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岳的轉變,是知識界的一大懸案

文:北游 

前幾天,連岳又成熱點。自己明明是「丁克一族」,卻鼓勵粉絲生三胎,並把多生子的行為拔高到「為了人類進步」的高度,「說一套、做一套」頓時讓連岳被群嘲為「變色龍」,是在狠狠的打自己的臉。

當然,作為「前著名公知」的連岳,如今的文章那是滿滿的正能量,這種顛覆性的轉變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可謂知識界的一大懸案。

我有篇舊文對這個過程有過不偏不倚的梳理,沒看過的朋友可以探究一番。

自從連岳不做「公知」,改做「買房導師」以來,知識界對連岳的不屑,已經有些日子了。但雙方大抵屬於井水不犯河水,隔空嘲諷的狀態。

畢竟雙方的基本盤毫無交集,一個喝咖啡,一個吃大蒜,各有各的地盤,各賺各的錢,完全沒有打仗的必要。

直到連岳說了這麼一段話:

疫情之後的中國,有兩點要反思:一是對那些貢獻生產力的企業家好一點,他們才是國之根本,減稅降費相當於提升生產力,應該當成長期的國策,不能幹殺雞取卵的事;二是別再用納稅人的錢養一堆作家了,別以為養著他們就自然是你的吹鼓手,更大可能是享受你的待遇、福利與特權,還要搏一搏反體制的美名。自信一點嘛,做得好,正常人自然會誇你,正常人是多數。

這段話的幾個觀點,比如支持企業家、減稅、取消作協,我個人認為是不會惹惱知識界的。因為這些觀點即便有爭議,也基本算是目前知識界的普遍共識。

我猜測,讓連岳挨罵的最大嫌疑就是「搏一搏反體制的美名」這段指控了。

這段指控來的莫名其妙,估計是疫情好轉,解除隔離的連岳老師也開始放飛自我,思維有點飄。

連岳事後也有點後悔,「沒想到搞那麼大動靜,知道就不說了」。他可能無意中說了實話。

作為國內自媒體的頂級大V,連岳這幾年依靠公號碼字賺的錢,不用說,那是相當可觀。在他的那個級別,知名度有時反而是累贅,作為「精致利己主義」的最佳策略,是低調不惹事,悶聲掙大錢,「成熱點、上熱搜」並非好事,反而醞釀著名聲和錢財雙雙崩塌的巨大風險。

這個道理,看看某幾位之前火的不行的大牌演員,如今卻無戲可拍,無人敢請,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境遇就明白了。

當然,目前看,他可能多慮了,大概率連岳會波瀾不驚的度過這次不期而遇的危機。

至於原因嘛,之前也說了——大家的基本盤不同,知識界再不滿,也傷害不了連岳的基本盤。

連岳粉絲對知識界意見的不屑,就如同知識界對「連式雞湯」的不屑,面對知識界的群起而攻,說不定反而會激起連粉的母性之愛,保護欲爆棚順帶鞏固了連岳的基本盤也未可知。

So,連岳該不該被罵?

當然活該被罵。

但原因不是因為他試圖砸掉體制內作家的飯碗,也不是因為他不做高尚的公知,去做庸俗的買房導師,是人們口中的「精致利己主義者」,而是因為,他自己恐怕都沒意識到,他連底線都沒守住。

易中天說,他可以理解一個人不敢說批評的話,但他認為,一個人至少應該守住底線,可以做到不去說拍馬屁的話,在有災難的時刻,不去做下流的事。

體制養著作家,我也反對,我一直認為不管是文人還是知識分子,都應該面對市場,通過給公眾提供服務來養活自己,這是保持獨立思考的唯一途徑,但你不能因為你現在轉型及時,賺的盆滿缽滿,就隨意給人扣上惡意的大帽子,甚麼叫「博反體制的美名」?一個體制內的作家,難道不是捧體制的美名更加容易嗎?

如果你覺得別人不如你勇敢去面對市場,至少你可以對因為各種原因暫時無法面對市場的他們保持基本的善意吧,人生哪裡都能盡如人意,隨時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呢?

體制外的作家固然讓人欽佩,體制內的作家如果能夠保持知識分子的基本尊嚴和批評反思的姿態,我們置身事外的旁觀者至少可以做到不去嘲諷,不去揮舞別人無法反擊的大棒,這難道不是批評者的基本底線和作為人類的同理心嗎?

超出這個底線,我覺得就難脫易中天所說的「下流之事」的嫌疑了。

這就好比明明看到別人嘴裡塞上了棉布,沒辦法還嘴,你不去幫忙無可厚非,畢竟沒人有資格慫恿你不顧自身安危去當英雄,你也可以在心中認為說話是徒勞無功,是錯誤的方向,這些都只屬於觀念之爭,但你這個時候跳出來,嬉笑嘲諷,「你來打我啊」,給人扣上莫須有的、可怕的帽子(傻子都知道這種指控意味著甚麼),這就是底線問題了。

然而,看了一些對連岳的批評文章,我覺得還是需要為連岳說幾句公道話——連岳並非如他們所說的一直都是這麼不堪。

那種為批評而批評的文字,和今天連岳的墮落,又有何區別呢?

作為連岳曾經的欣賞者,我還是有資格來總結下連岳截至目前開掛的人生。

大家比較了解的連岳有兩個身份——如今的「買房導師」、「人生顧問」和曾經的「公知」,很少有人知道,連岳還曾經是個「憤青」。

對於這段經历,我之前的文章是這樣描述的:

據說就有位叫鐘曉勇的年輕人,當年本也屬於上街砸車的那類憤青,抱著當時的暢銷書《中國可以說不》對著洋人亂噴。但在看了王小波的文章後,突然猶如鬼上身,在兩個月內,看完了王小波的全部作品,隨即開始糢仿王的文風和思維,並到處推薦王小波。

這個年輕人現在叫「連岳」。

這位號稱王小波之後中國最成功的專欄作家在形容他這個轉變時說:「王小波寫的東西並不多,但足夠證明我原來生活的形態與腦子是壞的。王小波說的是常識,這並不能降低他的地位,把常識說得好,反而是功德無量的事情。這就是所謂的啓蒙,重要的思想,只有當它成為常識時,才更加重要。」

作為「王小波門下著名走狗」,連岳在南方系媒體中很快混得風生水起,賺取了人生第一桶名聲。

我至今認為,連岳在這個階段寫的文章,即使放到今天,水準依然是高的。

很多人喜歡跟風說,連岳是土奧,其實從傳播學角度來說,你自詡正宗的奧,可能對於公眾來說,遠不如講常識的連岳來的更有價值,如果你不假思索的認為,連岳的價值僅僅在於他夠通俗,夠LOW,那你估計也分不清好萊塢電影和抖音小視頻,在傳播價值上的巨大差別。

要註意的是,我這麼說不代表我同意連岳的觀點,而是站在傳播的角度,站在公眾的角度,衡量傳播價值的問題。連岳的直白雞湯即使算不上高逼格,也絕對不是某些批評文章裡說的那麼不堪,當然,這是另一個話題,改天再講,不深入。

說回連岳。

有些人批評連岳有兩個點:一說他只說安全雞賊的話,一說他作為文人,不該渾身銅臭味。

其實,這都站不住腳。我要替連岳說的公道話也主要圍繞這兩點。

連岳只說安全雞賊的話?這結論從何而來的呢?其實,他不但說過勇敢的話,見下圖

他還做過比說話更加犀利的事情,還記得2007年的廈門PX項目嗎?

我膽子小,就只貼一段正規網站——百度上的文字。

圖片看不清楚,貼下文字吧:

在廈門PX項目遭受廣大廈門市民質疑之際,連岳在blog裡支持市民為環境抗爭。 《華盛頓郵報》報道此事時提到了連岳和他的blog。

「鐘通過他的部落格發布趙的疑問並將它在廈門公眾中傳播。鐘,今年37歲,以在報刊雜志上發表自由評論為生,他的妻子是一位律師,在這個城市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結果是,相對於他在廈門報業和電視媒體的同行來說,鐘較少受到來自廈門市委宣傳部的壓力,而他的同行如果公然藐視政府命令,則會面臨失去薪水、醫保、住房津貼及其他權益的危險。「他們很害怕,」他說,「對於我來說,我不依靠任何單位,所以也少有這方面的擔憂。如果我也有一份常規的工作,我也許不會這麼做。 」

在汶川地震發生之後,連岳在部落格中對政府提出了尖銳的批評。但是他把焦點錯誤地集中在了地震可以預報而政府似乎瞞報方面,而且還混淆了地震速報和地震預報,這引起了批評。連岳沒有就地震預報的錯誤進行公開澄清。

看了上面這些文字,你還認為連岳只說安全雞賊的話嗎?退一萬步說,你都只能說他現在只說安全雞賊的話,而不能說他一直都是慫貨,因為,這不是事實。

3月27日,紐約州州長在對國民警衞隊講話時說,「我向你們保證,我絕不會讓你們去做我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這話很高級,因為你自己做不到,卻站在旁邊嘲諷別人是慫貨,那你跟今日連岳的區別真的不大。

相對於「維護體制」的質疑,知識界對連岳庸俗化的批評,其實從連岳由「公知」變身「買房導師」始,就一直不絕於耳。

這些批評者多半都有著濃厚的文人士大夫情結,認為文人理應視錢財如糞土,怎麼能靠寫文章掙錢呢?在他們看來,作家文人是多麼高大上的身份啊,動筆前如果不沐浴焚香都是在褻瀆這份崇高的身份,怎麼能拿來掙錢,還不知廉恥的到處宣揚呢?

我之前說過,被這套理論忽悠的中國讀書人,要麼虛偽,要麼悲催,兩者必居其一。原因很簡單,你自己不去掙錢養活自己,就只能靠別人養啊,靠別人養,你不就只有聽別人的,那你還獨立個屁,還清高個甚?

作家文人們一定要搞清楚,這社會任何一個人都在交易,你的文章和思考就是產品,你的產品擺在商場,有顧客喜歡,付費拿走,OK,交易完成。本質上說,你的文章並不比面包和磚頭更高級,都是產品,提供給顧客不同的價值,滿足顧客不同的需求罷了,從這個意義上說,你並不比工廠裡的工人級別更高。

連岳面對市場,碼字掙錢,不但不低級,相反,是最符合文人知識分子身份的職業。

我們任何人都可以對連岳傳播的價值對錯提出質疑,觀點之爭、學術之爭,不但沒錯,反而越多越好,但如果你不去討論觀點本身,卻去批評連岳滿身銅臭味,這怕不是連岳錯了,而是你需要丟掉你腦中那些迂腐的就觀念,重新思考作家文人的真正價值所在了。

不管怎麼樣,連岳這次是錯了,他超出了底線,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我不知道他是一時飄了,還是真這麼想。總之,錯了就該認,但我很少看到連岳認錯,也許他並不覺得自己有錯。

如果連岳走不遠,那麼這種打死不認錯的心態,會是主因。

從他對宗教一直持批評態度,我就知道有著這種固執傲慢心態的人,很難做到去反思自身,去真誠道歉。這樣的人,總是有一些理性的自負。

其實,我今天並非是來討論連岳的,連岳選擇甚麼樣的生活,做過甚麼事,說過甚麼話,跟我們有甚麼大的關系呢?仔細想想,其實是沒有的。

我不知道讀者朋友們有沒有思考過,你們今天要去看書,要來讀我的文章,到底是為了甚麼?可能並不是為了甚麼實用的目標,閱讀就是個人的需求,跟你要吃飯,要睡覺一樣,是個本能的需求罷了。

而我這樣的碼字者,不過就是滿足你們閱讀需求的產品提供者,寫文章說到底就是個職業,既然是職業,就應該有個職業操守。

我今天之所以批評連岳,就是因為他違背了職業操守;之所以幫他說幾句公道話,也是因為他曾經遵守了職業操守。就事論事,不吹不黑。

 

來源  北游獨立評論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