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培行業的末日已來?市場正如洪水,是堵不住的

文:南洋富商

01
教培行業的末日已經到來?

7月23日的股市,跌幅最大的全都是教培行業。導致大跌的原因,是因為出來一個新文件。

在某些環境下,企業的成敗,不是由市場競爭決定的,而是由政策決定的。無論市場選出甚麼樣的成功企業,在政策面前,它都是不堪一擊的紙老虎。

未來教育類公司將無法繼續融資,融過資的無法上市,上市的無法再融資。

對於資本而言,這是一次大災難。對於某些仇恨資本和在線教育的人而言,這是一個值得幸災樂禍的喜訊。大眾的評論,大多數是拍手稱快的。

7月24日,面向公眾的政策宣布了。

接下來不可避免的結局,是行業大規糢的下崗和失業,百萬高學歷高素質員工,將會流向哪裡?

有人說,可能大部分都會改行去做自媒體。也有人說,可能會開咖啡廳。

02
風光一時的教育行業

教培行業曾經是資本青睞的風口。猿輔導,是其中的傑出代表。猿輔導從當初幾百萬美元的投資起家,一路穩步發展,在2020年的疫情期間,更是被看好,一年時間獲得4輪投資,幾十億美元砸過來,各路資本都唯恐錯過這個時機。

猿輔導之所以能夠得到這樣的飛速發展,是因為它的用戶確確實實在穩步增加。尤其是疫情期間,線下教育轉為在線教育,猿輔導更是成為諸多家長和學生的選擇。

在一個九年制義務教育的時代,按理說教育應該是成本很低的,但是現實恰恰相反,教育開支成為諸多家庭的沉重負擔。

出人頭地,是大多數人的夢想。出人頭地的最重要途徑,就是考上名牌大學。要考名牌大學,就得從小到大一路占據最好的教育資源:一種是名校,另一種是輔導班

顏氏家訓也說:「上智不教而成,下愚雖教無益,中庸之人,不教不知也。」大多數人都是中庸的,給他最好的教育資源,就能上北大清華。若是一路爛校,可能就是二本以下。

你想禁止課外班,除非徹底改變中國人這種出人頭地的思想。

03
南韓教改的前車之鑒

通過國家手段給大家一個平等的教育環境,讓孩子們都站在同一個教育起跑線上,這聽起來很美好,實際上絕不可能做到。

有錢有權有資源的人,並不願意和大眾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他們認為自己是精英,有能力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環境,為何要容忍和普通孩子一樣的教育?他們會用自己的優勢,為孩子奪取更好的教育資源,領先在起跑線。

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南韓,全鬥渙為了迎合民意,決定禁止各種課外班。一時間,底層人民大聲叫好,因為他們再也不用花很多錢去課外班,也不擔心孩子因為沒去補課而學業落後。

但是,大家很快就發現:當窮人的孩子沒有課外班的時候,富人權貴的孩子正在別墅裡享受一對一的「別墅補習課」,窮人和富人孩子的學業差距更大了。

南韓中產階級雖然付不起一對一的補課費,但是可以幾個人湊一起請老師偷偷來上課,雖然費用遠高於大班。

全鬥渙原本要取悅底層大眾而禁止補課,結果是拉大了普通人和有錢人孩子的學業差距,階級固化更嚴重了。在各種抵制下,2000年,南韓政府只能取消了這個禁令。

和南韓完全不同的是新加坡。新加坡小學只上半天課,孩子下課後參加學校的各種興趣班,也有很多補課班。

學校為成績最差的學生舉辦的免費補習課班,但是在座的都是成績最爛的,只講解最簡單的基本內容。

有錢的請補習教師。老師的收費不一樣,若是有學校經歷的名師,一小時可能是天價,普通專職老師則每小時幾十元,更便宜的是一些兼職的老師,比如大學生和高年級中學生,也經常給低年級補課,這種收費就很低。

若是請不起不家教,就到補課中心。有些是社區舉辦的廉價課堂,有些是老師自己個人辦的,有些是基督教會和佛教協會之類的團體舉辦的。

在新加坡,基本上人人都有過補課老師,有些人只是有幾年補課,有些則是一對一的家教從幼兒園一直到初院畢業。富人不會覺得不公,窮人也不會覺得不公,大家都有美好的前程。

在中國這樣的國家,原本富人可以請家教,普通人可以進課外班,更窮的人可以參加網上的在線培訓——總有一些培訓是可以非常廉價的。

但是,現在連網上在線培訓這條路也斷絕了。

04
重新洗牌的市場

市場正如洪水,只要需求在,靠硬堵是堵不住的,洪水總會找到突破口,市場也一樣。

最大的可能性,是像新加坡一樣,誕生一個超級龐大的專職家教行業,很多人一輩子就做某門課的家教,把這個專業做到極致。

按照現在的統計數據,中國在校學生總數大約是2.8億。按照每10名學生一個家教的比例,大約需要2800萬家教。這是一個極大的數字,基本上可以吸收大學畢業後找不到工作的待業人口,以及因為經濟不景氣而下崗失業的高學歷人口。

由於在校時間長,學生在家時間短,補課時間很難安排,很多補習時間會安排在深夜。

另一個新興行業可能是新增的奶茶店、咖啡廳之類有座位的安靜店鋪,成為補課的地方,大多數會開設在學校周邊地區。學校會延長中午休息時間,下午推遲上課,便於學生中午找補課老師。這會成為服務業的一個增長點。

賓館的鐘點房也會生意興隆。鐘點房的概念不再是約炮用途,而是學生補習功課的地方。

打擊教培行業、禁止辦班,或許帶來的結果是解決了總共大約二千萬到三千萬人的就業問題。若是此舉是為了解決大學生失業問題,還是可以理解的。

毫無疑問的是;管制不可能降低大眾用於孩子補習的費用,反而大大增加了成本。因為原本一個線下班可以幾十人,一個線上班更是可以幾百人甚至上千人,一旦成為一對一的線下補習,成本就會極其昂貴。

即便還有一些「教培黑市」,為了逃避圍剿,東躲西藏,也會成本大增。

也有人提出不同看法,認為限制教培行業的主要目的是壟斷教育,對學生進行更徹底的思想教育。

05
教育不公註定加劇

在如今的社會,討論教育平等和教育公平,都為時過早。

教育平等的意思,是所有人接受一樣的教育,享受同等的教育資源。典型例子就是新加坡,不僅所有學校硬件一樣(頂級名校和爛校的設施的一樣的),還要教師定期輪換,以保證學校師資力量一樣。但是,這僅僅是在政府教育的層面做到平等,在校外補課方面,新加坡是徹底自由主義的,基本上誰錢多就可以請到最好的補課老師。

教育公平的意思,是要給弱勢群體更多的傾斜,比如在政府提供的人均教育經費方面,落後地區的要遠遠高於北京上海這些發達地區。

在中國目前的環境下,無論是教育平等,還是教育公平,都是不可能做到的。越是發達地區,對教育的要求更高,政府投入的人均教育費越多。

如果實行教育平等,會出現甚麼結果?

首先,就是全國所有的學校硬件和師資力量都一樣。有著傳奇色彩的北京四中、人大附中、複旦附中這些名校,和全國排名第一萬的其他中學毫無區別。

你覺得精英們可以容忍他們的孩子在這樣的「菜場學校」讀書嗎?我認為他們不能容忍。

如果教育平等,就得嚴禁一切課外補習,包括一對一的補習。這在今日的中國是可以在技術上做到的,比如強制每個公民裝上健康碼之類的APP,一旦發現某二個人超過十五分鐘在一起,或者一天連線時間超過10分鐘,就自動打開監控,判斷他們是否在補習。

這樣禁止補習可行嗎?我覺得即便是相關部門也會覺得荒謬。所以,總體上既不可能在學校上真正做到教育平等,也沒法全範圍禁止一對一的補課。

最終的結果,就是精英和各種權貴的孩子依然可以上那些設施和師資都遠遠領先的學校,並且享受一對一的補習,而普通人的孩子原本學校就差一大截,為了競爭,咬牙舉債也要請一對一的家教。

來源  南洋富商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