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說俄羅斯烏克蘭

川普

文:西奈山峰

川普最新在一次訪談中談及俄烏局勢,以及拜登偽政府、北約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川普說,包括阿富汗事件在內的、敗美的種種墮落表現,已經讓全世界輕視美國,普京更加不把敗美放在眼裡,但這次烏克蘭危機的主要責任方在北約。

川普

川普還特意提到歐洲及北約不仗義的行徑,長期拖欠美國駐軍費用,他曾對當時的北約祕書長嚴肅地談論這個話題,明確告訴他再這樣下去他將撤走美軍。

那位祕書長反將川普一軍,問他「你的意思是說美國不再保護歐洲了嗎?」

川普不容置疑地說,是的!

然後沒過幾天,幾十億美元就轉到了美軍帳上。川普說他當初那句「是的」,為美國討回了北約拖欠的4千億美元軍費。

川普沒有詳細解釋為甚麼此次烏克蘭危機責任在北約和歐洲,但按照這個思路,原因應該包括它們不守規則和信用。

當然了,此岸人仇恨普京跟烏克蘭倒沒太大關系,主要原因是兩個,一是歷史上俄羅斯曾經奪取過滿清若幹土地;這些人總讓別人去多讀歷史,但似乎他們並不知道,歷史上蒙古人是如何侵略欺淩殘害俄羅斯人的,似乎也不知道滿清那些土地與現在的他沒有一毛錢關系,連1百多年前的譚嗣同都主張用那些土地換取俄羅斯的支持以推翻滿清。

這些自以為讀過歷史受過啓蒙的文明人,其實就是一群邏輯混亂自以為義的二傻子。

二是普京跟他們仇恨的某勢力相好。美歐不接受普京,被「自平博」深度捆綁的他們,寧與沙特、土耳其、巴勒斯坦這樣的交好,也與把上帝寫進憲法的俄羅斯不共戴天。在這種情況下,普京當然不會拒絕討好者,更何況人家還是有求必應送貨上門的呢。至於對方是不是包藏禍心,呵呵,你以為普京的克格勃是白幹的嗎?

有人不接受普京是保守主義者的說法,可以理解,因為保守主義的概念本來就很複雜,遠比自由主義的指向更為複雜。許多人因為川普的緣故,才了解了一點保守主義,其實他們理解的保守主義只是保守主義大家族中的一種,實際上可能連洛克的古典自由主義這種保守主義都不及呢。因為他們多半不會接受洛克的一個說法,洛克說「無神論者不配享有公民權」。

洛克的這個觀點,倒是與普京一致,但是與現代美歐的政治正確水火不容,美歐現在講的是各種平等,一切平等,唯獨本門傳統文化不能平等,而試圖以東正教傳統文化立國的普京,當然更加不能平等,比沙特、巴勒斯坦這些國家還不能平等待之。

回到川普的話題。無論是川黑還是川粉,都一致仇視普京。如上面所分析的,川黑都是自由主義左派,他們仇視一切不平等,而沒有意識到自己向往的是巴別塔烏托邦,他們的願景就是哈耶克所說的「通往奴役的天堂之路」,他們當然仇視普京;而川粉號稱保守主義,其實多是趕保守主義的時髦罷了,他們對保守主義一知半解,本質上仍然是自由主義左派,思想的透徹性可能還不如川黑。

老川本人呢?他沒有系統理論,也幸虧他沒有系統理論,因為近當代西方的系統性理論主流都出於左派,絕大多數受過高等人文教育的人,本質上都是自由主義左派,如果川普受過這種教育,也很難例外。老川的特立獨行,正在於他沒有受過這些東西的洗腦,因而樸素地保持著那個世界傳統的道德倫理價值觀念,就像此岸的老農民一樣,保持著被文化人們視為野蠻愚昧的傳統觀念。

所以,川普評價普京以及國際現象,絕不像左派們那樣出於「自平博」價值觀,而是最直觀的某些東西。

此文重點也不是在說川普和普京,而是提醒讀者:你自以為的保守主義其本質仍然是自由主義左派思維。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