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為什麼最後才承認拜登

文: 西奈山峰  

許多人應該記得,本次美國大選,世界各國領導人向大選結果祝賀的時間差異很大,相差甚至達到2個多月之久,而普京絕對是在最後時段才不情不願承認了拜登。

要知道普京的出身,再加上俄羅斯強大的情報能力,可想而知普京必定清楚那場選舉的真相是什麼。若非極左當道的美國整個上層建築體系腐爛,導致肆意舞弊的所謂選舉木已成舟,而俄羅斯又不得不與偽美國打交道,有一線轉機普京都不屑承認敗家白癡登這個偽君。

誰都知道普京對川普的讚賞和敬重,也都知道普京對拜登的鄙視和輕衊,那麼普京的這些情緒因何而起呢?在最近普京的一次重磅演講中可見端倪,這次演講的一個重點,就是狠抽西方白左價值觀的碧臉。

10月21日,普京在索契瓦爾代辯論俱樂部會議上說,世界正處於一場文明危機之中,西方價值觀經常徘徊在反人性犯罪邊緣,而俄羅斯將遵循理性保守主義的原則發展。

普京表示,一些西方國家關於男女權利的討論已經變成「純粹的魔幻」。他說:「熱衷於新觀點的人走得太遠,誰要是敢說『男女之分依然存在,這是一個生物事實』,就幾乎被當成異端來排斥。」

普京說:在西方(左派)這樣的政治框架內,有人想出了「一號家長」、「二號家長」、「生育家長」等概念。 「禁用『母乳』一詞,代之以『人乳』,以防不確定自己性別的人陷入混亂……更別提那些駭人聽聞的事。今天,孩子們從小就被灌輸,男孩可以輕易變成女孩,反之亦然。這實際上是在向他們強加選擇,並且把家長排除在外。」

普京痛斥:這已經「處於反人性犯罪的邊緣」。西方(左派)爭取平權和反對歧視的鬥爭「正在變成徘徊在荒誕邊緣的侵略式教條主義」。

至於俄羅斯,普京表示:「幾年前我就說過,我們將遵循理性保守主義的思想。當時國際舞臺上的這種怪像還未像今天這般嚴重。但那時已經出現了不好的苗頭(黑命貴,LGBT?)。而如今,世界正遭到結構性破壞,理性保守主義作為政治方針基礎的意義成倍上升」。同時他表示,保守主義立場「不是一味守成、害怕變革、抱殘守缺、故步自封」。而是「依靠經過時間檢驗的傳統,保持和增加人口,客觀評價自我和他人,準確安排優先事項」。

川普不久前痛心疾首地說「美國正在變成人類的糞池」。在西方左派肆虐、性變態黑命貴等成為政治正確,正義人士敢怒不敢言萬馬齊喑的當今時代,普京的這番演講堪稱扔進糞池的重磅炸彈,必將激起西方偽善傻白甜白左們的民糞。

但那又算什麼呢?普京永遠不會支持他們的性變態,永遠不會支持黑墨綠命貴,永遠不會支持他們崇拜的馬劣撕。俄學者阿列克謝·穆欣稱,西方國家不會對普京的論點作出建設性反饋,但會在非常遠的地方「發出吠聲」。

三年前,我在思考索爾仁尼琴的時候也思考過普京的價值觀,他的這個演講正好印證了我的思考。

索爾仁尼琴流亡美國時,在哈佛的一次左派召集的演講中,痛批當時風起雲湧的西方左派文化,預言千年累積的西方文明必被白左們摧毀。

索氏歸國後,拒絕了之前俄國領導人的頒獎,後來欣然接受了普京頒發的勳章,二人對俄羅斯前途的共識,正是本次演講中普京所表明的:拒絕西方白左文化及其根本理論,遵循理性保守主義的思想。

普京之所以讚賞敬重川普,或者說他之所以鄙視輕衊拜登,再或者說他之所以對抗整個歐美,最深層的原因並非什麼國家利益和政治方式之爭,而是他看透了西方白左墮落自毀的本相。這次演講就是與索爾仁尼琴一脈相承的明白無誤的討伐白左的檄文。

 

來源 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