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各種詭異與選票背後的祕密

美國大選

文:李正寬

2020美國總統大選結果極不尋常,本來川普總統在一些決定大選勝負的搖擺州一路領先,眼看川普勝選無懸念的情況下,多個搖擺州的計票工作突然喊停。

大選之夜過後,11月4日一早,拜登的選情出現了詭異的逆轉,其選票數在多個搖擺州驟然飆升,迅速追平甚至反超川普,使得今年大選的選情陷入膠著。目前,川普團隊已經訴諸法律,要求在一些搖擺州停止繼續計票,或者重新計票。

大選日之後的幾天,外界屢屢發現本次選舉結果存在詭異現象,相應地,美國多個州也接連爆出了選票舞弊的證據。

拜登與民主黨參議員得票數的詭異差額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之前有過調查,「支持川普和拜登的絕大多數選民都說,他們支持同一黨派的參議員候選人。」

換句話講,在大選中投票支持川普的選民大多也都投票支持共和黨籍的參議員候選人,同樣地,投票支持拜登的選民大多會投票支持民主黨籍的參議員候選人。

的確,本次大選中,在傳統藍州(民主黨州)和傳統紅州(共和黨州)的投票結果,基本上可以印證皮尤研究中心 「按黨投票」 的調查結果。從圖一可以看出,在緬因州、特拉華州、南達科他州以及懷俄明州這些非搖擺州,川普和拜登的得票數與各自所在黨籍的參議員候選人得票數儘管存在一些差額,但差距都不是特別大;而且兩個候選人之間的差額比通常都在1倍到幾倍之間。

在密歇根和佐治亞兩個搖擺州,拜登得票數遠高於民主黨參議員得票數,其差額是川普與共和黨參議員選票差額的大約10倍至100多倍。(大紀元製圖)

然而,在搖擺州,拜登的得票數要遠遠高於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的得票數。比如,在密歇根州,拜登與民主黨候選人加裡·彼得斯(Gary Peters)之間的得票差距有69,093票,是川普與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約翰‧詹姆斯(John James)之間選票差額(7131票)的將近10倍!

更誇張的是,在喬治亞州,拜登與民主黨參議員候選人之間的選票差額高達95,801票,是川普與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之間選票差額(818票)的117倍!

假設上述兩個搖擺州的統計結果是真實的,那麼它說明了什麼呢?說明在搖擺州,大量的選民在投票過程中,只選了拜登但沒選民主黨參議員。然而,這種可能性是極其低的,現實地說是不可能的。因為正常的選民都會既選總統候選人,又選參議員候選人。當然不排除有個別選民有急事,匆匆填完總統候選人就上交選票了,但應該不會出現這麼大規模的人群。

那麼,如果是選舉舞弊的話,為什麼主要發生在搖擺州,而不是大量發生在非搖擺州呢?因為在傳統藍州和傳統紅州,選舉舞弊很容易因結果反常而被發現;而搖擺州本來就搖擺不定,並且是決定大選勝負走向的關鍵州,因此選擇在搖擺州舞弊是不難理解的。

因此,拜登在搖擺州的選票是非常值得質疑的,相信在經過詳細調查和重新計票之後,應該會有一個明確的答案。

「軟件故障」還是高科技作弊?

11月6日,密歇根州共和黨在當地時間的下午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披露出一件令外界極為震驚的事——大量投共和黨的選票在軟件「故障」後被投給了民主黨。

據美國在線政治媒體「Townhall」報導,密歇根州共和黨主席勞拉‧考克斯(Laura Cox)表示,在該州的安特裡姆縣(Antrim County),有6000張投給川普的票,在輸入「問題軟件」後,就變成了投給拜登的選票。據悉,在該州有47個縣都使用了這款「問題軟件」。

如果我們做個粗略估算,按每個縣平均6000張票被偷偷轉移的話,那該州47個縣就得有將近30萬張投川普的票被「問題軟件」判給了拜登。

據美國媒體報導,在全美至少發現有30個州使用了這款「問題軟件」。

計票謊報了多少「虛票」?

同樣是在密歇根州,11月3日晚,在該州底特律市最大的點票點TCF中心,在場監督點票的一名共和黨義工楊蓋瑞(Gary Yang)粗略估計,從晚上10點到早晨5點一個班次,清點出的選票大約在1萬張左右。另外一個負責監督匯總處掃描機的共和黨人也證實,他數出來的票數也只有差不多7000張。但是,班次結束時廣播中卻宣布數出來了5萬張選票。

楊蓋瑞感到奇怪:這5萬張票的數字是從哪裡來的呢?

蓋瑞5點多離開點票中心時看了一下電視,拜登在底特律所在地的韋恩縣(Wayne County)領先6萬多張票。當蓋瑞到家的時候是早晨6點,他在休息前看了一眼電視,赫然發現:拜登韋恩縣領先的票數暴漲到20多萬張了!

此次大選中的「幽靈票」究竟有多少?

據報導,多個州爆出了大量「幽靈票」。比如,密歇根州的缺席選票名單中,已經被確認的有1850年出生的選民;還有人用1984年已去世的William Bradley申請了缺席選票,於10月2日送達選舉局。此外,據美媒報道,紐約市發現了「死人郵寄投票」事件,顯示出有的郵寄選票是來自2012年和2016年已經離世的民眾……

在今年賓夕法尼亞州的選民名單上,被發現至少有2萬多死者。據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發布的消息,由「公眾利益法律基金會」(PILF)提起的訴訟稱,在本次大選中,賓州的選民名單上至少有2.1萬人是去世的人。在這2.1萬名死亡選民中,大約有92%的人已經去世一年以上,也就是在2019年10月之前就已經死去。

近日,很多美國網民在推特上表示,那些「幽靈票」都是投給拜登的。試想一下,今年大選來自各州的「幽靈票」總共得有多少?

逾期的廢票有多少被「合法化」?

在賓州還有這麼一件事,該州伊利(Erie)郵政局一位內部員工爆料說,該郵政局長羅伯特‧魏森巴赫(Robert Weisenbach)命令郵件主管將其它日期(11月4日、5日、6日)收到的選票,將收件日期改成11月3日,以便能被計算在內。

事實上,根據賓州高等法院規定,賓州選票必須在選舉日11月3日晚上8點被蓋上郵戳,否則將不會被計票。也就是說,11月3日晚上8點以後收到的,全是無效的廢票。

那麼,賓州究竟有多少廢票被統計到合法選票當中了呢?那整個美國呢?

結語

如上文所述,僅僅在密歇根州,就爆出了「軟件故障」、「虛票」、以及「幽靈票」等多種舞弊現象。這樣看來,似乎就不難理解圖一中拜登在密歇根州得票數遠高於民主黨參議員得票數的原因所在了。

可以說,此次大選出現詭異的原因幾乎已經昭然若揭,而魔鬼就藏在了拜登選票的那些離奇數字中。在大陸生活過的朋友,對這些詭異的現象應該不會感到陌生。假設說一個沒有道德底線的候選人真的通過不正當手段當選總統的話,能不與中共流氓政權沆瀣一氣嗎?

一旦這次選票舞弊得逞,美國就將陷入空前的憲政危機,民眾很可能會失去對民主體制的信任,以至於大家可能會爭相舞弊,那些敢於作弊的黨派也很可能會成為一黨獨裁。

因此,這次大選的舞弊現象,對美國全體民眾也是一場道德檢驗。在是非對錯面前,人人都在選擇。此次大選過程中,有一些民主黨的官員出來公開支持川普,也有民主黨人站出來舉報選舉舞弊的,這都體現了人性的光輝。

美國大多數人都是善良的,相信越來越多的善良民眾,能夠跳出黨派利益之爭,站在美國國家利益和人類道德的角度,在是非面前做出自己的選擇。希望大家能共同尋找真相,維護自由民主體制,守護人類的道德,這就是在開創一個美好的未來。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