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沖突,敗登歐洲如何對付普京

拜登
文:西奈山峰

最近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沖突舉世矚目,許多人擔心會爆發戰爭甚至核戰,許多人期望有人主持正義收拾普京。今天簡要說一下這都是怎麼回事。

普京

俄羅斯陳兵烏克蘭邊境,這次沖突的主要原因是烏克蘭尋求加入北約,那樣的話,北約的導彈就能部署在烏克蘭靠近俄羅斯的地方,瞬間就能打擊俄羅斯,讓俄羅斯的防衞系統失效。因此普京堅決不幹,擺出寧可大戰也決不允許烏克蘭加入北約的姿態。

有人說了,美國導彈早就部署在歐洲了,歐洲各國怎麼不怕,就偏偏你普京怕呢?還不是想維護自己的權力?試想南韓部署薩德的時候,日本怎麼就不擔心受到美國威脅呢?你普俄如果像日本學習,完全接受美歐那一套,人家還會攻擊你嗎?

許多人都會這麼想,為甚麼?因為許多人接受的「啓蒙」,都是「美歐完全正確」的簡單立場,而這正是保守主義者所警惕的。

我尊敬的一位師長,多年以前就是這種自由主義思維,並且廣為譯介這類著作,近年來才意識到自由主義的激進危險性,轉為一個保守主義者。

烏克蘭的民主化程度比俄羅斯要高得多,從它頻繁的總統更換和政局動蕩就能看出這一點,如果那與民主化程度成正比的話。走上這條路的國家是沒有回頭路的,就像美歐只會不可逆的越來越左一樣。所以尋求加入北約,像美歐主流一樣視普俄為魔鬼,就是烏克蘭的必然之道了。

普京及俄羅斯人的思維路徑與上面不同,比如以《古拉格群島》著稱的索爾仁尼琴,他在美歐多年流亡觀察後發現,現代西方的左派自由主義並非文明的方向,而是摧毀西方傳統的敗壞力量,比如現在以美國民主黨為代表的那些激進自由主義思潮。

在這一點上,普京與索爾仁尼琴是一路人,前不久普京索契演講就非常明確地區別了這二者,他贊賞保守主義的西方,厭惡自由主義的西方,他說的明白,進步主義西方的那一套,他的民族早就領教過了(蘇聯),俄羅斯再不想回到馬恩劣那一套,而那一套正在打著諸多美好的旗號在美歐轟轟烈烈地上演。

而在美歐那邊,傳統的美歐知識分子長期把俄羅斯人視為野蠻的韃靼人,傳統的宗信更是不能相容;而現代美歐知識分子對俄羅斯則是前恭後倨,蘇聯時代他們把俄族視為人類文明方向,在美歐拼命掀起反資興社浪潮;被赫禿報告打臉之後又視俄族為魔鬼,一直延續到蘇聯解體後的俄羅斯至今。

有人說普京只是做個姿態,他肯定不敢真打。未必!上面已經分析了,現在他面臨的不僅是他個人權力問題,更重要的是族群文化力量存亡絕續的問題,他豈能容得烏克蘭把強敵引到自家門前,然後讓俄羅斯也成為黑命貴、安提法和性變態們的天堂!如果美歐敢那樣,普京絕對就敢真打。

那麼,後面會有情況?

敗美已經明確了,不會駐兵烏克蘭,北約也不會,它們最多駐兵歐洲,守好自己的地盤。至於烏克蘭,敗登說不會發生大規糢戰爭,最多發生小規糢的沖突,如果那樣,普俄就會面臨「史無前例的後果」。他指的是經濟制裁之類,完全排除了與俄開戰的可能性。

但是重要利益方德國並不配合敗登,連它們運送軍火的飛機都不允許經過德國領空,也不允許運送德國制造的軍火給烏克蘭。為甚麼?因為德國認為普京給出的理由完全合理,錯在烏克蘭一方,它不應該那麼激進。

敗就是敗登,也有譯為拜登的,但這貨弊選而登基,登基之後國際國內一路失敗,所以我認為譯為敗登更為合適。這沒有侮辱的意思,人家不那樣你非要說人家那樣才是侮辱,而你說西門慶是個流氓這不是侮辱。

好,即使是敗登所謂的史無前例的後果,對普京的傷害有多大呢?

早在奧巴馬時代俄美經濟就脫鉤了,俄羅斯人照樣免費醫療免費住房免費上學食宿。科技也一直制裁著呢,俄羅斯拿不到美國芯片,但人家自己研發的芯片完全沒有耽誤越高音速導彈和防空系統的執行。金融結算系統,俄羅斯已經基本自成體系。所以除了俄羅斯人不能再用蘋果行動電話,生活還是外甥打燈籠——照舊。

還有就是斷掉「北溪」天然所管道,俄羅斯馬上就會開通經由蒙古南下的另一條動脈管道,那邊有十幾億人等著用呢。反倒是去年底普京給歐洲緊了緊鞋帶,減少了天然氣供應,導致歐洲天然氣價格飛漲,民怨沸騰。

總之,如果這次真鬧到了敗登所說的「史無前例」的程度,雙方都會有損害,但手握海量能源、基本自成體系的俄羅斯,絕對是受傷較輕的那個。

這事兒怎麼解決才能更好一些呢?首先是烏克蘭回頭,最新態勢已經出現了這個局面,烏克蘭慫了。這就可以讓普京放下刀子,也可以讓敗登有了臺階下。然後就等美國中期選舉結果,保守派重掌美國大權,像當初雙普(川普、普京)那樣,重新梳理美俄關系,這樣才有可能共贏。畢竟,這個世界上誰是真正的敵人誰是真正的朋友,「老姦商」和「山猴子」兩個都心知肚明。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