保護自己的財產被稱為貪婪,而那些要拿走他人財產的不是?」他們在把美國政府視為「全能神」的時候,卻不知道「政府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它本身就是問題所在」。

他們的呼籲和那些善於表演同情心以爭取選票的虛偽政客一拍即合,為權力擴張打開了方便之門。那位和不交房租的租客一起示威的民主黨眾議員科裡·布什,他不會掏一分錢補貼窮人,更不會把自己的豪宅打開讓窮人居住,而是慷他人之慨滿足自己的表演欲。處處迎合民粹,已經住進白宮的拜登,為甚麼不讓出自己的房子解決租客們的燃眉之急?

代價不由自己承受的時候,慷慨是很容易的事。然而這種「慷慨」除了讓人們看到冷血和虛偽的可憎面目,還能結出甚麼善果?

我們都在談躺平,一個人躺與不躺,是他自己的選擇。可是一個社會普遍地躺平,唯一的原因就是「惡法」的管制,將權力的觸角伸到人們生活的細枝末葉,它不但會導致經濟衰退、人們變窮,而且會導致道德潰敗。試問:一個財產權不保的社會,人們為甚麼要創造財富呢,何不得過且過地躺平?一個可以侵犯他人財產權,拿走他人的財產心安理得面無愧色,甚至洋洋得意的社會,又拿甚麼談道德?

來源    功夫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