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為什麼警示美國:「進步主義」和左翼思潮正在摧毀美國社會?

普京
文: 逆行齋主  

一直以來,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中國擁有大量粉絲,其中不乏像所謂的「軍中鷹派」戴大校、「平民王小石」、「野生國師」趙盛燁、「青年精英」周小平這樣的知名人物、網絡大V。這其中的原因,應該有兩方面。一方面,普京為了維護俄羅斯國家利益敢作敢為,一貫對西方,尤其是對美國採取強硬路線(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該出手時就出手。在某些人士看來,只要對西方、對美國強硬就是好傢夥,像恐怖分子本拉登不就被盧克文稱讚為英雄嗎?另一方面,在深層次潛意識中,中國某些左派人士一直把普京引為同道,在內心深處一直希望、期盼普京能重走列寧乃至斯大林的道路,重振前蘇聯的榮光。上述兩部分人有很大的重合度。

可惜,這只是他們的一廂情願。普京從來就不是一個共產主義者,甚至就不是一個左翼政治家。歸根結底,普京是一個俄羅斯民族主義者,溫和保守主義政治家。他的治國方略是,拒絕左傾極端主義,堅持溫和保守主義。

10月21日,俄羅斯智庫瓦爾代國際辯論俱樂部(Valdai International Discussion Club)第18屆年會在索契(Sochi)舉行,會議的主題為「21世紀的全球大變革」。這其實就是一個高級論壇,邀請全球有份量的政客和企業界開會商討國際形勢,期間普京發表了一個非常重要的講話:猛烈抨擊左派意識形態在整個西方世界造成的社會弊病,說西方國家有權做他們想做的事,但「俄羅斯社會的絕大多數」拒絕左派的思維方式。

普京警告美國,西方的自由民主社會正受到左派思潮蠶食,俄國幾十年前已經面對過這場危機,知道這種思潮的危害性,但今天竟然逐步美國出現。美國左翼提倡所謂的「社會進步」,認為可以為人類帶來一個全新的社會覺醒。

說到此普京就笑了,「這種左傾思潮對很多美國人來講可能以為很新鮮。但是作為俄羅斯人來講,我們一點都不感覺到奇怪,因為俄羅斯早就已經領教過了。」

普京接著說,俄國人驚訝地看到,他們早在幾十年前已經拋棄的了教條,竟然今天在許多西方社會重現了,「以自由和反歧視為名的鬥爭,已經發展成為一種很有侵略性的教條主義,並接近荒謬地步了。學校和大學連莎士比亞的等名著都不能傳授,因為他們的理念被視為落後。」

普京深有感觸的說:「西方社會出現的許多反傳統價值的運動,包括反性別歧視、提倡同性戀、「男變女、女變男」的變性人運動、摧毀開國元勳彫像等等,正在毀滅家庭,完全違背了傳統社會的價值;所謂的「進步」(progressiveness)正在摧毀美國的社會根基。」

普京談及俄羅斯的治國方略,指出俄羅斯「將以健康的保守主義為指導。現在,當世界正在經歷一場結構性破壞的時候,作為政治進程基礎的合理保守主義的重要性急劇上升——正是因為風險和危險成倍增加,以及我們周圍現實的脆弱性。」

普京解釋到,「這種保守的做法不是一種無知的傳統主義,不是對變化或限制遊戲的恐懼,更不是退縮到自己的殼裡。它主要是依靠經過時間考驗的傳統、人口的保存和增長、對自己和他人的現實評估、對優先事項的精確調整、必要性和可能性的相關性目標的審慎制定,以及從根本上拒絕將極端主義作為一種方法。」

自民主黨總統拜登上臺以來,美國推出了一系列新的政策、法規,極大動搖和腐蝕了美國傳統價值觀,以洛佩斯為議長的眾議院更是急先鋒。這一現像不僅引發了美國眾多白人的擔憂,也在國際社會引發了廣泛關註。普京作為一個過來人,深深體會到這種進步主義對社會的危害,語重心長地提出勸告,並對美國左翼思潮進行毫不留情地批判。

客觀地說,整個二十世紀是左翼思潮大躍進的時代,各種進步的,有時甚至是激進的、極端的思潮、主義不時從地球某個角落冒出來,給全世界帶來劇烈動盪,造成生命和財富的巨大損失。美國今天出現的混亂狀況,不過是這一歷史進程的一個縮影和截面。

来源 夜讀社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