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存主義的視角審視小區的居住環境

交通工具
文:南洋富商

1、生存主義的角度

大多數人選房子都是看地段、房價、交通便利、升值空間之類,很少從生存主義的角度去審視自己居住小區的條件。

「對於泰塔尼克號上人,財務自由並無意義」。

若是生活在一個充滿變數和危機的年代,或許你應該更多思考這樣的問題:

我居住的小區,適合各種災難時候居住嗎?它安全嗎?它適合逃生嗎?如果不得不長時間住在裡面,需要做甚麼樣的準備?

抱著這樣的念頭,我在我們小區走了一天,包括各個角度的細節,都查看了一遍。

周邊環境、衞星地圖,當然也是要看的。

2、氣候和地質

處於杭嘉湖平原,江浙滬交界處。不屬於地震帶,發生地震概率極低。很少有超過12級臺風。基本上沒有龍卷風。東南沿海濕潤氣候,無沙塵暴。大平原不會有滑坡、山崩、堰塞湖、泥石流這些災害。也不會有大洪水。即便停電,冬天不容易凍死人,也不會冰雪封路。

杭嘉湖平原屬於軟質地基。历史上經常發生緩慢的升降地質變遷。比如以前的海鹽縣,包括今天的平湖,就屬於經常升降的地帶。历史上二個縣城都沉陷變成湖底,如今的當湖就是昔日的縣城。在古代曾有泖湖,後來泖湖演變為一些河道。

如今的黃浦江、蘇州河都是很窄的河道。历史上黃浦江曾經寬達十幾公裡,蘇州河也曾經很寬,還有很多密布的分叉。

如今包括整個上海在內的杭嘉湖平原地質已經非常穩定,極少可能在百年內發生大的地質變動。所以地質安全性方面,屬於足夠安全的地帶。

距離海邊有20公裡,不屬於海嘯波及地帶。

看小區地勢,比周邊農田邨莊普遍高出2米左右,河水平面距離河岸的高度大約有4米多,即便下暴雨,即便周邊的農田被完全淹沒,小區的路面應該還高出水面1米到2米,不會被淹沒。

小區裡面一條河,東面、西面、南面都是運河,河岸高度距離水面4米,高出水田1米以上,排水極好。

地下停車場的入口高度足夠,比大部分地面高半米左右。即便發生2021年鄭州7.20暴雨之類的水災,也不會淹沒小區路面和地下車庫。

最近百年沒有嚴重水災。

3、水源

水是生命之源。一旦遇到斷水,就難以生存。無論家裡備多大水缸,也不如樓下有條河。

小區四面環河,與河網聯通,距離黃浦江幹線僅幾公裡,絕不至於缺水。小區內還有幾個獨立池塘,一個人工湖。經二年觀察,水質一直穩定。夏天會有較多浮萍和水草,冬天則澄清。河水裡有蛙、魚、長期有大量白鷺和鴛鴦捕食,周邊沒有工廠污染。

樓頂有水箱。坐電梯到頂樓,可以到達泵房。泵房的門沒鎖。水箱裡的水是循環的,不是老式靜止水箱,所以即便停水,水箱裡的水應該依然符合直接飲用標準。

4、食物供給

河裡很多人釣魚,但是沒幾條魚,這不是合適的食物來源。

小區外面就是農田,周邊有很多種植大棚。各種大棚蔬菜充足。

附近都是邨莊。周邊2公裡之內有幾十個養雞的大雞棚,目測總存欄量在十萬左右。最多的是棚養三黃雞。還有其他雞種。由於上海封城,無法運輸,城內的人無法來採購,處於滯銷狀態,養殖戶非常著急。

周邊邨裡有養鴨、鵝、豬。

若是遭遇意外情況,發生食物稀缺,可以迅速到周邊農戶家裡大量搶購蔬菜和雞肉當儲備。無論冷凍還是醃制,都可以。農田有諸多通道,田間河道不寬,很容易游過去,即便交通封路,也可以靠背包採購。

我們小區是「鄉下」,城裡人通常不屑一顧。到了非常時期,你就會發現鄉下的好處。 比如上海一封城,挨餓的淨是「城裡人」,金山、崇明、奉賢這些「鄉下人」,即便無家可歸也不會餓肚子,因為外面都是農田,到地裡拔蘿卜、拔萵筍、挖土豆,到大棚裡親自摘番茄、採草莓,或者到養雞場直接讓老板現殺現煮,根本不可能餓肚子。

迄今為止,我們小區只發過2次「物資」,但是我根本不在乎。「物資」這東西,是給食不果腹的上海城裡人保命的,我們只需要「團購」,讓周邊的農場和食品廠家給我們一車車送到小區門口。價格不貴,和封城前一糢一樣。有些團購甚至比以前更便宜。

住在鄉下,非常時期就可以凡爾賽一把。

5、防核

小區有大面積的地下停車場。停車場邊上有明顯的人防標記。

密封門邊上有密封門的使用說明。各期的停車場地下都分割為不同區域,即便大戰依然有極其充足的地下空間。

從居委會的核酸檢測人數統計,現在小區內居民總數僅有2800多人。未來各期房子都建好賣掉,總人數應該有2萬人。所以現在的地下空間極其充裕,地下停車場人均可以分到大約100到200平方米的巨大空間,即便長時間住在地下停車場和其他人防部分,也決不至於擁擠。在車上多放一些生活用品,若是遇到俄羅斯轟炸烏克蘭那種情況,即便長時間住地下也毫無困難。

小區內新建的二個組團,剛造好房子、裝好門窗,綠化尚未搞好。若是發生戰爭,我們住的房子即便大部分被摧毀,還可以把那些空蕩蕩的嶄新房子當「備用房」。

請不要嘲笑我們小區是「鬼城」。鬼城有鬼城的好處,就是人均空間極其巨大。無論是停車位,防空洞,還是空蕩蕩的賣了10年都沒賣掉的「備用空樓」,都堪稱「資源奢華」。

6、戰時的的應急電力和通訊

如果遇到戰爭要摧毀電力,現代戰場最可能使用的是石墨炸彈,用石墨纖維短路高壓線,引起跳閘。

周邊都是農田,沒有大工業,想不出有甚麼必要毀掉這裡的電力。大概率會比上海市區、嘉興市區都安全。

即便毀掉電力,小區面積大,擺放太陽能電池也容易。小區裡有足球場,籃球場,面積極大的公園草地,空蕩蕩荒無人煙的新組團人行道,到處都可以擺放大面積的太陽能電池板。只要你舍得花錢買電池板,即便你給特斯拉高速充電,也有足夠的地方給你光伏發電。

由於本小區地下停車費極其便宜(每年1800,有錢人甚至可以買個電動的箱式小貨車當能源車,裝太陽能電池板和蓄電池之類,需要的時候運到籃球場或足球場充電就可以。

本小區的房租也便宜,只相當於上海市區的五分之一,你若是很想有物資儲備,另外多租一間房子存放「戰災儲備物資」都沒問題。(小區外面的農民房租金更便宜,屋頂還可以隨便裝太陽能電池)。

本小區面積大,房屋舒朗,對面就是農田,家家戶戶的陽臺和衞生間都可以直接看到歐星、海事、天星通的同步衞星,所以不出門不下樓就可以用衞星電話。銥星電話當然更方便。

即便是星鏈天線,也可以裝在陽臺上。這種便利,在上海市區是很少的。所以如果你指望在停電停網以後以衞星電話作為應急通訊,這種「鄉下鬼城小區」非常適合你。

7、逃跑

一旦遇到長春圍城、薩拉熱窩圍城之類的亂世,逃不出去就會很困難。所幸我們小區人少地大,「邊境線」長達5公裡,小區裡住的都是和國家大事無關的「靈活就業人口」,圍困這樣一個小區概率不大。

圖片

但是遇到疫情封城,或者宵禁、軍管之類,還是會被禁止出小區。一個人若是有病需要就醫,或者有親人需要幫忙,或者有更重要的的事情要做,逃出去還是很重要的。

小區邊界有河,有圍牆,翻出去有農田、有樹林。牆只有2米多高輕松可翻。河寬度大多數在10米到30米之間,最窄處大約5米,即便是不會游泳換氣的人也可以一蹬腿漂過去。

總體上講,與市區那種路口到處設崗查通行證的居民區比,我們這種「鄉下鬼城」居民區的逃跑會容易很多。

翻出小區就是田園,油菜花比人還高,躲在裡面穿行,根本不可能被阻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