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敗皆在一直想做「 萬人迷 」

粉紅女郎》裡嫵媚、獨立、又毒舌犀利的萬人迷,現實中事業順遂貌美如畫的陳好久未露面。 然而,最近發生的「中戲教授事件」瞬間讓「萬人迷」口碑驟降,究竟是烏龍還是造假?

一,挑大學的演員

陳好的選擇從來就很多。

“普通人呢,是大學挑你們;我們陳好啊,是她挑大學。” 她的高中老師曾這樣向其他同事炫燿。

從小,陳好就對主持有著濃厚的興趣,在家鄉青島電視臺當過小主持,學校各種晚會總少不了她的身影。

有點什麼需要拋頭露面的事,大家總想著她。 高二那年,她得以參演黃建新導演的新片《埋伏》,在拍攝的間隙,性格開朗的陳好湊到飾演她父親的滕汝駿老師身邊,向他打聽起了報考藝校的事。

她本來想打聽的是播音主持專業,滕汝駿卻熱心地推薦她報考中戲,還告訴她:如果需要説明,記得給自己打電話。

中戲。 這對18歲的陳好來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概念。

她第一次離開家,去首都參加考試。

沒過多久,陳好報考的5所高校,包括軍藝、中戲和北廣,全都拋來了橄欖枝。

二,中戲的”財主”

“借1000塊夠嗎?”

直到現在,賈一平依然記得老同學陳好說這句話的神情。

大學臨近寒假,他湊不夠回家的車票錢。 試了所有能試的辦法,最後站在宿舍門口,想著推開門看到誰,就向那個人借點錢,哪怕只有200塊錢也行。

那天宿舍裡恰好只有陳好在。

賈一平手在褲袋裡攥著,故作輕鬆地向她解釋自己為什麼要借錢,心裡想的卻是,只要她露出一絲猶豫的表情,自己絕不打擾,馬上離開。

沒想到陳好答應得痛快,一邊從抽屜裡拿出存摺,一邊笑著對他說道:”1000塊錢夠嗎? 」

陳好很善良,當然善良的基礎是,她很有錢。

同學給她起了個外號——「財主」。。

中戲的規定是:學生出去接活兒,需要把酬勞上交一半,當做班費。

陳好一直是交班費最多的學生,據說她還在上中學的時候,在家鄉電視臺當小主持人,一場就有50元的酬勞。

上了大學更是不得了,她總能找到賺錢的方式,暑假、寒假去拍戲、拍廣告,平時的課業倒也沒落下,忙得像個不肯停下的陀螺。

去蘇州拍戲,她會帶當地的名產絲綢回來孝敬老師,感激他們對自己的關照;另一方面,班費交得多了,班裡組織活動也不愁經費的問題。

所以,老師和同學都很喜歡她。

有一次期末考試結束,大家商量著要不要去搓一頓。

難得的奢侈讓賈一平好奇:「這是誰又接了大單? 」

旁邊的男生衝著陳好坐著的方向,揚了揚下巴,並伸出三根手指頭:”還能是誰。 」

「3000?」

“再加個0。”

3萬…… 賈一平心裡默念這個數位,也就是說,陳好拍一次廣告就掙了6萬元。

對上個世界90年代的青年來說,那是個天文數字,原來美麗真的可以交換價值。

以至於很多年後,陳好的同學們在報紙上讀到有關她的新聞時,不禁感慨:她還是那麼會賺錢。

那是娛樂版的一角,寫著陳好如何成為”股神”。

大意是:2006年一季度,陳好相中了一支即將停牌的股票”ST黑龍”,這是一家經營冰雪運動器材的國有公司。 她分兩次,以不高於1.4元的價格大舉購入280.31萬股。

4月,ST黑龍因經營不善倒閉停牌。

不到1年,國中水務通過受讓股權入主ST黑龍,順利借殼上市完成重組,將其變身為水務公司,並開始持續盈利。

2009年,原本的ST黑龍複牌。 就在複牌當天,陳好將手中的全部股票以均價10.45元拋售,凈賺10倍,2700多萬。

然而有趣的是,不到一周時間複牌暴漲1004%的ST黑龍,再度跌停。

小說一般的劇情以及字裡行間的微妙感,穿透紙背。

同學們忽然想到陳好似乎談了個男友,是個搞金融的香港人,上次聽誰提了一嘴來著? 嗯,下次同學聚會見到她,可以問問。

只是在那個資訊遠不如現在飛速的年代,人們很快忘記了這件事。

三,受非議的”最美教師”

也是在這時,”女版巴菲特”陳好經歷了一件讓她委屈的事。

在中國藝術家協會劇本的「全國德藝雙馨藝術工作者」推選活動中,她獲此殊榮。

然而,觀眾潮水般的不滿湧來,是陳好之前沒有想到的。

“萬人迷之後,沒有什麼代表作。”

“有分量的獎,一個都沒得過,憑什麼德藝雙馨?”

“藝,勉強有;德,沒看到。”

偏偏那之後,陳好播出的作品是《三國》。 她所飾演的貂蟬愛情戲油膩,更因為陳紅版的貂蟬珠玉在前,而相形見絀。

她似乎又走到了人生的分岔路。

電視劇裡的「萬人迷」說:逃過了婚姻,是要放鞭炮的。

現實裡的陳好卻說:”我骨子裡是個傳統的女人。 」

於是,她和時任KKR全球合夥人兼大中華區總裁劉海峰完婚。 沒多久,32歲的陳好重新回到母校繼續深造,攻讀藝術碩士學位。

只是很少有人知道,與此同時,她正悄悄地進行著人生另一項大事。

2010年秋入學,2011年5月,陳好生下了第一個女兒;2013年5月,誕下二女兒。

三年碩士生涯,學校和醫院之間往返,到底在哪裡待得時間更長?

陳好自己沒有算過,我們也無從知曉。

畢業後,她順利地留在了學校任教。 偶爾出現在公眾面前,她聊的也多是自己的育兒經,很少談及自己在學校的成就。

前幾天,網友鬼使神差地去中戲官網看她的資料,竟然發現陳好的名字赫然登在官網”教授”的行列,蔣雯麗則為副教授。

然而,作為”教授”陳好在中戲發表的文獻數為0,可以說毫無學術建樹。

就連碩士畢業論文重複率高達22.75%。

事情發酵後,陳好工作室出來回應,表示是中戲官網的運營編輯搞錯了。

陳好的名字也從教授那欄消失了,變成國家一級演員。 同時,蔣雯麗又副教授變為國家二級演員。

可網友又不幹了。

首先,國家一級演員在職稱上和正教授一樣屬於正高級職稱。

其次,蔣雯麗只是國家二級演員,手裡卻有兩個白玉蘭視後,一個金雞影後,兩個飛天獎、華表獎優秀女演員;而陳好名下,最有分量的獎項,大概只有金鷹獎觀眾最喜愛女演員一個。

誠然,也許是蔣雯麗沒有主動去申報一級演員,但針對一級演員的評選標準是否過於寬鬆了呢?

和十年前的”德藝雙馨演員”評選一樣,縱然有著廣泛的路人緣,陳好依然難逃觀眾的質疑。

有人為陳好叫屈,責怪網友多事。 但自翟天臨事件後,學術規範再一次成為網友的敏感點。 對待這類事件,再”矯枉過正”也是應該的。

四,黯淡的白月光

細看陳好的人生,用一個詞形容,那就是——順遂

她似乎總能趕在正確的時間,做獲益最多的事。

客串侗族姑娘的處女作《那山、那人、那狗》,成為陳好評分最高的電影之一。

畢業,她沒有選擇留在人藝,而是去拍《粉紅女郎》,留下了相伴一生的角色萬人迷,贏得不少觀眾緣。

就連玩跨界出唱片,也是趕在華語樂壇即將走向頹勢的節點——2010年。

人們問陳好,你挑戲的標準是甚麼呢?她笑著說,別人可能更多是挑導演、挑劇本,但她更看重發行方。畢竟沒人想讓自己的努力白費,希望作品能盡早和觀眾見面。

她非常聰明,或者說她懂得如何用輕鬆的方式去工作和生活。

毫無疑問,陳好塑造的”萬人迷”是十分成功的。 但想輕鬆的在各個領域一直做「萬人迷」 就不太可能了。

代表作吃不了一輩子,無論是拍戲還是教書育人,都要不斷精進。

不管是烏龍還是造假,萬人迷的稱號已然暗淡無色。

(文章配圖來自網路)

特別聲明:以上內容(如有圖片或視頻亦包括在內)為自媒體平臺「網易號」使用者上傳併發佈,本平臺僅提供資訊存儲服務。

來源:8號風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