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幣對比特幣的「貨幣戰爭」

文:亮哥又來了  

我們都聽過一個段子,講的是:警察抓了一個造假幣的人,問:「你為甚麼要造假幣?」造假幣的人說:「因為我不會造真幣。」

這看似是一個笑話,但裡面包含著深刻的道理。

生活在當代的人們,很自然地認為,貨幣或者鈔票本來就是政府制造的,只要不是政府發行的貨幣,都是假幣。對他們來說,貨幣的合法性來自政府。其實,在過去事情不是這樣的。

我們不說遙遠的原始時代,就說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後,民間曾經也是可以制造貨幣的,比如漢朝初年。

另外有些時候,遭遇了長期的戰爭和衰退後,社會退入了自然經濟狀態。在自然經濟中,布帛等實物會被當成貨幣。

貨幣的本質是商品,可以作為流通手段。在數千年的時間裡,許多東西都被人們當過貨幣,比如,貝殼、石頭、銅錢。最後,貨幣集中到金銀上來。

金銀由於化學性質穩定、容易分割,分割後也不影嚮價值,而且數量增長得很慢,所以長期被各個地區的人們當成貨幣。

自從有了(政府規定的)法幣,事情就發生了變化。

不需要花費甚麼成本、輕易制造出來的東西,不會增加社會財富,只會增強貨幣制造者對社會的剝奪能力。他們可以不通過生產,甚至不經過原有持幣人的同意,通過增發貨幣,就對社會實施了剝削,抽走了他們的財富。

著名經濟學家蔣碩傑用了一個很妙的比喻「五鬼搬運法」,來形容這種現象。他說:「這種盜竊行為是極神祕而不露痕跡的,它能夠不啓人門戶,不破人箱籠,而叫人失去財物。」

金銀由於儲量有限、開發成本高,因此很不容易增發。但是紙幣不一樣,增發紙幣幾乎不需要任何成本。

因此,在金銀本位的時代,政府為了從人民手裡徵稅,多多少少要同意人民的一些要求、給予人民一些權利。但是,等社會進入紙幣時代後,有的時候,各種形式的政府則幾乎不用答應人民甚麼條件,就可以擅自印鈔,來發動或維持對外戰爭了。

比特幣出現後,事情又發生了變化。跟紙幣相比,比特幣有兩個主要的優點:不可超發,不可篡改。比特幣在設定之初,就設定了最高額度是2100萬個,而且要到2140年左右才能基本挖完。也就是說,比特幣的增發量比黃金還要小。因為只要加個足夠高,人們就可以繼續從地下挖礦。而且,比特作為數字代碼,是不可更改的。殺死比特幣的唯一方法是關掉執行它的每個伺服器。

對,許多國的政府都對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幣開始了打壓。

2020年4月,印度央行不管當時的印度已有500萬虛擬貨幣持有者,宣布禁止印度各銀行銷售或購買虛擬貨幣。 2021年6月9日,印度政府正在就《禁止加密貨幣和官方監管數字貨幣2019年法案》進行討論,該法案一旦通過,在印度持有、購買、出售比特幣等數字貨幣都是犯罪行為,將判處1-10年監禁。

數年以來,南韓也多次採取對虛擬幣的管制措施。 2021年5月16日,南韓國會議員Ping-wook Kim提出處罰虛擬貨幣不公平交易行為的提案。提案規定,禁止未經註冊的商業活動和未露重要資訊的行為。如果違反規定,將處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1億韓元以下罰款。

中國也多次發布命令,打擊虛擬貨幣。上周又發布了一道文。在這種打壓令下,比特幣繼續下跌,一天的下跌幅度就達到了百分之十幾。

周末時,有朋友說,「看周一會不會採取更嚴厲的措施吧」。今天過去了,還沒有進一步的管制措施,至少還沒有落地。於是,今天的比特幣價格又上升了百分之十幾,以太坊則上升了百分之二十幾。

十幾年前,宋鴻兵出版了一系列叫作《貨幣戰爭》的書,我沒細看。書中的陰謀論和抬高銀行家、貶低政府作用的幼稚說法,只會讓人覺得可笑。

但是這個題目起得好,實際上,確實存在「貨幣戰爭」。這種戰爭是發生在覺醒過來的、尋求健全貨幣的人們和尋求濫發貨幣的各國政府之間的。

在可見的未來,這場戰爭仍將繼續。結果如何,我們拭目以待。

 

來源      亮哥在讀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