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起教室學生盜竊案 教師如何破案

教室

@我們1班王悅微

在一個教師的班主任生涯中,多少都會遇到幾件學生盜竊事件,我也不例外。在過去的這十幾年帶班工作中,我不止一次地遇到這類事件。剛工作的時候,我往往沉不住氣,用力太猛,反而抓不住關鍵,既查不出事情的真相,又在激烈的情緒下和學生拉開了距離。可以這麼說,學會查出盜竊案的真相,學會和學生交心,處理好這類事件,也是我教學觀念的轉變,教學能力的提升。

我印象特別深刻的盜竊案有這麼幾次:

例一:多年前的某一天,當時還沒有互聯網繳費,學生帶百元大鈔來學校,但出去上了節體育課,藏在書包裡的錢丟了。

我聽到班級有人失竊,自然是吃驚又生氣。但我克制住了,沒有在臉上流露出太多,而是淡淡地說了聲「知道了」,並未在班級裡打草驚蛇。中午,有不少學生是外出回家吃飯的,飯後返校。我坐在講台上靜靜地觀察學生。我注意到,有一個叫小A的男生,那天中午返校後,他破天荒地買了一罐百事可樂在喝,這是在校門口買的。

為什麼我說這是破天荒呢?因為小學生沒啥零花錢,他平時一般都喝五毛錢一瓶的飲料。

為什麼他會突然變得這麼闊氣,買了三塊錢的飲料呢?這錢是哪裡來的呢?

我抓住這個異常信息,把小A單獨叫來問話。他回答我說是奶奶給他的零花錢。我又仔細詢問了奶奶何時何地給了他多少錢,他又在何時何地花掉多少,還剩多少,剩下的錢放在什麼地方。

小A都回答得頭頭是道。

下午,我再把他叫來,同樣的問題又問了他一遍。因為中午的回答是即興答覆,小孩說完也記不太清,我下午再一問,某些信息上就出現了矛盾和偏差。再繼續追問下去,答案水落石出,正是他拿了同學的那一百元錢。

例二:那一次,學生還是丟了一百塊錢。事件發生的背景是體育課後,有學生放在文具盒裡的錢不見了。

學生們議論紛紛。我通過仔細觀察,沒有察覺出什麼端倪。我在全班學生面前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也沒有奏效,並沒有學生來跟我承認。

於是,我又認真地跟學生談了一番話,告訴他們我的著急。我說我的著急是因為怕這個孩子在矇混過關的慶幸下將來繼續犯下這樣的錯誤,在這條不歸路上越走越遠。

講完這番話,我給每個學生發了一張白紙。如果沒有拿過同學的錢,就據實寫上;如果拿了,就在這張紙條裡向老師承認錯誤。所有的紙條,都要署名,然後扔進擺在講台上的紙箱裡。

果然,有學生在裡面寫道:「老師,我錯了,請原諒我。」

例三:我曾組織學生做個人文集,就是把自己平時的優秀作文用文件夾夾起來,配上插圖,掛在班級後牆上,供全班同學翻閱、賞析。

這一次,丟的是個人文集。

有學生在學校各個角落撿到了這些失竊的文集。但它們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

我仔細觀察並研究各種跡象,推斷出作案者應該是一個成績不錯的女生,因為所有失竊的文集背後都是學優生。這樣的破壞,男生乾的可能性很低,因為男生淘氣搗亂,搞破壞往往是隨機的;如此有針對性,有很大可能是女生出於嫉妒而做的。

我把這番分析告訴全班,意在隔山打牛,再做出去查看監控的姿態,對學生唱了個空城計。果然有學生因為緊張和害怕露出了馬腳,案件告破。

以上失竊案件,都是這十幾年裡陸續發生的,從90後的學生到10後的學生,每一代學生都會有。我從中得到的經驗和心得是什麼呢?就是一定要制怒,要冷靜。人在情急之下會發火,但發火這些負面情緒不能帶來任何解決方法。處理好學生問題,就一定要學會觀察,學會分析。例一中的嫌疑人鎖定就是靠觀察和分析,例三里的嫌疑人範圍縮小也是靠這兩樣。要沉住氣,靜下心,找出學生異常的蛛絲馬跡,往往就能事半功倍。

其次,我的心得是,對學生盜竊行為的理解不能只停留在表面,而是要深入其中,去找到學生這樣做的根源。比如;例二里的失竊案件,最終被查到的學生是一個日常行為乖巧,從不讓大人擔心的女孩。

她為什麼要偷錢呢?因為她要吃;

她為什麼要吃呢?因為家裡控制她的飲食,尤其是零食,希望她能瘦下來,但越禁止越加劇了她想吃;

她為什麼控制不住想吃呢?因為她靠事物減壓。

她的壓力來自於學習——她學得並不得心應手;也來自於家庭,父母對學業有要求;同時她還被要求幫忙帶弟妹,這讓她忙碌而痛苦,所以她克制不住地想吃,以此來減輕自己的精神壓力。

你看,這個偷竊行為的背後就是她原生家庭給她帶來的精神負擔。要想徹底解決偷竊問題,她的父母必須首先做出改變。

例三中的文集失竊案件,背後原因也是如此,孩子的心理問題沒有得到及時有效的疏導,被大人忽略,小孩的焦慮和嫉妒讓她做出了這樣的傻事。

再者,就是一定要注意有策略有人情味地來處理好這樣的盜竊案件。首先,這樣的事情不適宜公開審問、宣布結果,孩子往往沒有壞心,只是一時糊塗,但如果因此被打上「小偷」的烙印,恐怕是在班級裡抬不起頭來了。

所以,我對上述三個事件都做了私下處理。例一中的孩子,我單獨和他父親談話,告知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取得家庭教育上的配合;例二中被盜的那一百元,我後來要求孩子歸還,但不是兩個孩子面對面還,是通過我這個第三方來歸還的,並且我也和那個做錯事的孩子認真長談,和她的母親長談,請家長減輕孩子的精神壓力,不要讓弟妹成為姐姐的負擔,父母才是孩子教育的第一責任人。至於例三的那個孩子,我對全班進行了不點名的案情說明,要求文集受害者把電子文稿發給我,我再發給那個肇事者,讓她幫同學重新製作文集,配上插圖。

這樣處理,既不縱容學生心底的惡,又保全了一個孩子的自尊心,讓他們還能有改正求好、積極進取的餘地。

教育危機的背後其實更是教育契機。身為老師,我們要有一顆智慧之心,悲憫之心,寬容之心。嚴格教育固然是一種愛,但也可以在嚴格之中再加點柔,剛柔相濟,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而這樣的教育,才是關於「人」的教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