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眼鏡居然是治療梅毒的工具?

文:葉克飛

不聲不響間,廣東迎來了史上最熱的三月,此前的三月下旬氣溫已經超過三十度。這種天氣出門,要是配上大太陽,跟夏天沒啥兩樣。無論開車還是去公園散步,配一副太陽眼鏡才是上策。

與許多歷史發明一樣,太陽眼鏡也是先因軍事用途而誕生,後來轉為民用。而且,民用後的太陽眼鏡,還成了時尚界不可或缺的恩物。

太陽眼鏡居然是治療梅毒的工具?

太陽眼鏡的發明

太陽眼鏡發明的初衷,就是為了防止太陽光強烈刺激對眼睛所造成的傷害。強烈的陽光中含有大量的紫外線和紅外線,可能損傷眼睛的角膜、晶狀體甚至眼底。戴上太陽眼鏡,可以遮擋或吸收一部分光線,減少對眼睛的刺激。

說起太陽眼鏡的發明,有人說是中國。 《洞天清錄》中有類似眼鏡的記載,《歸潛志》則有用煙晶製作的眼鏡,使用者是衙門官員,不是為了遮陽,而是為了審案時不被犯人與證人看到其反應。這種遮擋面部表情的做法,跟現在的明星一樣一樣的。也有一種說法,認為五百年前的西班牙傳教士曾在書中提到過自己從中國帶回過眼鏡。不過以上說法都沒有實物為證。

而且,即使是不以實物為據,僅以書面記載為憑,太陽眼鏡也非中國發明。因為在西方記載中,早在公元54年,古羅馬皇帝尼祿就運用凹形的翡翠和紅寶石糾正近視,並在觀看鬥獸和戲劇時配戴,用來遮擋太陽光。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愛斯基摩人在500年前使用的一種木質風鏡是太陽眼鏡。以愛斯基摩的氣候,不但要防太陽,還得防雪盲,所以確實有這個需要。不過他們的發明是一塊長條木板上劃出兩條細縫,這顯然不算是太陽眼鏡。

真正的現代眼鏡源於工業革命時期的歐洲,當時歐洲的玻璃製造和精密金屬加工發展很快,也讓一些眼鏡作坊漸漸崛起。當時的眼鏡還是手工製造,每款眼鏡上都標有製造者的名字,許多作坊後來都發展為精密儀器和手錶的老字號廠商。當時眼鏡是紳士階層的必備,與燕尾服地位一樣。

1752年,美國人詹​​姆斯發明了綠色和藍色鏡片的眼鏡,以保護雙眼免受強光影響,不過這種鏡片刷上顏色之後,視物能力有限,所以只能算是太陽眼鏡的雛形。

汽車和飛機發明後,風鏡開始流行,這是因為早期飛機和汽車都是敞篷的,沒風鏡根本沒法駕駛。到了20世紀初,因為專供駕駛使用,風鏡便成為富有和時髦的象徵。這種風鏡主要以玻璃製成,豪華版則是用天然水晶,價格極貴。

不過要給鏡片弄上顏色,當時的技術雖然能做到,可風鏡並未採用,這主要是因為當時的有色鏡片 「 特供 」給梅毒患者。因為梅毒病人會有畏光症狀,所以會佩戴由黃色和棕色鏡片製成的太陽鏡。

直到1929年,一位名叫Sam Foster的商人開始批量生產由塑料製成的太陽鏡,還非常聰明地將商店開在亞特蘭大海灘邊,因此大受歡迎。這也是美國太陽鏡品牌Foster Grant的前身。

之後,新材料的誕生讓風鏡得到突破,上世紀30年代,德國人和美國人相繼發明了聚苯乙烯塑料,其透明度與玻璃相當,但比玻璃堅固。不過有趣的是,新材料的運用居然沒有降低風鏡的價格,因為當時聚苯乙烯產量很低,價格比玻璃還貴,也讓這種風鏡更珍貴。但風鏡只能擋風,起不到遮陽的作用。

在此前的1923年,有一位美國空軍中尉為強烈日光所困擾,長距離飛行後總有噁心、嘔吐和頭痛等不良反應。他因此求助博士倫公司,希望能研製一款吸收光線的太陽眼鏡。而且因為是飛行使用,所以清晰度也要確保。

經過數年研發,1930年,博士倫公司研製出世界上第一副能保護飛行員眼睛、綠色鏡片的太陽眼鏡。 1937年,這款太陽眼鏡被推向市場,產品系列的名字是雷朋——直至今日,它仍然是太陽眼鏡領域的第一。

二戰期間,雷朋太陽鏡被美國政府視為太陽鏡的標準,配備給美國空軍,成為二戰功臣。而戴著太陽眼鏡的美軍形象,也意外成為美國人的審美潮流。

太陽眼鏡的時尚感,由明星帶動

太陽眼鏡最大的用途,除了遮陽,便是時尚。

最以太陽眼鏡形象深入人心的應該是五星上將道格拉斯·麥克阿瑟,玉米芯煙斗和墨鏡是他不可或缺的鏡頭前道具。不過在他之前,好萊塢明星們已經開始熱衷太陽眼鏡,推動了它在民間的流行。

到了50年代,貓王風靡西方世界,他的鴨尾式髮型和倒三角連接金屬片墨鏡裝扮,也被大群年輕人效仿。瑪麗蓮·夢露和奧黛麗·赫本也引領了貓眼太陽鏡的風潮。

60年代,披頭士風潮席捲世界,約翰·列儂的小式鐵質細鏡框圓形眼鏡和同型墨鏡,甚至影響整個太陽眼鏡行業的潮流。那時的太陽眼鏡,開始越來越趨於圓潤和飽滿。

到了70年代,墨鏡外型又逐漸轉向棱角化,光滑寬邊和圓潤棱角的塑膠質太陽眼鏡成為主流,鏡片也出現漸變色彩。

80年代,長方形外型的太陽眼鏡達到高峰,著名設計師卡爾·拉格菲爾德就是這種墨鏡的最好代言人。同時,大量太陽眼鏡被植入好萊塢電影,帶動了風氣。

90年代的太陽眼鏡趨向多元化,扁長造型漸進色鏡片太陽鏡、蛙鏡、滑雪鏡、一片式太陽鏡和高爾夫球鏡等都曾流行,古老的無邊太陽鏡也不再是老人家的專利。

值得一提的是,太陽眼鏡代表的不僅僅是潮流,也體現了大時代的變遷。比如貓王的時代,正值戰後經濟繁榮期,人們開始追求個性與時尚。 60年代太陽眼鏡的圓潤飽滿,象徵著那個年代對自由和休閒的追求。至於70年代的太陽眼鏡,與之配合的則是長發與喇叭褲。

這種潮流變化,直至今天仍然如此。比如2000年後,與低腰牛仔褲和露腰上衣一同出現的太陽眼鏡,以各種形狀和顏色的巨型鏡框呈現人前,充滿設計感。

太陽眼鏡品牌很多,雜牌也很多

這年頭要買太陽眼鏡,選擇實在太多。地攤十塊錢一副的雜牌,專賣店裡幾百幾千的品牌貨,都琳瑯滿目。

雜牌甚至無牌太陽眼鏡當然不好,但如果僅僅是偶爾使用,倒也無所謂。當然,它多半是以裝飾眼鏡冒充太陽眼鏡,遮陽效果非常有限甚至近乎於無。

品牌太陽眼鏡中,雷朋的名氣當然最大,歷史上有無數經典款式。直至今天,雷朋仍然不追求花哨,堅持經典款。

創立於1972年的美國藍道夫同樣是許多人的寵兒,1986年首映的經典電影《壯志凌雲》,讓這個品牌紅遍世界,湯姆·克魯斯的金絲太陽眼鏡一時間成為時尚符號。在19990年波斯灣戰爭中,藍道夫也與美國國防部合作,為M17生化面具提供框架部分。 2000年後,獲得美國陸海空軍、海陸戰隊、海岸警衛隊、NASA的專用眼鏡生產合約。

同樣來自美國的Oakley(奧克利),是創辦於1975年的運動品牌,由吉姆·簡納德及籃球飛人邁克爾·喬丹共同創辦。起初幾年,這個品牌主要設計賽車的保護鏡,之後逐漸拓展至其他運動和戶外領域。它的設計極具雕塑感,而且非常適合野外生存使用。

德國也是太陽眼鏡大國。 Mykita是iF和紅點設計大獎的常客,不但有德國製造的品質,還有德國難得見到的時尚感。它定期與知名設計師推出的聯名鏡款,在市場上極受歡迎。主打的Studio系列,不同型號各擅勝場,當然,價格也很可觀。比如Studio7售價兩千多元,Studio 4則超過四千元。

不過歐洲最喜歡戴太陽眼鏡的國家是意大利。 Persol就是意大利品牌中的佼佼者,它是世界上第一個生產折疊鏡框的品牌,也是世界上第一個設計靈活鉸鏈的眼鏡品牌。它的太陽眼鏡曾在《007》和《媽媽咪呀》等多部影片中出鏡。不過目前在國內,仍然只能海淘。

如果看過電影《王牌特工》,應該會對英國品牌Cutler andGross有印象,這個品牌很有性格,不愛突出自己的LOGO,頗為低調,但外觀討好。價格也不低,一般在1500元至3000元之間。

在韓劇中頻頻亮相的Gentle Monster,也就是GM,目前是網紅選擇。因為主要面對東亞市場,所以更符合東方人的臉型。從《來自星星的你》到《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它都有相當出色的表現,所以在彈幕裡經常出現 「 墨鏡演技比XX好 」的評價。它的售價一般在1800元以上,也有幾百元的入門產品。

同樣適合亞洲人臉型的還有新西蘭品牌Karen Walker,有小臉神器之稱,而且設計上很多古怪元素。價格也比一般一線品牌低,一般為一千多元。

國產品牌中,PROSUN 保聖名氣不小,它是最早將偏光鏡片引入中國市場的品牌,售價一般在百元以上至二三百元。 PARIM 派麗蒙則是國內的太陽眼鏡老品牌,中等價位太陽鏡佔有率居於市場第一,數百元的價格也較為親民。暴龍也是國產大牌,不少明星為之代言。

因為與時尚結緣,所以許多奢侈品大牌都會推出自己的太陽眼鏡,同樣是許多人的選擇。

比如香奈兒太陽眼鏡就以個性著稱,鏡身上的香奈兒LOGO更是許多愛炫者的最愛。迪奧太陽眼鏡的設計和前衛顏色也值得稱道。 1887年就曾為王室設計長柄眼鏡的卡地亞,也有設計太陽眼鏡的悠長歷史。普拉達太陽眼鏡的設計感極為出色,也是許多明星的標配。 Gucci和阿瑪尼的太陽眼鏡配自己的時裝最合適不過。值得一提的還有匈牙利時尚品牌Judith Leiber(珠迪絲·雷伯),它是一個手袋品牌,但早在1946年就推出了太陽眼鏡系列,融入手袋設計元素,採用寶石、水晶石和瑪瑙等拼出圖案,華麗別緻。

從價格上來說,如果你想買品牌太陽眼鏡,預算又不多,那麼用兩三百元或者三五百元的價格購買國產品牌就相當不錯。如果是千元以上,那麼就可以選擇進口品牌的入門級。如果只想隨便買一副,在眼鏡店里花幾十塊錢也能買到。

高科技浪潮當然也影響了太陽眼鏡,這幾年已經有公司開發出配有雙聲道麥克風和藍牙耳機的太陽眼鏡,鏡架上裝配著MP3播放器和電話的音控按鈕。不過說實話,個人認為在太陽眼鏡上做這些文章,有點華而不實。

中國太陽眼鏡市場潛力巨大

中國是太陽眼鏡的生產和進出口第一大國,佔據世界太陽眼鏡總產量的四成以上。從檔次上來說,中國太陽眼鏡在中低端市場份額極大。

太陽眼鏡的廠家主要集中在浙江台州,以低端產品為主,合資企業則多半在廣東和福建等地,尤其以廣東為多。出口量方面以浙江為主,但出口金額上,浙江和廣東區別不大。數據顯示,2019年浙江太陽鏡出口數量為7.51億副,出口金額為6.43億美元;廣東太陽鏡出口數量為0.84億副,出口金額為5.71億美元;福建太陽鏡出口數量為0.44億副,出口金額為1.50億美元。浙江的出口數量是廣東的九倍有餘,但出口金額領先不多,說明浙江的低端產品附加值較低,廣東因為合資企業多,出口附加值更高。

中國是近視大國,也是眼鏡大國。 2019年,中國眼鏡產量為8.19億副,2020年前三季度眼鏡產量為5.46億副,數量驚人。太陽眼鏡的應用範圍更為廣泛,需求量同樣很大。 2019年,中國太陽鏡市場規模約為359億元,較2018年的342億元同比增長4.97%,預計2020年為374億元。

太陽眼鏡的毛利率令人羨慕,據說普遍在300%左右,這多少跟時尚功能有關。不過國產太陽鏡太過集中於中低端產品,附加值不高,所以空間仍然很大。當然,人們的觀念也很重要。如果你想戴個太陽眼鏡耍酷,務必記得去挑個好點的。

 

來源    市井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