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時期,非常權力,南北戰爭期間,林肯總統查封了兩份報紙?

南北戰爭

文: 謝遠東 

那是1864年5月,格蘭特將軍在弗吉尼亞州逼近南方的李將軍。曙光在前。漫長的內戰,可怕的磨難可算要結束了。

然而,5月18日星期三,希望破滅。

林肯總統的一項公告赫然發佈在兩份早報《紐約世界報》和《商業日報》上。林肯總統命令再徵召40萬人加入聯邦軍隊,理由是 「 弗吉尼亞州的局勢,紅河的災難,查爾斯頓的拖延,以及國家的總體狀況」 。

公告含義很清楚。

顯然,戰事並不像人們想像的那樣順利。衝突再拖上幾年都是可能的,人們的心情完全黑了下來。

在這一消息刺激下,紐約證券交易所的股價暴跌,而黃金作為安全的、抵禦通貨膨脹的投資品立即跳升。

震驚之餘,人們開始懷疑為什麼只有這兩份報紙發了公告?

到了上午11點,一大群懷疑公告不實的人們聚集到華爾街拐角處的《商業日報》辦公室外。就連總統候選人、前聯軍司令麥克萊倫將軍也跟過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神情相當緊張的報紙編輯們一口咬死公告是真的,還拿出了一份他們當天早些時候收到的美聯社派發稿件為證。

不過,謊言很快被戳穿。

11點過後不久,美聯社發表聲明,否認他們發過這樣的稿件。中午12點30分,美國國務院發來國務卿西華德簽署的電文,宣布這份公告「 絕對的偽造」。

紐約的黃金炒家

消息很快傳遍了整個城市。不幸的是,股票投資的損失已經造成了。

塵埃落定,騙局浮出水面。

《紐約世界報》和《商業日報》的消息是由美聯社的信使,——一個年輕的街頭頑童,從當地的電報局送過來的。那份稿件是凌晨三點半到的,正好夜班編輯和校對都已回家,只有報社的夜班領班負責審閱稿件,並決定是否在早報上刊登。

從夜班離開到日班人員到來的這段時間,是一天中唯一由一個人負責審查新聞的時間。策劃這次騙局的人顯然熟悉內情。

在《紐約世界報》和《商業日報》夜班領班看了這封稿件,注意到這似乎是美聯社的合法電稿,於是讓剩下的幾位值班排字工在版面中為這封電稿留出位置。 ——而且,報紙經常一大早就收到華盛頓發來的電報,這件事似乎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其他報紙也收到過類似的電報。然而,與《紐約世界報》和《商業日報》不同的是,它們的領班在決定印製消息之前,仔細核對,向附近的報館詢問是否也收到了類似的消息。不巧的是,《紐約世界報》和《商業日報》離其他報館相當遠。

林肯總統得知這個虛假的公告後,十分震怒。

這兩家報紙被關閉,老闆逮捕。

偵探們很快抓到了作案者。 5月21日星期六上午,他們逮捕了《布魯克林鷹報》的記者弗朗西斯-馬利森。馬利森供認不諱,但聲稱他們報社的編輯小約瑟夫-霍華德才是真正的幕後主謀。

作為報人,霍華德對新聞業務門清。把假消息送進報社,他知道最好的辦法就是夜班領班掌握編輯權的那會。他還知道,任何戰事拖延的消息都會引起金價的迅速上漲。

於是,他開始實施計劃。

霍華德先是偽造了美聯社的電稿,製作了假的總統公告。 5月17日,他買進大量黃金。 5月18日早上,在馬利森的幫助下,信使將假的電稿送到各家報紙辦公室。壞消息傳來,股市崩盤,霍華德賣掉頭天買進的籌碼,豐厚的利潤收入囊中。

約瑟夫-霍華德,布魯克林鷹報編輯

霍華德實施黃金騙局時年僅35歲。 《紐約每日論壇報》這樣描述他:「 中等身高,深色眼睛和頭髮,有些禿頂,蒼白修長,五官端正,留著小鬍子。」

不過,霍華德最後只服了不到三個月的刑期。 1864年8月22日,林肯下令釋放他。總統說,這個年輕人只是因為 「 希望賺點錢 」而犯罪。

也有人說,林肯可能是考慮到霍華德的虛假報導恰好變成了事實,才給予他寬大處理。 7月18日,也就是惡作劇兩個月後,林肯發出征召更多兵力的命令。

霍華德在兩個地方出錯,人數他估計需要40萬,而林肯實際上要求50萬。再有就是時間早了點。

一百多年前,戰火正酣。當時報紙上辱罵林肯的口水都成災了:有造謠說他領薪水拿金條的,給士兵的卻是廢紙一樣的綠背紙鈔;還有指控他每個重大決定都是酩酊大醉之下做出的,還說他為拉選票而進行赦免的,至於有鼻子有眼說他公然叛國的,也不稀奇。最牛的是一家叫著《拉克羅斯民主黨人報》,直接把林肯的那個徵兵令攻擊成“林肯再徵50萬炮灰”。

對這些林肯基本都是不予理會,很少動用他那強大的權力,去關閉報館。像這次事件中的兩家報紙也僅僅停業三天又開業,而且,事實上是由約翰-迪克斯將軍查禁的。

《紐約世界報》也算是一份著名報紙,幾年後被普利策收購,就是設立新聞界最高獎的那位。饒是如此,普利策的醜聞也是不斷。比如《紐約時報》記者杜蘭蒂關於蘇聯的報導,全面掩蓋烏克蘭餓死人事件,即便後來真相大白,普利策授予的最高獎項還是沒有撤出。這不但是假新聞,作起惡來還理直氣壯。

和《紐約世界報》一樣,《商業日報》幾經變遷,到今天還是活得好好的,只是變得專業,普通讀者基本不會看了。

很多人感慨,這次美國大選,主流媒體全面墮落,一些所謂的百年大報完全不估計事實,也著實讓人們見識了一把。不過,要是翻看歷史,和林肯總統比起來,川普的待遇還算好的。

話說回來,指望從媒體裡面找真相,那可是太天真了,要是拿百年大報作為事實背書,這是蠢呢,還是啥?

要知道:保持新聞操守,客觀報導固然不錯;哪怕變成黨派喉舌,成天造謠,總統也是奈何不得的。人家是一門生意,還由美國《憲法》罩著呢。

至於,他們在刻意毀壞憲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作吧。沒了美國憲法,就不是美國了,百年大報估計半年都活不成。

來源       有種樂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