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畢業,先陪睡:高校裡的潛規則,究竟有多普遍?

寒蟬

作者:一介

雨果在《悲慘世界》裡說:釋放無限光明的是人心,製造無邊黑暗的也是人心,光明和黑暗交織著,廝殺著,這就是我們為之眷戀而又萬般無奈的人世間。 當新聞又曝出一起高校教授性侵女生事件,我就覺得,高校性侵這個陰暗的角落,是時候曝光了。

近日,福建商學院一名女學生@敢敢要發聲 在網上爆料稱,自己大一期間遭到學校一名副教授誘騙至偏僻地帶強行猥褻。

去年11月10日,老師以帶她出去釣魚的名義,對她進行侵害。 剛鑽過草叢,就對她強行摟抱,把她壓倒在地,又摸又咬,像瘋了一樣露出猙獰面目。 

她強行反抗才未遂,事後副教授還不停在微信上騷擾她。給她造成了巨大心理創傷和精神壓力。 

從小我們就被教育要尊敬師長,老師在我們心中自帶神聖光環。 

長大了我們才知道,學歷、職位和素質真的無關,不是所有老師都值得學生尊敬,也不是所有老師都有師德。 

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女學生,在象牙塔裡也會面臨險惡。 

那些失德的老師們,人前是教授,人後就變成了禽獸。 

高校教師性侵騷擾女學生有多普遍呢? 

可以肯定的說,此案只是冰山一角,通常能引起關注的多是名校裡發生的。但我國還有數千所普通高校,還有多少未被曝光的事件,不為人知。

2    高校裡的誘姦, 究竟有多普遍? 

知乎網友匿名曝光了一個事件: 

事發在內蒙古師範大學歷史學院,三十多歲的劉姓男老師,學生們對他的第一印象都是西裝革履文質彬彬的學者模樣。 

了解他的為人後,才知道什麼叫衣冠禽獸。 

學生們多次看到他領著女學生進出學校附近的賓館,與此同時,他妻子剛生完二胎。

關於他的事蹟全院都有所耳聞,但他頂著全院最高學歷的光環沒有受到絲毫影響,掌握著學生們的成績,大家敢怒不敢言,畢竟誰也沒拍到他和女學生的苟且照。 

電影《嘉年華》的導演說:

我們生活在一個嘉年華似的時代,表面上無比熱鬧,背後卻有非常多的不幸。

高校裡的性侵、誘姦案,遠比我們想像的多。

2020年8月16日,一位自稱是浙江大學女博士王某蕾的母親微博發文,曝光浙大副教授戴飛性騷擾自己女兒的事實。

2016年至2018年期間,戴飛多次以不同形式長期對女兒騷擾。

「摟在腿上,摸胸,摸下體。」

女兒不堪忍受,導致精神抑鬱,心理崩潰,最終跳樓自殺。

女孩寒窗苦讀二十年終於考上浙大博士,還有相戀6年的穩定男友,前途本該一片光明,沒想到卻以這樣極端方式結束了年輕的生命,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

這樣的不幸連熱搜都沒有一個,沒有太多人關心一個女生在校時是如何陷入孤立無援的絕望境地,為何任人欺凌敢怒不敢言。

而罪魁禍首卻因證據不足,依然逍遙法外。

像這樣的戴飛,全國有無數個。 

2017年12月19日,有人在微博爆料稱,南昌大學國學研究院女學生小柔(化名,已畢業)被該院副院長周某猥褻、性侵長達半年。

舉報者稱,周某在校內創建了「師門」,其中大部分都是女學生,且周某會運用各種名義接觸長相漂亮的女生,誘使其加入「師門」。 

小柔就是其中一個。老師對她強行摟抱、親吻,直接推倒強暴。遇到反抗就拿畢業問題威脅她。

而她把事情向學員領導舉報時,得到的回應只是:「你忍著吧。不能讓這事毀了整個學校的名聲。「

小柔出現了嚴重的創傷應激反應,並多次產生輕生念頭,經心理輔導師長期的創傷治療後,才敢站出來發聲、揭露此事。 

2018年,華裔女學者羅茜茜實名舉報了她12年前的博士生副導師、現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博士生導師、長江學者陳小武。

當年老師騙她進門之後就立刻反鎖房門,他說自己婚姻不幸福,性生活不和諧,於是便霸王硬上弓的撲上來。

直到她說自己是處女,他有了點猶豫,才在虎口脫險。

回去的車上他假惺惺的說,自己只是為了測試她的品行,叫她不要和任何人說。 

羅茜茜反抗後,被老師處處為難穿小鞋,她不得已選擇出國留學。自己也患上抑鬱症,要靠藥物治療。

12年過去,她瀏覽帖子時發現其他女生還在被他騷擾,他已經性侵6名女生,甚至還有女生懷孕了。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於是怒而實名舉報北航教授陳小武。

懷孕的女生不敢站出來,她要站出來,防止其他女生再受到侵害。

2019年12月6日,上海財經大學會計學院的一名碩士生在社交平台舉報該院副教授錢逢勝對她性騷擾。
老師以講題為由把她帶到車裡,鎖在車上,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露出真面目,動作語言極其猥瑣。

如果不是女孩當時錄了音,誰也不敢相信堂堂教授會如此行事。此事曝光後,還有其他女同學站出來揭露他的惡行。

有人統計過2014年至今的高校的性騷擾報道,六年裡,光是被曝光的就有多達四十餘起(篇幅有限,沒完全呈現)。 

中國青年網絡曾經發布過一個《全國大學生性與生殖健康調查報告》,調研了全國1764所高校的54580名大學生,發現:
高達15%的女生曾被摸過隱私部位、2%遭遇過嚴重的性侵害; 

但是,超過一半的學生不會向他人傾訴或求助。 

3    權力與性 

為什麼高校裡潛規則層出不窮,也更難被發現? 

一、權力下的性 

高校女生遭遇性侵的悲劇,很多時候與教師手握「職權」有關。 

國內的導師制度,老師對學生而言是強權的存在,學生處於被導師支配的地位,高校教師,尤其是碩導、博導,幾乎完全掌握了學生的學習生涯。

學生能不能發表論文,能不能順利畢業,成績多少,全憑導師一句話。

受害者即使鼓起勇氣舉報,無論境遇有多悲慘,絕大多數學校更在意的是學校的聲譽,會採取冷處理的態度,除非鬧到不可收場才會進行處理。

綜合因素下,導師權力膨脹,帶來的就是性的征服。

性侵犯是源於施暴者對於控制和支配權力的渴望。

教授在侵犯學生的過程中,能夠獲得強權壓迫下的快感,這種快感是雙方自願發生性行為情況下所無法比擬的。

二、寒蟬效應

性侵案取證困難,受害者本身有很強的性羞恥感,絕大多數人受害會保持緘默。

寒蟬效應是一個法律用語,或專指人民因恐懼於遭受國家刑罰,或是無力承受所必將面對的預期損耗,就不敢發表言論,如同蟬在寒冷天氣中噤聲一般,必將放棄行使其正當權利。

很多人就是害怕不能畢業,影響就業,前途,以及聲譽等,所以寧願放棄維權,選擇沉默。而旁觀者也害怕牽連到自己,也一起沉默著。

於是,惡性循環,受害者層出不窮。

高校潛規則對受害人的傷害無疑是巨大的,更多的是絕望,無力掙脫權利的綁架,無人訴說,恐懼籠罩,被污名化。

她們輕則抑鬱,重則自殺。

有些人還會患上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被害者對犯罪者產生情感,反過來幫助犯罪者,對他有好感,依賴心。
認知失調後,強迫自己愛上犯罪者,一如當年的房思琪。

經過不斷強化報道,孩子性侵事件獲得了高關注,我們很欣慰全社會對孩子的性教育意識在增強,孩子將會受到越來越全面的保護。

但,這還不夠,目前社會對高校的性侵事件關注度並不多。很多情況下,她們依然孤立無援,在黑暗中不敢發聲。

我們呼籲社會各界對高校性侵事件給予更多關注,國家應該將防治性騷擾納入高等教育領域的規範,學校不應該成為學生噩夢開始的地方。

有關部門應構建高校、教師、學生、家長和社會多方參與的師德監督體系;完善投訴檢舉平台,有責必究,重新制衡導師的權利,杜絕一言堂,營造良好的校園風氣。

學生和老師是上下級的師生關係,但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法律也是平等的,觸犯法律,必將嚴懲。

社會應該給到弱者這樣的底氣,讓她們敢於反抗,敢於發聲。

不要讓受害者的吶喊沉默沒有迴響,不要讓浙大女博士的悲劇再一次重演,不要讓學生孤立無援。 

我們鼓勵受害者拒絕沉默,旁觀者打破沉默,期待有一天,校園潛規則的毒瘤可以徹底拔除,讓校園敗類無所遁形,把乾淨的學校還給學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