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與咖啡

上海咖啡

在上海的電影電視中,總是能看到咖啡的出現。

《愛情神話》里老皮匠的咖啡時間;《色戒》王佳芝坐在咖啡館等著易先生,那是暗殺的破局之地;田漢創作的獨幕劇《咖啡店之一夜》,一開篇,就對咖啡館作了細緻的描繪:精緻的小咖啡店,正面有置飲器的櫥子,中嵌大鏡。稍前有櫃檯,上置咖啡、牛乳等暖罐及杯盤等。臺左並有大花瓶。正面置物臺的右方通廚房及內室,障以布簾……右方置一小圓桌,上置熱帶植物的盆栽……室中於適當地方陳列菊花,瓦斯燈下黃白爭豔。兩壁上掛油畫及廣告畫。

 

歷史上,上海因租界華洋雜處的特殊原因,接受西方文化的速度極快。自1843年開埠以來,西方的商品就不斷被這座城市吸納進來,咖啡就是其中之一。

19世紀50年代,英國藥劑師J. Lewellyn將咖啡帶來了上海,在花園弄(今南京東路)的藥店老德記藥房出售。把咖啡當作 一種「止咳藥 」售賣,因此當時的上海人稱咖啡為「咳嗽藥水」。

1851年,廣東人「勝仔」在上海虹口老大橋直街第三號門開設了一家夜宵店,所賣食點味道正宗,生意很好,於是店面逐漸擴大。據資料考證,這家店在1876年12月改名為「生昌架啡館」,也就是「生昌咖啡館」。這是上海第一家獨立經營的咖啡館,而且是中國人開的咖啡館。

1877年12月改名為「生昌番菜館」,「番菜館」也就是西餐廳的意思。1883年,「生昌號」遷至英租界福州路,改名我們現在熟知的「杏花樓」。

1935年,浙江人張寶存與妻子在百老匯路(現在的大名路)22號創辦了德勝咖啡行。這是上海第一家由中國人創辦的大型咖啡烘焙和分銷公司,主要從國外進口咖啡生豆進行烘焙,並以「C.P.C.」的註冊商標將咖啡包裝在鐵罐中向西餐廳和咖啡館出售。

1958年,「C.P.C」改為「上海牌」,首聽鐵罐咖啡即誕生於此時。下一年,德勝咖啡行更名上海咖啡廠,成為我國最早的專業咖啡生產企業。

曾經「上海牌」紅色圓鐵罐裡,裝著研磨好的焙炒咖啡,那是老上海人再熟悉不過的味道。為了顯示腔調,家裡人還會把喝完的空鐵罐,放在家裡顯眼的位置。

 

在沒有各種咖啡器具的年代,講究的上海人都曉得用最原始的方法煮咖啡,紗布包著咖啡粉,放在鋼盅鍋子裡用開水煮。更地道些的,還會再用濾紙過濾一遍煮好的咖啡,喝起來口感更純粹。有的會在咖啡裡放些煉乳(有點越南咖啡的味道),普通人家就放點白糖。

生於上海的張愛玲,最愛的則是牛奶咖啡:「別人看我翻海明威的小說,以為我和他一樣喜歡美式,其實這是誤解,我喜歡喝奶咖,最好放低脂奶,這樣奶腥氣少些。」

上海,也許是最懂咖啡的中國城市。這不僅是因為上海在烘焙、衝煮和咖啡供應方面,有著一百多年的歷史,更是因為上海咖啡店的種類。占上海咖啡館主流的,不是星巴克、Costa這樣的大型連鎖店,而是店面在10家以下的獨立咖啡館。

精品咖啡館的密集出現,也是近幾年上海咖啡市場發生的最大變化。這些咖啡館以咖啡為核心,設計風格多樣的菜單,重視咖啡風味的探討與呈現,強調通過經驗與技巧來把控品質。

在這些咖啡館的菜單上可以看到來自不同產地的咖啡豆,咖啡師還會跟你互動探討不同咖啡豆的衝煮方式區別,甚至還會在製作咖啡前有專門的聞豆環節。

對於喜歡咖啡的上海人來說,每天喝杯咖啡正如需要喝水吃飯那樣,是一種再日常不過的生活習慣。

就連三年困難時期,上海的咖啡也沒有斷過。買一斤上海咖啡,可配半斤白糖票。至今很多老上海人,依舊保持著每天喝咖啡的規矩和習慣。在他們心中,買咖啡也要乾淨體面。然後出門拐個彎,帶上一袋生煎饅頭回家。

1928年,日本作家村松梢風(《魔都》的作者)來到上海,他注意到北四川路上有一家很有情調的咖啡館:底層是書店,三樓是咖啡館。這是一間四方形的大屋子,放置著大理石的桌子和坐起來很舒適的椅子。這家店雖只賣咖啡和酒,但你若想點菜,也可從別的菜館裡叫來。這家店的特色是使用女招待。這些女郎穿著西式的皮鞋和衣領很高的閃光衣服,剪著短髮而在前額垂下一大片瀏海,「一臉的滄桑世故」。

村松梢風說的「底層的書店」,其實是創造社門市部,地址在北四川路老靶子路518號。這是創造社出版部為躲避當局審查與暗探盯梢第三次遷址的結果。三樓「使用女招待」的咖啡店,則是創造社同人開設的上海珈琲店。

1928年1月15日,創造社後期的重要刊物《文化批判》創刊。在這份刊物中,創造社公開提倡革命文學,強調革命理論的重要性。成仿吾更是在創刊號中提出,《文化批判》的任務就是「從事資本主義社會的合理的批判」。這些觀點引發國民黨刊物《青年戰士》的猛烈攻擊,並招致當局的出版審查直至停刊。之後,創造社也遭到查禁。但創造社成員並未被當場逮捕,就要歸功於樓上的上海珈琲店了。

1930年2月16日,魯迅在日記中寫下「午後同柔石、雪峰出街飲加菲」。「加菲」,也是咖啡的譯名之一。魯迅和柔石、馮雪峰「出街飲加菲」的地方,是北四川路多倫路上的公啡咖啡館。其實,他們是去參加中共黨組織召集的「左聯」籌備人員會議。

公啡咖啡館有兩層,樓下賣糖果,樓上有兩間小房間可以喝咖啡和冷飲。老闆是外國人,顧客大部分也是外國人,故巡捕和包打聽不會輕易登門,比較安全。據夏衍回憶,籌備會一般每週開兩次,有時隔兩三天,地點幾乎固定在公啡咖啡館二樓一間可容納十二三人的房間。

1930年3月2日,「左聯」成立大會在公啡咖啡館召開,選舉沈端先、馮乃超、錢杏邨、魯迅、田漢、鄭伯奇、洪靈菲為執行委員。

對上海而言,咖啡館不僅是顯示這座城市中西融合的文化印記,也是這座城市精神的核心所在。這種骨子裡的咖啡情結,一代一代傳承。都是生活,都是獨屬於上海的風情。

(圖片來源於網路)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