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與《推背圖》預言的應驗與變換(8)——盛世天劫,一念之別

前面(《聖經》與《推背圖》預言的應驗與變換(7 )——九九大難,人間展現我們跳出千年錯解的迷途,還原天象,解開了《聖經‧啟示錄》預言中「室女生子」、「撒旦受傷」的千古謎團,縱覽歷史,揭示了《聖經‧但以理書》預言彌賽亞的69個7,準確地指向了1999年,這是古今中外各大預言聚焦的時刻,地點以象徵的方式,指向了中國。剝去1999年世界末日說的遮掩,九九大劫、中共迫害信仰的真相展現開來。

以史為鑒,可知興亡,包括個人和國家的興亡。歷史是給當今奠定的,誤解歷史的真機,也就無法明白歷史給當今奠定的真正意義。先知們預言的1999年大劫,為什麼關聯著每一個人,為什麼連帶著後面的劫數災難,包括當今此起彼伏的瘟疫?歷史的規律,給出了天道的答案。

(二十二)福禍之極,因果歸一

1. 《推背圖》與《聖經》預言的一致結局

我們知道《推背圖》第59象預言:中國最終會在聖人教化下,天下大同。這是聖人否極泰來,戰勝迫害、渡過劫難後,世界遵循聖人教化,進入的盛世。

圖2:《推背圖》第59象,聖人教化,天下大同。(公有領域)

《聖經‧啟示錄》預言的結局是無比美好的新天新地,是正邪大戰掃蕩了赤龍及其幫凶的新宇宙,是淘汰了中共及其黨羽的新人間。

兩大經典預言,結局一致,前面講過,起因、過程也一致。縱觀歷史,盛世的產生,有歷史的規律。

2. 千古盛世,根源一致

千百年來,學界一直在總結的盛世根源,都在圍繞明君賢臣展開,那都是表面的表象。天不賜福,天災頻仍,哪有繁榮可言?常言「天賜洪福」,如果人間沒有天大的功德,上天怎麼會賜下天大福分呢?且看中國古代的14個公認的盛世,佛法道法(正信仰)大興,造下的天大功德,才是盛世的根本。

(1)西漢文景之治:漢文帝以道治國,清心寡慾,合於《道德經》的「我無事而民自富,我無欲而民自樸」。君修道德,與民休息,天下大治。

(2)東漢光武中興:光武帝劉秀順天合道,以道治國。

(3)北魏孝文帝中興:太武帝拓跋燾滅佛,如日中天之際,和幼子先後死於宦官政變。拓跋燾的孫子文成帝即位,撥亂反正,大興佛法,功德澤被後世,鋪築了文成帝的孫子孝文帝的中興治世。

(4)隋朝開皇之治:前朝北周武帝佛道齊滅,隋文帝楊堅扭轉滅佛,大興佛法之果。

(5)唐朝貞觀之治:高祖李淵下旨佛道齊滅,唐太宗李世民撥亂反正,佛法、道法大興之果;

(6)唐朝開元盛世:太宗種功德,三世興佛,後世享福果,毀於唐玄宗禍亂佛法(強令僧尼學念《孝經》)。

(7)唐朝大中之治:唐武宗滅佛,唐宣宗效法太宗撥亂反正,大興佛法之果。

(8)大遼景宗中興、聖宗盛世:蕭綽太后大興佛法之果。

(9)北宋咸平之治、仁宗盛治:前朝周世宗滅佛,宋太祖趙匡胤撥亂反正,大興佛法之果。

(10)元朝大元盛世:元世祖忽必烈大興佛法之果。

(11)明朝洪武之治:明太祖整頓佛教,大興佛法之果。

(12)明朝永樂盛世:明成祖朱棣大興道教之果。

(13)明朝仁宣之治:前朝佛道大興,福德延續後世。

(14)清朝康乾盛世:清康熙、雍正、乾隆三帝大興佛法之果。

當然,在西方歷史上,古羅馬最強盛的時候,是君士坦丁大帝統一的時候,橫跨亞歐非三大陸的龐大、強盛的帝國何來?是古羅馬迫害基督徒300年,君士坦丁篤信基督正法,為基督教平反、正法大興換來的。

但是,歷史走到了今天,也就是到了末後(末法、末劫)時期,正教失去度人的法力,再興盛這樣的宗教,已經沒有功德了。這就是為什麼當今世界任何傳統正教的祈禱,對新冠瘟疫(中共病毒)都無效的原因。當代的宗教,對當今亂象頻生、物慾橫流、色情氾濫、災難頻發的社會也無濟於事,原因正是末後的宗教都進入了末法,失去救度的法力,興盛它當然無功德。

聖人(西方稱之為彌賽亞)以全新的正法傳世,渡過劫難後,正法大興於世,必然開啟中華的頂級盛世、天下大同。但是,為什麼有劫難呢?

3. 千古大罪,根源一致

歷史上最大的罪業,是迫害濟世度人的覺者(人子),迫害修煉的團體(逼迫聖徒、流聖徒的血),迫害正法信仰(統稱滅佛)。

(1)西方世界

在西方世界,天大的罪業有二。①猶太人的祖先殺害耶穌,迫害基督徒,殺害聖徒。釀成了近兩千年來猶太人的整體苦難,國被滅,流亡世界,起義屢次失敗,被屢次屠殺、驅逐、清洗。②古羅馬帝國自尼祿開始,迫害基督徒近300年,最終招來四次大瘟疫滅國,期間君士坦丁的撥亂反正、大興基督正法,也只是曇花一現,沒能挽救羅馬帝國被瘟疫徹底覆滅的宿命。

(2)東方的印度和日本

東方的古印度,最大的罪業是迫害佛教徒、滅佛,加上古印度佛教徒在內部亂法,天大罪業造成古印度滅國、文化、語言被滅,失去了自己美好的文化傳統,淪為英語國家,長期淪為殖民地,一直整體貧困。

東方日本,歷史上最大的罪業,是明治滅佛,毀佛教,強迫僧人結婚生子、吃肉、參軍打仗,徹底變異了佛教,現在日本傳統佛教的和尚都是結婚的。明治維新帶動日本走向強盛是表面,滅佛的大罪業,是日本二戰慘敗、遭到原子彈蹂躪的根源,祖上罪業使然。但是,因為日本的傳統佛教,是從中國學去的大雜燴,不是正宗真傳,一直是末法,明治滅的是末法的佛教,罪業不是特別大,所以日本沒有滅國。

(3)中國

1. 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滅佛:南北朝時期,拓跋燾大興道教,438年在崔浩的蠱惑下開始毀寺滅佛、熔佛像鑄錢、甚至殺僧尼。12年後,崔浩被滅三族。又兩年,拓跋燾被宦官害死,年僅44歲,兩個兒子也死於宦官之手。孫子文成帝即位後,撥亂反正,復興佛法,才挽回了滅國的厄運。

2. 北周武帝宇文邕滅佛:574年,宇文邕揚言不怕下地獄,佛、道齊滅,毀經書廟像,強迫僧道還俗。4年後暴斃,年僅36歲。後來大權落於楊堅之手,北周被隋朝取代,宇文皇族幾被殺盡。

3. 唐武宗李炎崇尚道教,會昌五年(845年)滅佛,次年武宗暴亡,年僅32歲。皇太叔李忱(音:陳,宣宗)繼位後,即給佛教平反,全面恢復寺院。挽救了唐朝國滅的命運。

4. 後周世宗柴榮信道教,955年滅佛,4年後暴病而死。5歲幼子繼位不到1年,被大將趙匡胤奪了江山。

以上即「三武一宗滅佛」,禍及子孫,或國滅或族滅,結局雷同。

5. 文革滅佛,破四舊中,齊滅各種宗教,結果落得經濟潰敗、國家將亡的下場。因為文革時各宗教都已經全面進入末法時期,前文講過,滅末法時的不能度人的宗教,罪業不是天大,所以沒有亡國,只是瀕臨崩潰。

可見,走向盛世還是墮入天劫,就在當朝天子興佛還是滅佛的一念之別。

(二十三)大成若缺,唐太宗的天大功德與詬謗

上面13個歷史盛世,哪一個是中國人最嚮往的?大部分人的答案是大唐的貞觀之治,那是歷史中期的巔峰,道德的巔峰盛世,斗米三錢,民間藏富,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百姓最幸福,國力最強盛,為世界的巔峰。

評價歷史上的明君,大部分中國人也是首推唐太宗。然而從古到今,有些歷史學者卻不這麼看,他們認為唐太宗有歷史污點,甚至唐太宗的勵精圖治,都是為了洗刷污點——典型的被偽史誤導的「權威觀點」。

大成若缺,這是《道德經》給我們留下的天道文化,在人間有這樣一層意思:最大的成就,人看起來反而有缺陷。

1. 構建偽史的唯一「證據」

玄武門之變是歷代歷史學家用來詬謗唐太宗李世民的唯一「理由」,卻不知道是因為學者自己陷入偽史造成的。

歷代學者根據宋太宗父子屢次干預史料,刻意造假,造成宋朝官方史料漏洞百出,推斷唐太宗也是這樣——這是猜測,不是證據。以為歷史是勝利者寫的,勝利者常常會美化自己,貶損對手,因為唐太宗命人修的史料,所以唐史一定大力美化唐太宗,醜化栽贓對手——這也是猜想,也沒有證據。因為勝利者一樣可以胸懷坦蕩,直書其事。

造假沒有不留下破綻的,偽史必然貽笑大方。精心構築的宋太宗的史料大廈,因邏輯上的自相矛盾一觸即潰。而唐太宗時的史料,基本是可以自圓、自洽的,唯一顯得「自相矛盾」的只有一處:毒酒事件。

綜合多種官方史料:武德九年六月初一、初三(626年7月2日),發生了太白經天的天象,中午金星在空中秦地分野閃亮,昭示秦王當有天下。可那時李世民岌岌可危,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受李淵寵信,二人結黨屢害秦王。當時齊王掌握兵權,要在帶兵出征時殺掉秦王,再逼李淵退位,太子要借機上位,齊王要趁勢除掉太子篡位。六月初一晚上,太子李建成在東宮請秦王喝酒,秦王喝了一會兒,心中暴痛,吐血數升,被攙扶回府。而六月初四一早,玄武門外李世民大顯身手,帶兵劫殺了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

就算李世民喝毒酒僥倖不死,也不可能恢復得那麼快——「自相矛盾」足以證明這是偽史,所以都不可信,於是放飛想像,猜疑迭出,玄武門之變成了萬花筒。

2. 淳風出面,真機乍見

上述「證據」貌似嚴謹,其實有漏項,忘記了秦王身邊的低調高人李淳風。那是歷史上著名的天文學家、天象學家、數學家、易學家、史學家,大預言《推背圖》的作者,是隱身在朝廷中修行的大道,正史記載李淳風算卦「有鬼神相助,不是人能學會的」。《推背圖》預言後世至今,毫釐不爽;《乙巳占》展現李淳風:未動知吉凶,未策知避害,未陣知敵謀,未戰知勝敗……有他在秦王身邊,對方有什麼謀劃瞞得了他?有什麼劫數,他化解不了呢?

李淳風的測算,是以道家正法正神為後盾的,所有史學者對他的忽略,恰是對神蹟的忽略,忘記了神,當然也就不會相信神蹟,也就不會信李世民是在屢次被迫害之中,一線生機、逆勢崛起。所以,才會認為史料「秦王喝毒酒不死」是「偽史的致命傷」,結果是歷代學者自己背離真相,層累偽史。

將來還原那段歷史真相的時候,大家能看到,唐太宗李世民看官方史書「玄武門之變」,房玄齡等史官編寫的第一版史料,真是問心無愧地說:「過去周公誅殺(叛亂的弟弟)管叔、蔡叔安定了周朝,我殺兄弟安定大唐是一樣的,你作為史官隱諱什麼呢?去掉那些虛偽浮詞,直書其事!」但是,當三年後第二版史料呈現的時候,唐太宗聽到開頭他降生的祥瑞就淚流不止,聽不下去了,史料就此過關,成了現在的樣子,還是有很多小隱小諱,雖然都不是關鍵的,但是會讓人看不懂,也難怪後世狐疑。

3. 小隱小諱,事與願違

最典型的「小隱小諱」有二:

(1)掩蓋了李淳風的占算。在普遍信算卦的古代,可能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卻不讓李淳風算算麼?不問問如何趨利避害地打好這場勢單力薄的惡仗?真相可不是像一些影視上演的李世民以多欺寡,做了一次劫匪剪徑殺人的勾當,正史記載太子陣營戰鼓狂擂,太子、齊王一方,得有多大的人數優勢,才能那麼擂鼓啊?史書記載太子的主將在擂鼓助威,都不用上前廝殺。如果人少,他抵擋大軍還來不及呢,沒有擂鼓的機會。為什麼秦王以前每次出征都要帶著李淳風(作為「文書」記室參軍,但是既沒記事,又沒打仗)啊?如果不找他占算,帶他何用?

(2)李世民最該留給後世的天大的功德——廢止李淵滅佛滅道的聖旨,史官都認為這是無關小事,都隱掉了。相反,太史令(李淵的天象總管)傅奕煽動滅佛的文章,卻連篇累牘抄錄在惜字如金的官方史書之上,史官儼然站在滅佛的立場上「啟迪」後世,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二十四)古代第一功德,盡被史官隱沒

其實,玄武門之變,是像《聖經·啟示錄》預言的天地正邪大戰一樣,也是一場宇宙大戰,是1999年末劫正邪大戰的先驗,這兩次事件的天象非常相似,見圖1。氐宿是天子之宮,火星順行留守(拐彎)在氐宿的西北面(注意天象和人間如照鏡子,天象圖的方位是「上北下南、左東右西」),戰神火星對應的戰場,就在皇宮的西北,玄武門的位置。

圖1:1999年與626年天象圖對比,正邪大戰應時而至。(作者古金提供)

玄武門之戰的真正意義,是阻止唐高祖李淵9天前「佛道齊滅的聖旨」頒布發行。前文講過三武一宗滅佛釀成的巨大歷史災難,我們可以看到,如果當時李淵佛道齊滅的聖旨執行,天大的罪業,將給大唐造成一場空前的浩劫,天下將大亂,百姓塗炭。

上醫治未病,意思是上乘的醫生,在病沒發之前,就給你治好了,你甚至都不知道他有醫術,因為病沒發作,也就不會感恩戴德。李世民廢掉父皇佛道齊滅的聖旨,挽回了唐初的浩劫,也是這樣,大功無聲,大德無影。人間沒經歷慘痛,也不以為然。

但是功德卻刻在了天象之上,被天人錯位的精采彰顯著。人間的福報,是李世民帝位提前9年!而後李世民大興佛法、道法,開創了貞觀之治,在熒惑守心的天象之下,延壽6年,帝王福增15年,千古無二。

但是,這些天大的功德只是一部分,還有更大的、更不為人知的,那是歷史的精華,是留給當今中國和世界的直接的啟迪……

(未完,待續)

來源:大紀元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