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的美麗新世界,只能用喪心病狂來形容

商鞅
文:齊亮

最近讀了《商君書》,大名鼎鼎的商鞅的著作
 
這本書並不深奧複雜,相反,內容簡單粗暴,水平低下,很適合改變成順口溜,我試著改編了一下全書大意(完全忠實於財經):

 
禁止商人賣糧食,商人就去種地啦!
禁止娛樂和奢侈,大家都去種地啦!

禁止富人僱傭人,富人也去種地啦!
旅館全部都取締,老闆也去種地啦!

山川湖泊都國有,漁夫也去種地啦!
流氓混混要嚴打,混混也去種地啦!

禁止遷徙和旅行,老老實實種地吧!
不許亂說和亂動,種地才是本分啊!

詩書禮儀是禍害,讓人不愛種地啊!
打擊商人手藝人,要讓他們種地啊!

專心種地和打仗,國家才會強大啊!
……
 

如果拋開歷史背景,出於求知或娛樂的目的來閱讀這本書,你會覺得作者商鞅喪心病狂,像一個神經病。

據《史記》記載,可能商鞅本人也覺得這套理論水平低下,上不了檯面。去秦孝公那裡求職的時候,他前兩次講的都是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三皇五帝夏夏商周時代的政治哲學,都是高大上的東西。但秦孝公這個暴力集團的大頭目聽不進去,不斷打瞌睡,認為商鞅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語事良久,孝公時時睡,弗聽。)等到商鞅講計劃經濟先軍政治這些垃圾的時候,他卻兩眼放光,一拍即合。
 
本文試圖用奧派經濟學的視角分析商鞅的經濟政策,所以只分析他的經濟政策:
 
01.山林湖泊國有化。(壹山澤。)
 
02.提高係數(重關市之賦值,貴酒肉之價,重其租,令十倍其樸。)用高比例減少商人和手藝人(不農之徵必必多,市利之租必重。)
 
03.消滅勞動力市場,禁止富人聘用傭工。(無得取庸)
 
04.消滅糧食市場,禁止糧食買賣。(使商無得糶,農無得糶。)
 
05。取締酒店行業(廢逆旅),禁止娛樂產業(聲服無通於百縣。)
 
06.消滅遷徙移民自由。(使民無得善移民。)
 
07.消滅言說自由(言息),取締思想市場。(國之大臣,諸大夫,博聞,辯慧,遊居之事,皆無得為;無得居遊於百縣,則農民無所聞變,見方。)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不折騰不行嗎?
 
要滿足秦孝公攻城略地稱王稱霸的需求,不需要讀書人,不需要手藝人,不需要商人,不需要文化和知識,不需要禮儀和道德,只需要機器一樣的農民和戰士。

種地,打仗;打仗,種地。
 
如何把所有人都變成農民+戰士?
 
那就把人們其他的出路都掐死。要想升官發財,要想活下去,只能通過打仗和種地。商鞅不希望老百姓有錢,有文化,有道德,有手藝,是因為有了這些,就不願意老老實實的種地和打仗了。
 
這種計劃經濟是嚴重反人性的,谁愿意整天像畜生一樣種地,像禽獸一樣打仗,連一點小娛樂都不能有,連漂亮衣服都不能穿(這也是商鞅的政策規定,穿漂亮的衣服唱歌聽曲會人們沒法專心的種地打仗)呢?
 
《史記》記載,改革進行了一年,天怒人怨,不僅僅是貴族反對,到首都抗議的百姓就有幾千人。可見人們生活的艱難和飽受摧殘。
 
商鞅如何推進這套反人性制度?
 
嚴刑酷法,讓老百姓互相舉報。鄰居「違法」沒有積極舉報的,腰斬。懲罰高官,打擊貴族,殺雞敬猴。
 
「有一次,商鞅在渭河邊論法,一口氣就殺了七百餘人,導致‘渭水盡赤,號哭之聲動於天地。」
 
改革十年後,異己分子清洗的差不多了,沒有人敢亂說亂動了。那些沒有死掉或者移民的百姓,也都已經體制化了,已經體會到砍人頭換軍功實現階層躍升的快樂了。整個國家已經黑社會化,一聽到打仗大家就開心,秦在國際上被視為虎狼之國。一些人開始讚美商鞅的改革,這些人也被流放了。
 
國家大事,是你們可以隨便議論的嗎。
 
後來的故事,我們就都很熟悉了。

自作孽,不可活。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凱恩斯說,從長遠看,我們都是要死的。意思是製定經濟政策不用顧慮長遠,解決眼前的問題就好了。至於將來,管他洪水滔天呢!商鞅為代表的法家深得這句話為了一時的榮華富貴權力層次,商鞅們是不計較國家和自己的長遠的,更不要說家人的生命。所以結局也比較相似,吳起被亂箭射死,商鞅被五馬分屍,誅滅全家。
 
靠計劃經濟和先軍政治強大起來的秦國,統一天下沒多久就走向了和商鞅類似的命運。
 
孔子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所謂智慧,其實就是想事情要長遠一些。一個人鼠目寸光,是不能知道思想家的。經濟學提供給我們的智慧,恰恰是想事情要長遠,不要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要看到那些看不見的後果。
 
怎麼評價商鞅的政策呢?

就好比山村里有一個偏執狂認為種地最重要,全人類都應該天天種地;縣城裡一個暴力狂被認為打架最重要,全人類都應該天天打仗。他們的思想結合起來,就是商鞅的那套理論,簡單,粗暴,也很垃圾,付諸實施的話,讓民眾生活在地獄裡,自己也容易玩火自焚。

在商鞅設計的那個美麗新世界裡,人們沒有就業的自由,經商的自由,言說的自由,追求藝術和道德的自由,甚至沒有更多靡之之音的娛樂的自由。

米塞斯說,「用經濟計劃代替市場經濟,那就是消除一切自由,而留給個人的只是一個服從的權利。指揮經濟事務的那個權威,控制每個人的生活和活動的各方面。它是唯一的雇主。所有的勞動都成為強迫勞動,因為被雇者必須接受這個頭兒分配他的工作。在人生的任何方面,都沒有讓各個人按他的價值判斷來做決定的餘地。在一個極拳統治的社會,留給個人的唯一自由,是那無法剝奪的自殺的自由。」
 
吳曉波在《歷代經濟漸進失失》中把商鞅稱為「命令型計劃經濟的鼻祖」。這很可能是一種誤會,因為商鞅的那套東西算不上原創。他在其中是一個抄襲者,秦國的變法是楚國吳起變法的翻版。
 
自由是古老的,奴役也是。計劃經濟的歷史很可能比我們想像的更為悠久,也可以生命力。而且它是很容易變形的,對那些以奴役他人掠奪財富為快樂的人們而言。
 
商鞅說:只有讓百姓窮下來,賤倒,弱下來,他們才會面對權力,把官員當回事。(「民辱則貴爵,弱則尊官,貧則重賞」。)國強,國強民弱。故有道治國,務在弱民。」
 
巴斯夏說:「人們徒然的希望調和,事實上有兩種原則是不可調和的:自由和強制。」

主要參考著作:

01.《商君書》
02.司馬遷《史記》
03.吳曉波《歷代經濟轉型得失》
04.張宏杰《簡讀中國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