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崑山寶馬男遭反殺的驚人預示

寶馬男

2018年8月27日晚,江蘇崑山,41歲的于海明騎著電單車下班回家。打工者于海明老實本分,去年父親剛剛去世,為給患癌症的兒子化療治病背負重債。他是億萬個在社會底層掙扎的小人物中的普通一員。他的名字,他的故事,他的痛苦和歡樂,可能將永遠不會出現在媒體上,不會被公眾知道,如果他在今晚不遇到「崑山龍哥」的話。

寶馬男

36歲的劉海龍,被道上稱為「崑山龍哥」,「龍哥」36年的人生有近10年在監獄度過。「龍哥」生活的主要內容是喝酒、打人、勒索、收保護費,花天酒地,寶馬香車。「龍哥」的工作是典當行老闆,以及黑社會性質的團伙「天安社」成員。2018年3月,「龍哥」劉海龍,被崑山市見義勇為基金會頒發了榮譽證書,他是政府眼中的好市民,因此,龍哥心中更有拿刀砍人的底氣。

8月27日晚「龍哥」和于海明不期而遇後所發生的一切,網友用兩句古語做出了生動恰當的表述:一個是「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一個則是「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龍哥」遭反殺事件發生後,網絡上討論的重點大多集中在于海明是否是正當防衛這個法律問題上。其實,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是一個偽問題。任何一個具有常識、在看了「龍哥」被反殺視頻、了解兩人相關信息之後的人,都可以知道,于海明不僅僅是正當防衛,還是為民除害,見義勇為,替天行道。

中共官方對民間民眾抗暴個體事件的判決,基本很少出現正當防衛,在民意壓力下,最多是防衛過當。其中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共恐懼一旦判決正當防衛,會引起民眾的效仿,人人都奮起反抗暴政,中共用暴力和恐懼來控制民眾的手段將會失效。

劣跡斑斑的「龍哥」的身後,是如今活躍在全國各地多個城市的所謂「商會組織」「天安社」,「天安社」到底是什麼,網上的資料多多,這個打著「愛國愛黨不忘初心」的黑社會組織,活躍於各地政府的拆遷現場、反日遊行打砸搶現場和各種幫助政府「維穩」的現場。

不允許任何獨立組織存在的中共,竟然讓「天安社」這個人數眾多龐大的組織壯大,為什麼?因為「天安社」就是中共豢養的為中共幹脏活的打手和工具。

嚴格說來,說「天安社」是黑社會,與過去的真正黑社會相比,簡直是對黑社會的羞辱。過去傳統的黑社會向來與官府是對頭,原則是不勾結官府。「天安社」哪是什麼黑社會,只不過是中共黨組織的一個編外組織而已。

「龍哥」也根本不是什麼黑社會大哥,連一個真正黑社會的小嘍羅都算不上。楊志賣刀,怒殺牛二,牛二是街上一霸,「龍哥」的素質,給牛二當跟班都不配。被于海明反殺時,身邊小弟竟然鳥獸散狀,有這樣的黑社會大哥嗎?

網絡上傳出于海明事後向警方供述事發經過的供詞內容:

「他們撞我單車後面,還說我擋了他們的路,三個人打我,我不敢反抗。劉海龍去拿刀,叫我跪下讓他砍頭,我不敢,求他饒了我的賤命。他不同意,用刀身拍爛我臉,牙齒掉落,我覺得就要死了,心裡悲哀。我覺得反正都要死了,拚命算了,不求人了。就去搶刀,搶到了,趕緊刺他兩刀。他說車裡面有槍,叫我別動,等他拿槍來斃了我,我就追上去猛砍,直到他倒下去。」

崑山龍哥遭反殺的事件,其實是對中國未來社會的一個隱喻和重要啓示。

于海明代表中國億萬被中共奴役欺壓的沉默民眾,「龍哥」代表了中共政權。

于海明遵紀守法,行駛在窄窄的非機動車道,卻還遭到「龍哥」寶馬車擠壓:中共已經把中國民眾的生存空間擠壓到極限。

在這樣的極限下,在毆打羞辱了于海明之後,龍哥還要拿刀砍殺:中共剝奪了中國民眾的尊嚴,還要殺害性命。

于海明被逼上絕路,撿刀反殺龍哥:中國民眾開始覺醒,絕地逢生,看似強大的中共,瞬間被擊垮,醜態百出,在民眾的唾罵中解體。

這可能是未來中國社會和中共政權走向的微縮版預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