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戶外生存不切實際的幻想丨硬核生存指南

戶外生存

文:南洋富商

1、戶外生存幻想

很多人有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一旦遇到非常時期,他就背上一個大背包,跑到大山裡,找個荒無人煙的地方躲起來,過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戶外生活,等過了非常時期再回來。

這種想法聽起來很美好。很多生存狂也列出了戶外背包的清單,裡面有各種各樣的高端戶外用品,從一千多塊錢的菲尼克斯手電筒指南針到二千塊錢的淨水過濾器,應有盡有。

真正的牛人或許可以試試。但是我這樣的不夠牛的人,是不敢去試的。這和驢友三五天的戶外徒步,根本不是一回事。

戶外生存

2、背負重量

戶外需要帶多少東西?一個體能不錯的人,若是走鰲太線這樣的經典驢友路線,按照7天到8天行程安排,全部配置儘可能輕的昂貴驢友設備,每日食物用量都有節制,大概要背負25公斤。要想吃飽睡暖,還加上一點點腐敗,大概需要背負30-40公斤的重量。

若是在戶外過二個月,你需要背負的重量,大約是80公斤。這只是最基本的最簡陋的日常生活。不包括浴巾、洗髮露、沐浴露、洗面奶、卸妝水之類,也不包括筆記本電腦、iPad、枕頭、被子、靠墊之類。這些東西也沒有什麼用,因為在戶外基本上你沒法洗澡,沒有充足電源,也沒有很多機會用iPad。

一家四口,有幾個背得動大背包?

3、營地困境

你想像中,會覺得在山上找個地方住下來就可以。但是實際上你很難找到一個合適地方紮營。
這和驢友路線不一樣。那些地方,會有一塊塊的已經平整過的土地給你紮營。尤其美國這樣的國家,國家公園裡有大片大片的camping ground。

但是在大多數山野,你會發現基本上沒有平地。你可以試試從從永嘉翻山走到青田、縉雲,或者走到仙居,就會發現走上百里路也找不到平地。

平地通常在村莊附近。但是,陌生的村莊是不會收留你的,物資匱乏的時候,他們首先看上的是你的背包裡的物資,十有八九你的東西會被他們瓜分。如果你看過電影「盲山」,或者看過一些村裡人合夥搶劫過路貨車的新聞,就能理解他們的鄉村文化:若是村裡自己人,就是齊心合力搶別人的同伴。若是外人,搶你沒商量。

不要幻想禮儀之邦或者民風淳樸,那是物資豐裕年代才有的事情。一旦匱乏,他人就變成最危險的東西。

你怎麼可以指望別人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家人餓死,卻不搶劫你的貨物?

所以你只能去無人地帶躲藏。

但是在人口稠密的今天,幾乎任何無人地帶都是不適合讓人類生存的。你去山上找一塊3米寬見方的搭帳篷平地都不容易,更別說平整。即使找到一小塊平地,附近通常也是沒用溪流的。

你若能找到優詩美地、黃石公園這樣的好地方,或者五台山這樣平緩的山,或者武功山這樣山頂還有大平地的地方,那就可以紮營。但是若是只能躲在浙南閩北那種山,或者雲南廣西邊境那種山,就只能被灌木亂藤糾纏。

竹林、灌木叢裡或許能找到一些空地。但是又安全又舒服的地方,很難找到。

4、毒蟲

你很快發現,大自然有很多你不喜歡的東西。不計其數的蚊子,讓你無處可逃。山上還會有螞蟥,黏在你的鞋子邊上,你進帳篷的時候是看不到細細的螞蟥的,早上睡醒發現四條喝足了血的鼓脹螞蟥躺在你身邊,你的傷口一堆血。

你會噁心得只想把帳篷也扔了。但是你不能扔,你若扔了帳篷,今夜就會被幾百個蚊子和幾十條螞蟥咬。

除了螞蟥和蚊子,還有馬蜂。

除了馬蜂,還有很多別的昆蟲也會叮人。比如酷似大蒼蠅的牛氓。

還會有更可怕的動物:毒蛇。無論是舟山眼鏡蛇、眼鏡王蛇、五步蛇、蝮蛇、竹葉青、銀環蛇,都不是吃素的。偶爾還可能遇到白頭蝰,那是你運氣好,能遇到這麼珍稀的毒蛇。

有些蟲子基本上無害,但是一旦爬到你身上就會讓你很噁心。你有時候會發現帳篷裡會混進來幾條馬陸。

野外住幾天,你就羨慕驢友走的路線,即使是看起來又累又險的,至少清爽乾淨視野好,比你住的地方舒服。這時候,你會理解當年游擊隊在山上打游擊是多麼艱辛。尤其是熱帶雨林裡的游擊隊,那些叢林真不是人呆的。

5、狩獵和採集

你背包裡的食物會很快消耗完。

不要幻想在山上狩獵果腹。現在山上並沒有很多你能抓得到的野生動物。也許你奔波一整天 ,抓到的獵物是這樣的:六隻三克重的蝗蟲,一條螳螂,一隻蜻蜓,二隻十克重的蛙,一條三十克重的蜥蜴,二條六克重的小魚。

這大概是一個普通的城市白領青年在野外狩獵的平均水平。

雖然你可能隨身帶一把彈弓,甚至一把弓箭,但是大多數人的技藝,還不足以射殺一隻二十米遠的小鳥。

有一張搞笑照片:軍人野外生存訓練,幾個人站在山上水潭裡高舉一條帶魚——他們可能是真不知道帶魚是不能在淡水裡找到的。

很多軍人野外生存訓練就是靠偷老鄉的雞鴨、挖田裡的番薯來填飽肚子的。

別覺得特種兵有什麼特殊能力,他們野外捕食能力和常人差不多。抓不到合適食物,只能挖蚯蚓生吃。若是運氣好,或許可以抓到一條蛇生吃,但是大多數情況下,沒那麼好運。

山上或許有一些野果,但是大多數情況下你是找不到的。偶爾找到了,你發現自己不會爬樹,有沒有專門摘野果的工具。即使撿到野果,不知道是否有毒,不敢吃。

野菜是可以考慮的。我試過在山上找野菜,蒲公英和馬齒莧經常可以找到,運氣好的時候一次可以找到幾十斤蒲公英。雖然可以吃,可是基本上沒有熱量可以吸收,靠蒲公英長期生活並不靠譜。

另一種極其容易找到的是一種叫河裡藤的野草,原產南美洲,日本人把它當豬飼料引入中國,因為四明山裡打游擊的新四軍三五支隊經常吃它,而被叫做革命草。

革命草是可以填肚子卻不能提供營養的東西。1960年很多人吃革命草,但是它對活命貢獻不大,只是略微強於觀音土。營養價值遠不如蚯蚓和蟲子。

6、自然災害

在山上,自然災害遠勝平原。如果來一次颱風,山洪爆發可能沖走你,山體滑坡可能覆蓋你,折斷的樹木,或滾落的石頭,都可能砸死你。前年就有個寧波驢友,颱風天爬山死了。

普通帳篷大概可以承受八級風到九級風。面對十幾級的颱風,它會飛得無影無蹤。地釘和拉繩,那時候都是不堪一擊的。

還有一種可怕的場景是峽谷裡的洪水。在非常時期,你可能很久沒有天氣預報消息,也沒有關注附近的天氣。某天,你看到天氣晴朗,到峽谷打水。這時候上游幾十公里或一百公里之外正在下暴雨,你不知道。你看到清澈的溪水裡有一小股黃色的濁流,逐漸加大。你還沒回過神來,正在想怎麼回事,水位已經飛快上漲,洪峰到了,你想逃離已經來不及了。你通常只有半分鐘的逃生時間,你若不能飛快爬到高處,基本上就死定了。

至於其他的意外,得看天命。比如一群驢友在楠溪江畔,忽然山上滾下一塊十幾噸重的大石頭,這種事就只能看運氣了。也有驢友在雅魯藏布江邊上被跌落的石頭砸中,滾入江水。

另一種危險是失溫。在戶外,即使只有十幾度的氣溫,若是你打濕了,也可能失溫而死。

7、人類

目前山上並沒有很多老虎黑熊,連金錢豹都已經是珍惜動物,所以大體上不需要擔心。

但是人類卻是最危險的動物。

即使是太平盛世,驢友們紮營也會儘量避開附近有村莊的地方。驢友集體被搶劫的事,也是層出不窮。這些驢友並沒有帶太多物資,也沒有很多現金。

在非常時期,你若全家出來進山,通常都會帶很多物資,貼身衣服裡甚至還會有大疊的現金、沉甸甸的金條。

你的物資就是別人垂涎的目標。

那時候,山上的人口密度會變大,他們很快也會物資匱乏。很快也會餓肚子,餓到很瘦。

你睡在帳篷裡並不安全,你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卻看得到你的帳篷。你在帳篷裡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總之,非常時期帶個背包在山上長期生活,並不浪漫,而是非常艱難危險的,與太平年代上山休閒不是一回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