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世記憶58年歷歷在目 和尚說今生福報因果

轉世記憶

生從何處來?死向何處去?人生如夢,這夢能不能延續?索巴納(Ven Sayadaw U Sobhana),1921年出生於緬甸明筵(Myingyan)地區的農村,15歲時出家,是個得有法號的僧人。他從兩歲開始就一直對家人講述自己的前生和轉生過程。索巴納的前世記憶長達58個年頭歷歷在目,之後才慢慢有些淡化。他的前世今生雖然還不能夠解清生命從何處來的根本問題,然而他清楚地說出了前世的自己死了之後,怎麼轉生到今生的家,也向人揭示他前生的夢,如何在這一生實現。

這一世索巴納將轉生時,他前世的妻子和今生的母親都得到托夢。在前世他虔誠向佛、慷慨施捨,他認為因此積下了福分,使他今世得以如願成為一名學者(學問僧)。1963年1月,當時索巴納42歲,美國伊安.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輪迴轉生研究計劃的助理開始聯絡他、訪問他,並對他說的前世——孟波錫一生相關的陳述進行嚴謹的調查,並得到證實。

出生

1921年11月5日,上緬的明筵區塔農當村的錢撒先生和太太蕾肯生下了一個兒子,取名索巴納。索巴納的上面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姐姐,後來還有一個弟弟在幼年時就夭折了。錢撒先生是個識字的農民,同時是個代理村長,在晚年時成為正式村長。

索巴納從小就與眾不同,當他會講話時,就開始對父母和身邊的兄弟姊妹講自己的前世記憶,還有他從死後到轉生到這個家的過程。他記得自己前世叫孟波錫,他也記得孟波錫的親戚、朋友們和財產,甚至未收的舊債。他前世的家和這一世的家就在同一個村裡,而且距離很近,只相隔七戶人家的距離。

他經常回前世——孟波錫的家去探望,就像回自己的家一樣。前世的遺孀瑪雪婷和兩個孩子們仍然住在那裏。索巴納小時候就常到他們家去玩,這個前世的家對他來說是那麼的熟悉,他有時也在那裏過夜。瑪雪婷有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就是他前生的孩子。前世的他去世時太太瑪雪婷懷著老二(女孩)。索巴納呼喚那兩個比他還大的孩子總是像父母一樣慈愛。他也經常去拜訪孟波錫的舊朋好友,他對孟波錫生前熟識的人直呼其名,不用尊稱,就像是對待自己的老朋友一樣。

以下是索巴納對轉生研究調查員陳述的一些前世記憶,並且得到相關的人證與物證,與長年追蹤的證實。

前世今生的轉生過程

索巴納說:我在前世是一個土地勘測員,名叫孟波錫,妻子叫瑪雪婷。我們育有一個兒子,我去世時他3歲。在我36歲那年,因為發高燒、嘔吐和腹痛被送進醫院。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是坐著敞蓬牛車去的。那時是雨季的末期,天還下著雨。我記得到醫院後作了身體檢查,醫生說我需要動手術。那之後在醫院裡發生了什麼事我就記不起來了。

然後,我發現自己孤身一人處在叢林中,感到悲傷、饑渴,又非常沮喪,那時我已經死了但我自己不知道。我穿著平常的衣服和涼鞋,留著長髮,頭上裹著一條毛巾。

我好像在叢林中遊蕩了兩三個小時之久,這時我遇到一個穿白衣、白鬍鬚的老人,他肩膀上披著一條白圍巾。看見老人後,我感到所有的沮喪頓時消失了。他叫喚我的名字,告訴我必須跟他走。我跟著他大約走了一小時,回到了我們的村莊附近,進了村到了我家的屋前,門口有一段籬笆和一棵樹。白衣老人讓我在樹下等著,他進屋去了。五分鐘後他走出來對我說:「你得跟我去另一家。」

我們繼續向西走。距我家七棟房左右的距離是村長的家,我們到了村長家門口,老人再次讓我在屋前等著,約五分鐘後他出來把我叫進去,對我說:「你得待在這裏,我要回去了。」隨後,白衣老人就消失了。

我看到屋裡的人,但那以後的事情我又不知道了。等我再清醒過來恢復了意識後,就是索巴納的這一世的我。

轉生托夢

孟波錫死後,他的屍體從醫院被搬走後就埋掉了。七天後,按照當地習俗許多和尚到他家受食誦經。當晚,孟波錫的妻子瑪雪婷和索巴納的母親蕾肯都做了一個同樣的夢。瑪雪婷夢見一個穿白衣的老人來對她說:「我把妳的丈夫送到村長家裡去了。」說完老人便消失了。

次日清晨,瑪雪婷跑到村長家對村長妻子蕾肯講了自己的夢。蕾肯告訴她,自己也夢到了一個白衣老人,老人來告訴她要把孟波錫作為她家裡的人托付給她。然後老人走出去,把孟波錫帶進屋裡來,隨後就消失了。

從那天以後,蕾肯就懷孕了,後來生下兒子索巴納。孟波錫便轉生成為村長的兒子索巴納。

前生虔誠信佛與今生福分

索巴納的前世記憶可以回溯到孟波錫十二、三歲的時候。他記得孟波錫讀到七年級,接著再到另一所學校受了兩年的土地勘測員培訓。他記得那時在學校裡學了英語,因為在幹土地勘測工作時要講英語、使用英語。受訓後成為政府土地勘測員,每月的收入45緬元。在三十二、三歲時他結了婚。他還記得自己的婚禮、岳父的名字和長相、身材。

孟波錫虔誠信佛,年輕時在寺院當過三個月小沙彌,但並未成為正式的僧人。雖然他不經常打坐,但是敬佛的心很虔誠的人,每天供奉和尚食物,並對佛學研究饒有興趣。在他去世的前一年,曾給寺院捐了1,000緬元,相當是兩年的薪水都不花用才存得下來。那筆錢是用來買一部巴利文的「三藏」經典,供寺裡的學問僧使用。孟波錫曾希望自己當一名有學問的學者,在轉生後如願以償。

這一生的索巴納十五歲時就在緬甸明筵的一座寺廟當小沙彌,後來成為正式的僧人,並且得了法師和禪師的稱號。1959年,當時他39歲,緬甸佛法理事會派他到泰國寺廟去宣講佛法,就長駐在泰國那空沙旺府的菩達拉瑪法寺。

(參考數據:伊安.史蒂文森:《輪回類型的案件》,第四卷:泰國和緬甸的十二個案例。)

來源:人民報

 

 

更多閱讀 🧜‍♀️🧜‍♂️

Translate 》
error: 内容受到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