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和烏克蘭是怎麼回事?

普京
文:西奈山峰

頂尖政客中,我最喜歡的還不是川普,他太受制於白左的政治正確,像戴上了五道槓的孩子,有話不會好好說了都。我更喜歡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和俄羅斯的普京

杜特爾特為了騙錢來搞本國免費教育,他就敢明說自己可以無恥,而且非常自豪;而普京雖然也騙錢,但比老杜更自重身份,他多次明唱自己的價值觀,反前蘇反白左夢想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列賓、門捷列夫們的大俄羅斯。

俄羅斯與烏克蘭恩怨頗深。一千多年前同種同族同信仰,至今還在爭誰是「羅斯」正統,後來經過了蒙古金帳汗國、立陶宛大公國和波蘭的先後統治,於1654年與俄羅斯沙皇簽訂《佩列亞斯拉夫合約》,烏俄正式合並。正如普京痛惜之言,蘇維埃埋下了今天俄烏矛盾的禍根,1922年烏克蘭加入蘇聯,1991年8月24日,烏克蘭宣布獨立。

雙方關系太深,獨立後的烏克蘭與俄羅斯也絕對做不到涇渭分明,僅在烏東地區世代居住的俄羅斯族居民就多達7、800萬之多。2014年3月17日著名的「克裡米亞」公投事件,全部選票中96.6%的選民贊成克裡米亞加入俄羅斯,反對加入俄羅斯的僅占2.51% ,這樣的結果也是因為克裡米亞地區主要居民也都是俄羅斯族。

如果拋開歷史這本爛帳,普京對俄烏關系的期待,就是睦鄰友好,和平共處,雙方按契約精神辦事即可。雙方最新的確定性關系體現在《明斯克協議》中,那是解決「烏克蘭危機」利益方共同認可的條約,於2015年2月由德國、俄羅斯、法國、烏克蘭四國簽署生效。

這不是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而是由德國和法國兩個白左頂梁柱聯合簽署的平等協議,各方都沒有不執行的理由。

但是,烏克蘭公開承認,他們並沒有完全履行這份協議。直到2021年4月,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還在呼籲對《明斯克協議》進行修改。

不履行協議的多了,比如有的國家簽署加入WTO協定,但在近20年時間裡幾乎都沒履行它的協議,美國對此的態度呢,是沒有態度,直到川普上臺。

而普京呢,跟川普一樣,協議必須履行,否則上手段。但他與川普不同,川普受制於白左,放的多是口炮,而普京是真能一言九鼎,橫殺四方。

烏克蘭為甚麼不能像普京期待的那樣與俄羅斯和平共處、睦鄰友好?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把蘇聯的舊帳算到了普京的俄羅斯頭上。蘇聯時期,烏克蘭做為歐洲糧倉曾被蘇維埃拼命剝削,生產的糧食全部被搶走,自己被餓死了數以百萬人。

從普京多次表態來看,他並不比烏克蘭人更愛前蘇,甚至他對前蘇邪惡性的反思遠超諸多白左學者。

但是,就像有些人一直把戰後的日本當成明治時代那樣,烏克蘭親白左的勢力一直把現在的俄羅斯當成當年的蘇聯看待。

長期以來,一句籠統的「西方」,掩蓋和混淆了西方意識形態的鬥爭,親西方與親白左,貌似一樣,其實有重大區別,甚至水火不容。

西方,是指以基宗信為根、以憲政為脈的所謂保守主義力量;而白左,則是反對宗信、挑戰憲法的所謂進步主義一脈。

此岸許多自以為啓蒙了的人士,聽不得別人說美國的不好,其實就是分不清「西方」和「白左」的關系,或者說分不清「保守主義」與「進步主義」的關系。

川普能分清,他多次演講中警告,「進步主義」會毀掉美國以及西方文明;普京也能分清,前不久在索契的演講中他說進步主義已經徘徊在反人性罪惡的邊緣。

而烏克蘭獨立以來,權力者的主導方向,就是親白左。

親白左倒也不算甚麼,只要你遵守協議,睦鄰友好,就會有和平的日子過。而烏克蘭似乎不懂這種智慧,非要加入北約,而那樣的話,俄羅斯的黑海艦隊就不可能再租用烏克蘭的港口,黑海艦隊就消失了。

然後,北約的導彈也就自然架到了俄羅斯的門口。

所以,普京將烏克蘭加入北約視為戰爭底線。

關於烏克蘭,歐俄美目前的態度大致如下:

北約。30個國家在烏克蘭加入北約、以及向基輔提供軍事援助問題上,仍未達成達成共同立場,這就意味著,在未來20年內,烏克蘭很難加入北約。

普京。承諾只要北約不在歐洲部署核武器和停止東擴行動,俄羅斯將在此基礎上,調整其在俄烏邊境地區的軍事部署。要求全面履行《明斯克協議》,否則不惜戰爭。

拜登的美國。1、表示不會軍事幹預;2、不讓烏克蘭加入北約;3、如果俄羅斯對烏克蘭動武,將拒俄於美元結算系統之外,並且不讓俄羅斯通往歐洲的天然氣管道北溪2號通氣。

許多貌似親西方其實是親白左的人士認為,拜美祭出的包括把俄羅斯踢出美元結算系統的「嚴厲的經濟制裁」會嚇到普京,其實這招兒早在「克裡米亞」之後奧巴馬就用過了,結果是俄羅斯人照樣免費住宅、免費上學、免費水電暖。至於不開通北溪2號,俄羅斯確實會少賣些錢,但那要比挨凍的德國人和歐洲人舒服得多。

許多人厭惡普京,是因為據說他說過一句話:如果沒有俄羅斯,那還要世界幹甚麼?

其實這是斷章取義。

普京的原話是:如果有人毀滅俄羅斯,我們將有權予以反擊。人類將因此蒙受災難。但沒有了俄羅斯,我們要這樣的世界又有何用?

這是普京在2018年總統競選最後階段拍攝的紀錄片《世界秩序2018》中,談及核戰爭風險時說的一段話。體現了普京對核戰的看法。

普京曾多次公開談到過核戰爭,他給俄羅斯定的原則就是,俄不會首先使用核武器對敵人進行攻擊。

他也給出了俄使用核武器的條件,那就是當侵略者攻擊俄領土時,俄才會使用核武器進行反擊。實質上,這是一種被動反擊式戰略。

普京認為,任何核武器的使用都應是被動式的。

我知道,如果我罵普京,會賺取很多流量,但我的良心不允許我那樣,同時我也不願意我的讀者永遠糊塗下去。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