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三字經》:五經

三字經

蕭桓 注 劉勃 解說

六經者,統儒術①,文周作,孔子述。 ②易書詩,禮春秋,③樂經亡④,餘可求⑤。

【註釋】

①統儒術:謂「 六經 」是集儒家思想大成的著作。統,統括,總括;儒術,②「 文周作 」二句:文週指周文王和他的兒子周公旦。現在一般認為「 六經 」並非成於一時、作於一人,但古代也一直有周文王演《周易》、周公旦制禮作樂、孔子刪定六經的記載,這裡稱六經為「 文周作,孔子述 」,是承襲舊說的一種籠統說法。作,製作,創作;述,整理傳承前人的著作。 ③「 易書詩 」二句:「 六經 」除《樂》外,剩下這五部經典,並稱「 五經 」,又同「 四書 」一起,叫作「 四書五經 」,是儒家學派的核心經典。按:此二句早期版本多作「 詩書易,禮春秋 」,與下文介紹順序不符。 ④樂(yuè)經亡:先秦本有「 六經 」,秦始皇焚書後,到漢代《樂經》已經亡佚不存。 ⑤:餘可求:其餘的「 五經 」還可以研究。

有連山①,有歸藏②,有周易③,三易④詳。有典謨⑤,有訓誥⑥,有誓命⑦,書⑧之奧⑨。

三字經

【註釋】

①連山:流行於夏朝的一種古《易》,相傳為伏羲(xī)所作。據說它以艮(gèn)卦為首卦,艮代表山,故稱《連山易》。 ②歸藏(cáng):流行於商朝的一種古《易》,相傳為黃帝所作。據說它以坤(kūn)卦為首卦,坤代表地,萬物歸藏於地,故稱《歸藏易》。 ③周易:相傳周文王被商紂王囚禁在羑(yǒu)裡的時候,將伏羲所製八卦兩兩相重,推演為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yáo,指組成卦的符號,分為陰爻、陽爻,一卦共有六爻),並為它們逐一寫上說明文字,即卦辭、爻辭。這些卦象和說明文字,構成《周易》的經文部分;後來又有《彖(tuàn)》《象》《繫辭》《文言》《說卦》《序卦》《雜卦》等輔助理解《周易》經文的文字,共七種十篇,統稱《易傳》(又稱「 十翼 」,舊說認為是孔子所作,今人多謂形成於戰國時代),與《周易》的經文並行於世。 《周易》本是用於預測吉凶的占卜之書,但它又是一部哲學巨著,其經傳文字揭示了許多事物變化的道理,被儒家尊為「 群經之首 」,又被道家列為「 三玄 」之一,對中國文化影響深遠。 ④三易:《連山易》《歸藏易》《周易》的並稱。前兩部後來都失傳了,「 五經 」「 六經 」乃至「 十三經 」中的《易經》,都指的是《周易》。 ⑤典謨(mó):《尚書》的文體。典主要記載典章制度、嘉言善行,謨主要記載君臣之間謀議國事的內容,如《堯典》《皋陶(gāo yáo)謨》等。 ⑥訓誥(gào):《尚書》的文體。訓主要記載臣子訓導、勸誡君王的言辭,誥主要記載君王的政令,如《伊訓》《康誥》等。 ⑦誓命:《尚書》的文體。誓主要記載君王出師征討時的誓師之辭,命主要記載君王對臣子的訓令,如《牧誓》《文侯之命》等。 ⑧書:指《尚書》,尚通「 上 」,意為上古之書。 《尚書》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上古歷史文獻彙編,相傳為孔子所編訂,分為《虞書》《夏書》《商書》《周書》四部分,本有百餘篇,經秦始皇焚書而亡失。西漢初,年過九旬的學者伏生將其還存有的《尚書》內容口授給晁錯,因晁錯是用當時通行的隸書寫定,故稱《今文尚書》。漢武帝時,魯恭王又意外從孔子故宅的牆壁中獲得一部《尚書》,因其為先秦古文字,故稱《古文尚書》,後亦失傳。流傳到今天的《尚書》,則是東晉時梅賾(zé)獻上的所謂西漢·孔安國作傳的《古文尚書》,共五十八篇,其中三十三篇與伏生所傳《今文尚書》的內容基本相同(只有少數篇目分合、定名的差異),另外二十五篇經過歷代學者特別是清人的考證,基本判定是偽書,被稱為《偽古文尚書》。 ⑨奧:古奧難懂。唐·韓愈《進學解》:「 週誥、殷盤,佶(jí)屈聱(áo)牙。 」

有國風,有雅頌,①號四詩②,當諷誦③。周禮者,著六官,④儀禮者,十七篇,⑤大小戴,集禮記⑥,述聖言⑦,禮法備⑧。

【註釋】

①「 有國風 」二句:《詩經》是中國古代最早的詩歌總集,保存了從西周初年到春秋中葉的三百零五首詩(另有六首「 笙詩 」,有目無辭),故又稱「 詩三百 」。 《詩經》分為風、雅、頌三部分,風是各地的土風、歌謠,共有《周南》《召(shào)南》《邶(bèi)風》《鄘(yōng)風》等「 十五國風 」,共一百六十首;雅是周人的正聲雅樂,多用於朝會與宴享,分為《小雅》七十四首,《大雅》三十一首;頌是宗廟祭祀時的樂歌,分為《周頌》三十一首,《魯頌》四首,《商頌》五首。 ②四詩:《風》《小雅》《大雅》《頌》的並稱。 ③諷誦:用抑揚的腔調背誦。按:早期版本多作「 諷詠 」。 ④「 周禮者 」二句:《周禮》相傳為周公旦所著(今人多認為成書於戰國時期),本名《周官》,分為《天官塚(zhǒng)宰》《地官司徒》《春官宗伯》《夏官司馬》《秋官司寇》《冬官司空》(已缺,用《考工記》補入)六篇,對周代的典章制度進行了理想化的構築。按:早期版本此處作「 我姬公,作周禮,著六官,存治體 」。 ⑤「 儀禮者 」二句:《儀禮》是東周時期婚、喪、朝、聘等禮儀制度的彙編,相傳為孔子所作(一說為周公旦所作),今人多認為成書於戰國時期,有《士冠禮》《士昏禮》等十七篇。按:早期版本無此二句,為章太炎所新增。 ⑥「 大小戴(dài) 」二句:西漢學者戴德字延君,戴聖字次君,後人稱叔叔戴德為「 大戴 」,侄子戴聖為「 小戴 」。二人都曾向後蒼學《禮》,並各自將前代關於禮制的論述蒐集彙編在一起,其中戴德的輯本被稱為《大戴禮記》,共八十五篇(今存三十九篇),戴聖的輯本被稱為《小戴禮記》,共四十九篇。後來《小戴禮記》盛行,人們乾脆就稱呼它為《禮記》。按:早期版本多作「 大小戴,注禮記 」,「 注 」字含義不准確,所以章太炎改為「 集 」字。 ⑦聖言:聖人的言論。 ⑧禮法備:禮儀制度完備。按:從「 周禮者 」開始的八句都是在介紹《禮》。需要注意的是,「 六經 」或「 五經 」中的《禮》,在不同時期的所指並不同。漢代時是指《儀禮》;到唐代孔穎達奉敕編寫《五經正義》,指的是《禮記》;再到後來的「 九經 」「 十二經 」「 十三經 」,則將《周禮》《儀禮》《禮記》等「 三禮 」均囊括其中。又,早期版本「 禮法備 」作「 禮樂備 」。

王跡熄,春秋作,①寓褒貶,別善惡。 ②三傳③者,有公羊④,有左氏⑤,有穀梁⑥。

【註釋】

①「 王跡熄 」二句:語本《孟子·離婁下》:「 王者之跡熄而《詩》亡,《詩》亡然後《春秋》作。 」跡即䢋(jì)之誤,指䢋人,也叫遒(qiú)人,古代官名。 (參見楊伯峻《孟子譯註》引清·朱駿聲《說文通訓定聲》的考證)君王派他們到各地去蒐集歌謠,用以觀風俗,正得失,據說《詩經》中的很多作品就是這樣來的。 《孟子》這幾句話是說「 聖王采詩的事情廢止了,《詩》也就沒有了;《詩》沒有了,孔子便創作了《春秋》 」(譯文據《孟子譯註》)《春秋》是中國最早的編年體史書,記載了從魯隱公元年到魯哀公十四年(公元前722年—公元前481年)共242年的歷史,相傳是由孔子根據魯國的史書修訂而成。熄,平息,消亡。按:早期版本「 王跡熄 」作「 詩既亡 」。 ②「 寓褒貶 」二句:《春秋》篇幅不長,但字句中間常有微言大義,如寫到臣子殺害君主,用「 弒(shì) 」字而不用「 殺 」字,表明對這種行為的痛恨;而如魯隱公被臣子所弒,因弒君之人未被征討,則只寫上「 公薨(hōng,對諸侯之死的稱呼) 」,而不提及死因,這類曲筆則是「 為尊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 」。後世把這種寄託褒貶、隱惡揚善的寫法,稱為「 春秋筆法 」。寓,寄託;別,區分,辨別。 ③三傳(zhuàn):《春秋》言簡意深,需要用註釋來輔助理解。這種解說經文含義的文字叫作「 傳 」,最著名的有《公羊傳》《左傳》《穀(gǔ)梁傳》,其中《左傳》側重闡述史實,《公羊傳》 《穀梁傳》則側重闡述義理,並稱「 春秋三傳 」。 ④公羊:《公羊傳》,又名《春秋公羊傳》或《公羊春秋》,相傳為戰國時公羊高所作。 ⑤左氏:《左傳》,又名《春秋左氏傳》或《左氏春秋》,相傳為春秋時左丘明所作。 《左傳》記事詳實,文字優美,既是偉大的歷史著作,又是優秀的文學著作,在「 春秋三傳 」中影響最為深遠。 ⑥穀梁:《穀梁傳》,又名《春秋穀梁傳》或《穀梁春秋》,相傳為戰國時穀梁赤所作。

 

爾雅①者,善辨言②,求經訓③,此莫先④。注疏⑤備,十三經⑥,惟大戴,疏未成。 ⑦左傳外,有國語⑧,合群經,數十五。 ⑨

【註釋】

①爾雅:《爾雅》是中國古代第一部按義類編排的詞典,大約成書於秦漢間,其作者不可考。它共有《釋詁》《釋言》《釋訓》等十九篇,在中國傳統語言文字學中佔有重要地位。按:從「 爾雅者 」開始的十二句,為章太炎所新增。 ②善辨言:善於區分語辭的含義。 ③求經訓:探求經書意旨的解釋。 ④此莫先:即「 莫此先 」,沒有比它更優先。意謂要想弄懂經書的含義,應先求助於《爾雅》這本詞典。 ⑤注疏:注文和疏解的並稱。漢代時,人們已經不能完全弄懂先秦古書的含義,於是有學者開始為其做註解,這些注文又叫作傳、箋、章句等,如《詩經》有西漢·毛亨的《毛詩故訓傳》(簡稱「 毛傳 」)和東漢·鄭玄的《毛詩傳箋》(簡稱「 鄭箋 」),《孟子》有東漢·趙岐的《孟子章句》;到後來,人們連有的漢代古注也難以理解,於是又有學者連原文帶舊註一起進行註釋、疏解,稱為疏,也叫正義,如《毛詩正義》,包含毛傳、鄭箋和唐·孔穎達的正義(簡稱「 孔疏 」)。 ⑥十三經:儒家要籍並稱為經,有一個從少到多的發展過程:漢代將《易》《書》《詩》《禮》《春秋》等「 五經 」列為官學,設五經博士;到唐代又有「 九經 」之說,則是《周易》《尚書》《詩經》再加「 三禮 」(《周禮》《儀禮》《禮記》)「 春秋三傳 」 (《公羊傳》《穀梁傳》《左傳》);唐文宗開成年間,又刻「 十二經 」(「 九經 」再加《孝經》《論語》《爾雅》)於石碑上,即「 開成石經 」;到宋代增《孟子》為經,最終形成「 十三經 」。南宋時已有註疏的合刊本,今天通行的則是清嘉慶年間阮元主持校勘刻印的《十三經註疏》。 ⑦「 惟大戴 」二句:《大戴禮記》在古代長期不被重視,雖有南北朝時盧辯做注,但卻長期無人為它做疏解。 ⑧國語:《國語》,又名《春秋外傳》,相傳為春秋時左丘明所作,共二十一卷,記載了周、魯、齊、晉、鄭、楚、吳、越等八國的史事,是中國最早的一部國別體史書。 ⑨「 合群經 」二句:《大戴禮記》《國語》,外加「 十三經 」,總計十五部經典。

【解說與引申】

《三字經》關注的是當時學童的學習次序,所以先《四書》而後《五經》,但如果從歷史淵源來說,則應該是《五經》在前,《四書》在後。

經的本意,是織物的縱線,引申為綱紀、法規的意思。戰國時代,各家各派自己覺得重要的著作,都可以稱經,經並不是專屬於儒家的。

秦始皇焚書坑儒:「 天下敢有藏詩、書、百家語者,悉詣守、尉雜燒之。 」以詩、書代表儒家著作,既然是打擊對象,自然並不稱之為經。秦始皇巡遊天下留下許多刻石,其中有「 刻於金石,以為表經 」「 天下承風,蒙被休經 」云云,對自己頒布的政令,他倒是坦然宣布,這就是經的。

漢代儒家的地位不斷攀升,儒家著作陸續重見天日,最重要的,被國家尊為經,並且從此除掉宗教著作,也只有儒家的典籍,可以被稱為經了。 ——當然,《三字經》這種沒誰會當作正式著作的書,倒是稱經也不妨。

《易》《書》《詩》《禮》《春秋》這個五經排序,據說遵循著一個非常高端的原則:

周易》和八卦有關,八卦是伏羲作的,所以《易》算上古三皇時代的書。
《尚書》第一篇是《堯典》,講堯舜怎樣治國,所以《尚書》算五帝時代的書。
《詩》裡有「 商頌 」,就算作商朝的書。
《禮》傳說是周公制定的,所以《禮》是西周的書。
《春秋》是東周之後,魯國的國史,被孔子拿來寄託自己的理想情懷,《春秋》自然是春秋時代的書。

所以這個排序,是按照年代來的。

但也有學者不相信這個說法,認為現在這個排序,不過是反映了這些經典被漢朝立於學官的次序罷了。

這五部經典:《周易》確實很古老;《尚書》有些篇章很古老,但這些篇章被編在一起的年代就很不好說了;《詩經》大約是春秋中期編成的,所謂「 商頌 」,其實是商朝後裔宋國宗廟祭祀時的頌詩;《春秋》確實和孔子關係密切,而所謂《禮》,和周公恐怕沒什麼關係,成書年代還在孔子之後。

至於那個號稱失傳《樂》,很可能從未存在過。 ——六經這個說法出現的時候,還是大家都相信水德將取代周朝的火德的時候,而水德對應的數字是六,所以湊個六是很有必要的。而且六部經典失傳了一部,也是給很帶感的說法,有一種殘缺的美。所謂「 亢龍有悔,盈不可久 」,要有長久的生命力,就不要太完整。

漢朝人重視五經,不完全是出於對傳統文化的赤忱,或者說其實主要並不是因為熱愛傳統文化。而是因為五經有用。

一方面,儒家經典被西漢政權抬到了極高地位;

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是儒家成為官方學術的標誌性事件。後來武帝的重孫漢宣帝,親自主持學術會議,聽取儒生的辯論,由他裁決誰的意見更高明。 ——彷彿皇帝時天下儒學水平最高的人。

這樣,儒家思想和西漢政權彷彿成了一而二二而一的關係,攻擊儒家思想也就成了反對漢朝的統治。以後歷朝歷代,大致也都是如此。後來印度傳入的佛教,本土產生的道教,彼此攻擊很厲害,但對儒家,他們只想做到和平共處,不敢嘗試取而代之。

這種社會風氣裡,做一個儒生,當然好處很大的。 《三字經》最後那句「 人遺子,金滿籯,我教子,惟一經 」,就是漢代儒風最盛的鄒魯地方的民諺演化來的。還有個類似的說法是:

士病不明經術,經術苟明,其取青紫如俯拾地芥耳。學經不明,不如歸耕。

讀書人最大的困境,就是不理解經典中的道理和方法。經典學通了,做公卿這樣的大官(最大的官金印紫綬,次一等的銀印青綬,所以叫「 取青紫 」),就好像彎腰從地上撿個草籽一樣容易。經典學不通,不如回家種田去。

另一方面,儒家經典當然也要為西漢統治服務。

漢武帝、漢宣帝其實並不靠儒生治國,形式上給儒家極大的體面,就是讓他們論證國家政策的合法性、合理性。清代有學者回顧總結說,漢代的經學,特別有用:

以《禹貢》治河,以《洪範》察變,以《春秋》決獄,以三百五篇當諫書,治一經得一經之益也。

《禹貢》是《尚書》中的一篇,講地理的,可以根據它的指導治理黃河。

《洪範》也是《尚書》中的一篇,其中有些神秘性的內容,可以用它「 察變 」,其實也就是天人感應,拿一些神秘的現象,來分析政策利弊。

《春秋》不僅是歷史書,而是凌駕在國家法律之上的根本大法,可以用來「 決獄 」也就是判案,以及影響國家決策。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漢武帝征伐匈奴,理由就是:「 高皇帝遺朕平城之憂,高後時單于書絕悖逆。昔齊襄公复九世之讎,《春秋》大之。 」劉邦在匈奴手裡吃了虧,呂后被匈奴單于調戲過。想當年齊哀公被紀國國君陷害而被烹了,他的九世孫齊襄公滅紀國為他報仇,《春秋》對此高度評價。所以,我為了給我曾祖爺爺,曾祖奶奶打匈奴,你們誰還敢說半個不字嗎?

《三百五篇》即《詩經》,並不僅僅是詩歌集,而是「 諫書 」,用來給君主提意見的。

也舉個例子:漢昭帝崩了,沒有兒子,昌邑王即位,但大將軍霍光很快就以「 行淫亂 」為由,把他廢了,昌邑王身邊的官員也大多下獄被殺。但霍光還是要彰顯寬容的,所以曾經給昌邑王寫過諫書,勸他不要這麼淫亂的,就可以減死一等。

審問到昌邑王的老師王式,並沒有諫書。但王式申辯說:

「 臣以《詩》三百五篇朝夕授王,至於忠臣孝子之篇,未嘗不為王反複誦之也;至於危亡失道之君,未嘗不流涕為王深陳之也。臣以三百五篇諫,是以亡諫書。 」

臣給我的王講《詩經》,從早講到晚,講到忠臣孝子,就為王反复吟誦;講到失敗的君主,就哭著給他深入分析。我是拿《詩經》勸諫我的王,所以沒有諫書。

於是,王式就也被留了一命。

用這種態度去研究儒家經典而產生的「 經學 」,也就不免有這樣的特點:
第一是思想僵化。

既然誰也不能反對儒家經典,於是爭的就是對經典的解釋權,解釋得到了官方認可,就可以立學官做博士(官名,秩六百石)。到漢元帝時代,對五經總共有十二種解釋立了學官,即所謂「 五經十二家 」。

以《春秋》為例,《公羊傳》和《榖梁傳》是對《春秋》的兩種解釋,得到了官方認可,在十二家之列,有公羊博士和榖粱博士;《左傳》也是一種對《春秋》的解釋,沒有得到官方認可,十二家裡沒有它,也就沒有左氏博士。

每一家都有自己的傳承,後來者不能對老師更不能對祖師爺提出質疑,這叫「 守家法 」。
為什麼會如此呢?傳統解釋是提倡尊師重道的儒家,自帶保守氣質。這個說法恐怕未見得是全部原因。

身為學生,只要和老師保持一致,就可以分享老師的資源,將來還可能繼承老師的地位;而成不了這位大師的學生的人,想跟大師保持一致,也找不到門徑。所以,越強調守家法的重要性,就可以越輕鬆地把師門之外的競爭者給排除掉。

所以,創新是不著邊際的情懷,僵化才是近在眼前的利益。

第二是解說繁瑣。

既然不能創新,或者至少不能直接宣稱我在創新,那怎麼體現我對老師的學習最用功呢?
光靠背書可不成,一位大師有那麼那麼多弟子,要顯出我最優秀,還是要做點有技術含量的工作。

這個工作,就是闡釋。

大師給經典作傳,闡釋經典有多偉大;大師的弟子給大師作注,闡釋老師的傳有多偉大;弟子的弟子再在註上加註……層層累積下來,一部只有幾千或幾萬字的經典,解釋有了上百萬字,簡直是理所當然的事。甚至解釋經典中的幾個字,就寫上幾萬字,也毫不稀奇。

套現在流行的說法,這是經典註釋過密化,也就是內捲。

第三是裝神弄鬼。

因為經學研究本質上講是迎合皇帝或其他政治強人的需求的,而裝神弄鬼是最廉價而有效的迎合方式。

漢宣帝是一個命運很神奇的人:他是漢武帝那位被廢掉的衛太子的孫子,出生時在監獄裡,據說還差點被殺掉,青少年時代有豐富的民間生活經驗,但後來卻成了皇帝。

而在他做皇帝八字還沒一撇的時候,就有過一個神秘的預言:「 公孫病已立。 」——當時他的身份是「 公孫 」,名字叫「 病已 」。

不管這個預言到底怎麼來了,漢宣帝當了皇帝后,當然要好好利用。於是乎,這類神秘性的預言越來越流行。

神秘的預言叫作「 讖 」,很多讖語,都傳說是孔子作的。傳說孔子臨死前,留下了這樣一些預言:「 不知何一男子,自謂秦始皇,上我之堂,踞我之床,顛倒我衣裳,至沙邱而亡。 」「 亡秦者胡也。 」「 董仲舒,亂我書。 」……總之之後幾百年的事,孔子都交待得明明白白。

又傳說,孔子當年不但編了很多經書,而且還寫了很多緯書——有豎就有橫,有經就有緯,聽起來倒也很合理。

緯書裡收錄了大量讖語,所以也叫「 讖緯 」;編造這類書的人,都深諳受眾心理,知道圖文並茂效果好,所以在緯書裡還配了許多圖,所以又叫「 圖讖 」。

經學研究變成這個樣子,當然也就走進死胡同了。而內捲到了極致,自然爆炸就該來了。
點燃導火索的學者,叫劉歆。西漢末年,他在皇家圖書館整理藏書,發現了幾種社會上沒有流傳的儒家經典。

正因為沒流傳,都還是用先秦的古文寫的,所以這些書就叫「 古文經 」。

與之相對,那些長期流傳,不管本來用啥文字寫的,現在都用通行的隸書傳抄的經典,則被叫作「 今文經 」。

劉歆要求朝廷承認古文經的地位,和今文經同樣對待。

按說,這麼重要的新發現,當然大家都應該開心才對。但圈內人是不會這麼想的。

官方承認,牽涉到眾多待遇問題,這些新發現的經典也要立學官,一下子就多了好多博士。

這就好比說,今天要是突然冒出來一批莫名其妙的民辦院校,教育部直接承認其「 雙一流 」地位,你看現在的「 雙一流 」會不會氣得跳腳。

於是劉歆和研究今文經的博士就開始對罵。劉歆寫了一封文采飛揚的信,其中貢獻了「 因陋就寡 」「 抱殘守缺 」等諸多成語。博士們採用的辦法則更簡單,直接強調劉歆的新發現,其實是他偽造的。

在西漢,劉歆鬥不過博士們;但劉歆有一個好朋友,就是王莽,王莽篡漢當了皇帝,劉歆發現的那些古文經,就取得了官方地位,尤其是劉歆新發現的《周禮》,成了王莽政治改革的重要理論依據;但王莽很快垮台了,古文經又失了勢,但東漢有個叫賈逵的學者,指出屬於古文系統的《左傳》非常好,不要因為《左傳》故事精彩就忽視其理論貢獻也很高:比如只有《左傳》有記載,劉氏是堯的後代,堯是火德所以漢也是火德——真是既化解了漢高祖劉邦出身卑微的尷尬,又澄清了本朝的歷史定位問題,這不叫正能量什麼叫正能量?

這之後,古文經雖然並沒有得到官方的正式認可,但實際影響力是不斷走高的。

這樣,原來五經的提法,就不足以反映儒家內部複雜的狀況了。

漢朝尊為禮經的,本來是《儀禮》,但《儀禮》是乾巴巴講規矩的,實在太不能引起人的興趣了,原來作為禮經從屬材料的《小戴禮記》(簡稱《禮記》),倒是越來越凸顯其很有價值。 《周禮》雖然來歷可疑,但作為治國手冊,卻顯得特別高端。於是三部書都尊為經。
《春秋》有三傳,三傳既各不相同又都影響巨大,也不妨都提升到經的地位。

這樣,到了唐代,就有了「 九經 」之說,是《易經》《尚書》《詩經》《儀禮》《周禮》《禮記》《公羊傳》《榖梁傳》《左傳》。

按照漢代的劃分,最尊貴的是「 經 」,次一等的是解釋經的「 傳記 」,再次一等的是儒家學者的個人著作,那就只算「 子書 」,和其他學派的子書並列。

傳記裡面,《論語》和《孝經》素來排在前兩位,它們不是具體哪部經的傳記,而是學任何經書,都要先讀這兩部。漢代就有五經加上它們,統稱為「 七經 」的說法。 《爾雅》是詞典,又是理解其他一切經的基礎,九經再加上《論語》《孝經》《爾雅》,就是十二經。

至於《孟子》,本來只是子書,但它特別受宋代學者青睞,也被超擢為經。趙宋以後「 十三經 」的提法,至此也就水到渠成了。

來源   不是東西劉老師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