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從古至今的聯名信,有的無畏,有的無恥,有的無厘頭

文:胡錦成  

2019年7月4日上午,朴槿惠的支持者來到韓國法院門前,提交了一份有85萬人簽名的聯名信,要求韓國政府無罪釋放朴槿惠,停止對她的政治報復。

85萬人簽名,就算是一張紙上寫一千個人名,光人名也要寫滿850張大白紙。

聯名書信,這東西不是什麼新鮮的物件,最早可見的聯名書信據說是周幽王的臣子寫給周幽王的太子宜臼,也就是後來的周平王的,在《東周列國志》中有這樣一段:

宜臼在申,終日納悶,不知國舅此去,凶吉如何。忽報鄭世子責著國舅申侯同諸侯聯名表章,奉迎還京,心下倒吃了一驚。展開看時,乃知幽王已被犬戎所殺,父子之情,不覺放聲大哭。

這個由鄭世子、國舅和諸候聯名寫信要接太子回國都即位的故事發生在公元前771年,距今已經2791年了。但這畢竟是出現在明代馮夢龍的小說中的故事,可信度並不高,我們權作一個引子吧。

東漢的班固所著的《漢書》中也有多個聯名上書,其中一個是霍光聯名諸大臣的上書:

光與群臣聯名奏王,尚書令讀奏曰:丞相臣敞、大司馬大將軍臣光、車騎將軍臣安世……昧死言皇太后陛下:臣敞等頓首死罪。

在霍光這封聯名信中一共有36個大臣署名,這麼多大臣聯名上書想幹什麼?換皇帝。

如果上一個可信度不高,這個應該是比較可信的,因為這個皇帝劉賀只在位27天就被大臣們給廢了,廢就廢了吧,還給起個諡號叫漢廢帝,這就太不給面了。

想想從前的皇上如果讓大臣們看不下去眼了,都能一鼓勁合夥給廢了,誰還好意思說那個時代比後來更專制麼?

不過霍光死後,他的家人被滅族了,這也是他自己作的,小皇帝與他同車都感到如「 芒刺在背 」。後人說他「 光擅廢立,亡人臣禮,不道。 」

No Zuo No Die,這句話放在什麼時候都是真理。

宋神宗熙寧年間,王安石一意孤行推行他的新法,侍御史劉琦、御史知雜劉述、監察御史裡行錢顗等人聯名上書,說王安石執政以來,主觀專斷,輕易變祖宗舊法,輿論對他很不好,不應再據高位,希望早一點罷他的官以安定人心。

結果這道聯名書上報六天后,錢顗被貶監衢州鹽稅,劉琦監處州酒稅(蘇轍也曾被貶為此官見《蘇軾和蘇轍告訴我們怎樣做人間最好的一對兄弟》)。王安石還想重罰劉述,結果被司馬光、範純仁(范仲淹的次子)合力阻攔,這才去江州當了知州,也就是到江西的九江去當了市委書記。

想想從前那些士大夫為了堅守自己的信念,申明自己的主張,是可以烏紗帽都不要的。

今天這樣的人還有麼?

明成化間三年夏,刑科給事中毛弘偕六科諸臣聯名上書給憲宗皇帝朱見深:「 近來塞上發生了很多事情,正當陛下您該是宵衣旰食的時候,這時候朝廷中竟然傳出您在退朝休息時經常出遊行樂。如今邊塞的砲聲多次傳過來,這實在不該是紫禁城所應有現象的。況且目前災變頻繁,兩畿地區又發生了水旱,川、廣地區兵草有餘,官員卻私自貪污。希望陛下您可以減少游戲宴飲的時間,停止金豆、銀豆的賞賜。每天在朝廷學習經學,這樣希望上天能夠寬解人心,減少災害的發生。 」

慈懿太后去世,皇上下詔將她葬在別的地方。毛弘隨同魏元等人又聯名上書,皇帝沒答應,毛弘就煽動眾大臣說:「 這種大事,我們這些大臣應當冒著必死的風險去進諫才是。 」

然後這些大臣就跪在文華門前大哭,皇上沒轍了只好改了主意將太后葬在了皇陵。

由於毛弘總是寫聯名信、搞大串連,令皇上十分頭痛,他私底下說:「 昨日毛弘,今日毛弘。 」意思就是「 How old are you 」——怎麼老是你。

明正德五年,安化王朱寘鐇(讀志凡)打著反立皇帝大太監劉瑾的旗號造反,劉瑾找他視為心腹的吏部尚書李東陽商量。李東陽給劉瑾挖了個坑,建議他起用楊一清和張永平叛。劉瑾同意了。

李東陽私下帶信給楊一清,要他說服張永一起誅殺劉瑾,並說朝廷也有很多人支持,大事必成。張永借回朝之際說服了皇帝。同時李東陽及時配合,動員很多官員聯名上書彈劾劉瑾,共19條罪名。皇帝下令抄家,然後罪證累累,劉瑾被凌遲處死。

在李東陽受盡千夫所指多年之後,終於等到了這個機會,除掉了劉瑾。在清算劉瑾遺毒的時候,沒有一個人認為他是劉瑾的同黨。

李東陽死後,諡號「 文正 」。這是一個文官可以得到的最高榮譽。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警惕那些對你百依百順的人。這可是劉太監到死才悟出來的道理,你要珍惜喲。

明熹宗朱由校天啟年間,太監魏忠賢把持朝政時,御史楊漣等人聯名上書,列舉彈劾了忠賢專權亂政、迫害忠良、敗壞聖名等罪名,緊接著又有70多名朝臣聯名上疏彈劾魏忠賢,但朱由校袒護魏忠賢,使得魏忠賢得以對上書者進行報復,楊漣、左光斗等6人在獄中被施以酷刑折磨而死。之後,魏忠賢又再次大興冤獄,將周起元、高攀龍等7人誣以受賄之罪名,逮捕入獄受盡嚴刑拷打全部慘死獄中。

面對手握東廠權焰熏天的九千九百歲,這些人置個人生死於度外,他們用他們的聯名信告訴我們什麼叫士。

孔子的「 殺身成仁 」與孟子的「 舍生取義 」,這才是儒家士的最高境界,這樣的境界你在《弟子規》這樣的偽儒學中是找不到的。

當然,不是所有的聯名信都大義凜然,也有比較搞笑的:

武則天時候有個叫王慶之的,此人猜出了武則天的心思,就組織了一個民間請願團向武則天遞交了一封聯名信:請求廢掉李姓的太子,封武則天的侄子武承嗣當皇太子。

武則天召見他,問他:「 皇嗣是我親生兒子,你為什麼組織人要罷黜他? 」

王慶之說:「 人民不祭祀費自己家族的祖先,現在是武家的天下,怎麼能讓姓李的當接班人 」,武則天聽了心中有些高興,但要不要廢子立侄,女皇還是猶豫不決。於是就讓王退下,並給了他一張通行證,說「 以後你想見我的時候,拿出它來,就可以進皇宮。 」

從這之後,王慶之就不斷進宮,不斷求見武則天,不斷遞聯名信重複廢子立侄的話,終於把女皇給惹煩了。當他再一次求見的時候,女皇吩咐一個大臣去揍王慶之一頓,那大臣煩王已久,馬上拉出去一頓亂棍,把王活活打死了。王慶之的民間請願團也登時一哄而散。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拍馬屁也要掌握火候,過猶不及。

比王慶之更搞笑的是一群馬列老太。

1986年6月,北京大學致公函給傅涇波,同意司徒雷登的骨灰以原燕京大學校長的名義安葬於燕園臨湖軒。

「 不料一群‘馬列主義老太太’聯名反對,事情不得不擱置。 」燕京大學校友王百強回憶。 1987年4月,傅涇波接到中國駐美大使館通知,此事暫緩辦理,因為有人發起聯名上書反對司徒雷登歸葬燕園。而據沈建中介紹,為首的上書者,正是司徒雷登當年一位秘書的遺孀。

這群老太的所為實在是令人不齒,還說什麼呢?說不了吧。

比馬列老太還要搞笑的是中國的一些科學家。

2015年10月,時年85歲的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生物學或醫學獎,這是首個中國本土獲得諾貝爾科學獎的科學家,但就在她被列為候選人時,據說有多位中國科學家聯名給評獎委員會稱「 寧可放棄諾獎,也不希望屠呦呦獨自獲獎。 」理由是獲獎沒有按照程序申報,領導沒有審批等等。

不過,說實話,我雖然認為這個念頭很中國,但我還是不相信真的有人會聯名寫這種信,偷偷地寫個匿名信還是有可能的,聯名,不大可能,因為中國人還是要臉的。

那麼,您相信最後這一個是真的麼?

 

來源    花月滿樓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