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鋌而走險,敗登如何應對

普京

作者:西奈山峰

當地時間2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命令,承認烏克蘭東部的「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以及俄羅斯分別與這兩個「共和國」的友好合作互助條約。

據悉,當地市中心廣場安裝了音箱,播放俄羅斯總統的講話。普京講話後,聚集在廣場上的人們高呼「俄羅斯」,並相互祝賀。

簡單認為,俄羅斯對土地貪得無厭,這次又是甘冒天下眾怒以及全面開戰的風險,悍然要拿下烏東地區,分裂主權國家烏克蘭。這讓剛與俄羅斯簽署了15個重要協議和聯合聲明的大國也發聲主張烏克蘭的主權完整。

家務事連清官都難斷呢,國際事務又哪能那麼簡單?綜合來看歷史、文化、國家利益,普俄也能說出它這麼做的一大堆理由。

從歷史來看,本沒有「烏克蘭」這個東西,這個名詞和民族概念都是近現代生造出來的,而真實的歷史上,俄烏就是一家,都是東斯拉夫人,亦是後來的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和白俄羅斯人。

基輔羅斯是東斯拉夫人建立的第一個國家。988年開始,東正教從拜占庭帝國傳入基輔羅斯,由此拉開了拜占庭和斯拉夫文化的融合,並最終形成了占據未來700年時間的俄羅斯文化。13世紀初,基輔羅斯被蒙古人占領後,最終分裂成多個國家,這些國家都自稱為是俄羅斯文化和地位的正統繼承人。

13世紀以後,莫斯科逐漸成為原先基輔羅斯文化的中心。16世紀中葉伊凡四世時代,莫斯科大公國改稱沙皇俄國。到18世紀彼得一世稱帝,改稱俄羅斯帝國,橫跨從波蘭到太平洋的廣袤地域。

形成現在這個局面,或者更準確地說當今世人對俄、烏、白的印象,主要責任是怪胎蘇聯造成的,為了體現一個「聯」字,把本屬一家的疆域胡拆亂分。其次是外部勢力長期分裂活動所致,不斷強化所謂的「烏克蘭」概念。

普京本打算尊重之前的即成事實,分出去就分出去了,只要友好往來,仍然是砸打骨頭連著筋的關系。但是烏克蘭內部左派勢力卻越來越大,把過去蘇聯的罪惡全都繼承給了普俄,要從各個方面與俄勢不兩立。

比如這次成為焦點的頓巴斯地區的兩個「共和國」,以及之前的克裡米亞,都是講俄語的地區,但按照烏克蘭給它們量向定做的法律,如果他們繼續講俄語,就很難找到工作、更甭提升職了。這是用斷人活路為威脅,逼他們活生生斬斷與本民族俄羅斯的情愫。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任何人都有棄暗投明尋找幸福的自由,烏克蘭也不例外。但是一來不能強來,二是更重要的是不同文化對自由的理解也有很大差異。

有人可能會說,日本就是被美國強迫自由的,強迫之後日本人對自由的理解不也慢慢消除了差異嗎?

不錯,但不要忘了,如果沒有珍珠港,美國大概率是不會強迫日本自由的。即使發生了珍珠港,美國國會仍然有議員反對宣戰。

靠近歐洲的烏克蘭西部的人們,對自由的理解就接近西方,而烏東地區的人們則不喜歡烏西人的自由觀,於是長期以來都在抵抗親歐派,即使不加入俄羅斯,也要爭取獨立。

對於這樣的地區,公理上來說應該由那裡的居民公投自決,其它勢力再強大,也無權幹涉人家自決。如果那樣,克裡米亞的先例必然重演,烏克蘭政府雖然號稱傾向西方價值觀,但在這個問題上還是放不下的,所以對它們長期鎮壓。

這次普京承認兩個共和國,可謂一個極其危險的絕招。國內,民族主義情結很深的俄羅斯民眾當然會強烈支持;國際,它進一步以實際行動向美歐當局宣示了不惜一戰甚至魚死網破的決心,逼敗登和歐洲要麼決戰,要麼認慫。

落子無悔,普京這個險招已經出手,接下來就看敗登和歐洲如何應對了。

來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