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禁止課外輔導班的人,是窮人的敵人!

課外輔導班

文:漫天霾

關於禁止課外輔導班,已是山雨欲來風滿樓。張是之老師和古原老師已分別寫了文章,寫得很克制,道理都講清楚了,所以我本來不想寫了。可是「我又懶又窮,脾氣還不好」,看到這樣的消息,總想破口大罵。

我爭取平和一點,這是一個有格調有逼格的公眾號!

反對禁止課外輔導班,這道理簡直不要太簡單:你以為禁止了校外培訓班,人家就不補課了?所有人就在一個起跑線了?開甚麼國際玩笑!

這是階層固化的開端。富人可以請「一對一」家教了,中產可以幾個人湊份子請老師了。過去20人的小班,每人每課時120元,尚能負擔得起,現在沒有了,那就回家躺平吧。然後差距越拉越大,窮人再也沒有出頭之日。

別以為死學、延長學習時間就能有效果。如果你能自己很快領悟和學會,那你就不需要輔導班了;如果你無法領悟和學會,沒有老師的指點,把書翻爛背過也沒用。

假若這政策真的實施了,以後名校旁邊的學區房將漲得更厲害。然後小區裡各家的客廳就是輔導班了,幾個家長建個微信群,各家輪流,一個小黑板,幾個小板凳就搞定了。買不起、租不起學區房的怎麼辦?涼拌!

邪惡的人會去舉報——愛舉報的人應該被打死——說哪兒哪兒小區幾號樓幾號房子有幾個孩子聚在一起補課。教委的人來了。我孩子在家裡學習,請個人幫他,關你屁事啊;我交大數學系的,沒工作,帶幾個孩子賺錢,又關你屁事啊!再說了,我家的門,你憑甚麼進啊,信不信老子一腳踢死你!

如果是學校的老師,教委說你再這樣就開除你!開除就開除,老娘教得好,人家才會請,好老師哪兒愁沒錢賺啊,待遇是學校裡的五倍不止。學校裡面留下來的都是爛老師,窮孩子請不起家教只能去學校,差距又拉大了。

記住:所有管制措施,最終都是傷害窮人的。一切經濟發展的成果,惠及最多的,總是相對貧困的階層,因為富人總是比窮人有更多的資源和辦法。窮人如果覺得輔導班收費貴,最好的辦法就是呼籲辦更多的輔導班,那樣他們就會競相壓價,讓最窮的階層也負擔得起——收破爛的大爺,現在都能用行動電話,就是這樣的道理。

所以這些反其道而行之呼籲取締課外輔導班的人,你們是跟窮人有多大仇啊?上補課班要花錢,但是到底是多一種選擇好,還是沒有選擇好?你總不會蠢到連這也想不明白吧?

利好消息是:學基礎學科的大學生,好好用功,不用擔心「生化環材」沒工作了。私人家教為你打開財富之門,而且為你鋪就了結交上流精英的晉級通道。甚麼叫好工作?賺錢多的就是好工作。一小時800,就問你香不香?賺錢多,說明你非常稀缺,並且滿足了他人最緊迫的需求。

誰能想到,「政策紅利大禮包」,會像隔牆扔磚頭一樣,砸到了大學生頭上?然而這卻是所有管制幹預措施的必然結果:它會制造比原來的問題更大的問題,使事情變得更糟!

再說大老爺們,你們怎麼能忘了中國還有公辦教育體制下的統一高考這回事?在按照分數和排名錄取的高考制度下,卻去打壓輔導班,你真的以為控制了溫度計,水溫就不上升了?再說了,我們是法治國家,誰給了你這樣的權力?

對某一行業實施禁令,結果是甚麼呢?黑市!

黑市,並不是光是端著槍的販毒集團,或者美國禁酒令時期的黑社會火並,只要有準入限制,有管制的地方和領域,就會出現黑市,只是程度不同而已。黑市由於沒有充分的競爭,暗地裡交易,所以必然有質次價高的問題,也必然有投訴無門的問題,因為投訴等於自投羅網。但是,黑市是在嚴酷的禁令下市場對管制做出的自發反應。因為消滅了某個行業,並不等於消滅了人的真實需求。

如果現在宣布衞生紙非法,衞生紙立即會出現短缺和價格暴漲,並且會轉入地下。這時候的衞生紙質量就會良莠不齊,而且一紙難求。那些最需要衞生紙的人,就會花高價購買滿足自己的需求,那些並不迫切的人就會尋找替代品,例如玉米芯或者石頭。

所以黑市扮演了一個重要的市場角色,發揮著「救生艇」的作用,滿足著最為緊迫的需求。古希臘對糧食實行價格管制,導致了糧食短缺。企業家通過黑市繞開了這些禁令,讓數千人免於饑餓。

只不過那是一個扭曲的市場。但它的面目猙獰,是嚴酷管制的結果。

放在輔導培訓市場上,也一糢一樣。那些不再在學而思和領軍教育公開授課、而跑到學生家裡去「一對一」的老師,就是黑市的供給者。沒辦法,都是他們逼的!

呼籲禁止輔導班的人,都是些甚麼人呢?大概率是對輔導班沒有需求的人——不願意花錢的人。願意花錢的才是真實的需求。

呼籲禁止代孕的,是並不需要代孕的人;呼籲禁止奢侈品的是不買奢侈品的人;呼籲最低工資法的人是拿著遠遠高於最低工資的人;呼籲對商品進行價格管制的,都是並不急需這種商品的人;呼籲禁止「愛愛樂」成人體驗店的人,都是不常年在外、性需求能夠解決的人。整天厭惡市場、說資本家剝削人的人,通常是那些並沒有參與過商業的人。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吊詭。那些不關涉自己切身利益的人,在為利益攸關的人制定政策;那些看不慣別人的人,在尋求立法禁止他人做自己不願看到的事。

這些人是潛伏在我們中間的dc者。他們要麼認為所有人都不明白自己的利益,都需要他的指導,比你還關心你自己;要麼認為自己不需要的都應該禁止。如果法律都可以這樣,那我能不能呼籲出臺一條法律禁止你瞎比比?我能不能呼籲將你清除出人類隊伍,因為你實在是個禍國殃民的玩意兒!

來源   觀念的後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