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鄭州暴雨,驚魂一夜

鄭州暴雨
7月17日,鄭州下起暴雨,到20日,三天的降雨量達到617.1mm。其中20日16點到17點這一小時,鄭州本站降雨量達到201.9毫米,超過我國大陸小時降雨量極值。大雨傾盆,人們如常生活,下班,回家,乘坐地鐵,但是,積水進入地鐵隧道,漫過列車,對車廂裡的人來說,那是眼睜睜看著水從腳面升到胸口的恐懼感。我們找到了鄭州地鐵5號線的兩位乘客,還有一位因地鐵停運而在水中走了10公裡的女孩,在驚魂一夜,她們感受過絕望,又在與陌生人的相依中獲得希望與力量。文 | 周子豪 呂蓓卡

編輯 | 槐楊

運營 | 月彌

命懸一線的二十分鐘

小佩,河南交通廣播電臺主持人,鄭州地鐵5號線乘客

我是昨天下午5:40的時候上的這趟5號線地鐵,從海灘寺站前往沙口路站。雖然接近晚高峰,但或許因為這一整天鄭州都在暴雨,人數還算適中。我上的是一號車廂,座位坐滿了,我和其餘幾位乘客零散地站在車內。

列車執行5分鐘左右,廣播突然說需要臨時停車。我們當時看到隧道是有水的,但想著問題不大,畢竟水面不是很高,也沒有沒過車廂。等到6點,車開了,但沒有再往沙口路站方向開,而是往反方向。僅僅開了不到兩分鐘,啓動大約兩三百米的樣子,列車又停了下來,這次明顯是被動的,開不動了。

過了一會兒我就聽到列車長出來了,他說現在所有人員請跟我走,現在是緊急疏散,是緊急疏散。

我記得當時是6點30分,我們所有人都按秩序往列車的第一節車廂來,大家聚集在一起,開始第一次緊急疏散。那時危險性不算大,我腳一抬就可以跨到隧道旁的步道。步道很短,也就是六七十公分寬,左手邊有抓手,步道開始的位置也正好是一號車廂門口的位置。我印象非常深,步道旁邊的牆上寫著藍色的195編碼字樣。我們就在那個位置下的車,後來這個位置也成了我給救援隊伍電話求助時的關鍵資訊。

最初離開車廂還算順利,但越往前走情況越不妙。我們發現右手邊隧道的水流就像山洪一樣往下滾滾地咆哮而來。水速很急,大概走了五六分鐘,突然聽到前方有人喊「往回走往回走「。第一次疏散未成功,我不知道前方發生了甚麼,但這個時候大家都向後轉,回到車廂內。

回到車廂後,有個畫面我印象很深刻,因為水速變急,水位上漲,很多乘客都沒辦法回到車廂,車廂裡有很多英勇的男士,他們幫忙,把其他乘客一個個拉上來。

當時車廂內的水位還不算高,我總覺得地鐵方面會立刻來救我們,情況應該不算太糟,只要等著就行了,所以也沒有想要發朋友圈來救自己、救這麼多的乘客。但沒過多久,水位突然上漲,外面的洪水透過門縫湧了進來。

7點46分我發了朋友圈,那時水位是最高位置,已經淹到我的脖子處了。那是驚心動魄的二十分鐘,命懸一線。我當時覺得希望真的不大了,車廂內的人也開始到處求救,打119,120,但隧道內的信號很差,許多乘客打電話都是占線狀態。

▲ 圖 / 視頻截圖

我沒有想到自己會遇到過這樣的事情,當時行動電話只剩下6%的電,我實在是想給自己最後一個希望,也給父母和家人一個交代,當時我一直沒有跟他們說我在哪兒,沒有跟他們說我被困在5號車廂,他們是後來通過視頻知道的。我想只有兩個念頭,一是希望動員一切可以動員的力量救這幾百個人,二是能給我的家人一個交代。我發了朋友圈,發出去,行動電話就沒電了。

那一剎那,我又想起了我的單位河南交通廣播電臺的電話,我知道單位的座機是一直待命的,就借了周圍乘客的行動電話給同事打電話。他們知道了我在求救,他們聯繫了鄭州消防,又不停地給我打電話,說消防馬上就會到。這些電話真的給了我生的希望。

大約十分鐘後,鄭州消防支隊的負責人就開始聯繫我,讓我報具體位置,讓我們堅持一下,說他們馬上到。我立即向車廂內的人呼喊,大家要堅持,馬上救援的人就要到了。車廂裡的人都很激動。過五六分鐘的樣子,我就聽到車廂裡面有男士呼喊著,「前面有光!有人來救我們了!「

那個時候大約是晚上8:20。隧道很長,能見度也很低,外面都是積水,他們還有很多裝備要帶,過來是很麻煩的,而站臺距我們被困的位置大約還有300米左右。水位已經在降了,大概降了20公分,我記得一開始是淹沒到門把手以上,後來到門把手以下的位置了。

因為地勢,車頭往上開,比較高,車尾比較低,隧道內的洪水就往車尾匯集,倒灌,大家都湧到第一、第二車廂來。我在車廂裡頭已經開始缺氧了,我沒體會過缺氧的感覺,就是上不來氣,頭是懵的,說不出來話了。水位已經很高了,我們都想往車廂頂部再夠一點。

那時候我們只能等,大家互相跟旁邊的人說保持清醒,保持體力,不要浪費氧氣。有幾個男的力氣比較大,就拿起滅火器把窗戶的上層玻璃給打破了,實話說,那是非常難破的。車廂內瞬間彌漫著各種味道。8分鐘的樣子,窗戶終於被破開,我們有氧氣呼吸了。如果不是拿滅火器把那幾個窗戶打開,我覺得後果可能會更嚴重。

那時候情況很危急,地鐵門開不開了,水壓太大,而且地鐵已經停電了,救援人員是從駕駛室開了一個門讓乘客向外撤離。門太窄了,沒辦法很多人同時出去,第一車廂的男士,特別是駕駛室旁坐的那幾位男士,都是英雄,他們向整個車廂內喊「老人孩子先走!」「老人孩子先走!」得喊了上百遍。所有的人都讓開一條通道,讓後面的老人孩子先過來,一些身體不太好的婦女,還有一些孕婦,大家都沒有慌,靜默著,一步一步向外去。

地鐵軌道已經被大水沖移位了,方向都變了,打開的那扇門離逃生步道有兩米的距離。我們就看到門下面,有一根繩子綁到布道的扶手上,有幾個救援人員在水裡面站著,托舉著我們這些乘客,乘客們手裡抓著繩子,走到步道上。

當時列車還在傾斜,最危險的時候差點要往左、往步道的方向倒下去,還在車廂裡的人就往右邊站,用體重平衡列車。

那一刻,所有車廂內的鄭州人高素質的表現令我難忘。

走上步道後,人挨著人,逆向行來的救援隊伍一批又一批。我印象很深的是我前面有一個女孩,她當時基本上是昏厥了,都不會說話了,我就和救援隊員說讓她先走,她被抱到步道上,步道太窄了,右邊是洪水,左邊是欄桿,救援的小哥側身背著她,我幫著提著她的包,一步一步向站臺靠近。

快到站臺,大家一起把小女孩拖了上去。乘客裡還有一位鄭州人民醫院的醫生,趕緊給小女孩做搶救,診斷小女孩應該是失溫了,這時候地鐵的工作人員拿了軍大衣給她蓋上,大概半個小時,小女孩恢複了意識。

好幾個乘客都失溫了,體力不支,又有兩三個是醫生的乘客自發留下來當志願者。那時我就覺得他們太偉大了,太優秀了。我以前沒有體驗過這種組織狀態下的這種救援,其實他們都是跟死神在賽跑,就是這三個乘客醫生,他們給失去意識的乘客做人工呼吸,去指導其他乘客也就是我們這些想要留下來幫忙的人處理低血糖、處理失溫,去接力救援。我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9點了。最後一批留在地鐵裡幫忙的男士出來已經是晚上10:30了。

現在回想起昨天,我就覺得生和死之間的距離怎麼那麼近,突然之間就會有意外降臨到你的頭上。但是我是幸運的,我們5號車廂的人是幸運的,大家都在堅持,我們的幸運也離不開鄭州消防、公安幹警和地鐵的支援,還有我們河南交通廣播的同事。因為當時消防電話我們是打不通的,我的同事不停地打,還告訴我誰誰就要來了,馬上就要到了,一定會來救我們。

我們所有人都沒有對這場大雨置身事外,昨晚很多鄭州人一夜沒睡,很多人淩晨3點多還在執勤搶救,報道新聞,或者幫助人們疏散。我發自肺腑地感恩昨天遇到了他們。

▲ 圖 / 網路

那個叔叔又拉了我一把,把我拉回車頂

趙芳,鄭州當地大學生,在水中走了10公裡

下午三點多,外面的雨特別大,到4點多,我先坐5號線,再轉乘2號線,網上的資訊沒有及時更新,到了才知道2號線停運,已經到不了我要去的東風路站了。坐了一站我就得下車,走到地鐵口,看到臺階下面已經有很深的水,深的地方到腰,淺的地方也到大腿。人越來越越多,出站口已經站不下,就聽到有人喊讓我們能走就走。大家就開始往外走。

這裡距離我住的地方差不多10公裡,當時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公交都已經停了,打車更不可能,車都已經被淹了。那就只剩下一個辦法:走。大家走我就也跟著走。

水淺的地方我們就走得快,水深的地方就得慢慢走。有段路我當時走在中間,旁邊就有人喊讓我靠邊走,邊上更淺一些。但是當時水已經沒到了肩膀,水流很急,我的腳開始飄,走不過去。當時兩個阿姨和三個叔叔就一個人拉著一個人地走到我面前,把我生拉過去。水的沖力特別大,後面我們幾個人相互拉著走,自己走根本站不穩。

▲ 圖 / 受訪者提供

眼前看到的全是水,只能看到水,別的甚麼都感覺不到。那個水很黃很渾濁,像黃河決堤了一樣。你根本不知道腳下是甚麼,有好多倒了的自行車,有坑,有柱子,有一次我不知道踩到甚麼,直接摔進水裡,嚇得我,還好那個阿姨拉著我,把我給拉出來了。前面的人走過去,就會告訴後面的人,腳下有石頭、有自行車、有臺階,還有的地方有泥,人就會陷進去。直到最後回到家,我才發現腳上被劃了個大口子,腿上也是,也不知道是甚麼時候、被甚麼劃的。

走走走,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半路上不斷碰到人,最後差不多10個人結伴走,其中只有兩個女生,其他的叔叔就一直幫我們。我們走不了的地方,他們直接把我們背過去,背到水淺的地方,我們再自己走。走到晚上7點多,天已經完全黑了,遇到特別深的路段,前面的人走過來,說水有兩米深。後來我發現沒有那麼深,但我一米六五,還是能沒過我。

很多車沉在那裡,我們爬上車頂,想試一下水的深度,有個叔叔拉著我,我就順著車窗往下走,結果直接滑進水裡了,嗆了一口,那水真的是……旁邊是個修車店,水上面飄著汽油。那個叔叔又拉了我一把,把我拉回了車頂。

我很害怕。站在車頂,我們想先歇一下。我和那個女生都不會游泳,她當時就想放棄,說不走了。但已經走了一大半了,我看了一眼地圖,距離我家還有四點幾公裡。有個叔叔勸她,前面還有200米就到了水淺的地方,大晚上的,你不走,也不會有人來救你。後來她還是跟我們一起走了。

我沒有想過放棄,因為覺得之前叔叔們已經幫過我們了,還會繼續幫我們。他們確實特別善良熱心。那是水最深的一段路,我們走了20分鐘,我的行動電話差點被扔水裡,一個叔叔拿個塑料袋幫我把行動電話裝起來,又幫我拿著。我打著傘,拿著包,後來感覺打不打傘也差不多,就把傘收了,淋著雨走。凍得瑟瑟發抖,從七點多走到了八點二十,走了兩公裡,水終於淺了。

快到家了,一個十字路口水流特別急,消防和交警就在兩根桿子上拴一個繩子,拉我們過去。拉著繩我都感覺要被沖得很遠。要不是他們,我絕對過不來。

從4點多開始走,9點多,我終於到家了。室友特別驚訝,讓我趕緊洗熱水澡,又給我泡了薑茶。我特別感謝那些陌生人的幫助,要是沒有他們,我絕對回不來。差不多一晚上沒睡著,看了很多新聞,我離開的那個地鐵站,半夜還有很多人被困。我很後怕。

每人互動

面對洪水,我們能做些甚麼?

來源:每日人物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