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酒吧裡的那些革命家——AOC們

AOC

文:北游

01

很明顯,AOC是個革命家。

一看到她,我就想起,《你好布拉德》裡的那位印度裔哈佛女生。

作為一位失敗而焦慮的中年男性,被以前的同學踢出聚會的失敗者,布拉德對自己的職業選擇——創建非營利組織產生了深切的懷疑。

然而讓他悔恨不已的選擇,在他兒子高中時的學姐,如今的印度裔哈佛女生看來,則光芒萬丈,而那位讓他羨慕和抬不起頭的同學——如今的白宮紅人、哈佛教授,卻讓這位年輕女生厭惡唾棄。

年輕女生毫不掩飾被布拉德強烈吸引的小眼神,他們在餐廳中的一段無法抑制的略帶曖昧的眼神交流,一度讓我誤以為這又是一部深處中年危機的油膩男,被與兒子同輩的年輕女生吸引拯救的荷爾蒙俗套電影。

不,我的預感錯了,布拉德在兒子睡著後偷偷跑去酒吧裝作「邂逅」女生的一段對話,讓這部電影來了一次從肉體到靈魂的昇華,把這部電影的品味弄巧成拙的提升到了「美國靈魂之戰」的高度。

你可能會奇怪,為什麼我要說「弄巧成拙」呢?又為什麼是「美國靈魂之戰」呢?

聽我慢慢道來。

布拉德為什麼會吸引這位印度裔女生呢?因為她就是個革命者,革命者對「庸俗」的職場成功不感興趣,他們只對窮人和失敗者感興趣,因為他們曾經就是窮人和失敗者,這些痛苦的經歷讓她們十分渴望改變這個所謂「腐朽」的世界。

普通人和革命者不同之處就在於,在痛苦和壓力之下,普通人可能就是偶爾發發牢騷,在酒吧罵幾句娘,然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第二天該搬磚還搬磚,日子該怎麼過還怎麼過。

革命者不同,他們不但這麼想,還要這麼做,世俗的成功不能吸引她們,她們需要的直接改變規則。

說回電影,布拉德來到酒吧後,也許是失敗者的心理慣性,讓他不敢直接去找正和朋友相談甚歡的印度裔女生,而是默默的在吧檯點了一杯酒,而自信而毫無羞澀的印度裔女生已經發現了他並迅速坐到了他的身邊。

是的,革命者就是這麼目標明確,一旦發現獵物,就毫無遲疑。

沒有高大偉岸的男人氣概,只是個深陷中年危機、懦弱自卑的「失敗者」,布拉德到底是哪裡吸引到了這位性感的哈佛高材生呢?

沒錯,是因為同類的吸引。

哈佛女生以為自己偶遇了「革命前輩」,這讓她兩眼放光。

她迫切的想知道,面前的這位「革命前輩」是如何走上革命道路的?革命歷程有多麼精采?她渴望得到革命前輩毫無保留的寶貴經驗和指導。

然而,她失望了。

因為布拉德告訴了他另一個答案:他後悔了!

他對革命家說,如果上天給他再來一次的機會,他會告訴自己說:布拉德,不要做非營利了,去賺大錢吧!

他當年的同學都在享受人生的豐碩果實的時候,他卻還在為無法支付孩子的哈佛學費而發愁。

然而這種焦慮和煩惱,在哈佛女生這位革命者看來,完全是無病呻吟。

作為印度德里貧民區出身的哈佛女生來說,她蔑視的看著布拉德說,你真的了解窮人嗎?

也許在她看來,你只要是一個白人,是一個男人,還拿著工資,就沒資格抱怨「焦慮和貧窮」,你作為一個「革命前輩」,居然如此庸俗,別讓我看不起你。

很顯然,整晚的交談都沒讓哈佛女生等來她想要的答案,布拉德讓革命女將徹底失望了。

沒有在心儀的年輕女生那裡得到撫慰的布拉德,黯然回到了酒店。第二天,他和貴為哈佛教授的同學的晚餐,也不歡而散,心情跌到谷底的布拉德匆匆趕到哈佛女生的音樂會現場,被兩位女生的長笛和小提琴的美妙樂聲打動的熱淚盈眶……布拉德最終「釋然」了,他的中年危機最終被「進步」的哈佛女生拯救了,電影落幕。

影片彷彿在告訴我們,哈佛女生所代表的的革命進步思想最終戰勝了「腐朽落後」的主流價值觀,哈佛女生拯救了布拉德,意味著進步思想拯救了全世界。

唯一沒有交代的是,布拉德兒子的學費最後如何了?

好像不需要交代,類似於布拉德這樣的「老白男」的問題,根本不在導演的視野裡,也根本不在這些從底層爬起來的革命家們的考慮範圍內,他們只會對「真正的窮人」感興趣,而「老白男」正是他們革命的對象。

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這不過就是嘴炮族的臆想,這種臆想解決不了任何一個真實的社會問題,它的理想境界只存在於這些混跡於酒吧的哈佛女生的腦海里,永遠成不了現實。

AOC就是他們其中的一員,幾乎就是電影裡那位印度裔女生的現實版。

02

AOC是誰?

亞歷山德拉·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 「AOC」,美國最年輕國會女議員,拉丁裔,1989 年出生於紐約布朗克斯區(Bronx)的一個天主教家庭。

從小到大,貧困的陰影無時無刻不纏繞著她,靠著父母打零工的工資和助學貸款,AOC 從公立高中讀到了與哈佛大學一河之隔的波士頓大學。

她原本可以上哈佛,但提供高額獎學金的波士頓大學最終獲得了她的青睞。

和電影裡那位印度裔女生一樣,同樣的出身貧民區,同樣的女性,同樣的學霸,同樣的考入頂尖學府,同樣的被貧窮折磨成革命女將,她們都在酒吧裡熱烈的討論要推翻「老白男」的遊戲規則。

在酒吧工作的AOC

如同電影裡那位哈佛女生的奇葩言論,競爭就是殖民的歷史?只要你是白人,是男人,就逃脫不了白人特權,男人特權的嫌疑?就是在壓制女性,荼毒環境?

這就是美國頂尖學府培養出來的學生嗎?這種思維方式跟瘋子有什麼區別?

一旦瘋子掌握權力,會發生什麼呢?

我們已經看到了:

AOC極力推動對年收入1000萬美元以上的高收入人群徵收70%的稅率,對的,你沒看錯:70%!試問,這跟搶劫有什麼區別?

不,比搶劫更狠。

這種搶法甚至讓頭號左翼資本家比爾蓋茨同志都大喊受不了,他抱怨說:「有些政客現在終於已經變得如此極端,以至於我要說:不!」

然而,面對已經被比自己更左的瘋子帶動起來的「民意」,你一個「老白男」資本家說不,有用嗎?

AOC的1億粉絲回答說:沒用!你們這些資本家不但要交高昂到離譜的稅,更應該把財富都放棄,這才符合道德。

什麼叫反噬?這就是啊。要我說,我就想對蓋茨說兩個字:活該!

AOC們不就是你們這些左翼資本家們花大價錢培養出來的嗎?

給富人增稅不也一直是你這個左翼富豪一直倡導的嗎?乃至向活人增稅還不過癮,比爾蓋茨還曾腦洞大開,提出過向機器人增稅的想法。

在AOC把鐮刀割向你們的時候,難道不正讓你們得償所願嗎?這個時候抱怨他們極端了?你們這麼聰明的大腦除了知道通過全球化斂財之外,裝的都是SHI嗎?就一點政治預見性都沒有?

實際上,左翼教育體系和主流媒體正在歐美批量製造AOC們,他們是今日西方危機的真正掘墓人。

這些革命小將們,在校園中、在酒吧裡,拿著父母或社會提供的資源高談闊論於如何打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

他們不想上班,他們不想工作,他們只想成為改變世界的革命家。

這樣的情景我們在法國大革命的前夕看見過,塞納河左岸的咖啡館裡人滿為患,激情澎湃的法國文人們,正在憧憬的討論如何打造一個進步和完美的世界。

結果,我們都看到了。

當腦中的烏托邦夢想被「政治正確」的社會氛圍催化成了一劑仇恨的毒藥,他們註定成為危害社會秩序的破壞力量。

AOC不是已經開始著手清算川普支持者了嗎?

相信我,只要他們可以清算一個不同政見者,邏輯上他們就可以把所有人拉入黑名單,他們遲早有一天會站在你家門口,讓你公開宣誓效忠。

這就是今日美國所面臨的「靈魂之戰」,這不是危言聳聽,唯一的區別是速度的快慢。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