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是不是貨幣的未來?

比特幣

文:張是之 

一、貨幣的起源

關於貨幣的起源,我認為並不復雜。

它是一個我們的祖先們在不斷交換過程中發現出來的產物,是一種自發演化的結果。

而且貨幣的出現,一定是早於文字、早於成文法,也早於國家的。

早期人類的物物交換,就跟現在三歲孩子沒有貨幣概念也知道交換玩具一樣,相互交換滿足各自需求。

但是物物交換需要滿足「需求的雙重巧合」,所以效率極低,交換的範圍也很局限。

張三有兔子,李四有雞,他倆都不缺肉,那就很有可能沒法交換。

所以後來就需要一個中間的商品作為交易的媒介,方便大家即使不需要這個商品本身直接的消費作用,也能幫助大家來完成相互交換。

慢慢地慢慢地,那個最受歡迎、使用最多的交換媒介,就成為了人們的貨幣。

雖然很有可能,那個時候還沒有貨幣這個概念和文字,但它發揮的作用一定是貨幣的作用。

而這個過程,不是被某個機構規定出來的,而是在人們不斷交換中發現出來的。

現在還有一種觀點認為,貨幣起源於債務,或者說貨幣起源於記賬、借條。

比如在《香帥的北大金融學課》中,她就對這種觀點很推崇。

這種觀點其實是有邏輯問題的,首先是債務或者藉條的記賬單位是什麼?

要記賬必然要有單位,那個記賬單位的出現,一定是在藉條出現之前,人們就已經達成了共識。

說明貨幣出現在債務記賬之前,比如「英鎊」這個詞,在今天是貨幣單位,但最早是重量單位,用來表示當時貨幣的重量的。

假如債務記賬上出現「英鎊」這個詞,那說明在債務出現之前,就已經有一種以「英鎊」為單位的貨幣了。

第二,很明顯,最開始物物交換的原始社會,一手換一手,兩清,誰也不欠誰的。

借條、債務肯定是後來,交換次數多了,建立了一定程度的信任才會出現。

而且,文字或者其他形式的記賬、債務,要比貨幣的出現晚很多。

理解貨幣的起源,主要是可以幫助我們建立市場自發演化的觀念和認識,而不是誤以為貨幣只有法幣這一種形式。


二、貨幣的發展

我國最早的貨幣是「貝幣」,最早很有可能是用來裝飾的,然後充當起了貨幣的作用。

我們今天知道,歷史上,牲畜、鹽、貝殼、石頭,甚至是香煙等等,都曾經充當過貨幣的角色。

黃金白銀那就更不用多介紹了,這裡我們不去探究貨幣在物理選擇上的變化,而是某種觀念上的變化。

很多人可能會以為歷史發展的方向,會像科技進步史一樣都是向前發展,都是向著正確的方向發展的。

實際上,正如科學的發展本身並不是一路高歌,向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一樣,人類歷史文明的發展,很多時候是走走停停、進一步退三步的。

稍微熟悉下中國歷史的話,改朝換代往往伴隨著民不聊生。

各個王朝崩潰的循環,大亂之後大治,好不容易過幾年好日子,然後又是打仗、缺錢、搜刮民財、印鈔、通脹。

古代既沒有出現正確的貨幣理論,也沒有形成穩定的貨幣制度,大多數時候都是利用王朝的鑄幣特權進行橫徵暴斂。

今天情況稍微好了那麼一點點,畢竟是進入 21 世紀文明社會了,吃相不能那麼難看。

所以今天很多國家有了相對穩定的貨幣制度,但也形成了穩定的通脹。

溫和的通脹,就是溫水煮青蛙,零割肉不疼。

向一個人搶 5萬塊叫搶劫,向一億人搶劫 5 萬億,那叫量化寬鬆,或者叫貨幣政策。

竊銖者賊,竊國者侯,被竊的人還拍手叫好。

比如拜登的 1.9 萬億美元援助和刺激,領錢的人哪個不說好?

邏輯上,市場自發演化的貨幣肯定是最佳選擇,但歷史在暴力的扭曲中拐了彎。

貨幣發展到今天,不僅真實世界的貨幣被扭曲,就是人們的觀念也被扭曲。

大多數人都毫不懷疑地認為,貨幣必須且只有國家的信用背書才行,否則那都不叫貨幣。不能用,而且要禁止。

可他們往往會選擇性忽視津巴布韋、委內瑞拉等這些國家,但惡性通脹和溫和通脹,都是通脹,本質上沒有區別。

三、貨幣的未來

前面我們說過,歷史的發展並不總是進步的,很多時候在退步。

比如貨幣在今天,很多人以為只有國家信用背書的法幣才是貨幣。

但歷史上無論是中國還是西方,都曾經有市場上私人發行貨幣並且流通的案例。

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就有記載,英格蘭和蘇格蘭有很多的私人銀行、商業銀行。

私人發行貨幣,最重要的是什麼?

是沒有了暴力為基礎的國家信用,那你就需要自己有信用,自己夠誠實,自己夠硬核。比如黃金。

所以,貨幣的未來,如果是一個更好的未來的話,一定不是繼續沿用今天的法幣體系。

而是,回到,實際上是重回,誠實的貨幣體系。

就是一個沒有虛假信用擴張,大家都共同信任的、不能造假的貨幣體系上來。

今天的法幣體系,就說美元吧,美國政府本身就處於赤字狀態,負債累累。

然後美國政府還要再發錢,很多人都只看到了發錢的好,卻從沒有想過錢從哪裡來的。

重新回到一種貨幣也可以私人競爭的狀態,但並不一定是回到金本位、銀本位,或者其他金屬本位的時代,也有可能是全新的形態。

比如比特幣。

四、比特幣是未來嗎?

坦率講,我不知道,沒法下一個絕對的判斷。

而且這個判斷和幣價無關,即便是今天的幣價再漲十倍,也不能保證比特幣就能夠在未來擔當全球貨幣的角色。

但僅從現有的比特幣以及以太坊、萊特幣等其他幾千種的山寨幣發展來看,比特幣在很多特性上,至少是符合「誠實貨幣」的要求的。

比如它的耐用性、便攜性、可互換性(也就是同質性)、方便檢驗、可分割、稀缺、不可偽造等等,黃金和法幣有的特性比特幣都有,黃金和法幣某些不具備的特點,它也具備。

當然,不可否認,比特幣本身也還存在著這樣那樣的技術問題。

比如出塊時間的問題,比如區塊大小的問題,再比如網絡擁堵的問題,還有會不會出現一家獨大的中心化、機構化的問題。

這些都的確是問題,但正如我們所看到的,現在市面上有幾千種虛擬貨幣。雖然比特幣是龍頭老大,但老二、老三,隨時都有可能上位。

在上篇文章《比特幣挖礦的倫理正義性》發出後,跟鄧老師有討論。鄧老師說挖礦未必是最好的辦法,我的看法是:

我沒有能力判斷是不是最好,我在文章裡的意思是,和國家製造的信用擴張造成的通貨膨脹相比,挖礦難度帶來的成本和對增發的謹慎,顯然挖礦是合理合算的。

相較之下,挖礦比印紙更有優勢。但是不是最好的,我不確定,也沒做判斷。

現在也有很多幣是不挖礦的,如果將來發展出,既不挖礦也不超發,還能得到更多人認可的貨幣,我當然也會支持的。

目前來看,區塊鏈的市場是一個自由競爭、幾乎沒有管制的市場。

哪個幣種能夠更好地解決掉今天「不誠實」的法幣所帶來的問題,把世界重新帶回到「誠實貨幣」的體系中,那它就是未來的真正的比特幣。

現在有很多人投身於這個領域,誕生了很多公司,也有公司已經上市,在顯卡都被礦工們直接買斷貨的情況下,顯卡芯片製造商都在佈局,準備直接參與到這領域中來。

他們在用自己的錢,做出自己的判斷,在用理念和技術改變著這個世界。

炒幣,可以說僅僅是這個產業鏈的一個環節。

幣價高漲,那是他們應得的回報。

拋開幣價不談,他們這種投入行為本身,就是企業家精神的一種,也理應值得肯定。

幣圈的人,只要不是騙錢,用自己的錢,去探索自己的理想。無論輸贏,在我看來,都比那些以高科技噱頭騙補貼的人要高尚的多。

比特幣是不是未來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已經讓我們看到了實現誠實貨幣的另外一種可能性。

未來已來,也許你還不知道罷了。

來源   張是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