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沼澤動物總動員,黑名單還有多長?

川普

文:謝遠東

選舉日前幾週,川普早已烏雲蓋頂。民調數據異口同聲:拜登不但要贏得白宮,「大藍波 」還將席捲兩院,共和黨從此只有躲在牆根哭泣的份。華盛頓沼澤地的生物無法自持,全世界都是他們歡慶之聲。他們叫囂,要將川普的四年悉數推翻,還必須清算。這意思很明白,抽乾沼澤沒成,反倒被沼澤吞沒。

這一幕不新鮮,不過是四年前那一幕的重演:那時「絕不川普」們「勇敢 」的靈魂認為川普絕不會擊敗希拉里-克林頓,他們用令人難以置信的信件和推特來淹沒他,告訴選民:川普不配當總統。在他們眼裡,就像比爾-克林頓壓根不曾有過一樣。

一直到現在,他們甚至連要挾、恫嚇、人身攻擊什麼招都使上了。

那些華盛頓沼澤生物,他們的生計需要寄生於美利堅聯邦。律師、說客和顧問,他們要討好客戶,要與美國聯邦政府官員交易,以獲得十億美元現金、數百萬美元的合同。

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沼澤生物,他們都屬於一個集團,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沼澤抽乾非一日之功。川普讓他們不爽。現在是沼澤生物反攻倒算之時。還是全面,連那些一直在沼澤深藏不露的微型生物也撲上去猛撕狠咬。

一位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前低級官員,自打小布什時期就一直熬日子的官員,突然在領英上發布聲明,宣布支持拜登。聲明是在大選前一週發表的。他「洗白」自己一直是拜登的 「默默支持者」,竭盡全力吹捧將拜登說成是一個正派的人。平心而論,他還是幼稚,拜登的人難道不會追問:他為什麼不在更早的時候發聲明?

這不是個例。還有那位新聞人物,網絡安全局長克里斯-克雷布斯。他發表聲明說,這次大選是安全的、公正的,沒有任何外部勢力操縱跡象。克雷布斯當然知道這份聲明會讓他被炒。事實上,克雷布斯想的就是被炒魷魚,這是為了讓自己從AOC的黑名單上消失。這樣,華盛頓未來的環城路也將對他繼續開放。

如今的美國,但凡帶有支持川普的標籤,離丟工作也不遠了。——這是什麼世界?

在社交媒體上發表評論,旗幟鮮明支持克雷布斯,他們對川普進行了直接或間接的抨擊和謾罵。同樣在克雷布斯發帖之前,這些人從未表示過反對川普。沒錯,這只是華盛頓沼澤地的常規跡象:想得到什麼,就要對當權者保持沉默。然後,一旦當權者失去權力,就可以隨意撕扯他們。這就是沼澤法則。

大人物吃相也很難看。因水門事件而爆得大名的卡爾-伯恩斯坦發布了一份21名共和黨參議員的名單,這些參議員都「對川普和他是否適合當總統表示了極度的蔑視」。鑒於這些人大多數是「絕不川普」成員或實權派,名單上大多數人並不奇怪。比如,俄亥俄州的參議員羅布-波特曼是布什家族的長期密友;看到他的名字沒什麼好震驚的。告訴伯恩斯坦他們對川普的不屑一顧,是典型的沼澤生物鑽營之術,他們以為,現在川普即將出局,這不可能傷害到他們。這很懦弱,正如伯恩斯坦指出的。

伯恩斯坦名單上唯一讓人驚訝的是佛羅里達州的參議員里克-斯科特和南卡羅來納州的參議員蒂姆-斯科特,他們與川普交情匪淺,而且他們可能有興趣在2024年競選總統。只是,他們不會不知道,川普不會忘記四年後誰在名單上,屆時川普的支持將非常重要。當然,四年還早呢。

沼澤生物認為,現在川普和他忠心耿耿的人離開了,華盛頓沼澤一切都會恢復正常。他們現在四處走動,大肆宣揚川普和他的團隊有多麼糟糕,希望沒有人注意到他們在過去四年裡的沉默。勇氣在華盛頓並不是什麼高大上的商品,懦弱才是。

誰才真正有勇氣?是那些忠心耿耿地為川普服務的人。因為川普是總統,他們為川普服務,他們知道這將限制他們未來的就業,他們也必將被民主黨人和媒體無情地攻擊。

他們也已經被AOC列上了黑名單。而這個黑名單還會很長。

川普在抽乾華盛頓沼澤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功,顯然這是個長期的工程,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沼澤是如此廣闊,腦滿腸肥的生物滿滿皆是。這些既得利益者,保持沼澤的肥沃,是他們的共同心願,他們共同的敵人只有一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