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神弄鬼的最高境界,在廟堂之上

鬼

文: 余少鐳

一、扮鬼

紀曉嵐老家有一個叫荔姐的姑娘,嫁給附近一村民為妻。一天,荔姐得知母親病了,揪心不已,等不了她丈夫回來再一起走,急忙忙回娘家。

當時天已黑,荔姐正走著,突然聽到後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回頭一看,夜色之中,有人似乎在追她。荔姐急了,四顧茫茫,呼救也沒用,忽見路旁有一墳墓,荔姐急中生智,隱身到墓旁的白楊樹下,將頭上金釵拔下,披散頭髮,又解下帶子,套在自己脖子上,將舌頭吐出來,雙眼直愣愣地瞪著前方。

鬼

那人越走越近,左顧右盼,可能正納悶前面小姐姐怎麼突然沒了,便看到樹下一人影正向他招手。他還以為有啥好事,走近一看,慘叫一聲,倒地不起。

荔姐拔足狂奔,一氣跑到娘家,家里人一看她披頭散發的樣子,紛紛問出啥事了。荔姐一說,大家都笑岔氣了。

第二天便聽說,村中有一少年昨夜撞鬼,那女鬼現在還纏著他,他現在人已發狂,胡言亂語,家里人求醫問藥,請和尚道士來畫符驅鬼都不見效。

後來,那少年竟然一輩子癲癇。

人嚇人,嚇死人,果不其然。

但荔姐這一招,碰到膽小之人才有用,要是遇到我,估計被嚇傻的那個人是她。

至於那個被嚇病的少年,紀曉嵐最後舉了三種可能:一是人在極度恐懼之時,被邪魅入侵而致病;二是驚嚇之後,心生幻覺,以為那鬼一直跟著他;三是神明懲罰色狼,奪去其魄。但不管如何,此事都足以讓好色之徒引以為戒。

問題是,你憑什麼認定他就是意圖強姦?原文「 顧見一人追之急,度是強暴」,度,即猜測、揣度,可見荔姐也不敢完全確定,僅憑對方「 自帶犯罪傢伙」及「 追之急」,即判斷他有實施犯罪的可能,極有可能,是冤嚇了那少年。

但不管如何,那年月,女子畢竟是弱者,扮鬼嚇人,也屬無奈之下的正當防衛。擱今天,女性在遇到類似困境時,不用這麼麻煩,快速卸妝則可;如果能將手機強光從下巴往臉上打,效果更佳。

二、翻牆

直隸總督唐執玉,在任上曾複查某縣呈上來的一宗殺人案,閱卷後覺得沒啥問題,將兇手判了斬監候。

一天晚上,唐執玉正秉燭獨坐,忽聽一陣啜泣聲由遠而近,最後就像有人在窗下哭一樣。他讓婢女出去看看,那婢女一出去,嗷一聲便倒地不起。

唐執玉心知有異,不敢出去,挑簾外望,見一鬼渾身是血,跪在階下。他壯起膽,大聲喝斥,說我是朝廷命官,你竟敢來作祟。那鬼叩頭不已:「 大人,我是被害人某某,殺我的是張三,縣官卻誤捉了李四,屈打成招。這仇不報,我死不瞑目啊!」

唐執玉一聽,安撫那鬼說:「 放心,我會復審的。」這話一出,那鬼就走了。

第二天,唐執玉親自提審,差人把死者的衣服、鞋子擺列出來,一看,跟昨晚那鬼穿著一樣,更加相信之前縣官是誤判了,便按那鬼的話,將張三抓來,嚴刑拷打。

原來負責此案的縣官再三申辯,說李四證據確鑿,確是兇手,唐執玉就是不信。但他的師爺總覺得這事挺可疑,私下問唐執玉,唐便將夜裡鬼喊冤的事告訴了他。

師爺問,昨晚那鬼從哪兒來的?唐執玉說他自己走到台階下。 「 後來往哪裡去?」「 三兩下就翻牆而去。」

師爺說大人,此事必有蹊蹺,鬼是有形無質的,飄然而來,飄然而去,無能的人才需要翻牆,疑點太多了。

唐執玉猛醒過來,再到那鬼翻牆的地方仔細檢查,發現牆上的磚瓦雖然完好無缺,但新雨過後,幾層屋頂上都可見到隱隱的泥跡,一直延續到外牆下面。

師爺指著那些泥跡對唐公說,這肯定是原兇李四家人買通身手敏捷的盜賊所干的。

唐執玉恍然大悟,再次復審,改回原判,李四最後終於伏法。

只是,此案過後,唐執玉諱莫如深,也沒有再查個究竟。

上一篇中,荔姐扮鬼是為了自保,是被動的;而這個「 鬼」,卻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段位自然在荔姐之上。最後功虧一簣,竟栽在翻牆上,也頗令人扼腕。

在唐執玉眼裡,假鬼的翻牆技術還是挺熟練的。只是,你翻牆再熟練,能瞞過智商有限的官員,也瞞不過他手下的專業人士,奈何。

這故事,也載於袁枚的《續子不語》中,應該是真有其事。史料中的唐執玉(1669-1733),後來官至刑部尚書,朝野之間評價還不錯,頗有「 體恤百姓」之美譽。

饒是如此,他依然可以憑一己判斷,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兩次隨意改判,這才是讓人細思極恐的。

三、裝傻

明末崇禎年間,景城(今屬河北滄州)南郊有一間破落寺廟,只有一和尚帶著倆徒弟在那裡守著香火。師徒仨看起來都傻不啦嘰的,跟村野之人沒什麼兩樣。

但這只是表面。暗中,徒弟在師父授意下,買來松脂,研磨成粉,在夜裡用紙捲起來,點燃了撒向空中,頓時焰光四射,遠遠都看得到。好事者立刻跑來寺裡問,師徒仨寺門都不開,只說他們沒見過什麼光,寺裡也沒啥異狀。

接著,他們又偷偷買來唱戲用的佛衣穿上,Cosplay菩薩、羅漢,趁著月夜,或站在屋脊上,或躲在寺外樹下,裝作不小心「 被凡人發現」。

看到的人又來問,卸了妝的他們,也都說啥都沒見過,「 施主眼花了吧,有菩薩羅漢出現,貧僧怎麼可能不知道。再說佛在西天,來俺們這破廟幹嘛。現在官府正在查禁白蓮教,我們跟施主什麼仇什麼怨,求求別再信謠傳謠了」。

師徒仨越否認,信眾越相信是菩薩羅漢現身,前來布施的越來越多。

雖然收入頗豐,眼看寺廟日漸破落,他們卻不進行裝修,還對勸說的信眾說:「 附近有謠言說本廟有菩薩現身,把廟整得堂皇了,謠言就會有更多人相信了。」

就這樣,積了十多年,師徒仨賺得盆滿缽滿。

不成想,有毛賊覬覦他們的財富,於月黑風高夜入廟搶劫,把師徒仨都殺了,搶走了所有錢財。

官府前來查案,檢視和尚們的箱囊,發現了松脂、戲裝等物,這才真相大白。

歷史上,裝神弄鬼騙財騙色的和尚道士多的是,但像景城這三個和尚一樣,能將此道玩到極致,也是極少見的。

他們的成功,首先在視覺上製造靈異幻相,又利用了普通人的逆反心理,通過極力否認「 眼見為實」來加強效果。原文中和尚說「 官司方禁白蓮教,與公無仇,何必造此語禍我」,更是讓人相信,和尚肯定知道「 佛示現」,只是怕官府將此事與白蓮教扯上關係,才不敢承認。

故事最後,紀曉嵐引述他高祖厚齋公的話點評道:「 此僧以不蠱惑為蠱惑,亦至巧矣。然蠱惑所得,適以自戕,雖謂之至拙可也。」

「 以不蠱惑為蠱惑」,真是說到點子上。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如此人才,只滿足於騙點錢財,最後還引火燒身,又暴露出「 至拙」的原形,真是蠢到死。

所以,景城和尚玩的,還是江湖的老套路。今天的行內人士就不會這麼傻了,哪怕智商跟不上,只要懂得一邊cosplay一邊走愛鍋愛教的正道,何愁不香火旺盛,大富大貴。

而且,這麼一來,別說那些毛賊不敢來惹,就是廟堂之上,也得大師前大師後,求他們指條明路的。

這才是裝神弄鬼的最高境界。

來源     現代聊齋余少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