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學榮:又是假历史,今天真相大白

很多朋友都知道,臺灣人把漢字「和」念成hàn,第四聲,音同「汗」字。

例如說,我和你,臺灣人說成我hàn你。

要知道,hé和hàn兩個讀音之間,區別還是挺大的,它不僅僅是聲調不同,而且是連韻母不同,也就是說,不是口音的不同,而是兩個完全不同的讀法。

常識理性告訴我們:所有奇怪事物的存在,都是有原因的。

臺灣人把「和」念成hàn,也是有原因的。

那麼,是甚麼原因呢?

臺灣人為甚麼把「和」字讀成hàn呢?

今天,老馮告訴你答案。

其實答案說來,還挺有趣的:

因為老北京話
「和」就是讀hàn

是的,原來,在上個世紀的30到40年代,老北京話,就是把「和」字說成hàn的。

老馮列舉幾個历史資料,借以佐證,供大家參考:

历史資料一:民國語言學家趙元任在他的著作《語言問題》一書中,收錄了老北京話「和」字的讀音,是hàn。

历史資料二:1932年出版的《國音常用字匯》,收錄的老北京話「和」字,也是念hàn。

历史資料三:1996年出版的《北京土語辭典》(徐世榮著)收錄:〝和〞字的老北京話讀音,是〝hàn〞。

历史資料四:1999年出版的《京味兒夜話》(彌松頤著)收錄,「和」字在老北京話裡的讀音,也是hàn。

是的,事情說出來,恍然大悟:原來,老北京話,就是管「和」字念hàn。

那麼,老北京話把「和」念hàn,和臺灣人有甚麼關系呢?

臺灣人是不是學的老北京人呢?

如果是,他們是如何學到的?

答案說出來,其實也很簡單,因為:

有老北京人參與了
臺灣推廣國語運動

事情說起來啊,原來是這樣的,一說大家就恍然大悟:

原來,當年日本投降之後,國民黨接收臺灣,那麼接收臺灣之後,就要在臺灣推廣國語。


臺灣光複後第一任行政長官陳儀,親自為臺灣的國語教材題字

為甚麼要在臺灣推廣國語?因為要喚醒臺灣人的中華民族意識,樹立中國人的國家身份認同意識,所以,要推廣國語。

當年臺灣同胞在日本人的鐵蹄下,當了50年的亡國奴,所以,1946年國民黨接收臺灣,第一件事,就是在臺灣推廣國語,要盡快恢複臺灣同胞的「中國人」身份認同和國家觀念。

那麼,當年國民黨當局,派誰去臺灣推廣國語呢?

答案是:從1946年5月起,國民黨安排一個老北京人,名叫「齊鐵根」,在臺灣用電臺廣播的方式,教臺灣同胞講國語。

國民黨當局接收臺灣

齊鐵根這個老北京人奉命去臺灣,每天早上7點鐘,在臺灣的電臺,廣播「國語讀音示範」,一個字一個字地,教臺灣人講國語。

臺灣剛光複那會兒,臺灣同胞學習國語的熱情很高,齊鐵根在臺灣當年,紅得不得了,風頭跟後來中國大陸「瘋狂英語」的那個李陽,有得一拼。

那麼,這個老北京人齊鐵根,他在教臺灣人念「和」字的時候,就是依照他自己講的的老北京話口音,念hàn。

所以,臺灣人就跟齊鐵根老師學到了:「和」字念hàn。

我hàn你,你hàn我,小明hàn小英,白粥hàn油條。

一傳十,十傳百,很快,臺灣全島的同胞都學到了:「和」字,念hàn。

要知道,語言習慣有一個「先入為主」的現象,臺灣多數人都學會了「和」字念hàn,那麼後來國民黨遷臺,軍政人員啊,老兵啊,榮民啊甚麼的,雖然知道和念hé,但他們畢竟人數少,少數服從多數,所以入鄉隨俗,後來都念hàn了。

讀到這裡,真相大白了:原來,臺灣人管「和」字念hàn,不是甚麼標新立異,他們只是受了老北京人先生的教育而已。

好了,那麼,問題又來了:既然在老北京話裡,「和」字讀hàn,為甚麼在今天的北京話裡,「和」字不再念hàn了呢?

因為啊,北京話本身,也在發展變化。

是的,萬物都在發展變化,沒有一成不變的事物,國民黨當局遷臺之後,臺灣海峽一水之隔,由於70多年的隔離,國語在海峽兩岸,各自發展,各自變化,以至於70多年之後的今天,兩岸國語的口音,已經有很多不同。

1949年之後,我國掀起了好幾陣「推廣普通話」的運動,當年我國推廣的普通話,並不是老北京話,普通話是普通話,老北京話是老北京話,二者不是一回事,區別還挺大的。

當年全國推廣普通話,從孩子抓起,經历了好幾輪推廣運動之後,北京的新生代,逐漸也習慣了把「和」念hé了,而至於念hàn的老一輩的讀法,也就逐漸被放棄了、遺忘了。

事情簡單地說,就是這麼回事。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當年國民黨接收臺灣,為甚麼要派一個說老北京話的人去教臺灣同胞講國語呢?為甚麼不派一個講標準普通話的人去臺灣擔此重任呢?

答案是:因為在1946年那個時候,「標準普通話」還不存在。

所謂普通話,是1949年之後在中國大陸逐漸出現的,它糅合了北京官話和河北一些地方的語音,在1946年它還不存在。

所以呢,在1946年的時候,國民黨當局指派一個人去教臺灣同胞講國語,他們在當時能找到最算得上「國語」的,就是老北京人說的北京話了,所以,他們指派了齊鐵根先生去。

最最後,老馮跟大家分享一個有趣的小視頻,講解海峽兩岸更多的國語口音區別,大家點開看看:

很多历史愛好者都聽說過這麼個故事:清朝雍正年間的大官俞鴻圖,在科舉考試監考期間,收受賄賂,徇私舞弊,被雍正皇帝下令腰斬,俞鴻圖被鍘刀斬成兩截之後,非常痛苦,他用手沾血,在地面寫下「慘慘慘慘慘慘慘」一共七個慘字。

請問,這個历史故事,是真實的嗎?

答案是:

假的

俞鴻圖被朝廷殺頭,這事是真的,但是,腰斬是假的,用手沾血在地板上寫下七個「慘」字,也是假的,是文人傳的謠。

今天,老馮用簡單的話,把俞鴻圖的真實故事,給你講一講,同時也告訴你,為甚麼俞鴻圖被腰斬以及七個慘字,是假的。

真實的历史是這樣的:

俞鴻圖是浙江嘉興海鹽人,雍正年間,他擔任「河南學政」,也就是說,河南省科舉考試的總監考官,大抵是這個意思。

那麼,科舉考試舉行在即,有一個很有錢的考生,給俞鴻圖的小妾,送了錢,而且,也給俞鴻圖很親信的一個僕人,也送了錢,送錢幹嘛呢?要求俞鴻圖的小妾和僕人,幫忙洩題。

俞鴻圖的小妾和僕人見錢眼開,兩人制定了這麼一個計劃:

當時,由於保密的緣故,學政的太太、小妾之類的人,不能隨意外出,所以,先由俞鴻圖的小妾,從她和俞鴻圖雙宿雙飛的房間裡,把考題拿到一份,然後,偷偷藏在俞鴻圖的清朝官服裡,俞鴻圖外出的時候,僕人陪同,然後,趁俞鴻圖脫衣的時候,僕人把考題從俞鴻圖的官服裡,偷偷取出來,然後,偷偷交給外面那個在等候的富裕考生。

於是,這事,就這樣辦成了。


小妾和僕人作弊攻略示意圖

讀到這裡你會問:為啥不由小妾直接交給僕人?為何要先藏到俞鴻圖的官服裡?明顯是多此一舉呀。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是考試時節,局勢敏感,考題交給僕人,僕人進進出出,都要搜身,但是,沒人敢搜俞大人的身,所以,考題先藏在俞大人的官服裡,然後,再由僕人取出來。

問題是,俞鴻圖這個可憐的家夥,自始至終,都不知情。

然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考題洩密這事,很快被當時的河南總督(又稱河東總督)王士俊知道了,於是,王士俊派人暗中調查了一下,順著線索,摸查,摸到了俞鴻圖小妾的身上,於是王士俊心裡認定:原來是俞鴻圖有鬼。

於是,王士俊偷偷回到北京,向雍正皇帝舉報了。

雍正皇帝接到舉報,大怒,下令將俞鴻圖逮捕,嚴加拷問。

俞鴻圖被拷問,他當然說,都是我小妾做的,我不知道,我不知情,可是,這種話,誰信?小妾是你的枕邊人,你說,是小妾瞞著你做的,你自己不知情,這話說出來,沒人信的。

要知道,清朝是舊社會,是舊式的司法,當時搞的是「有罪推定」,所以,俞鴻圖的辯解,從皇帝到刑部官員,都不信。

結果,俞鴻圖被判「斬立決」,也是殺頭,所以在1734年,俞鴻圖被殺頭了。

故事啊,大概就是這麼回事。

我們可憐的俞大人,就這樣,被他的小妾害了命,我們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還真是如此,一個大官啊,就栽在女人手上。

而至於俞鴻圖被雍正皇帝下令腰斬,一刀截成兩段,俞鴻圖拖著一半的身體,用手沾血,在地上寫下七個「慘」字,這些情節,則是假的,在历史上沒有這回事,老馮告訴你,為甚麼沒有這些事:

理由之一:正史資料裡沒有「腰斬」、「七個慘字」這些記錄。

關於俞鴻圖具體是如何處死的,清代的正史資料,是有明確記載的:

例如《清史稿·本紀九·世宗本紀》記載:河南學政俞鴻圖以婪贓處斬。

例如《清史稿·列傳八十一·王士俊》記載:疏劾學政俞鴻圖納賄行私,命侍郎陳樹萱按鞫,得實,鴻圖坐斬。

此外,《清實錄雍正朝實錄》、《清史編年》這些正史資料,記錄俞鴻圖的死法,也是「斬立決」。

在清代官方資料裡,「斬」、「坐斬」、「斬立決」,都是殺頭的意思,也就是斬首的意思,清朝沒有「腰斬」這種刑罰。清代的死刑有斬首、絞刑、淩遲、賜死四種,並沒有腰斬這種。

理由之二:「腰斬」、「七個慘字」的說法,不是出自於嚴肅的历史資料,而是出自俞鴻圖死亡150年之後的薛福成在鄉間的道聽途說。

「腰斬」、「七個慘字」說法的出處,是清末時代薛福成(生卒:1838-1894)寫的一本書《庸庵筆記》。


清末隨筆《庸庵筆記》,俞鴻圖「腰斬七個慘字」历史謠言的出處

書的原文是這樣的:

「餘幼居無錫西溪上外家顧氏宅中,其右鄰秦氏,亦巨宅也。父老嘗告餘曰:「此前福建學政俞鴻圖舊宅也。雍正午間,俞君督學閩中,關防頗嚴,操守亦慎。每扃試之日,戒其僕從分值內外,毋得擅自出入,將以絕傳遞之弊。乃其妾與僕勾通,作姦犯科。每傳遞之文,即貼在俞君背後補褂之上,僕役輕往揭取,授之試士,而俞君不覺也。久之,考取益濫,遠近大嘩,為言路所彈劾。上遣侍講學士鄒升恆往代其任,並令將俞君腰斬。鄒君即為監斬官。而鄒君與俞君本兒女姻親,以懾於天威,不敢漏洩。俞君倉猝受刑,及赴市,方知之。劊子手於腰斬之犯,向索規費,得費則可令其速死,不得則故令其遲死。俞君既斬為兩段,在地亂滾,且以手自染其血,連書七慘宇。其宛轉求死之狀,令人目不忍睹。鄒君據實奏陳,上亦為之惻然,遂命封刀。從此,除腰斬之刑者,蓋白俞君止也。俞君既死,其宅鬻於他人,居之者多不利,至今已七八易主矣。前歲,宅主某君正在浴室,忽見半段血人滾出,一驚而絕。其厲氣之未散,可知矣。」父老之言蓋如此。夫傳聞之說,能否翔實無誤,固未可知.然其鬼往往見形,且居之者皆不昌,則餘固聞之已熟,殆非虛語也。」

全文我就不翻譯了,太麻煩了,總之,大家註意老馮在文中標紅的「父老嘗告餘曰」和「夫傳聞之說,能否翔實無誤,固未可知」,從這兩句話可見:作者薛福成說得很明白:這是父老鄉親跟他講起來的故事,也就是說,薛福成他是道聽途說的,不是查历史資料的。

而且此時離俞鴻圖死亡,已經是150年之後了,已經隔了好幾代人了,這也就是為甚麼薛福成趕緊補充說:這是傳聞而已,我只是聽父老鄉親閑聊的,而至於是否符合历史,我不知道。

此外大家看老馮我標成藍色的「福建學政」四個字,事實上,俞鴻圖是「河南學政」,可見無錫的鄉親講故事,錯漏百出。

可惜的是,後世無數讀書人,把薛福成從江蘇無錫農邨地區的父老鄉親口中聽來的野史和傳說,當作信史來讀了。

無錫農邨父老鄉親對薛福成講的這個極端誇大的故事,經由薛福成的一本野史筆記,變成了我們的历史真相,豈不可笑?

理由之三:自古死刑犯,都要把手腳捆綁得嚴嚴實實,不可能讓俞鴻圖擁有騰出手、從地上沾血、寫七個慘字的空間。

我們要知道,自古的死刑犯行刑,都是要把手腳捆綁起來,綁得嚴嚴實實,為甚麼?因為如果跑掉一個死刑犯,要追究行刑人員的重大責任,所以,行刑人員為了自己100%穩妥安全,無一例外,他們都會把犯人的手腳,綁得嚴嚴實實,令死刑犯動彈不得,下面這些历史老照片,可以舉例說明情況:


如圖,死刑犯無一例外,全部把雙手綁得嚴嚴實實,毫無活動空間

也就是說,历史上的俞鴻圖,無論是殺頭的還是腰斬的,他毫無疑問,手腳都會被綁得嚴嚴實實,不可能解放他的雙手,讓他可以在地面上沾血、寫字、活動自如,還一連寫了七個。

再說了,一個人被鍘刀從腰間斬成兩段,動脈噴血,兩截身體,會本能地激烈抖動,全身抖動,你如何淡定沾血寫字?

且由於大量劇烈出血,人的大腦供血不足,意識會很快糢糊,很快會休克,俞鴻圖如果被鍘開兩段,腦袋是否可以清醒到支撐他一連寫完七個慘字,坦率地說,實屬疑問。

再退一步說,即使俞鴻圖沒有暈厥休克,身體被截成兩段,俞鴻圖必然痛得只顧得上哭喊了,哪裡來的淡定,還能用手沾血,寫字?除非是神劇的劇情。

當然,這一點老馮也沒有實操經驗,拋磚引玉,讀者你可以琢磨一下。

不過,琢磨這些,也沒有多大意義,因為清代多種正史資料白紙黑字說了,俞鴻圖是「斬立決」,也就是說,斬首,查遍清朝法制史,也沒有腰斬大臣的記錄,俞鴻圖被腰斬寫下七個慘字,是薛福成在無錫鄉間聽老鄉講的。清朝的正史資料,和晚清無錫農邨的一位農民伯伯講故事,哪個可信度更高?

今天我們談俞鴻圖,是想借這個話題提醒大家:我們平時在讀历史的時候,一旦讀到違反常識的東西,要敏銳地打個問號。我想,這是我們應該記住的。好,今天老馮為你寫到這。

 

來源  讀書人馮學榮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