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關系是文明沖突

羅斯受洗
文:西奈山峰

「文明沖突論」,是美國思想家亨廷頓於1990年代提出的,他認為人類世界存在7種主要文明形式,即中華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蘭文明、西方文明、東正教文明、拉美文明,還有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

這裡的「文明」是中性的名詞,不是與「野蠻」相對的形容詞。

現在的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沖突,其實就是一場不同文明之間的沖突。

本來,烏克蘭與俄羅斯同種同文,同種東正教文明圈,它們之間不存在文明沖突,是蘇聯解體之後,放飛的烏克蘭受西方文明影嚮加深,從而與固守東正教文明的俄羅斯產生了劇烈沖突。

所以東正教文明,其實也是廣義的西方文明之一,它就是沒有經過宗教改革沖擊的天主教。

公元988年,當時的基輔大公弗拉基米爾接受了傳自拜占庭帝國(東羅馬帝國)的基督教作為國教,使得羅斯人告別了多神教的信仰。這一年就是羅斯受洗元年。羅斯受洗對基輔羅斯公國及現代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發展起了重大作用.。

但是後來的清真奧斯曼帝國阻斷了羅斯人羅馬教會的聯繫,致使16世紀在歐洲興起的宗教改革沒能影嚮到這裡,這裡的人就稱自己信仰的是東方正宗基督教,即東正教,而西方則順著宗教改革的路線讓新教壯大了起來。

亨廷頓所說的「西方文明」,也不是鐵板一塊,既有新老基督教的宗信色彩,又有近現代各種哲學流派和意識形態的潮流,如今分歧最大的莫過於保守主義與放縱主義的爭鬥。

從普京公開的發言來看,至少西方文明發展到馬丁路德金時代還是東正教文明可以接受的,他最反對的是連馬丁路德金都要被斥為「保守」的放縱主義(他們自稱自由主義、進步主義),包括黑命貴、LGBT等。

而如今的烏克蘭所盛行的正是這些。這是決定普京對烏克蘭態度的一個重要原因。

不僅普京,俄羅斯許多知識分子都是同樣的態度,其中最著名的影嚮也是最大的,當屬索爾仁尼琴。索氏在半個世紀前就在哈佛大學演講中痛罵西方文明中的這些放縱主義傾向,認為它們必然會毀掉曾經輝煌過的、人類寄予厚望的傳統西方文明。

普京「悍然」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之前做了一個長篇演講,盡管他在演講中提到了烏克蘭與俄羅斯自古以來的關系,但他並沒有把那個當成動武的理由,他甚至在講到蘇聯解體後俄羅斯仍然想與烏克蘭睦鄰友好,俄羅斯為烏克蘭承擔了全部對外負擔,還為烏的國內經濟民生輸血。但烏克蘭的所作所為讓俄羅斯不得不做出今天的決定,以捍衞他們賴以棲息的東正教文明。

普京承認烏東兩個國家後,川普馬上稱贊這是「天才之舉」。老川這句話也算洗粉了,因為太多所謂的川粉是痛恨普京的,他們會因為川普對普京的贊賞而迷惑,甚至拂袖而去。

如何理解川普對普京的稱贊?川普自己說是因為普京喜歡他而不喜歡敗登。這話淺薄了,我認為更深刻一些的解釋,可以從文明沖突論的首創者亨廷頓那裡找到。

亨氏是一個具有濃重保守傾向的自由主義者:雖然是民主黨終身黨員,但他卻常被視為一個右翼思想家。他既推崇自由主義,同時卻又反對美國主動幹預和加快這些民主進程,在其1968年發表的名著《變動社會的政治秩序》中,他警告說「國家之間政治上最重要的區別,不在於政府的形式,而在於政府的水平」——在此他甚至坦率地承認:對處於現代化過渡階段的第三世界國家來說,重要的不是民主與否,要緊的倒是建立能保證社會穩定的政治組織;換言之,關鍵不在限制權威,倒是建立權威。當然在他本人看來,這兩者並不矛盾,因為它們都統一於一顆固守現實政治的大腦之中。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