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鄭州暴雨夜,等待吸氧的老人與被困的孕產婦

鄭州暴雨

文:陳怡含、王茜、黃雯、戴凡愷、鐘篠初、劉樹瓊

ICU 病房裡的患者、養老院裡需要長期吸氧的老人、待產的孕婦,他們的命運都因為一場突降的暴雨而改變。

7 月 20 日,鄭州單日降雨量達到當地設立監測站以來的最高值。僅下午 4 時- 5 時,降雨量就達到 201.9 毫米,相當於一個小時就下了 2020 年三分之一的雨。

這場強降雨已致河南 25 死 7 失聯,目前這一數字還在上升。暴雨導致的內澇、洪水隨後切斷了城市的交通,同時一些醫院、養老院開始斷電。險象環生。

那晚人們是如何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的? 「偶爾治愈」緊急聯繫了他們。

被沖擊的醫院

暴雨襲擊之下,鄭州部分醫院遭遇電力危機。 7 月 20 日的夜晚,對於身處暴雨中心鄭州的諸多醫院是「黑暗」的一夜。洶湧的雨水困住了患者和醫護,也沖擊了生命支持儀器賴以運轉的供電系統。

受到最多關註的是有著「亞洲最大醫院」之稱的鄭州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以下簡稱鄭大一附院)。在金水河畔的河醫院區,河水倒灌而來。整個院區全部停電,部分病區至今尚未恢複供電。該院區有 139 個病區、5000 張編制牀位,20 日晚間的受困人員一度達到上萬名。

最先察覺到危險的是負一層的醫護人員。影像科的劉萱對媒體回憶,20 日下午 4 時多,負一層的影像科辦公室已經有了很深的積水。出於安全考慮,醫護人員停止了各項檢查,疏散了病人。將設備斷電後,他們嘗試用掃把、拖布排水。

負責臨牀試驗的高華則向一名記者講述了醫院斷電前後的情形:晚 6 時,自己正準備下班,發現樓外的積水已經高到無法通過,院內一棟正在施工的樓旁,「挖掘機也已經被淹的只剩個頭了」。


21 日下午,受訪者從樓上拍下的鄭大一附院
圖源:受訪者提供

此時,一些病區已經出現了停電的情況,包括劉萱所在的影像科。距離疏散病人已經過去一個多小時,雨依然很大,積水並沒有減少的趨勢。劉萱和同事們將設備搬到辦公桌上,撤離到了更高的樓層。

晚 7 時左右,高華所在的 2 號樓也停電了,據他所說,這是停電最晚的一棟樓,也是河醫院區最主要的病房樓。 「從 2 號樓停電的那一刻,就沒有網了,資訊發不出去、電話打不出去。」

一位住院患者回憶,當隔壁病房患者的手術快結束時,電力中斷了,「醫生打著閃光燈縫的傷口」;臨牀的男患者剛剛做完全麻手術,電梯停運後,他在醫護人員的陪護下,爬了 20 層樓回到病房。

平日習慣點外賣或在院外就餐的患者,全部前往醫院的食堂、超市購買食物。高華發現「根本擠不進去」食堂,同事去醫院的超市排隊,一個多小時後才回來。買到的一點零食和牛奶,被分給了同一樓層的醫護人員。

一位住院患者的女兒告訴「偶爾治愈」,自己的父親在食堂排了近兩個小時的隊,好不容易買到一些餡餅,又因為一樓大廳進水,無法返回另一棟樓的病房。稍顯欣慰的是,電話那頭的氛圍沒有想象的緊張,「大家都在食堂裡坐著聊天,護士和保安一直在維持秩序」。

醫院始終在積極排水,水位下降後,護士將患者「一個一個接回病房」。返回前,這位受訪者的父親已經在食堂待了 6 個小時。

形勢最急迫的是重癥患者。停電後,呼吸機不能正常工作,對於需要供氧的病人,醫院安排醫護人員一對一使用氣囊,人工供氧。 0 時左右,鄭大一附院的相關負責人向媒體介紹,對於河醫院區的 600 多名重癥患者,醫院正在積極協調向外轉運。

鄭大一附院發布的緊急求助在網路上流傳開來。同樣在尋求應急發電設備的,還有河南省婦幼保健院、阜外華中心血管病醫院、河南省職工醫院等。

21 日 1 時,國網鄭州供電公司發布了一條微博:「向河醫進發!」鄭大一附院院長劉章鎖確認,應急發電車正在開往醫院。 「但一臺不夠用,我要求來四臺到五臺。」

涉險的孕婦和老人

醫院之外,更多的求助不斷湧現。

20 日下午 5 時,位於鄭州市文化路的永宜養老院因積水過多而停電。老人們居住的樓裡,最高水位達到了 80 厘米左右。

養老院的工作人員告訴「偶爾治愈」,院內當時住著 60 餘位老人,其中有十幾位需要排痰和吸氧,「他們有的是腦出血,有的切了氣管,有的肺部有問題」,用電的急迫性很高。

老人們被轉移到安全位置,「護理人員在這方面都比較有經驗」,用手動的方式給予救治,不眠不休。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21 日淩晨,永宜養老院開始全網尋找發電設備。

此時,在花園北路的另一家養老院裡,室內的積水也已經與牀齊平。從焦作趕來鄭州義務救援的退伍軍人馬先生,需要打著手電、撐著皮劃艇才能把老人接出來。他和兩位戰友,以及養老院的工作人員,一同把滯留的十幾位老人轉移到了臨時安置點。


鄭州市消防員用皮劃艇運輸被困者
圖源:微博@鄭州消防

在所有災害事件中,除了老人,孕產婦也是首先被關註的群體。

20 日晚間,一位王先生在微博發布求助資訊,他和懷孕 8 個月的妻子一起被困住了。

當天下午四時多,他的妻子開著車,被困在鄭州中州大道三全路上。這條路位於鄭州北部,在他們脫困後 11 個小時,路上的積水有所減弱,車輛開始逐漸通行,但依然需要鏟車運送人群。

在這位孕婦被困當時,她距離家只有 20 分鐘的車程。但前方是齊腰深的水,車輛無法通行。王先生得知妻子被困後,騎行了一段共享單車,但隨著水越來越深,騎不動,只能步行過去。抵達妻子身邊時,距離她被困已經過去 3 個小時。

起初,夫妻兩人沒有想到求助,直到妻子感覺不舒服,車內也缺少食物和水,他們開始嘗試向外界傳遞信號。 120 和 119 不是在通話中,就是無法接通,他們通過微博發布資訊,得到了許多救援團隊的回覆。王先生的行動電話電量只剩下 30 %,妻子行動電話的電量則已全部耗盡。

距離王先生妻子被困近 10 個小時後,一名年輕的救援志願者趕到,他開著越野車,沿路一輛一輛地找過來,把他們送回家,又轉向下一站。

「我問他叫甚麼,他沒有說,也不知道是哪個團隊,只知道他看起來不到 30 歲。」


7 月 21 日,河南鄭州市二七區合作路,被淹的車輛
圖源:IC Photo

深夜 11 時許,王先生和妻子等待救援的時候,在他們的南部,車行 12 公裡的南陽路上,一位孕婦即將生產。但她的丈夫此刻在外出差,家裡只有一位老人和兩歲的兒子,因為大雨,其他親戚也都無法趕來。

與王先生面臨的困境相似,這位孕婦撥出的急救電話,有的打不通,有的表示無法派車來接。在孕婦的丈夫發布求助朋友圈的近半個小時後,一位鄰居大哥不顧危險,和另一位司機一起施援。

孕婦前往的大橋醫院的婦產科目前仍在運轉,但因為雨災和洪澇,醫護人員們也被困在了醫院裡。

據最新消息,這名準媽媽將於 22 日進行剖腹產手術。因為直達鄭州的高鐵和飛機全部停運,她焦急的丈夫下午還在前往武漢中轉的路上。

救援與新生

新的一天,雨依然沒有停。

許多人醒來後看到的第一條好消息是,淩晨 5 點,鄭大一附院的 ICU 恢複了供電。

在院患者開始被分批轉移至其他醫院。焦作市消防救援支隊是參與轉移的隊伍之一,其官微介紹,因電梯停運,人員轉移只能通過疏散樓梯進行,最高的患者在 20 層。而且由於患者病情嚴重,在醫生、家屬的全程陪護下,一次僅能轉移一人。整個行動難度大、耗時長。

一段現場視頻顯示,近 10 位消防員抬著一位患者,小心翼翼地在昏暗的樓梯上騰挪,光源來自身後的醫護、家屬所打的手電筒;走向室外,四五把雨傘圍上來,擋住不曾停歇的雨水。

截至早上 8 點,這支消防救援支隊在鄭大一附院共轉移危重癥患者 39 人、新生嬰兒 5 人,疏散輕癥患者和家屬 138 人,還在醫院門口的立交橋下解救了 56 位被困群眾。同時,協助醫生轉移了大型醫療器械,處置了一樓大廳呼吸機電路引發的一起火災。

此時,經過一夜的排水,門診樓的積水幾乎已經退了,只留下一些淤泥和雜物。被困的人群可以離開了。

門診樓前貼上了一張手寫的通知:因汛情原因,今日暫停門診。由於電力尚未完全恢複,血液透析服務暫停,患者被協調到一家連鎖的血透機構。 21 日下午,這家機構的工作人員告訴「偶爾治愈」,有 20 多位患者正在進行透析。

永宜養老院的好轉來得更晚一些。

直到 21 日中午 12 時,發電設備還是沒有到位。期間,有兩位老人因為痰多、吸不上氧,一度陷入危急。護理人員為他們進行心肺複蘇,又幫助人工出痰。萬幸,最終人都平安救了下來。

下午 5 時,一位好心人送來了發電機組。永宜養老院終於恢複供電,各種生命維持設備也恢複正常使用。此時,距離停電已經過去了整整 24 個小時。

「我現在腰酸背痛,頭暈眼花。」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聽起來很疲憊,食物和水剛剛送到,她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

險象迭出的昨夜,新生命誕生在這座城市。

這是一個女孩,她的到來方式是如此不同。

20 日晚,孩子的母親樊女士感覺到肚子疼痛,但始終沒有撥打通醫院和 119 的電話。她的丈夫早前因為救援朋友的轎車,在回家的路上遇到熄火,只能步行幾個小時返家。

4 個多小時後,淩晨一點多,丈夫抵家時,樊女士的宮口已經擴張到開兩指。

丈夫決定自己帶妻子前往惠濟區人民醫院,借到了朋友的平板拖車,輪胎高。雨下得非常大,路上的積水也有一米多深,「水已經到車玻璃的位置了,大燈也在水裡,看不見路」。

半個多小時後,他們順利抵達惠濟區人民醫院。因為在路上就與醫院保持聯繫,抵達時,宮口已經開到十指的樊女士立刻被推入產房。

夜裡 2 時 50 分,她產下了一個健康的女孩。

 

 

來源:偶爾治愈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